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潇湘首页> 谈恋爱是奢侈品

第042章 穿白T的干净帅气的萧岩学长

书名:谈恋爱是奢侈品|作者:半阙长歌|发布:2021-02-03 08:00:00|更新:2021-02-03 08:01:22| 字数:2342字

想到这里,她立即蹭蹭蹭地爬下了床。

“你慢点儿、慢点儿!”赵潇潇感觉到床都跟着梯子在晃,连忙摘下耳机喊道。

她生怕宋遇从上面摔下来,尤其是宋遇一磕碰就淤青不散。

“没事儿!”宋遇刚说完,一转身膝盖就撞在了椅子上,完美地演示了什么叫做乐极生悲。

“嘶!”

她顿时疼得倒吸一口凉气。

“我就说吧!”赵潇潇连忙放下耳机站起身来。

盛幼熙也围了过来,“你没事吧?”

宋遇痛得眼泪都出来了,她连忙摆手,“没、没事儿。”

“你说你这么激动干什么?”赵潇潇无奈吐槽。

“哎呀没事了,爱你们,么么,快去忙你们的吧。”宋遇窘迫。

室友见她熟门熟路地从抽屉里拿出正红花油,顿时心疼又无语,只得各自回了座位。

宋遇已经坐了下来。

她单脚踩在凳子上,左手用正红花油揉着膝盖,右手滑动鼠标,浏览起购物网站来。

找到往常经常逛的那家铺子,点击“定制”的那个链接,她会心一笑,也顾不得掌心还有正红花油,立即打字和客服沟通起来。

接下来的三天,宋遇怕惹萧岩厌烦,也不好意思再跟着他去上课。

“你说这奇不奇怪,我以前可以没脸没皮地跟着他,现在反而这也顾忌,那也顾忌,明明他都答应教我轮滑了,你说我顾忌什么?”回寝室的路上,宋遇一边咬着雪糕,一边偏头问盛幼熙。

盛幼熙动作比她慢,这会儿才剥开雪糕包装纸。

闻言她拧了拧眉头,“我觉得吧,你这估计就叫做投鼠忌器。”

宋遇连忙伸手挠她,“会不会用成语?谁是鼠谁是器呢!”

腰窝被宋遇一戳,盛幼熙立即痒得发笑,雪糕差点儿呛进气管里,她连忙求饶。

“哼!”宋遇冷哼一声,这才放过她。

“哎呀,我不是说高手是鼠,就是……你想啊,他以前没答应教你轮滑的时候,你追着他,那是光脚的不怕穿鞋的,豁出去了。但今天呢?他答应你了,你反而有所顾忌,就束手束脚了啊。”

虽然盛幼熙一通乱用词,但听她这么分析下来,宋遇还真觉得是这么一个道理。

“哎。”她只能叹了口气,期待下周一轮滑教学的快快到来,不然她都感觉自己好久没见着萧岩了。

不过在周一到来之前,她得先陪母亲去见那个张叔叔。

这不,一晃就到了周五,她妈妈直接开车来接她。

宋遇到车旁才发现,她妈妈坐在了后排,开车的竟然就是今晚请客的男主角。

“小遇你好。”男人往后偏头主动和她打招呼。

宋遇没有想到这会面来得如此猝不及防,瞧见母亲紧张又期待的眼神,她立即悄悄地深吸了一口气,礼貌地喊道:“张叔叔好。”

杜妍立即在旁边露出灿烂感动的笑容。

“今天去吃鱼怎么样?你妈妈说你爱吃鱼。”男人询问。

“都行。”

“那好,就这么定了,吃鱼!”男人扭头回去,专心开车。

杜妍立即拉着女儿的手,小心说道:“你张叔叔知道你喜欢吃鱼,早早就订了我们经常去的那家码头鱼馆。”

“哦。”宋遇垂眸,另外一只手藏在身侧,蜷缩起来,不由自主揪着裤子。

她能够清晰地感受到母亲想要在自己面前给张叔叔刷好感的这种迫切,但恰恰是这种迫切,让她有种母亲和张叔叔是一家,而她是外人的感觉。

她甚至忍不住钻牛角尖地想:既然都预订了,刚才又何必假惺惺地询问自己吃不吃鱼呢?

