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潇湘首页>向往的生活从赶海开始

第一章 天降系统

书名:向往的生活从赶海开始|作者:奶爸豪哥|发布:1603080940| 更新:1604048179 | 字数:5958字

  本故事发生在平行时空,如有雷同,纯属巧合。

  在华国南方的广南省海东市惠西县境内,有一个历史悠久的渔港小镇,叫港口镇。

  镇里的人基本上世代都是渔民,常年以打渔为生。

  近几十年来,随着社会经济的发展,还有人们生活水平的提高,各种海鲜的市场需求迅速增长。

  在利益的驱使下,人们加大了对各种野生海鲜的捕捞力度,从而导致在短短的几十年内,野生海鲜就出现了捕捞过度的现象,甚至在一些近海海域,出现了无鱼可打的局面。

  虽然国家大力扶持并发展了不少海鲜养殖产业,但是野生海鲜还是因其产量稀少,并且味道更加鲜美,还有营养更为丰富,从而受到人们的追捧和喜爱。

  这也导致野生海鲜的价格一直居高不下,甚至有些野生海鲜更是有价无市。

  而我们的故事,就要从港口镇海头村这个小渔村开始说起。

  ......

  秦天推开家门,看了眼灰蒙蒙的天空,站在院门口伸了个大大的懒腰,然后转身关好门,就踱步离开了这栋住了二十二年的老房子。

  随着斑驳的墙壁不断后退,秦天沿着水泥铺就的村间小道,转了几个弯,就出了村子。

  这时,一阵一阵的海浪声,传进了他的耳朵,也传进了他逝去的时光里。

  透过微亮的天色,秦天能看到远处海面上漂浮着一盏盏微弱的灯光,自秦天记事以来,这幅画面似乎一直都没变,又似乎已经变了。

  定定地看了眼村口不远处有些破败的小码头,秦天转身向着村外的一座小山走去。

  小山在当地有个名字,叫望潮山。

  据村里的老人说,这是因为小山就矗立在海边,而且靠海的一面是一块悬崖峭壁,当人们站在山顶的时候,可以很清楚地看到远处海面上的浪潮不断地蔓延过来,然后拍打在小山崖壁上溅起一朵朵的浪花,从而拥有了这个名字。

  虽然望潮山不高,但是秦天爬到山顶,也已经过去了大半个小时。

  山顶不大,面积大概有三四十个平方,其中散落着大大小小的玄武岩石。

  而秦天就坐在悬崖边的一块大石头上,双眼看向远方,眼睛里一缕缕思念和悲伤渐渐涌现,他的思绪也随着海浪,不断地飘荡,飘向他生命中那个男人。

  “爸,你在那边过得还好吗?我来看你了。”

  一声低沉的呼唤,夹杂着海风,在山顶响起。

  秦天是个单亲孩子,他的父亲在他十二岁的时候,因为出外海捕鱼,遇到大风浪不幸葬身大海,从此他就没有了父亲。

  因为望潮山能够看到远处的大海,所以从那以后,秦天想父亲了就会来这里,只希望自己说的话,能让父亲听见。

  “爸,我记得小时候你总是和我说,当渔民太苦,有时候更是要拿命去搏。”

  “你说希望我好好读书,将来考上大学,成为一名大学生,才不会走你的老路。”

  说到这里,秦天声音有些哽咽:“爸,我做到了,我现在大学毕业了,你看!”

