当前位置:潇湘首页>轻小说>我的宗主英明神武

第四十八章 摊牌【4000字大章】

书名:我的宗主英明神武|作者:红胜火绿如蓝|发布:2021-03-01 19:23:34| 更新:2021-03-02 19:45:09 | 字数:4297字

  句话,便彻底激怒倒挂玄凤。

  【啾啾——】

  玄凤怒目圆睁,通体法力集聚黄红羽冠,登火焰剑波。

  被者打哈欠,随弹飞:“抱歉,空跟玩耍,找别吧。”

  罢,松纤纤玉,转身朝远处飞途却,朝某方向眼,娇靥禁浮抹笑,旋即化光直遁际。

  “三足金乌裔!神鸟玄凤!”

  【啾啾——】

  玄凤迎狂风,怒吼

  惜实力差距悬殊,它震震羽毛,背影。

  招惹走吧,回师父身边复命。

  另外,魔修众待白衣少轻纱幕,身形显露,呼吸急促,瑟瑟抖。

  “尊……感觉修士朝眼……”

  “啊,感觉错觉……”

  “闭嘴!”

  男修脸铁青,十分斥责

  仰头望,瞧沙漠,暗暗嗟叹:

  “正修士太。”

  “随便花季少,竟已强盛步……”

  “……睡觉吧。”

  三百内,

  令主暗,遂率众魔修速速归

  ——

  久,宁观眉头紧皱,滴水珠低落脸颊,,旋即猛间睁双目,迸射芒金光。

  “?”

  隐约束白光亮刻便头脑沉,身进入轻飘飘状态,电光火石间布金光罩,护持住

  连带却被吸进玄妙空间内,昏迷醒。

  此刻神识散,尚察觉气机附近。

  身,却觉体躯酸麻,筋骨齐痛。瞥头瞧,师妹枕胳膊,呼呼睡,脸通红,似乎梦。

  宁观见罢松口气,凝功运,股暖气顺,周涌全身,修复体内处受损经脉,约莫半功夫。

  长息气,端座其身,调整师妹睡姿,旋即运足目力,打量四周。

  映入眼帘,却座荒废衰败殿。

  殿由等檀木支撑,云顶枋梁,红油漆,二十四幢通石柱错落序,虎跃星垂,目光处雾气蒙蒙,视线灰,仿佛空气弥漫黑屑物质。

  除焦炭味外,股浑厚气息

  身边几声叮咛,见张、秦横、舒掠三接连醒戒备四周。

  宁观渡丝金光罩,此刻伤势并严重。

  待见宗主方端坐画,目光炯炯神,张望,健步飞:“亏宗主神功盖世,等才漩涡撕裂肉身,您真英明神武,卓越非……”

  “拍马屁候。”宁观略止住言,朝巴,吩咐:“快清点数。”

  “啊,幸宗主提点。”

  张才反应,转身清点数。待盏茶功夫复返,脸轻松色:

  “启禀宗主,弟,皆掉队。”

  “铁老伤势何?”

  “,未见其未见其坏,曾醒。”

  张神色黯淡

  宁观点点头,安慰几句,:“昱阳、霍君、云封禅何?”

  “。”

  秦横,抓,往掷。三被包裹般,被剑丝缚住,此刻虽已醒被宁观封身法力,口舌被缠住。

  干瞪眼睛,脸愤恨宁观,誓将其吞活剥。

  宁观淡淡扫眼,却恍若未见。

  神光转,盯向被秦氏几名汉团团围住名少

  公输治。

  宁观次认真打量外表名弱冠软弱少

  金冠银袍,皮肤白皙,身形纤长,相貌略带几分文弱秀气。其瞳神光湛湛,目芒转间,觉让颤栗。

  被挟持霍君,宁观便极少注

  实感太低。

  缚鸡病秧

  连宁观,幕,居

  此刻见者神采奕奕,含笑,怡惧周围强敌环伺。

  其弟公输羽其侧,色铁青,脸难置信兄长,颤声

  “哥,……”

  公输治淡淡眼,云淡风轻:“甚,父亲头颅,引,布此局,请君入瓮。”

  “什!?!”

  公输羽色瞬间变至极,嘴唇颤,幡醒悟,猛掐向脖颈,被者屈指弹,射光柱崩飞百尺。

  众眼皮跳,

  至少炼气九层修

  公输羽更死,斗泪珠滑落,口断咳鲜血,惨声:“父亲关爱加,……般?”

  公输治目光闪烁,却未答。

  宁观抬步逼近,双袖甩,径直坐,凝声:“错,殿,已埋骨。”

  公输治稍外,略略挑眉:“难此镇定,确实永远法离启秘境间,三百。此灵机枯萎,饶路,空气弥漫叫做劫灰特殊器质,侥幸活,吸入废。”

  “化捧黄土,选择。”

  众闻言色变,歹毒思,怒极纷纷举法器,欲穿肠破肚。

  秦横率先忍健步,冲雷霆万钧:

  “混账东西,老先宰。”

  公输治怡惧,哈哈笑:“先算斗紧随。”

  “徒劳。”

  “兔崽,尖牙利嘴!舌头拔!”秦横怒急攻,拉,却被宁观伸拦住。

  “吧,积虑,费尽思,何图谋?”

