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潇湘首页>都市>从综艺开始的华娱天团

第124章 嘉宾登场

书名:从综艺开始的华娱天团|作者:十二圈|发布:2020-10-31 18:22:00| 更新:2020-10-31 18:48:50 | 字数:2486字

  胡戈今装很尚,很青春。

  卡其色束脚休闲裤,黑白配高帮运鞋,身则湛蓝色毛衣,件白衬衫,很感。

  打扮胡戈服装师搭配符合胡戈老幺定位嘛!

  问题,或者被司南抓点,胡戈毛衣白衬衫

  白衬衫很,毛衣盖住它摆。

  搭配装。

  白衬衫两边摆,边被掖,被毛衣挡边则孤零零垂落,很设计。

  衣冠整,倒

  本嘛,东西舒服衣冠整。

  别扭

  胡戈失笑声,搭理故找茬司南,乖乖衣角抽:“吧?”

  司南满笑,满脸欣慰,“,身刻刻注,记住啊!”

  胡戈忍代表其忍。

  “土鳖,尚穿搭,懂别瞎!”

  申腾直接吐槽

  司南搭茬,反正拿胡戈,做主控,雨露均沾,

  巧,刚申腾

  绝司南报复,真

  “诶滕哥,罪化妆师?黑眼圈重?”

  司南刚完,申腾老实闭嘴退边。

  申腾化妆师给打厚厚眼底……套熊猫装,化妆黑眼圈,比熊猫真实。

  黑眼圈,申腾敢照实,虽理由,

  申腾,司南

  见司南突,故迟疑低头认怂申腾:“诶滕哥,昨晚睡觉联盟英雄账号线,几点睡啊?”

  申腾:“……”

  “噗呲!”

  方波忍住冯磊沙展堂乐呵

  因酒店,早候,四早餐,很清楚申腾联盟英雄。

  申腾黑眼圈,压根

  ,熬夜打游戏,名气明星,啧啧……太真实啊!

  申·务正业·腾,实锤

  除胡戈申腾,余方波三跑掉,司南调侃。

  简单场拍摄,愣被司南花

  司南犹未尽再轮候,张扬赶紧口打断,“各位,今撕名牌规则变。”

  此话,司南六安静

  两秒。

  “干嘛?”

  司南

  功被转移注司南,张扬,方波五口气。

  “本期撕名牌规则,终撕名牌,先任务,每任务取三名,积分论,三任务积分终撕名牌优势。”

  张扬本正经

  司南六,跟失笑

  “容易啊,终干撕,挺!”

  “节目组终进步两期撕名牌,太突点准备!”

  “铺垫准备,给节目组点赞!”

  “给点赞,加油!”

  “棒,继续保持啊!”

  听夸赞,司南六假笑,任谁明白红果果挖苦。

  张扬脸已经黑,见司南,连忙转移话题:“赶紧吧,嘉宾,请啊!”

  张扬脸色变,揶揄笑容爬满整张脸。

  今嘉宾,司南六,司南被针

  什况?

  今嘉宾参与录制

  方波五相觑头雾水,跟司南。

  “况啊?”

  “啊,嘉宾?”

  “搞啊,张扬合啊!”

  “别管啊,嘉宾男?两季脸已经够够容易嘉宾玩,必须嘉宾,洗洗眼睛,!”

  胡戈插话,乐呵呵司南被围攻。

  司南处变张嘴,“啊,拍摄嘉宾,男。”

  ,司南早习惯

  司南解释,方波五相信继续编’司南堂皇已。

  录制尽挑战始,度真降再降。

  罪魁祸首,除张扬谁。

  司南眉头挑,瞧镜头幸灾乐祸张扬冷笑声。

  臭弟弟,高兴太早

  “嘉宾况,昨母亲,叫张扬顺便问,张扬真拍摄嘉宾,其解张扬肯定憋,绝透露。”

  司南解释完,冲胡戈挤眉弄眼,示赶紧搭话。

  坑挖张扬埋进

  秒懂胡戈,等镜头张扬口,赶紧坐副言,点点头:“,张导向守口瓶,喜欢吊胃口,奇,伯母叫张导呢?”

  整尽挑战剧组,胡戈,除常拿司南,张扬

  张扬,胡戈乐见其

  司南欣慰,刚口,镜头察觉危险张扬,冷幽幽打断:“司南,善良!”

  张扬此直白威胁,司南热闹方波几,连忙帮腔。

  “怎,张导清楚南哪?”

  “张导,质疑观众眼光啊?咱司南老师,善良?”

  “南别怕,,哥几撑腰!”

  “!”

  “洗耳恭听,吧!”

  司南听方波五加油助威,脸笑容愈加灿烂,张扬脸已经黑,直勾勾司南,威胁:“导演,清楚!”

  司南瞬间犹豫。

  “嘛,结婚启齿,反正保证固定朋友,胡戈呢嘛!”

  司南很嘀咕,像忘记衣领麦克收音。

  ,已经

  躺枪胡戈,此刻脸色比张扬差。

  胡戈做回工具给埋

  ,胡戈冲……

神奇推荐位
  • 全能千金燃翻天

    德音不忘 / 著

    【本文爽爽爽,强强强!男主妻管严,女主第一美,虐渣+宠文】异世界科技大佬叶灼重生了。...

  • 凤临之妖王来接驾

    战西野 / 著

    本文无虐爽文,男女主强强联手,一对一。欢迎跳坑!她是来自异世的佣兵之王,铁血悍然,人...

  • 神医弃女

    MS芙子 / 著

    叶家傻女一朝重生!坐拥万能神鼎,身怀灵植空间,她不再是人见人欺的废材弃女!药毒无双,...

  • 侯门庶女黑化了

    小学生加油 / 著

    顾吉祥以为就算自己当了深哥哥的妾,他也一定会珍爱自己一生一世,怎料到计弘深一杯毒酒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