  说完,秦天举起手里一直拿着的毕业证,对着大海打了开来。

  这时,一缕阳光从海平面上偷跑出来,照射在打开的毕业证上,仿佛,这是父亲在看着。

  秦天的眼睛里,一种叫做思念的泪水慢慢流出,从眼角滑落下来。

  秦天的父亲名字叫做秦建国。在秦天的记忆中,父亲是个乐观善良的人,在村里,很多人至今说到父亲都会竖起大拇指。

  一个从小父母双亡的孤儿,从辍学打工到娶妻生子,从一穷二白到买渔船建新房,这其中到底咽了多少苦,流了多少泪,经历了多少心酸,都是其他人难以想象的。

  所以,从小秦天就一直牢记父亲对他的教诲:当你熬过黑暗,你终将会看到升起的太阳。

  也正因为如此,秦天这么多年来,没有去抱怨生活给予的磨难,而是一直以父亲为榜样,努力地做一个乐观善良的人。

  可是,此时此刻,在破晓的黎明下,秦天平时压在心里的委屈,就像浪潮般不断地涌上心头。

  渐渐地,他双手抱膝,把脑袋埋进膝盖中,压抑委屈的呜咽声响起,眼泪在不经意间,浸湿了衣裳。

  一个男人,只会在另一个男人面前毫无保留地暴露自己的脆弱,而这个男人就是父亲。

  与其说秦天是委屈,还不如说他是羞愧,因为他觉得愧对父亲的期望,没有能力让家里人过上好日子。

  秦天觉得自己有些失败,不仅没有天才的智商,而且也没有过人的天赋,连就读的花都大学也是靠无比的努力和勤奋才勉强考上的。

  而在大学期间,秦天除了勤工俭学减轻了家里的一部分负担之外,他最大的成就恐怕就是零挂科,并且顺利地一次性通过毕业论文了。

  毕业后,秦天才发现,他读的是工商管理专业其实在社会就业中根本没有什么优势,因为绝大多数公司和企业都不可能让一个刚毕业的普通大学生来管理公司。

  这让他只能在各种招聘会上应聘一些基层打杂的职位,而且一般薪资也不超过5K,这还是因为花都是个一线城市。

  最后经过艰难曲折的应聘道路,秦天应聘到了一个看起来比较好的公司从事项目助理工作。

  虽然有长达半年的试用期,但是公司的待遇还算不错,5000的月薪还有五险一金,同时公司也承诺了表现好的话可以提前转正,转正后还会加薪。

  秦天经过一番考虑,觉得放弃这份工作的话,接下来恐怕就更难找到工作了,而且秦天对自己的勤奋努力和工作能力还是比较自信的,于是便把自己就这么给卖了。

  搞定了工作后,秦天松了口气,这下终于不用家里再负担他的生活了。

  怀着对未来美好的期待,秦天开始勤勤恳恳地工作,每天也都加班加点。

  但是在几个月后,他发现不仅自己预想中的升职加薪毫无希望,而且公司承诺的提前转正也没有下文。

  按领导的说法就是,公司对他的期望很高,希望他能多加锻炼,这样以后才能在公司担任更重要的职务。

  秦天对此也只能默默承受,因为跳槽穷三月,而且他也暂时没把握能找到比这里更好的工作,他不想家里人担心。

  昨天,秦天趁着国庆放假,在下班后就搭车回到了家。

  除了想要缓解一下工作压力,也是想着好好陪一下家人,因为工作后,他已经有好几个月没有回过家里了。

  当然,家人自然也包括了已经逝去的父亲,这也是秦天为什么会来这里的原因。

  男儿有泪不轻弹,很快,秦天便把头抬了起来,用手抹干净泪水,冲着天边的朝阳露出一个羞怯的笑脸。

  海风吹拂,海浪阵阵,秦天静静地看着眼前这片大海,就像小时候静静地待在父亲身边一样。

  随着太阳渐渐冒头,海面上荡起片片鳞光,一些早起捕鱼的人也陆续开着船返回码头,渔船发动机发出“突突突”的声音,和海浪,和海风,共同吹奏着一曲曲动人篇章。

  不久后,已经平复心情的秦天站起身来,向着大海挥了挥手:“爸,时间不早了,我该回去吃早饭了,下次有空了,我再来和你说说话。”

  说完转身就想离开山顶,突然,他感觉到额头一凉,伸手一摸,一看,然后迅速抬起头看向天空。

  “卧槽!”

