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潇湘首页> 姜六娘发家日常

第五十章罚

书名:姜六娘发家日常|作者:南极蓝|发布:2020-12-2706:00:00|更新:2022-06-1312:19:36| 字数:2166字

王老夫人缓缓垂下眼皮,“你起来,香芝把牛送去姜府,再回柳家庄养伤。”

“老夫人,可这牛……”

“去送!”

孔氏撑着肥胖的身躯爬了起来,王香芝呆愣愣地跪在地上,一动不动。

两个婆子进来托着她的两条胳膊,将她架到了院外,交给王河后,老夫人身边的管事何婆子训诫道,“你在咱们府里呆了十几年,怎去了姜家后,连规矩也不懂了?老夫人待两位表姑娘半点不差,你怎么就狠心做出这样的事!”

王香芝半天才张开嘴,“香芝没有……”

“没有什么?”何婆子低声斥责,“没有大庭广众之下说王家私占出嫁女儿的陪嫁?”

“嬷嬷,香芝说得是孔家……”

“孔家是王家的姻亲,孔老爷是咱们府上的恩人!不过是为了一头牛,你就豁出了两家的脸面!”

“不是一头,是两头。”不忍媳妇被婆子这么呵斥,王河张嘴帮腔。

何婆子连眼神都没给王河一个,又对王香芝道,“快去送牛,送完该去哪去哪,什么话该说什么话不该说,你自己心里掂量着。老夫人本要接两位表姑娘来学琴,你就来这么一出,是见不得两位表姑娘好么!”

训斥完,何婆子转身走了。王香芝往里看了一眼,正对上孔氏冷森森的目光,忍不住一哆嗦。

王河连忙扶住媳妇,“咱走吧,这会儿子送了牛,天黑前还能赶回柳家庄。”

待坐到牛车上晃悠悠往姜家走时,王香芝哭了,眼泪鼻涕一起往下流。王河默默脱下短褂,罩在媳妇头上,赶着牛车往姜家走。

快到姜家,王香芝已经不哭了,哑着嗓子道,“你把我放路边,送了牛再过来接我。”

“欸。”王河应了,把媳妇背下牛车,放在晒到太阳的地方,扶着她坐下,“你歇会儿,我去去就来。”

今天姜老夫人寿辰,姜家人都忙着,王河放下两头牛很快就折了回来。王香芝低着头问,“挨骂了吧?”

“没,老管家给了我一匣子吃食和一袋钱。”王河把装吃食的匣子放在牛车上,又把媳妇扶上车,夫妻俩出城回柳家庄。

匣子里不光有馍,还有热乎菜,王河让媳妇先吃。王香芝先拿起钱袋,发现里边竟有几十枚铜钱,眼泪又掉了下来,“我没用,我对不起三姑娘。”

待出了城,王河才小声说,“这钱是二爷赏的,不是三姑娘。媳妇,王老夫人再亲,那也是三姑娘的外家,二爷才是三姑娘的亲爹。”

提起姜二爷,王香芝就觉得难受,“二爷除了吃喝玩乐,啥也不会,他不把三姑娘放在心上,如果不是他狠心,夫人不会死,三姑娘也不会被大夫人和孔家这么欺负!”

“我也啥都不会,你和壮儿跟着我受苦了。”王河甩鞭子抽在要停下来吃草的牛身上。牛又闷着头,吭哧吭哧地赶路。

王香芝不同意丈夫这么贬低自己,“你不一样,你疼媳妇照顾儿子,是个好人。”

王河叹了口气,“二爷没做过对不起二夫人的事,也给了她体面;二爷待三姑娘不如六姑娘,是因为三姑娘根本没把二爷当爹孝敬。就算这样,二爷可打过三姑娘一巴掌?”

“姜家败落了,二爷再不济也是富贵的田家翁,两位姑娘饿不着冻不着的。”

“……”

这王河看着木讷,却是个明白人。姜二爷虽然不着调,但却不是个恶人。牛车渐渐远去后,跟在车后的姜宝回姜府复命。

姜府前院马厩外,姜留歪着小脑袋,盯着栅栏内卧在地上半边脸像糊了白面的小牛,半晌才叹了口气,孔小五不是傻子,就是拿姜家人当傻子哄。

不过,这只也蛮可爱的。城里长大的姜留,以前真没发现牛的大眼睛原来这么漂亮。

姜慕燕看着这两头牛,则气得红了眼圈。姜留拉住姐姐的手,“姐,不-哭,吃-牛-乳。”

孔家的人卖了她和妹妹庄子上的牛,奶娘去外婆家给她们讨回公道,却哭着出来了。在她和孔家之间,外婆会偏向谁呢?姜慕燕强忍着眼泪,心中慌得很,“大舅母的父亲救过外公的命,所以外公才让大舅娶了大舅母。”

姜留拉住姐姐的手,“想-听。”

姜慕燕摇头,“我只知道这些。”

“这事儿,奴婢倒是听说过。”赵秀巧弯腰抱起小姜留,带着两位姑娘回西院,将起孔王两家的旧事。

这事儿,还得从姜留的外公王正桥春闱金榜题名说起。王正桥高中探花郎参加琼林宴多饮了几杯,回家时不慎跌入湖中差点淹死,被当时任东城兵马司副指挥使的孔全武救起。救命之恩无以为报,王正桥便将随身的玉佩的给了孔全武,许下一诺:无论孔全武让王正桥做什么,王正桥都会两肋插刀,绝无怨言。

谁知第二日,孔全武和夫人就拿着玉佩登了王家的门,要与王家结为儿女亲家!

