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潇湘首页>古言>醉奔

第四五章 卖酒

书名:醉奔|作者:渌水东风|发布:2020-09-16 17:16:57| 更新:2020-09-17 17:16:14 | 字数:4302字

  安歌欢快,乘车,清新新月挂车帘;弃车走山路弦月挂尽头等山路荆棘刮破衣襟弦月

  老农告诉安歌沿山路走,直走,老马车消失。安歌,安歌山,老农,惊喜飞奔,问:“老伯伯,?”

  老农赭色脸堆满笑容:“做御者吗?沿路将军府军士,沿途拿画像找姑娘。”

  安歌虚,问:“画像画吗?”

  老农:“像,及姑娘貌。”

  安歌羞红脸:“老伯伯笑,哪啊?军士?”

  老农:“。”

  安歌:“太,太夫君营垒呢?”

  “再往走走,兴许。姑娘先路非常平坦呢。”老农

  安歌迷迷糊糊。等醒候,掀车帘,乡村,安歌问:“伯伯,哪啊?”

  老农:“姑娘,先别惊,哪呢?”

  老农找路边孩童问,孩童稚嫩声音:“啊。”

  安歌兴奋:“鲁母亲呢。。”

  老农问:“姑娘,姑娘?”

  安歌:“,怎呢。游玩。”

  ,连忙问:“姐姐见酒神吗?祖父酒神让杞变富。”

  安歌骄傲:“见。”

  问:“姐姐,酒神飞吗,变化吗?”

  安歌:“,酒神酿酒。”

  失望:“喝酒。”

  安歌肚咕咕:“酒肆吗?”

  :“姐姐吃,祖母做饭吃啦。”

  跳转弯,钻进老槐树茅屋,安歌紧跟其,老农驾车跟随。孩进屋喊:“祖母,。”

  略微驼背老妪穿葛麻衣服:“谁啊,什啊?”

  待安歌,浑浊眼睛竟光亮:“破旧方啊?何处?”边衣袖断擦拭院老树桩,示安歌坐

  老农咧咧坐,安歌站:“婆婆,饿东西吃,钱。”布币。

  老妪忙:“姑娘,钱老婆吃食姑娘咽。”

  安歌:“饿紧,。”

  老妪菽豆饭春韭蒸蛋,站旁边:“姑娘,菽豆,软易煮熟,仲春头茬韭菜。”

  安歌老农食箸,风卷残云。吃半,见男童停咽口水,菽豆倒进剩蒸蛋,递。老妪抢,终究,孩泥鳅滑边津津味吃

  老妪愧疚:“姑娘,别笑话,平很少孵鸡,孵找食被叼走。,姑娘?”

  安歌点点头。

  老妪:“老杞王呢?”

  安歌微笑点头。

  老妪:“老杞王真活,算七十公主,被老杞王休回,倒王宫将军嫁给将军。”

  安歌:“。”

  老妪:“啊,呢。杞王特别满,攻打呢。”

  安歌:“打什打,打仗思啊?”

  老妪:“,老百姓怕打仗,税高该饿死。今姑娘,老太婆明白老杞王姑娘,杞花更。”

  安歌:“母亲呢。”

  老妪瞪眼睛:“呢,亲切。姑娘貌,王室呢。”

  安歌脸泛红晕,骄傲:“本姑娘已经夫君才。”

  老妪嘴笑,老农笑,男童陶碗脸抬:“姐姐,羞!”

  老妪:“寻找夫君吧,姑娘娇滴滴打扮适合赶路啊,穿男装像男,仔细路做夫。”

  安歌惊喜:“嗯?穿男装呢?老婆婆,干净男装?”

  老妪:“衣服仅仅遮蔽身体,丢丑罢巧妇,干净,五刀币。”

  安歌付刀币,老妪拿乐颠颠走,胳膊件衣服。安歌连忙老妪入内换,果翩翩。老妪:“别笑,馅;少张口。”

  安歌离老妪固执付刀币,老妇坚持收两枚。

  马车,老农:“公老妪夜?”

  安歌:“。”

  候老农问:“公父亲屈骜将军,屈骜将军。”

  安歌问:“娶鲁?”

  老农回答,依旧问:“公带钱币,钱币吃饭住店?”

  安歌回答:“夫君呢,谁知车载。”

  路乡村,逢村必进,逢便吃,吃刀币,安歌欣欣:“鲁菜饭太,春韭蒸蛋、米酒蒸姜、芥菜河虾……”

  老农:“公刀币顿吃什?”

  安歌:“酿酒。”

  老农慌张:“酒神,酿酒法,酒,恐怕杞被灭万万此法。”

  安歌:“饿。”

  老农:“打猎?”

  “连马骑,怎打猎?”安歌坐马车内轻轻捏指尖。

  “少老儿卖身奴,马车问问淳哪。”

  “太老买。”安歌掀门帘做鬼脸,羊皮袋,“袋酒羊皮袋少钱?”

  老农接,打闻,兴奋:“酒比杞酒宫,值钱,值钱。”

  终,老农找酒肆,问店主少钱。

  店主羊皮袋,倒点点,立刻满店香气四溢,很酒徒围,店主尝,两眼圆瞪,打量老农,置信问:“吗?酒,比杞。”

  众酒徒:“让口,让口。”位衣冠华士偕朋友款步至。

  店主剩酒端给位公:“季公,您尝尝!”

  公住颔首:“果酒,周游列未饮酒!”

