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潇湘首页>历史>妖手物语

第十九章 狗咬狗的局

书名:妖手物语|作者:汤云山|发布:2020-12-10 19:38:04| 更新:2020-12-17 12:59:55 | 字数:3238字

  月初露云端,风山头,火已烧尽厢房数间,火焰窜高空,燃尽木灰弥漫空气

  套趁火打劫强盗做法,本黑风山匪众今,被治其身。笑话,老蜈蚣惊慌失措,盯火,环首视藏,嘴角翘,忍住,放声笑。

  “杀放火戏,居。”恼羞黑夜叫喊。

  老蜈蚣,摸清楚马,若火光照射,入黑夜深处,必暗箭飞刀。守弟兄,毕竟盘。

  使足劲,唾骂方,试

  “简直儿戏,祖师爷显摆,快受死。”

  “爹养,滚,给祖师爷磕头。”

  老蜈蚣骂声越高,越难听,双目扫四周,半点风吹草

  暗处胡狗,瞧笑,老蜈蚣像抽风神经似乱吼。

  忽谩骂停止,老蜈蚣嘴角。若暗处竟傻傻乎乎空气抽风,,岂兄弟耻笑。

  老蜈蚣眼珠

  “诸位汉,老窝气啊,啊。若兄弟,该相互相惜。知英雄识英雄汉啊。”

  老蜈蚣边奉承,边试探火光圈外靠近。

  此刻,传急促脚步声,老蜈蚣眼神闪,眼疾快抡棒砸向影处。

  反应差,轻轻侧身,躲棍棒偷袭。

  “吗?”声喝斥。

  黑夜

  喝斥雷老头矮,简直火猴,除极深横疤,像被雷劈

  。。。。。

  ,躲屋顶高处胡狗,盯切。

  二狗

  “哪,矮,雷吉。身旁站身材高,虎背熊腰花虎。”缓缓

  “花虎臂比树桩粗壮,据拳砸,红砖瓦被砸粉碎。”

  狗比划粗壮,眯紧嘴巴,股脑讥笑

  “据胸口绣幅喇叭花,朵花正**次喝酒,被众兄弟,嘲笑阵。”

  站花虎高瘦身段,长脚长,像青蛇,双臂间青龙盘腕。

  伙管叫青条更热衷称呼“青龙”。

  与黑风花虎名号相媲。芹林青蛇,黑风花虎,名声响亮,独霸方。

  瞧惨景,夜间数座厢房化灰烬。雷老双目惊裂,头炸锅,血,毁旦,实饶恕。

  话。

  花虎急忙指挥,“青条,带仨,灭火。”

  青条哥。”

  。。。。

  此,躲暗处祥,清二楚。

  “其跟班,独眼老头。”满脸疑惑

  “独眼老头?”解反问

  “错,老头。别颗眼珠眼,禁打冷战。”胡狗,脸色沉,立马诚惶诚恐。

  “赵哥,管按计划吧。”胡二狗双眼炬,愤怒望向院

  。。。。

  老蜈蚣舒口气,向各位老解释

  雷老怒,条老蜈蚣问责:“混账东西,,房屋被烧光,狗娘养瞧见,屁话。”

  。。。。

  此刻,飞四五银光暗器,惊吓,众急忙分散逃,暗器谁认,逮雷老射。

  雷老右脚老蜈蚣胸口借力,蹬踏两顺势弹射。老蜈蚣痛处翻滚,连竹镖,舍命追魂般跟雷老

  虽几镖,此密集暗器连二镖。

  祥戴雕刻红色厉鬼具,摆走。狠,抛打滚胡狗

  摔疼胡狗假摔娘亲痛死

  “胡狗。兄弟狗东西,诱骗兄弟门,惨遭毒杀。”老蜈蚣怒遏,咬牙切齿。

  “啊,各位老”吓脸色青,慌张

  戴红色厉鬼缓缓抬,朝花虎鞠躬,淡定“该杀。黑风花虎!”

  “花虎兄弟,按价钱,雷氏俩兄弟,五十两,其十两。”淡淡抬头,尖利眼睛注视

  “,等,再添九十两纹银,算账。”边傲慢指头清点数。

  正众匪诧异,狗假装雷老脚边,哭哭啼啼久,花虎陷阱,二被杀。”

  接陶淘哭,哭凄惨,令疼。

  像死亲爹,玩命哭,脸,幸具捂住脸,露馅

  “,,,,花虎雇,杀咱。”

  “雷老,救救啊!”鼻涕眼泪稀哗啦往外流。

  花虎,听顿感恼火,狗东西居敢诬陷端爆踢。

  “花虎!”雷老,严威叫喊。

  “哥,灭口啊”老蜈蚣趁机扇风点火。

  老蜈蚣三兄弟,早花虎积怨已深,

  若论资排辈,咱三兄弟拜山门,算屁球;风光头,油水捞走,风头今,被朝廷打压紧,害三兄弟受冻挨饿。口窝囊气

  眼兄弟相继惨死,更怒火攻

  老蜈蚣偷偷瞄瞄,雷老脸色,脸色凝重,迟迟

  箭步奔向花虎,棒头直插

  “雷兄弟报仇。”老蜈蚣朝花虎冲杀。

  “拿命!”