  这不是鸟屎是什么?没想到今天还有这运气。

  摇了摇头,秦天苦笑着正想摘点树叶把鸟屎擦掉,耳边却传来一阵声音:“恭喜宿主,海鲜大亨系统绑定中,预计需要一分钟,请稍候!”

  “谁?”

  “谁在说话?”

  秦天惊诧地看了看四周,发现没人,又仔细地倾听,发现耳边只有海浪和海风的声音。

  他喃喃自语:“听错了吗?”

  看着手中依旧粘着的鸟屎,他暂时压下了心中的疑惑,动作迅速地摘了树叶把鸟屎擦掉。

  刚擦完,耳边又传来一阵声音:“系统绑定成功,请问宿主是否开启系统?”

  这时,秦天非常确定,他真的听到了奇怪的声音,因为这个声音一直在他耳边不断重复。

  曾经看过一些网络小说的他,心跳不由得加速跳动起来,因为他突然想到了某种可能,奇遇两个字也在脑海里不断浮现。

  他舔了舔有些干涩的嘴唇,眼睛里迸发出期待、犹豫、害怕、决然的光芒,有些紧张地咽了咽口水,一句带着颤抖的话语从喉咙里发出:“是的,开启。”

  话音刚落,一片光幕瞬间出现在了秦天眼前,并且一份系统说明也自动出现在了他的脑海。

  原来,秦天因为被天降鸟屎砸中,触发系统绑定机制,所以才能绑定系统。

  根据系统说明,秦天了解到,这个系统名字叫做海鲜大亨系统,它的功能也很简单。

  只要是秦天或者是由秦天雇佣的员工捕获到野生的海鲜,就可以获得系统按海鲜市价的一定倍数进行金钱奖励,奖励的金钱可提现,并且可放心安全使用。

  并且每获得一块钱奖励都会获得一点经验值,经验值满,系统就会自动升级,每次升级都会有升级奖励,终极奖励是一座位于异空间的海岛庄园。

  查看完脑海中的系统说明,秦天用力地握紧拳头,勉强按耐住超级兴奋的心情,把视线看向眼前的光幕。

  在光幕中间有一个华丽的金黄色宝箱,看了系统说明的秦天知道,这就是系统的见面礼,传说中的新手大礼包。

  他集中意念操控光幕上的箭头打开宝箱,在一阵礼花特效中,宝箱被缓缓打开,系统提示音也不断响起:

  “恭喜宿主获得基因优化药剂X1;”

  “恭喜宿主获得游泳大师技能书X1;”

  “恭喜宿主获得潜水大师技能书X1;”

  “恭喜宿主获得海鲜鉴定大师技能书X1;”

  宝箱打开后,光幕上出现了系统面板:

  系统:海鲜大亨

  等级:0

  经验:0/100

  奖励倍数:1

  奖励金额:0元(可提现)

  技能:无

  光环:无

  物品:基因优化药剂X1;游泳大师技能书X1;潜水大师技能书X1;海鲜鉴定技能书X1

  商城:未开启

  秦天通过系统面板,很直观地了解到系统的各项功能,也很明确地知道,自己恐怕即将拥有一个如大海般宽广的人生。

  他张开双手,面对着大海激动地喊道:“爸,你看到了吗?”

  “我一定会出人头地,让妈妈还有妹妹过上好日子的。”

  “你就放心吧!”

  “放心吧!”

  呼喊声划过天际,此时晴朗的天空犹如他光明的未来。

  不久后,终于冷静下来的秦天快步离开了山顶,他忽然记起,家里人还等着他回家吃早饭呢!

