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潇湘首页> 顾先生的金丝雀

第五十八章:顾董请姜副总走一趟

书名:顾先生的金丝雀|作者:李不言|发布:2020-10-08 12:20:00|更新:2020-10-08 12:20:02| 字数:2004字

  包厢首端,男人漫不经心的话语夹着些许冷意传来。

姜慕晚侧眸望去,笑意深深:“萧总刚刚若是出手,也没后面这些事儿了。”

“姜副总这是在怪我?”男人反问,话语里夹着几分笑意。

包厢首端,几盏照明灯不知是坏了还是关了,是以此时,她瞧不见萧言礼的面色。

摸不透这个阴险狡诈的男人此时是何心思。

“做人不能太双标,”她轻薄开腔。

本是要走的人,此时也不急了。

“姜副总这是不准备卖我这个面子了?”萧言礼话语深深。

就今日这般场景,在c市这群公子哥儿的圈子里实在是不少见,原以为今儿众人不过是换了个寻乐的对象,不曾想,这对象还颇有来头。

“萧总这张脸长的实在是不合我胃口。”简言之,想让我卖你面子也不看看自己的那张脸。

言罢,似是不想跟萧言礼多做纠缠,凝眸望向万开,且还高傲的扬了扬下巴,等着他动作。

这日夜间,姜慕晚双手抱胸站在包厢中间,看着万开一口一口将苹果啃完。

临了,且还颇为好心哗哗的抽出两张纸巾递过去,且关心道:“擦擦。”

她抬手,拍了拍万开的肩膀,话语间带着婉转劝告之意:“玩儿归玩儿,闹归闹,但我家的孩子别人是碰不得的。”

“是我有眼不识泰山,”万开依旧低头道歉。

当着身旁一众世家公子哥儿的面儿让姜慕晚将自己的脸面往地上踩。

“单我买了,好好玩儿,”言罢,她单手插兜转身离开。

先兵后礼这一招,老老实实的堵住了身后悠悠众口。

人啊!不仅要有段位,还要有手段。

二者,缺一不可。

包厢外,骆漾一见宋思慎出来,猛的扑过来就差喜极而泣了,而宋思慎却万般嫌弃的伸手挡住他。

就差拍出去几米远。

“你怎么会在c市?”宋思慎跨步跟上姜慕晚的步伐,在她身旁低声问道。

“工作,”她言简意赅道。

“是工作还是回了姜家?”这声不轻不重的询问让前行的人步伐一顿,但仅是片刻之间便又抬步向前,似是并不准备回答他的询问。

包厢里的人,一口一个姜副总,宋思慎即便是在傻,也听得出来这其中的门路。

人多时,他未曾开口言语。

眼下只有他们二人,若不问清楚对不起自家姑姑。

他跨步前行伸手擒住姜慕晚的臂弯,秀气的眉眼间端的是认真之态。

再问:“你是不是回姜家了?”

姜慕晚望着他,眉眼间带着半分不悦,而这半分不悦中,有一大半来自于自己商场失利,今日之事,本好化解,但她却将万开踩在地上摩擦,其中、无疑是夹杂了私人情绪的。

“付婧是不是也跟你一起回c市了?”见她不语,宋思慎再问。

“你这般做对得起大姑?宋------------。”

“闭嘴,”宋思慎后面的话尚未喊出来,便被姜慕晚开口喝止住了,冷怒的眸子冷冷的瞅着他,开口警告道:“当说就说,不当说的你把嘴巴给我闭严实了。”

“姜家有什么好的?至于让你瞒着大姑回c市?你脑子里面装了屎吗?”

姜慕晚当年在姜家的事情,宋思慎即便不知,也听闻父母说了些许,如今知晓姜慕晚回了姜家,只觉这人脑子肯定是有问题。

“我做事情自有分寸,今日之事,”说着,她转身,伸手落在他肩膀上缓缓拍了拍:“就当没看见过,为我好,也是为你好。”

言罢,她转身就走,没有半分在多言的意思。

宋思慎跨步想最上去,却被身后骆漾抓住臂弯。

直至姜慕晚的身影消失不见,宋思慎猛的甩开他的爪子,冷声怒斥:“你干什么?”

“老大,c市好几伙人都在查晚姐,你别给她惹麻烦,”骆漾看了眼四周,见周围包厢门都关着,这才低声言语。

“你怎么知道?”宋思慎拧眉询问,似是没想到骆漾会知晓些什么。

“婧姐原先让我帮忙查点事情,所以知道,“这话,骆漾不太敢说,毕竟宋思慎是他老板。

宋思慎闻言,一口气哽在喉间上也上不去,下也下不来。

“所以你一直都知道他们在c市?”

骆漾不敢说话,只得缩着脖子轻轻点了点头。

这方,姜慕晚跨大步出了凤凰台,正往门口停车场而去,将走近,便见自己车边儿上依着人,前行步伐微慢,相隔数米的地方缓缓停住步伐。

清浅开口,话语混合着夏季的热风送到徐放耳边:“徐特助好雅兴。”

倚着车旁抽烟的徐放听闻声响,身影微动,在这夏日炎炎的天靠着热乎的车身抽烟,实在不是什么明智之举。

徐放未急着应允,伸手,将手中半截香烟丢在地上,而后、抬脚碾灭:“顾董请姜副总走一趟。”

是请。

不是想请。

一字之差,叫人听在耳里确是不一样的味道。

后者委婉,而前者,强势霸道。

姜慕晚今日出来,未曾提包,此时,握在手中的车钥匙转了转,笑问徐放:“顾董请,我就得去?”