  店主转身问老农:“少,鄙店全部买。”

  酒徒欢呼。

  老农:“羊皮袋,倒四碗。”

  店主非常失望:“便。”

  老农:“实相瞒,饮酒,门忘记带钱币,才。”

  季公:“哦?车叙,鄙志愿广结友。”

  车内应答。老农连忙:“公位公路奔波,感染风寒,便口。”

  季公,走马车,问:“位公见。”

  老农旁边干急。车内压低声音:“公愿将此酒买,解燃眉急。”

  酒徒眉犹疑:“车内像。”

  季公:“鄙高价买此酒。”两锭银轻轻放进门帘内。

  门帘底部,白嫩将银

  季公:“公路风尘,移步鄙宅,略洗风尘,鄙将荣幸至。”

  见车内声,便直接赶老马,老农阻拦,张皇,竟法阻拦。马车

  ,车进入处亭台楼阁。季公马车恭敬:“公,请移步。”

  安歌掀车帘,位气度,白色鹤鹿云锦袍衫,低敞衣襟;系象牙带钩,腰间垂丝绦,缀玉。安歌粲笑,车,施礼。季公安歌:“鄙唐突姑娘。姑娘穿男装举,便清丽。姑娘,边请。”

  安歌:“身,请称呼。”红。

  季公问:“请问夫高姓?”

  “寒”

  “寒夫,请入室内。”季公邀请姿势。

  安歌抬头环顾,垂柳依依,朱色高台,甚雄伟,坐落与宅邸。高台宗庙,其余三红柱盔顶屋宇,屋宇错落柳树翠竹间,气象森严。季公将安歌领进高台东侧屋宇,迎门设米色丝质屏风,转屏风室内布置极雅洁。茵竹,檀木几案散淡淡香气,间设置古拙青铜鼎,角放陶瓶,迎春花,节迎春花早该谢

  季公三清秀敛眉进入,端三盏茶。安歌饮,芳香扑鼻。季公吩咐三名侍:“位姑娘贵客,打扫、准备浴室并件新衣。姑娘喝完茶,沐浴更衣,进膳。”

  三位侍随即轻袅袅。季公问:“夫投亲。”

  安歌:“找夫君,夜走错路。”

  季公:“哦,夫夫君做什呢?”

  农夫抢:“商。”

  季公眼老农,:“丈路风尘,准备沐浴更衣。”

  入内禀告:“主切准备。”转身安歌身边甜笑:“姑娘,请随奴。”

  洗漱完毕,安歌被带纯木凉亭,季公服饰,华贵减。安歌眼睛感叹:“什匹配姑娘。”

  安歌老农,问:“位老哪?”

  季公:“鄙直奇怪,位丈知夫姓氏名讳,夫御者叫老。”

  安歌低笑语。

  季公:“夫桌饭菜合姑娘胃口?”

  安歌,娇憨:“极菜特吃。”

  季公汤勺舀碗羹汤递给安歌:“快尝尝,。”

  安歌尝觉鲜比。

  季公:“羊羹,羊肉、苦菜、羊汤米屑,调五味。再尝尝酒,远远及姑娘酒,配羊羹。”

  安歌尝:“酒,鲁浆,齐醴,秦苦酒,羌戎烈酒……”

  季公:“夫擅饮……”

  安歌:“善饮,喝酒脸红。擅长酿酒啊。”

  季公问:“羊皮袋酒?”

  安歌顾左右:“位老呢?”

  季公穿安歌思,:“夫,鄙定安排。鄙请夫游玩,鲁仅吃食错,且胜景。”

  进毕膳食,安歌被送至客房安睡,因路途颠簸,很快熟睡

  季听闻婢回报,召属低声吩咐:“扮酒商打听屈将军府,尤其屈将军府儿,府,否婚配。”

打赏
神奇推荐位
  • 清穿之贵妃有喜了

    杨家小棉羊 / 著

    推荐棉羊新文《清穿之福晋一心想失宠》是《贵妃》的姐妹篇低调的豪门千金杨绵绵,一觉醒来...

  • 妖帝至尊之邪妃太嚣张

    公子安爷 / 著

    他是神秘的腹黑妖孽,一场意外,遇到了她。从此,毒入心髓,绝不放手!他说:“天地为证,...

  • 空间之超级农富妻

    五月紫丁香 / 著

    萧凌玉被男友背叛,猛踹渣男,脚踩贱女,然后带着玉佩空间回到家乡后,就开始了种-种-种...

  • 豪门重生盛世王女

    一顾相宜 / 著

    前世的顾云汐,爱他爱的要死,却一心想着躲着他,以至于生生错过了那个爱他一生的男人!重...

关闭
红包规则
1. 作者红包是由作者设定领取条件后发放,用户在满足条件后领取获得的红包奖励。
2. 作者红包有三种类型:收藏红包、订阅红包、月票红包。
3. 收藏红包:收藏过该作品后,才能抢红包,单个作品下的收藏红包每个用户只能抢一次。
4. 订阅红包:在订阅红包开启时(红包有效期48小时内)订阅(只限潇湘币和元宝订阅)该作品才能抢红包,每个订阅红包每个用户只能抢一次。
5. 月票红包:单用户给该作品投月票数量=可抢该作品月票红包次数,投1张月票可抢1次,投2张月票可抢2次,以此类推,每次抢红包后扣除相应次数。单个月票红包同一用户可抢多次,抢红包次数仅限当月有效。
6. 你可以在红包领取记录和【个人中心】-【我的钱包】-【奖励记录】中 查看你领取的红包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