从一开始,她就将张祺划归到了她家家庭侵略者的角色上。

等到吃饭的时候,张祺给她夹菜,还对她嘘寒问暖,她又忍不住将张祺与她爸爸比较起来。

谁看起来比较年轻?谁更帅一些?谁更注重生活中的细节?两人分别对她妈妈的态度……

即便宋正华是个渣爹,可宋遇竟也能找出一些好来,对张祺也有很多看不顺眼的地方。

宋遇知道这样对张祺不公平,对她母亲更不公平,但她情感的天平从一开始就是倾斜的。

原来血缘是这样神奇的东西,竟让她可以如此忽视她父亲的错处。

她唾弃自己,却也做不到“铁面无私”。

最后这一顿饭只能说是吃得客客气气。

饭后,张祺送了宋遇一件礼物,宋遇看着盒子上的Cartier的品牌名,下意识地拒绝。

“既然是张叔叔给的礼物,就收下吧。”杜妍劝道。

很显然,送礼也是两人提前商量好的。

宋遇只能收下。

回到家后,她打开来看,盒子里是一条中国红的玫瑰金手绳,正是之前才出的新春款,官网售价四千二。

这份礼物,对于初次见面来说,不算贵重也不慢待,而且大约在长辈的眼里,这种红手绳都十分喜气,寓意很好。

宋遇内心却毫无波澜,她将盒子关好,然后拉开抽屉。

这一打开抽屉,她就看到了父亲在她十八岁生日的时候送她的那块OMEGA的手表。

宋遇莫名烦躁,砰地一下将抽屉撞上。

只是刚准备起身,却又瞄到自己空荡荡的手腕。

害怕母亲见她收了礼物却不戴而敏感伤心,她干脆从抽屉里翻出了自己初中时候迷恋制作的水晶手链,绑上,这才出了门去。

母女俩坐在客厅看电视,聊的都是宋遇生活学习上的话题,直到快睡了,杜妍见她起身,这才犹豫着是开口。

“小遇……你觉得他怎么样?”

这个问题终究还是来了。

宋遇不想违心,却也不想让母亲伤心,她只能非常官方地回答。

“妈,我肯定是希望你幸福的,但是……一定要擦亮眼睛,不要将就,也不要因为感动就丧失判断。”

“我和你张叔叔也算是老相识了,人肯定是没问题的,他——”

“妈,知人知面不知心,我爸当年也不错。”宋遇还真有点儿担心这个问题。

杜妍不好再说什么,宋遇也不好再劝。

不过宋遇发现,或许是她妈妈谈恋爱了的关系,最近这段时间,她妈妈对她的管束松了许多,也不知道这是件好事还是坏事。

周一一早,宋遇从家里直接回了学校。

而这一天,她上课都难以集中精神,脑海里疯狂地将萧岩教她轮滑的场景预演了一遍又一遍。

她可能已经疯魔了。

好不容易盼到了七点半,她提前半个小时在操场等着,终于等来了准时赶来的萧岩。

五月初的天,洛河其实还有些凉快,尤其是晚上,风一吹,胳膊脖颈都觉得凉飕飕的。

宋遇还穿着卫衣,萧岩却只穿了一件白色的短袖T恤。

瞧见他从远处滑来,宋遇眼前一亮,因为她几乎没有瞧见萧岩穿过白色的衣服,好像他什么时候都是一身黑。

他本来气质就冷,黑色沉静严肃,更是令他不好接近。

眼下突然穿了白色,气质一下子柔和不少,瞬间化身为干净帅气的学长。

宋遇只觉得自己的心跳又开始不受控制了。

神奇推荐位
  • 我是霸总的白月光

    我是霸总的白月光

    元菲 / 著

    他是顾心舟心尖尖上的男神,却拒绝娶她,惹得她伤心出逃。 五年后。 电视里,一个小萌娃穿着帅气的西装参加超级模仿秀:“我模仿的是全球首富宋臻!” 顾心舟吓得致密友:“我儿子呢?” 密友说:“在我身边,睡觉呢。” 顾心舟一脸惊愕地盯着电视里的小男孩,年纪、模样、神情、动作,跟她的宝贝儿子一模一样! 这世上怎么会有两个一样的宝宝?