  走进村子,一些出海的村民也三三两两地回来了,手上提着的鱼货有多有少。

  当渔民其实也不容易,和农民一样,都是看天吃饭,没有谁能保证一定会有很好的收获,一不小心,出趟海的收获还不够人工和油费的,更何况,大海还充满了危险。

  秦天一边和熟悉的村民打着招呼,一边往自己家走去。

  村子里的村民基本上都是渔民,有一些人赚了大钱,近几年搬到了镇里面,有一些人却依然留在了这里。

  如今还会出海捕鱼的渔民,大多数都是有承包海域进行鱼排养殖,现在只靠单纯地出海打渔,已经不能够养家糊口了。

  而且,随着渔船吨位的不断提高,还有港口镇东港码头的迅速发展,如今还停泊在村外小渔港的渔船渐渐变得少了,码头也渐渐有些荒废。

  一边想着村里的变化,一边转过几条村间小道,秦天回到了家里。

  不知不觉,家里的房子已经有了二十多年历史,它斑驳老旧的身影,见证了这个家这么多年的风风雨雨。

  可惜的是,一手把它建起来的主人,再没能看得到它今时今日的光景。

  房子是一座占地100多平米的平房,房前带着一个大大的院子,院子由两米高的围墙围住,里面沿着墙壁种植着两棵龙眼、两棵荔枝、还有两棵芒果,二十几年的生长,让它们把80平方的院子都遮盖住了,院子大门也藏在了树荫下,平日里显得有些孤寂。

  秦天家里没什么亲戚,又因为穷,左邻右舍的人也不怎么来家里串门。

  秦天抚摸着大门的把手,铁质的冰凉却挡不住他心里的火热,他仿佛看到了以后大门常开的场景,日子,一定会越过越好的。

  “嘎吱”一声。

  这时,紧闭的大门从里面被人拉开,一个扎着双马尾的身影映入秦天眼帘。

  她有一双大眼睛,笑起来会弯成月牙,脸庞清秀,显得很耐看,皮肤不算很白,而且稍微有点粗糙,但是一米六五的身高,已经长开来的身材让她拥有着一种别样的魅力,而她就是秦天的妹妹,秦海璐。

  “哥,我正想要去找你呢!早饭已经做好了,一起去吃吧!”

  秦海璐乖巧地等秦天进了院子,又把院门给关了起来。

  “嗯,妈起床了吗?”

  秦天抬起手揉了揉秦海璐的头,开口问道。

  “起床了,她在客厅。”

  秦海璐边回答边把秦天的手扒拉下来,满脸嫌弃:“哥,能不能不要摸我的头,我又不是小孩子,你看头发都给你弄乱啦!”

  “哎哟,这上了大学就是不一样啊!什么时候我最亲爱的妹妹这么注意形象啦!”

  突然,秦天一脸紧张,“难道,你谈恋爱啦?”

  “我才没有谈恋爱呢!”

  秦海璐白了秦天一眼,然后有些幸灾乐祸。

  “单身狗哥哥,你还是先顾好你自己吧!这次回来,妈肯定又要催你找女朋友了!”

  秦天苦笑了一下说道:“你又不是不知道,现在没钱哪有那么容易找女朋友。”

  “再说了,我今年才22岁,我看妈就是太着急了。”

  “还有,璐璐,你才刚上大学,应该以学业为重,大学里的男生一般都是思想还不够成熟的,你不要随随便便就相信那些男生说的话,要慎重,要矜持,知道了吗?”

  “哥是过来人,你要相信我,不要那么早谈恋爱,你还小,以后......”

  “知道啦!”

  没等秦天说完,秦海璐就蹦蹦跳跳地跑进了屋里。

  秦天在原地一脸发愁地叹了口气,心里想到,不知道其他当哥哥的是不是也是这样,总是担心自己的妹妹上当受骗吃亏。

  秦海璐比秦天小四岁,今年也考上了花都大学,因为没有了父亲,所以她从小都比较黏着秦天,秦天对家里的这位小公主,也是百般呵护,生怕她长歪了,好在她一直都非常乖巧懂事。

  院子中间是近几年才铺好的水泥地面,秦天家里的平房是三房一厅的布局,两间卧室,一间厨房,一个客厅兼餐厅,要吃饭的时候,把桌子往客厅空地上一摆,客厅就变成餐厅了。

  秦天刚进客厅,就看到一个有些瘦弱的身影在餐桌旁盛着粥,秦天叫了声:“妈,我回来了。”

  “嗯,粥盛好了,快吃吧!”

