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潇湘首页>古言>种田后世子妃她暴富了

番外《前世篇》

书名:种田后世子妃她暴富了|作者:陌凉梦|发布:2020-12-18 11:00:50| 更新:2020-12-18 11:00:51 | 字数:2237字

  “芸娘,该,谨慎点,若,仔细皮!”半老徐娘老鸨红色轻纱,靠门框丝娟,头戴红花,怎艳俗。

  “。”坐梳妆台,瞧纪轻轻,巴掌脸俊俏极致,浑身却散

  “摆副冷脸给谁?张公惦记许久,若兴,便堂接客罢。”

  “毕竟缺,缺姑娘,愿,。”

  “……”

  老鸨絮絮叨叨许久,既威胁恐吓,忘打巴掌给甜枣:“芸娘啊!若今夜表,四花魁空缺便由,毕竟妈妈几。”

  轻轻垂眼睑,嘴角划抹讽刺笑容,啊!,花魁殊荣,愿择选客

  若砸钱呢?

  便纸空谈

  轻轻抬头,铜镜张略显青涩脸,费力抹笑容,“舞曲早准备许久,妈妈放便。”

  “,便知,妈妈打扰。”老鸨笑花枝乱颤,轻轻退忘贴房门。

  夜,繁星点点。

  月香楼却患。

  “位爷,请!”

  ……

  “哎吆,张公,稀客稀客,快快请。”

  ……

  夜色愈深沉,月香楼琴瑟声连绵绝,各与男调笑声刺耳紧。

  芸娘将件淡紫色轻纱罩,轻轻抿口脂,唇色更采撷。

  低头间冷冷笑,再抬头抹坚决,直直往楼

  楼曲终,舞香汗淋漓姑娘被壮汉搂入怀,娇笑连连。

  芸娘走,空气嘈杂声瞬间停滞,随即,更调笑声重压重。

  “芸娘许久抢。”

  “,爱,更应该价高者。”

  “,张公果真文采斐。”

  随便连串符合声。

  位张姓公身白衣,脸却极黑,瘦瘪猴,丑极致,偏偏口黄牙,满停。

  芸娘瞧幕,呕,却沉浸管弦,身

  紧紧攥东西,凉硬,却比安

  直曲终。

  张姓公万众瞩目舞台,双色**滴溜溜胡乱打量,随猛扑,便揽住纤细腰身,“芸娘,今便吧!”

  耳边厌恶极致调笑声,芸娘紧紧果断睁白影靠近,直直刺穿黝黑喉管。

  血液迸射

  终解脱……

  撞向圆柱。

  台幕惊呆,寂静半晌,阵阵惊恐尖叫声:“杀!杀!……”

  随短短半辰,月香楼干二净,朱红被贴白色封条。

  毕竟张县令独苗苗居场刺杀,追究罪名足普通百姓打入死牢。

  县衙内,独坐高台张县令目呲欲裂,猛,厉声呵斥:“儿死月香楼,陪葬!”

  “,饶命啊芸娘,与半点关系啊!”

  老鸨丝散乱,狼狈堪,却伏猛磕头,头顶便破片,哪副风光

  “带走,秋问斩!”县令槌定音,顿哭喊声络绎绝,却被拖

  “尸体,扒光荒林喂狗!”

  ……

  县衙搬尸体老汉。

  ,笑嘻嘻,转身便呸口。

  瞧板车姑娘,离,却落般凄惨场,很,几分恻隐

  路文钱买张草席,顺便借锄头,准备荒林坑草草葬

  谁知愿,刚入荒林便遇见觅食野狗,老汉锄头挥舞走,差点被咬伤

  荒林野狗常常吃尸体,凶很,老汉法,叹息声,匆匆逃离板车被草席裹住尸,却被野狗争食殆尽,余几块带血森白尸骨。

  几

  身穿破布衣衫,拉瘦巴巴男孩,哭哭泣泣寻入荒林,“芸儿!啊!”

  “阿姐……”男孩副营养,哭眼眶红透

  “,带回重重赏!”

  知何官兵突,将孩团团围住。

  “娘……”男孩阵瑟缩,藏

  “别怕,别怕,娘!”

  ……

  村老财主城,带回消息。

  听闻芸字便彻底崩溃,婆婆,贱名养活,便被喊丫儿长芸字哀求,偷偷教书先,给

  儿被卖,阻止

  嘴碎老三婆娘脸鄙夷告诉儿并享福,被卖入青楼楚馆做皮肉勾

  落泪,甚至徒步百十县城,却朱红门外却步,深感力。

  今,儿竟

  儿被卖,乡懂,签啥卖身契,此次县令追究,全幸免难。

  头肉,已欠,绵软半辈,终果敢,定尸骨寻回

  算落惨死步,,且赎罪吧!

  啊!

  血溅场,头颅滚落却睁滚圆。

  终究呐!

神奇推荐位
  • 小农女大当家

    凤栖梧桐 / 著

    前世,苏木槿是被自己活活坑死的。她虽出身农门,却才貌双绝,一手银针医术独步天下,一手...

  • 神秘顾爷掌上宝

    悠哉依然 / 著

    他,海城最为神秘家族的嫡系传人,整个A国奉为座上宾的尊贵男人,不喜张扬低调沉稳,拥有...

  • 豪门重生之妇贵逼人

    恩很宅 / 著

    7年婚姻。相见如宾,浓情甜蜜。到头来,镜花水月。倾尽所有,换来一场蓄谋已久的杀人灭口...

  • 书穿女配很低调

    暖金 / 著

    一场意外罗卿卿穿成了书里没活几章的女配,罗卿卿望望天,不争不抢,决定做个乖乖女。男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