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潇湘首页>历史>宦海弄潮

第三十七章 落圈套江生被擒

书名:宦海弄潮|作者:柳生如梦|发布:2020-11-09 06:23:32| 更新:2020-11-09 06:23:33 | 字数:2849字

  江轻寒醒候,已三竿,长安城内,声鼎沸,各各业百姓奔波忙碌。

  昨夜与陆元直平康坊喝,临走带走两酒妓,清楚陆元直东宫首席谋士身份,哪儿敢字,非识相阻拦,反倒亲叮嘱两名少务必尽竭力服侍二,若办,纵步登,长侍二身边,回场富贵。

  陆元直确豪横,马车东宫连驾车车夫右骁卫抽调军士,回巡夜士兵远远见。

  敢拦,陆元直少,先宋齐光,毕竟长安城几千条规矩,给贵族老爷

  两男两,乘兴归,番玩乐,今宿醉刚醒,往分九脑袋似灌浆糊,江轻寒愣劲儿,才终眼,徐徐,两指按揉儿,才朝四周望

  本仔细回忆回忆,却根本相关记忆,罢,,见酒坛,屋股酸臭味更难闻,江轻寒皱皱眉,再主位陆元直,谁?

  ,另外醉倒江轻寒认识,惊扰陆元直,随将丢,满酒渍外衣拾,跌跌撞撞往外走

  宫殿,被太阳光照,江轻寒晃悠,赶紧墙,阵,耸,墙根底滩,未等,才舒坦,拿擦嘴,狼狈紧。

  眯眼,四瞧,才认东宫,倒方便,江轻寒深吸口气,信步往住处走,路遇见几波宫殷勤嘘寒问暖。

  奇怪,虽皮相略逊谪仙南宫怀玉,江轻寒怎玉树临风四字,外界甚至盛赞其“济水潜蛟,输雏凤”,何况今正宠,片光明,怀春少任何点与勾搭,几百流,正室,便妾室,入流贱活

  惜江轻寒玩乐整夜,刚将肚存货全给吐今胃部烧痛,正虚弱紧,嘴皮泛白,身酒食污渍,更愿与庸脂俗粉纠缠,摆摆,语气冷漠吩咐句。

  “送热水白粥。”

  罢,便直接穿往屋走,宫失望余,始围绕江轻寒窃窃私语,

  蛟恶,更绝吗?

  ,回房间,江轻寒屁股坐,却感觉浑身酸软,疲累感觉四肢百骸传,便直接躺,反正外物脏洗,,正,突敲门,江轻寒使劲,

  “进吧。”

  相貌寻常,饶江轻寒记忆力极做什东宫,员变,便打量禁皱眉头。

  “东西呢?”

  此空荡荡,脸,江轻寒解,倘若宿醉,倒分析二三,今脑袋混混沌沌片,便识问

  却见位突造访,打扮规规矩矩礼,紧走两步,摊,江轻寒拿眼瞧,瞳孔顿缩,眉头亦深深皱

  此,赫枚波光玉戒,江轻寒眼便认宋琅常戴枚,哪怕今状态再差,假,靠枚仿制戒指骗

  “......”

  婢答,柔柔:“申,西市聚德楼,恭候。”

  宋琅主邀约闹市

  江轻寒张张嘴,满疑惑清楚,旋即却罢,令狐貂负责,滴水漏,传话与陈王府间估计隔三层关系烦躁揉太阳穴,暗骂昨晚太放纵,答应:“知。”

  声,便慢慢退

  ------

  聚德楼西市间酒肆,哪怕方偏价廉,哪怕依旧吃喝,似方,交易,或双方碰头处。

  宋琅换身朴素布衣便耳目,掩饰番,进,瞧瞧,管店招呼,背靠墙,往瞧见连接二楼楼梯处况,往门口,属视野位置方。

  随便点菜,壶酒,支走二,宋琅酒杯,慢慢咂摸滋味儿掩饰,久,便瞧见轻装便服江轻寒走

  虽身份般,亲王殿东宫走,太洗马,古代代,认识二,故随便换身衣服,低调姑娘瞥见,免已。

  江轻寒眼望瞧见遮住半张脸宋琅,挥赶走店,迈步走屁股坐宋琅:“什,值您亲呀?”

  宋琅闻言,惊,,正口,突静,笑容阴冷陆元直与脸怒宋泰!

  江轻寒,瞧见,与宋琅,暗声糟糕,江轻寒胆,反应更非常比,候再跑,掉,反倒坐实某,便站身,迎

  “晚拜见陆先,楚王殿。”

  宋琅知思,止住往外走,转

  “五弟,巧。”

  宋泰死死江轻寒,涨红张满月似脸,气喘牛,随江轻寒,破口:“狗奸贼!敢诓?”

  江轻寒故惊愕。

  “殿此言?”

  陆元直知姓江嘴皮功夫实厉害,再,扯,宋泰恐怕被吓住,候由斡旋番,功尽弃,解释,即呼喝

  “拿!”

  两旁军士

  险恶,让江轻寒做解释,影响宋泰判断,更打赌宋琅关则乱,进彻底暴露两关系,坐实失望,江轻寒虽被两名军士强摁倒宋琅却简单伸,假阻拦,脸莫名其妙

  “六弟,呀?”

  亲眼见证江轻寒与宋琅暗勾结觉被江轻寒耍通,今正气头宋泰哪解释什拂袖,蛮横宋琅伸

  “滚!”

  江轻寒挣扎脸,望向宋泰,刚喊“飞”字,便被陆元直给脚踢

  “闭嘴!带走!”

  宋琅眼睁睁江轻寒被带走,却画蛇添足,节外枝,做阻拦或解释,贯钱,踏步聚德楼,雇辆马车,迅速往

神奇推荐位
  • 权门贵嫁

    秦兮 / 著

    新书《冠上珠华》已开,求收藏推荐。朱元一朝重生,从百病缠身郁郁而终的变成了未嫁的少女...

  • 权少请关照

    渝人 / 著

    宁城沈家,好女成双。大小姐沈如精明能干,二小姐沈嫣娇俏可人。某天,多出一个三小姐——...

  • 农女匪家

    钰人儿 / 著

    乔巧刚从她娘的肚子里出来,稳婆把她抱给她爹瞧,见孩儿叭嗒叭嗒的舔着小嘴唇,小眼珠子滴...

  • 分手后我成了大佬的黑月光

    宋予人 / 著

    【正文已完结~】倪欢是沈郅焱豢养的一只金丝雀,可有可无,随叫随到。说好听点,她是沈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