  母亲的声音一如既往地温婉、动人。

  秦天的母亲名字叫张丽雅,是港口镇里人,当年和秦天的父亲秦建国是在海鲜市场认识的。

  当时秦建国经常把捕到的海鲜卖给海鲜市场的张贵森张老板,有一天,他发现平时收海鲜的张老头不在,换了个年轻貌美的姑娘在看档口,初一见面,秦天的父亲就被迷住了。

  经过交谈,他才知道这位姑娘是张老头嘴边经常挂着的小女儿。

  于是,秦建国总是借来卖海鲜的机会和张丽雅搭讪,一来二去,张丽雅慢慢地被秦建国勤劳善良的为人所吸引,而张老头为人也比较开明,虽然不舍得女儿跟着秦建国吃苦,但是最终也没怎么阻拦,于是,秦建国才能抱得美人归。

  人如其名,张丽雅在外人的眼中,当年可是海鲜市场的一朵鲜花,秦建国能娶到张丽雅,可是让不少人像吃了柠檬一样,酸到不行。

  在秦天的记忆中,年轻时候的张丽雅有着一头乌黑亮丽的秀发,鹅蛋脸,细细的柳眉,大大的眼睛,脸上总是带着温婉的笑容。

  这么多年来,就算是秦建国不在了,外柔内刚的张丽雅也没有让秦天兄妹俩饿着冻着。

  只是随着时间流逝,还不到五十的张丽雅,脸上终究还是爬上了许多皱纹,生活的重担,快速无情地磨灭了她的青春年华。

  秦天长得比较像张丽雅,只不过同时继承了秦建国阳刚一面的他,脸庞上的线条更加立体,浓眉大眼,高鼻梁,笑起来给人感觉很阳光,属于小帅级别。

  快走几步来到餐桌前坐下,秦天接过张丽雅递过来的碗,看了眼她手上的老茧和伤痕,不禁开口问道:“妈,最近大舅店里生意还好吗?”

  张丽雅在秦建国去世后,一直在海鲜市场帮秦天的大舅卖海鲜,店里生意越好,也就代表着她要杀更多鱼,受更多累。

  “嗯,最近国庆放假了,生意还不错。”

  张丽雅说着又看着秦天叮嘱道:“昨天你大舅知道你回来了,让我叫你有空就去他家里坐坐,你有空了就买点水果过去探望一下他,知道了吗?”

  “好的,我晚上就过去。”

  看着张丽雅有些瘦弱的身躯,秦天心里一阵酸楚,就算这些年大舅帮了家里不少,但是这个家的担子还是太重了。

  一个女人,要凭自己供养两个大学生,其中的艰难,只有她自己知道。

  秦天低下头喝着白粥,心里打算等会就去海边赶海,他有些迫切地想看看系统是不是真的那么神奇,没真正尝试过,他的心里还是感到有些患得患失。

神奇推荐位
  • 老祖宗她是真的狂

    燕小陌 / 著

    作为一个演技在线,却死活红不起来的三四线小明星,宋慈在去试镜的路上摔了一跤。再醒来时...

  • 神医弃女

    MS芙子 / 著

    叶家傻女一朝重生!坐拥万能神鼎,身怀灵植空间,她不再是人见人欺的废材弃女!药毒无双,...

  • 侯门医妃有点毒

    我吃元宝 / 著

    皇孙刘诏选妻,提笔一挥,圈下顾玖的名字,坚定地说道:“我要娶她!”皇上下旨赐婚。众人...

  • 玉无香

    冬天的柳叶 / 著

    温二姑娘美貌无双,人们提起却要道一声叹息,只因她生来是个哑子。谁知有一日,从墙头掉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