“啊?”姜留惊讶地张开小嘴儿。

姜慕燕也觉得惊奇,“那时大舅多大?”

“若是奴婢没记差,姑娘们的大舅当时应该是八岁。”赵秀巧接着道,“因有王大人的许诺在先,王家只能应了这门亲事。”

原来如此!姜留托着小腮帮,忍不住阴谋论了,“外-公-是-大-人,怎-么-会-掉-进-湖-里?”不会是被姓孔的推下去,又捞上来的吧?

姑娘真是太聪明了!赵秀巧却不好跟两位姑娘说街上的传闻,只道,“或许是喝多了。”

“喝酒伤身又误事。”姜慕燕道。

姜留点头,不错。

“父亲就爱喝酒。”姜慕燕又道。

姜留……

王家内院,孔氏跪在地上,想解释柳家庄那头该死的牛的事儿,可婆婆一句话都不问,她也只能憋着,满心期盼儿子们快点散学归来,救她脱身。

两个在国子监读书的儿子,是孔氏最大的依仗,也是她挺直腰杆的本钱。

王老夫人闭目沉思了半晌,才道,“贪财失德,是为大过,罚你抄写《孝经》十遍,抄写完之前,不准出院。”

听到要抄书,孔氏吓死了,慌忙往前爬几步,抱住婆婆的腿哀求,“娘啊,儿媳任打成不?您打儿媳十棍吧,不要罚儿媳抄书。您看雅正夫人要来了,儿媳在屋里抄书,府中杂事没人管,乱套了不是叫人看笑话吗?”

“二十遍。”

孔氏见婆婆死了心要罚她,只得认罚,“十遍,儿媳写十遍还不行吗!”

神奇推荐位
  • 冠上珠华

    冠上珠华

    秦兮 / 著

    分明是真千金却死的落魄的苏邀重生了。 上辈子她忍气吞声,再重来她手狠心黑。 谁也别想吸着她的血还嫌腥膻了。 重来一次,她要做那天上月,冠上珠,光芒万丈。 某人跟在她身后一面替她挖坑,一面苦心孤诣的劝她: 不用这么费力的,瞧见我头上的冠冕了吗? 你就是上面最华丽的那颗。

  • 大讼师

    大讼师

    莫风流 / 著

    杜九言穿越占了大便宜,不但白得了个儿子,还多了个夫君。 夫君太渣,和她抢儿子。 她大讼师的名头不是白得的。 “王爷!”杜九言一脸冷漠,“想要儿子,咱们公堂见!” 大周第一奇案:名满天下的大讼师要和位高权重的王爷对簿公堂,争夺儿子抚养权。 三司会审,从无败绩的大讼师不出意料,赢的漂亮。 不但得了重夺儿子的抚养权,还附赠王爷的使用权。 “出去!”看着某个赖在家中不走的人,杜九言怒,“我不养吃闲饭的。” 于是,精兵护岗金山填屋民宅变王府! 儿子小剧场: “这位王爷,按照大周律法,麻烦你先在这份文书上签字。” 某位王爷黑脸,咬牙道:“遗嘱?” “我娘说了,你女人太多,谁知道还有几个儿子。空口无凭不作数,白字黑字才可靠。” 小剧场: “抬头三尺有神明,杜九言你颠倒黑白污蔑我,一定会受天打雷劈。”被告严智怒不可遏。 “天打雷劈前,我也要弄死你。”杜九言摔下惊堂木,喝道:“按大周律例,两罪并罚,即判斩立决!” 被告严智气绝而亡。 坐堂刘县令:“……”

  • 农门空间:福运娇娇来种田

    农门空间:福运娇娇来种田

    锦翠 / 著

    在末世没有活过三集的菜鸟顾翡,带着空间穿越到了古代,成了侯府的丫头。 一来就遇到抄家被发卖。 好容易被家里人买了回去,接下来家乡三年大旱,颗粒无收,顾翡带着家人逃离北方。 一路走来,沿途饿殍无数,顾翡:不怕,咱空间里有粮食。 前行路上土匪流民猖獗,顾翡:不怕,咱空间里有武器。 银子花光,顾翡带领全家种田开客栈发家致富,顺带收获小霸王世子一枚。 单纯的世子:我夫人总是能变出许多奇奇怪怪的东西,我夫人肯定是小仙女。

  • 侯府真千金是戏精

    侯府真千金是戏精

    水清竹 / 著

    花小缺穿了。 原主花小缺是承安侯被人调包的真千金,渣爹把她接回侯府不是为了骨肉团圆,而是要用她的血为假千金花念雪淬骨。 淬骨完成之日,便是她的死期。 换了芯子的花小缺又作又娇,吃的用的全都要好的,手指头破个皮儿都要吃百年人参补一补。 偏偏这么个小作精惯会演戏,硬生生把绿茶假千金逼成了柠檬精。 花小缺忙着在承安侯府兴风作浪的时候,被一只小胖虫盯上了。 小胖虫信奉女尊男卑,时不时就给睥睨天下的魔尊大人灌输观点。 魔尊大人对此嗤之以鼻,奈何为了夺回魔界,只能心不甘情不愿照葫芦画瓢。 偏偏他攻略的对象花小缺是个戏精,前一刻还对着他一往情深含情脉脉,下一刻就偷偷骂他是乌龟王八蛋。 魔尊大人屡屡以为花小缺已经对他情根深种,实际上戏精缺的心里连朵小浪花都没有。 戏精缺表示,谈情说爱哪有手撕绿茶假千金有趣又好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