“顾董说,顾公馆与首都,姜副总选一样,”徐放将顾江年的话语原封不动的带给姜慕晚。

姜慕晚自知,自己算计了恒信,不说顾江年,就单单是余江只怕都想弄死自己。

可未曾想过,这秋后算账来的如此之快。

顾江年下了飞机第一件事情便是让徐放去请人。

由此可见,这人、着实气的不轻。

首都事情将一处理完便马不停蹄赶回c市,为了什么?

大家心知肚明。

这日夜间,姜慕晚随徐放到顾公馆,兰英见她,颇有几分惊讶。

随即迈步而来,但许是思起上次的不愉快,并未太过热络,只是客客气气颇为礼貌的喊了声姜小姐。

“先生呢?”徐放问。

“在书房,”兰英告知。

“姜副总请,”徐放伸手。

来了几次,姜慕晚并非一无所知,最起码,顾江年书房的位置,她是知晓在哪儿的。

神奇推荐位
  • 锦绣医妃之庶女凰途

    锦绣医妃之庶女凰途

    天泠 / 著

    楚千尘重生了。 她是永定侯府的庶女,爹爹不疼,姨娘不爱,偏又生得国色天香,貌美无双。 上一世,她因为意外毁了容,青梅竹马从此移情别恋,侯府厌弃她,却又一再利用她,最后把她视作弃子赶出了侯府,任她自生自灭。 而害她之人却青云直上,荣华一世。 …… 上一世,他捡到了无依无靠的她,悉心教导。 他死后,她用了十年颠覆王朝,为他报仇,再睁眼时,竟重生在了毁容之前…… 翻盘重来是必须的。 更重要的是,她想见他! ———— 小剧场: 听说,宸王不喜女色,最讨厌女子涂脂抹粉,浓妆艳抹。 听说,曾经有公府千金被他一句“丑人多做怪”斥得羞愤欲绝。 前世,楚千尘也是这么以为的,青衣素钗,生怕他不喜。 直到今世,花好月圆夜,宸王摸出一个小巧的胭脂盒,笑若春风地看着她,“我替你擦?” 楚千尘:“……” 宸王:“闺中之乐,有甚于画眉者。”

  • 夫人她马甲又轰动全城了

    夫人她马甲又轰动全城了

    灵小哥 / 著

    乔念在乔家生活了18年,亲生父母找上门来,一时之间,绕城豪门都知道乔家出了个假千金! 真千金多才多艺,温柔善良。 假千金不学无术,一事无成。 所有人都想看她被赶出豪门后,回到山沟沟过得有多惨! 乔念也以为自己亲生父母来自漯河县,是个一穷二白的穷老师。 谁知道哥哥开的车是辉腾,裸车300万! 亲爸教书的地方在清大,老师还有个别称是教授! 渣渣们一家跪舔的顶级大佬对着她爷爷点头哈腰… 乔念:? enmm…这和说好的不一样! 脱离一群渣渣,乔念她做回了自己。 高考状元,直播大佬,非遗文化继承人…马甲一个个掉,绕城热搜一个个上,渣男渣女渣父母脸都绿了。 黑粉都在嘲:卖人设有什么用,还不是天天倒贴我哥哥。 乔念:不好意思,我有对象了。 顶流哥哥:@乔念,给大家介绍一下,这个是我妹妹。 豪门爷爷:囡囡,那么努力干什么,要啥自行车,爷爷给你买! …… 京市豪门都在传妄爷有个藏在金屋里的老婆,不管别人怎么起哄,从来不肯带出来见人。别问,问就是那句:“我老婆是农村人,怕生。” 直到某一天,有人看到一向矜贵高冷的妄爷掐着个女生的细腰,把人堵在墙角,眼角赤红的呢喃:“宝宝,什么时候给我个名分?” 【假千金她是真豪门】 +【双大佬】

  • 喜时归

    喜时归

    月下无美人 / 著

    新书《小千岁》已开~ …… 谢于归重生后做的最错的事情,就是撅了自己的坟,盗了自己的墓,招惹了那条嗅到血腥就不松口的疯狗…… …… 韩恕叼着她脖颈直磨牙:你说谁是狗? 谢于归:你不是? 韩恕:……汪。

  • 和周先生先婚后爱

    和周先生先婚后爱

    顾北念楠 / 著

    婚后,宋颜初被周先生宠上了天。 她觉得很奇怪,夜里逼问周先生,“为什么要和我结婚,对我这么好?” 周先生食餍了,圈着她的腰肢,眼眸含笑,“周太太,分明是你说的。” 什么是她说的?? —— 七年前,毕业晚会上,宋颜初喝得酩酊大醉,堵住了走廊上的周郝。 周郝看着她,只听她醉醺醺地歪头道:“七年后,你要是还喜欢我,我就嫁给你吧!” 少年明知醉话不算数,但他还是拿出手机,温声诱哄,“宋颜初,你说什么,我没听清。” 小姑娘蹙着眉,音量放大,“我说!周郝,如果七年后你还喜欢我,我就嫁给你!” 喻夏沈之梁——《入糖三分》全文免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