  “听?”公输治略挑眉。

  宁观饶兴致,“听听。计划,站鼓掌定。”

  公输治怔怔,虽梗,气魄,远超常敬佩:“条汉辈修惜认识若早该让卷入。”

  “未请教?”

  “神渊派九代宗主宁观。”

  公输治轻哦声,目光望向张,凝注其,抖抖袖:“位宗主?”

  张凛,厉声:“何?”

  “巧。”公输治幽幽叹,向宁观,笑:“被拖累灾。”

  “张老助阵,却未曾。”

  众反应,张口。

  舒掠眯眼睛,冷光流转,质问:“卖给张老沙海云涧图?”

  “错。真煞。”

  “啊!”

  众脸色变,尤其浑身颤抖,浑浊老目怒气翻涌,“害老夫!?”

  “计划环。”

  公输治环顾四周,笑:“广缘县,先祖公输蛮拓四野,建县立镇知经历头,县主延续数代,几经荣光,却难掩衰败象。承认,今公输,已累卵。

  东照妄门欲夺权,西风雷门虎视眈眈。

  各氏族渐渐做,招兵买马,入。

  兄‘公输举’死继承,欲平定四方乱,长远计划。”

  “保住公输县主位,竟弑父?”

  秦横瞠目结舌。

  公输治眼,笑:“。”

  “寿已近,套方案,仅供参考,父解忧。此计若,足平定各方势力,公输几代广缘县主,……”

  “歹毒……”

  张咂舌。

  宁观目光凝重:“真煞图,引诱张老爷此,集聚几位宗主,欲网打尽?”

  “怎知此秘境存启?”

  “风雷门门主与识,追逐此?”

  公输治见连番问,由笑更浓:“便告诉。”

  “七翻查族谱秘记,见先祖公输蛮,曾经涉身至古秘府。

  秘府,每三百次。

  ,并趣谈。

  兄被辜杀害,父亲痛力衰竭,已显寿终像。

  夜,便与父商榷,割其头颅,此搅乱局,让乘。并悬赏三百枚品灵石,令各方势力齐聚堂。

  霍宗主见势单力薄,甚修使挟令诸侯法,扶持、或族弟傀儡县主,此控制整广缘县。

  身体抱恙,寿元舍弟,猜被杀,很

  故霍宗主擒住便早早辞。

  欲沙海云涧深处古秘府。

  必须性命祭祀!

  霍宗主听信言,半途性命,故

  至云宗主,直苦寻,杀害兄公输举,便吧?”

  此言完,全场寂静比。

  殿内,静若太古。

  耳边砰砰跳声。

  场血腥清肃计划,定计策,却足弱冠文秀少

  缜密,令场众惊叹连连。

  众目光由落云封禅身者被绑住口鼻,话,脸骇色,哪派宗主

  公输治见神色,禁闭双目,少缓缓睁:“猜测错。”

  “七兄公输举,确。”

  “必阁少数几位知秘境罢?”

  云封禅呜呜声,苦难言。

  公输治目光沉,双抱诀,忽气势盛,长飞扬,与方才淡,全

  众等隐骇。

  宁观却色变化答案,震惊已。

  言,照妄门,公输威胁。

  寿将近,长故被杀,身顽疾更加族弟。

  其县主位摇摇欲坠,族存亡堪设

  此策乃至死旦计,足剔除照妄门、风雷门、及广缘县势力。

  请君入瓮,网打尽。

  弑兄

  届各方势力齐聚广缘,公输呼百应,风采两,借此机笼络才,扩充坚力量。

  便惧周边众强敌。

  计划落空,公输必遭群

  灭亡间。

  层计划,却疏漏,三公公输羽居被卷入

  公输

  除非,脱身法。

  悟透此节,宁观目光亮,却叹。

  此纪轻轻,深谋远虑。

  定计策,却果。

  宁观知该段狠毒,胆魄……

  “宗主,干甚,杀恨!”

  “法脱身!宗主,将千刀万剐,挫骨扬灰!”

  众义愤填膺,张却见宗主色寡淡,毫容,转,根据十几接触,宗主

  ,凑近其,问:“宗主,脱困法?”

  此言,顿令众安静,目光齐刷刷向宁观。

  连公输治瞳孔震。

  宁观感受灼灼目光,稍点首,悠悠笑:“谁通幽阵,法离?”

  ------题外话------

  始,每二更啦!

  固定更新间,分别

  ①、【晚7点半左右】

  ②、【凌晨1点半点】

  每5000字投资

神奇推荐位
  • 重生八零悍妻来袭

    顾清渏 / 著

    外科医生郭湘穿越到八十年代,秉持不婚主义的她却发现自己英年早婚,抱着离婚的念头找到丈...

  • 大神你人设崩了

    一路烦花 / 著

    【娱乐圈+学霸+微玄幻+无逻辑】孟拂到十六岁时,江家人找上门来,说她从小就被人抱错了...

  • 重生之侯门嫡妻

    菀柳青青 / 著

    沈家嫡女沈妤,容色绝俗,备受宠爱,还是太后亲封的郡主,更嫁了一位好郎君。整个人如同一...

  • 重生七零做团宠大佬

    蓝白格子 / 著

    【空间+年代+甜宠】末世研究院大佬重生成了那个年代的小村花。几年后,京都上层圈子轰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