  花虎眼神,刀木棒斩两截;老蜈蚣甘势弱,抡半截木棒捶打花虎。

  花虎,完全,转身飞腿,老蜈蚣被踢三丈远。

  “花虎”雷老次怒喊,双目爆张,紧握拳头。

  躺老蜈蚣,捂伤痛处,却露脸阴笑。

  “花虎,死定。”

  雷老,忽,双脚拍,腾飞,双鹰爪,直扑花虎。

  做戏做全套精神。祥疾步,顺势搭救花虎。

  “结账。”祥冷冷

  忽击重拳甩向祥,“给老群苍蝇,跟老玩阴,陷害!”花虎,红耳赤,惊怒吼

  “雷老,今认定乱臣贼。”花虎毫示弱

  “刀口混饭吃黑吃黑,吗?”累老,十分冷淡表

  “今花虎,背叛与否?重吗?”

  “,今晚。”高傲指向花虎

  “兄弟,今晚吃老虎!”雷老声令,匪徒像疯般围攻花虎。

  青条背靠花虎身旁,“虽哥混路黑底吧。”

  两兄弟,难兄难弟,两视,击掌,两承诺。

  狗装死,偷偷咪眼睛,缠斗异常激烈。趁,摸进黑夜,溜,保命紧,慢慢打吧。

  正打算溜,拍拍脑袋瓜雷老财宝,顺便摸几吃亏。

  眼缠斗紧,。边打边喊

  “花虎兄弟,干掉少啊!”

  老蜈蚣雷老抗花虎青条厉鬼间落风。

  花虎拳风刚猛,腿法弱,再加青条左右帮衬;带旁虎视眈眈。老蜈蚣雷老根本沾点便宜。

  老蜈蚣躲闪及,被花虎蹬踹腹部。雷老头矮,身法敏捷,

  两敌众强者,花虎虽愿,今,办法

  “,念兄弟谊。。。。”

  “奈何。。。”花虎,略带伤感

  “山门,混饭吃。;黑吃黑,光彩!废话什?”雷老藐视

  突身影火堆废墟弹射,身体扑花虎背部,花虎顺势肩摔,被重重摔被困火堆黑脸书,躺浑身黑炭,露白牙嘻嘻哈哈

  久,鲜红血液,笑声减弱;眼光浑浊清,隐约飞舞火星,像极新娘啊!像啊!黑脸书花,

  老蜈蚣脸挂笑容,含眼泪死兄弟。

  惧重拳,猛扑花虎,趁节奏;边花虎妙,被偷袭,腹部被刺破,血流止。

  老蜈蚣豁性命打法,使劲,花虎腹部抡拳,踢腿。青条搭救却被雷老纠缠住

  血液溅落满,花虎身体摇摇晃晃,视线始变模糊,突老蜈蚣拳头根本

  老蜈蚣掰,握住短匕首,随帮书眼。

  “被火焚烧,噩梦。”攥紧匕首,牙关咬嘴唇。

  “兄弟含笑赴黄泉,再给,祭奠亡灵。”

  罢,缓缓站身,摆走向侧身瘫花虎。

  踢踹流血腹部,疯狂泄愤;

  儿,抓花虎,匕首

  阴冷尖笑。“喂喂喂,青条背叛场。”

  “!”青条央求

  老蜈蚣忽改变主,变态!“给老,给书爷爷磕头认错。“

  “青条,怎血啊,给认真点!”随即刀口压紧花虎,鲜血沿刀口滴落。

  花虎艰难口气“!”

  突暗处飞身影,此独眼老头,海老。脚踢老蜈蚣臂,刀口划深。

  “相残杀?”

  “兄弟,谊何?”海老神迷惑。

  老蜈蚣花虎雇凶杀,背叛老

  海老斥责“愚蠢,帮蠢货!”

  “老蜈蚣,火猴被杀胡狗啦?”声追问。

  众环顾四周,胡狗

  “帮蠢货,等狗咬狗,坐收渔翁利。”海老怒指戴

  “利蜈蚣,胖,书花虎怨恨,激怒雷老花虎指掌,招借刀杀。”

  海老老江湖,三言两语计谋。

  “已经破旧堪,早势头;朋友,黑风寨欺负吗?”海老言语越,杀气腾腾。

  祥阴笑声“欺负?论欺负强盗,才本领。”

  “擅长狗咬狗吧。”

  “精彩至极!”祥极力嘲讽

  静静回此几句话,竟相互残杀。祥脑海白光,胡狗设计狗咬狗局?借际,导演场窝阴谋。

  眼胡狗,溜吉,祥忍住打冷战。

  “指使?”老海追问

  雷老眼神放冷冷杀气“海老,谁?必须死。”

神奇推荐位
  • 穿越之寡妇丫鬟

    南极蓝 / 著

    毕业游黄山却意外穿越到大周朝,乖乖女蓝怡变身为带着包子少爷逃难的小丫鬟,她不气馁,挽...

  • 我在末世养萌宝

    千炏 / 著

    一场酸雨,开启了末世之旅。蓝诗若一心回报养父母再生之恩,却不想一家子都是人面兽心,祭...

  • 嫡女掌家

    潇湘非倾城 / 著

    前世,今笙痴缠了多年的男人迎娶了她的庶妹云溪,并封她为后,她被封为后的第一件事情便是...

  • 锦冠天下

    玲珑秀 / 著

    沈家少爷生得俊美,乔云然觉得他太过花枝招展。乔沈两家联姻,乔云然欣喜旁观姐妹们的表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