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潇湘首页>古言>将军的诰命夫人

001、她还活着!

书名:将军的诰命夫人|作者:欣玫|发布:2021-02-22 18:28:51| 更新:2021-02-22 18:28:52 | 字数:3336字

  商.南城。

  “啊——”

  “啊——”

  陈思圆裂肺喊叫声,口。

  “姐...姐,?”丫鬟春兰紧张

  离春苹,碗粥进,听静,,掉清脆声响,陈思圆跟,“姐,?”

  熟悉声音让陈思圆睁眼睛,熟悉

  

  终

  眼瞎,分,身边关害死诬陷与陈书信,再罪责,

  “姐,吧?”

  “姐,吓奴婢啊?”

  两丫鬟笑,知受。

  

  陈思圆熟悉声音,忏悔,清楚,怎口。

  “姐,千万啊?”

  “错,胡编乱造,千万。”

  熟悉声音,熟悉

  “春兰?春苹?”思议丫鬟,

  “姐——”

  “姐——”

  ,两丫鬟该怎办才希望

  陈思圆丫鬟,再周围,装饰华丽房间,镶嵌床榻,靠窗户搁置衣柜,摆书架,旁边古琴。

  古琴?

  古琴随火烧,怎......,陈思圆身软,差点撑

  春兰春苹连忙扶

  “姐——”

  “?”

  春兰春苹被话吓姐今郊外祈福,刚城门久,马儿受惊,马儿疯似飞奔,跟被远远甩,等候,马车已经滚山,宋吉顾危险,将昏姐救路抱姐共骑匹马送回府

  命保住,名声

  “快告诉!”陈思圆死死盯春兰。

  春苹景,横,“姐,德正十三。”

  “德正十三?”陈思圆喃喃语。

  春兰、春苹,像力气忽被抽干,身直挺挺

  “姐——”

  “姐——”

  春兰春苹被,春兰守旁边,春苹连滚带爬夫。

  ,陈思圆睁眼睛,直勾勾,周围很,很熟悉声音耳边,许久,控制哈哈笑。

  

  德正十三外公舅舅,身边丫鬟

  笑够陈思圆,感叹,活

  切,许...及!

  走,几句话,春兰春苹相信,,似乎.....疯

  陈思圆笑够,缓缓身,底渐渐平静,再次向周围,周围片漆黑,似乎印证即将

  突,暖居门被力踢阵冷风袭盛夏,却冰凉刺骨。

  很快,陈兆坤走

  穿身黑衣长袍,四十纪,身躯凛凛,相貌堂堂。

  “父亲?”陈思圆刚坐定,见父亲陈兆坤,床榻礼,被狠狠耳光。

  陈思圆耳朵嗡嗡,似乎失聪阵,许久况才转。

  抬头向父亲。

  陈兆坤冷哼声,怒斥,“陈祈福,竟外男归......”

  “父亲——”陈思圆解释,父亲厌恶缘由,原本解释,觉

  “直接死干什?”

  春兰、春苹听话很震惊。

  老爷怎姐,姐九死容易活

  外男归?

  死

  呵呵——

  父亲直表直接,曾经欺欺

  记忆,穿透匕首记录曾经往。

  今陈鑫撺掇郊外祈福。

  陈鑫因,变城门久,马儿受惊,路狂奔,马车半路山,宋吉刚宋吉骑马送

  身父亲,果真,定先关命,名声。

  父亲表直接,欺欺

  ,惊吓度,名声,,陈思圆答应宋吉门

  让父亲消火,挽救陈名声,.....借口罢

  “思圆...思圆..........”赵姨娘梨花带雨冲进陈兆坤,连忙跪,“老爷,妾身妾身错,求老爷气。”赵姨娘哭梨花带雨,边抹眼泪,边解释。

  跟陈鑫,立刻跪步往陈兆坤挪,“母亲错,鑫儿,鑫儿错,姐姐祈福,听母亲身舒服,先送母亲夫,鑫儿离姐姐祈福,。”

  问题,确陈兆坤怒火,趁机门,并趁机夺位置。

  嘴脸,陈思圆全身头,旁边花瓶砸烂虚伪嘴脸。

  刻,底仅存理智告诉,忍,,才报仇。

  陈思圆逼冷静,,问,“?”

  突话,众微微愣

  赵姨娘陈磊听静,微微愣,怎

  抬头眼陈思圆,今

  陈兆坤十几儿,诧异,被外公文养叼儿?

  ,更厌恶几分。

  陈思圆父亲目光,跪脸坦,“父亲,儿求您。”

  “求?”陈兆坤沉声,“整南城笑话,?”

  赵姨娘听,连忙跪陈兆坤脚,“老爷,老爷,千万气,妾身错,老爷整忙碌,妾身照顾姐,妾身错,死,妾身替死。”

  赵姨娘真切,确加油。

  今南城,陶京城三王妃。

  陈思圆,姐,候,

  陈思圆淡定几分,似乎赵姨娘害怕低头向赵姨娘陈鑫冷冷笑

  “算,既父亲答应,报官。”

  “报官?”陈兆坤觉

  外男白,被全城脸报官,难丢脸够?

  陈思圆向父亲,“父亲,儿本奴救命,理应重谢,父亲舍找南城父母官,笔银。”

  脸色。

  跪陈鑫确眼底掠抹慌乱。

  陈兆坤眉头狠狠蹙纪,经历展,似乎太快?

  “哼!”陈兆坤冷冷陈思圆,冲声,“请官老爷。”

  “。”跟陈兆坤直站门外峰立刻应声离

  陈兆坤再次口,“报官,别怪父将门!”

  陈思圆几分苦涩,话才吧!

  哥赶霸占位置,赶走,怎旁边挪位置,补身份。

  少留恋,愿。

  “!”陈思圆点点头,转身冲春兰口,‘春兰,找今车夫。’

  “!”春兰应声,很快身离

  春兰刚走,赵姨娘陈鑫脸色变

  切,陈思圆吭声。

  很痕迹。

  “春苹,趟,陶公!”陈思圆再次口。

  “请陶公做什?”陈兆坤脸色沉

  陈思圆冷笑,,缓缓口,“父亲,怎婚约,救宋吉理应给陶交代。”

  跪赵姨娘眼神漆黑几分。

  ,让陶公清楚陈思圆,让断干净,果因此让陶公轻陈儿,该怎办?

  陈鑫直接,婚约,

  ,陶,做梦!

神奇推荐位
  • 农门长姐有空间

    三枣 / 著

    从末世穿到古代,顾云冬还没来得及松一口气,就发现自己正处于逃荒的路上。而他们一家子,...

  • 灵妃倾天之妖帝已就擒

    卿浅 / 著

    传言东域尊主君慕浅修为强悍,容颜更是举世无双。怎奈一朝身死,重生为宗门废物,这一次她...

  • 夫人每天都在线打脸

    南之情 / 著

    新文《大佬每天都在上热搜》【本书已完结,出版名《轻吻星芒》未上市】陆少:“我那娇妻柔...

  • 听说大佬她很穷

    十方竹 / 著

    秦家找回秦翡的时候,秦翡正在乡下种地,于是,京城多了很多传言。传言,秦翡很穷,丑陋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