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潇湘首页>催妆

第六十四章 天地可鉴

书名:催妆|作者:西子情|发布:1599094800| 更新:1601980289 | 字数:1866字

  宴轻还像往日一般,出了杏花村后,慢悠悠地往回走。

  走了半条街,他愈发地觉得自己不对劲,生怕踩死脚下的蚂蚁,这怜悯的心肠真是慈悲的天地可鉴。

  他停住脚步,揉揉眉心,干脆不走了,一屁股坐在了马路边。但就算坐在马路边,他都有点儿担心屁股压死了地面上的蚂蚁。

  他捂着心口嘟囔,“怎么回事儿啊,我也不像是这么有良心感的人啊,真是见鬼了。”

  耳边是轻轻风丝拂过,仿佛在回答他,你就是见鬼了。

  凌画解决完人生大事儿,从杏花村出来,靠在马车前,乐不可支,秦桓和宴轻这两个人,她以前看错了,哪里是傻子?分明就是两个宝贝!

  都没用她怎么安排人帮着他们唱这出戏,他们自己就搭了戏台,唱的精彩纷呈,都没有她发挥的余地。

  琉璃站在一旁,也是万分无语,看着凌画笑的不行,她看的眼睛生疼。

  秦三公子一言难尽,宴小侯爷更是一言难尽,这样的两个傻子,偏偏一个自小跟小姐指腹为婚,一个小姐费尽心机想嫁,她第一次觉得这三个人都有毛病。

  她忍无可忍,“小姐,别笑了,当心乐极生悲。”

  凌画用帕子擦擦眼睛,勉勉强强收了笑,转身上了马车。

  琉璃跟着她上了马车。

  马车驶出杏花村后院,走了半条街,凌画仿佛听到了外面宴轻的声音,她挑开车帘,向外一看,大咧咧地坐在马路边那个低着头絮絮叨叨数蚂蚁的人,可不就是宴轻?

  她吩咐车夫,“停车。”

  车夫立即停下了马车。

  凌画瞧着宴轻,他沉浸在数蚂蚁的世界上,没了车轱辘碾压地面的声音,她将他的话听的十分清楚。

  他说,“小蚂蚁,我怎么今日看你们这么可怜?你们爬在马路边,是不是一不小心就被过往行人给踩死了?我这心啊,一想到你们这个下场,我就难受的想把你们带回家,可是把你们带回家,我也不太放心,我家养了一只鹦鹉,它最爱吃的就是虫子蚂蚁……”

  凌画:“……”

  琉璃:“……”

  扫地怕伤蝼蚁命,爱惜飞蛾纱罩灯。

  悯心草的效用是如此的强大,让一年四季几乎天天半夜在街上晃悠不知道踩死了多少蚂蚁的纨绔子弟都生起了这般感天动地的慈悯心肠。

  凌画看的惊叹。

  琉璃看的面色直抽。

  “哎,我可拿你们怎么办好?”宴轻揉着头疼极了的额头,一脸的长吁短叹。

  琉璃受不了了,压低声音,“小姐,悯心草多久会失效?”

  “两个时辰。”

  琉璃松了一口气,那还好,否则宴小侯爷这个样子实在让她看不过眼想下去将他敲晕。不知道他明天睡醒了,会不会还记得今日发生的事儿?若是记起来,会不会想哭?

  毕竟,他说过不娶妻。

  她看着凌画,“小姐,咱们是继续走,还是将宴小侯爷送回去?”

  凌画想了一下,“天气这么好,就让他的菩萨心肠多关爱关爱这些可怜的蚂蚁吧!以后他不见得有这么最慈悲的心肠了。”

  琉璃:“……”

  她吩咐车夫,“快走快走。”

  车夫驾着马车缓缓离开,不多时,便将宴轻落在了后面看不到了影子。

  秦桓解决了一桩困扰了他多年的人生大事儿,心情格外美丽,四海之内皆兄弟,为了感谢帮他出谋划策写婚约转让书的这帮新结识的兄弟们,他抱着酒坛将剩下的半坛酒都敬了今日见证他人生高光时刻的这些有缘人。

  杏花村这一日真是前所未有的热闹。

  掌柜的躲在柜台后,瞧着秦桓,心中啧啧叹息,秦三公子和宴小侯爷他们两个人可真是,遇到主子这样的姑娘,该说他们是三生倒霉还是该说三生有幸?他也不知道该如何评价了。

  总之,今日这事儿办的出乎意料的顺利,他活了半辈子,也是第一次长见识。

  秦桓大约是兴奋到了极致,喝了两坛酒,都不带醉的,迈出杏花村那一刻,还跟众人挥手告别,“兄弟们,改日再会。”

  “再会再会,恭喜秦三公子脱离苦海。”众人纷纷祝贺。

  这会儿大家似乎都不约而同地忘了宴小侯爷是代替他跳入了苦海中的那个人了。

  有人还打算送秦桓一程,“秦兄,兄弟觉得你这个人有锦鲤运气,明明都到了悬崖边了,却能够峰回路转起死回生,真真是让兄弟也想沾沾你的运气,也遇到一个生命中的贵人。”

  秦桓很是大方,邀请这人,“走走走,兄弟我这辈子的贵人是宴兄,也祝兄弟你遇到自己命中的贵人。”

  这人点头,很是乐意,高高兴兴地跟着秦桓往外走。

  有人想瞧热闹,三两一伙一合计,便也跟上了秦桓。

  于是,一行六七人,出了杏花村,沿着长街一起送秦桓回府。

  秦桓走了几步后,忽然头脑清明地想起了什么,“除了婚书,还有一枚凌家给的信物,宴兄可一起带走了?”

  众人想了想,“没有吧!”

  有人回答,“好像是还在桌子上。”

  秦桓立即说,“不行,那块玉佩信物也得一并给宴兄。”

  “这个简单,赶紧去取了,我们一起给宴小侯爷送去就是了,他刚刚走不久,我们应该能追的上他。”

  秦桓点头。

  于是,一行人又回去取了那个放在桌子上的匣子,里面的婚书虽然被宴轻撕了,但那块玉佩安安静静地躺在里面,完好无损,秦桓松了一口气,小心翼翼地抱着匣子,如抱着宝贝一般,又重新出了杏花村。

神奇推荐位
  • 老祖宗她是真的狂

    燕小陌 / 著

    作为一个演技在线,却死活红不起来的三四线小明星,宋慈在去试镜的路上摔了一跤。再醒来时...

  • 神医弃女

    MS芙子 / 著

    叶家傻女一朝重生!坐拥万能神鼎,身怀灵植空间,她不再是人见人欺的废材弃女!药毒无双,...

  • 侯门医妃有点毒

    我吃元宝 / 著

    皇孙刘诏选妻,提笔一挥,圈下顾玖的名字,坚定地说道:“我要娶她!”皇上下旨赐婚。众人...

  • 玉无香

    冬天的柳叶 / 著

    温二姑娘美貌无双,人们提起却要道一声叹息,只因她生来是个哑子。谁知有一日,从墙头掉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