  • 全网都是我和前男友的CP粉

    全网都是我和前男友的CP粉

    南溪不喜 / 著

    《总裁他白天冷冰冰,晚上要亲亲 》新书已发,欢迎收藏 国民影帝,迟聿,实至名归,清风霁月。   某天,传闻他有个宠在心尖多年的女朋友,媒体记者争相采访,他薄情的脸对着镜头:传闻而已。   娱乐圈女大佬,顾鸢,有钱有颜有背景,还有一个爱她宠她的男朋友迟聿。   外界不知道,顾鸢曾挥手千金捧迟聿出道,迅速串红,如今转头却把她甩了,简直无情。    -   没多久,顾鸢自我自愈,迅速走出感情阴影,冷心冷情,不再将任何一个男人放在眼里。   迟聿站着海边,依然清风霁月,只是眼里多了一道偏执的情绪:“到底怎样才肯原谅我?”   顾鸢付之一笑,指着波涛翻滚的大海:“跳下去,死了我就原谅你,毕竟死者为大。”   迟聿:“……” - 这天,一条爆火的视频在全网疯狂转发——视屏是顾鸢在一档户外真人秀中意外出镜了几秒,当时她正躺在树上睡觉,而迟聿则在树下深情凝望。 起初全网冷静:不嗑不嗑!坚决不嗑! 最后全网炸了:求求大家按住我头,让我使劲嗑!   (真美艳财阀女主X真追妻火葬场男主)

  • 慕你多时

    慕你多时

    傅五瑶 / 著

    新文快穿之黑月光崛起,打滚求收藏!大家的收藏就是小五的动力呀!!! (双重生,宠文,双洁) 傅瑾珩那个人啊,是名门傅家的九爷,恰如其分的雅致美人。 唯独可惜的是,他清冷不易亲近,高岭之花,不得攀折。 可是只有余欢知道,他是怎样步步为营得到她,咬着她肩胛时,一双眼睛又是怎样的猩红。他说:“顾余欢,除了我的身边,你还想去哪里?” 余欢到底还是怕了他一辈子,好不容易重生一次,她只想和他保持距离! 可是,谁能告诉她,为什么傅瑾珩也重生了? 那人遥遥地对她笑,近乎于魔咒一般地说:“余欢,这辈子,你也是我的。” 原来,爱是黥首之刑,越深爱,越深刻。 …… 海城有传闻,傅家九爷的妻子顾余欢心肠歹毒,擅长吹枕边风。但凡和她有过冲突的人,都会在海城销声匿迹。 众人都说,宁得罪小人,莫得罪顾余欢。 余欢翻了个白眼,看了一眼身侧面色平静的男人,表示今天也是背锅的一天呢! …… 很多年后,余欢才知道,那个她避之唯恐不及的男人,爱了她两辈子,穷尽了所有。

  • 和沈大佬订婚以后

    和沈大佬订婚以后

    北川云上锦 / 著

    沈、明两大顶级豪门联姻了。 作为联姻对象的明教授沉迷于搞科研教育搞心理建设不能自拔,跟大魔王沈听澜实在是木得感情! 两人连逢场作戏都懒得演,明千夜更是无时无刻不想着被大魔王解除婚约! 然而,凭着双方过高的神仙颜值,才华能力,CP粉不请自来,天天盼他们互动,求狗粮求合体,努力地寻找他们相爱的证据…… 明教授终于有些受不了地发消息跟大魔王摊牌—— 【学长,我其实就是想跟你谈个假恋爱!】 大魔王:【叫老公,我就跟你谈个真恋爱。】 明教授瞪蹙眉:【我不想谈恋爱!】 大魔王直接一个电话打过来:“怎么?实验室、教学楼刚捐出去,昨晚还说我表现好,第二天就翻脸不认人了?学会骗财骗色了?” 明教授大惊:“我没有,我……正在参加节目……” 紧接着‘嘟嘟……’ 那头电话挂断了! 直播间的观众炸了: 【刚才那话是从清隽出尘的沈大佬口中说出来的吗?】 【沈大魔王昨晚怎么表现了?是我想的那种颜色吗?】 【能描述一下细节吗?我们不缺这点流量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