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潇湘首页>斗罗之最强轮回眼

第二章 震惊女教皇比比东

书名:斗罗之最强轮回眼|作者:飞扬的秀丽|发布:1594369932| 更新:1594369933 | 字数:1527字

    这对于在武魂城的每一个孩子来说,都是无上的荣耀。

  觉醒仪式,在教皇殿广场举行,今年来参加的孩子,有一千多人,在广场上分成了好几批,而负责觉醒武魂的魂师,也有几十个。胡列娜带着鼬,在人群中排队。

  “王耀,先天满魂力,武魂,北冥火虎,天赋不错,可以成为武魂殿的弟子。”

  “马超,魂力一级,武魂,青芒剑,天赋下品。”

  “雷厉,魂力二级,武魂,响尾蛇,天赋下品。”

  …………

  在这里,觉醒强大的武魂很多,先天满魂力并不罕见,而一旦觉醒了先天满魂力,就可以直接加入武魂殿修行。若是没有先天满魂力,那么便要在几年之后达到一定的魂力等级标准,才可以成为武魂殿的弟子。

  就在这时,突然一个武魂殿长老大声喊道,“恭迎教皇冕下。”

  “教皇冕下来了,是师傅?”胡列娜惊了一下,连忙跪在地上,而此时,广场上的孩子们,也全部跪了下来,包括那些负责检测的武魂殿老师们也跪了下来。

  在场的,只有长老们站着,而下一刻,鼬便看到一个手握权杖,脚踩水晶鞋的女人走到了广场中央的王座上。

  看到这个女人的真容之后,饶是鼬重活一世,也突然间被震撼到了。

  这个女人好美,那张脸,简直完美无瑕,更是有一阵神圣,高贵,不可侵犯的气质,她的身材纤细修长,头戴银色王冠。

  传闻教皇比比东是这个世界上最强大的人,再次之前,鼬也从来不知道教皇长什么样子,他还以为是一个像在前世忍界中六道仙人一样的人物。却没想到,是一个如此年轻的女人。

  “嗯?”就在这时,比比东目光扫视着广场上的孩子们,突然看到,这一千多个孩子,全部跪下行礼,只有一个孩子还站着。

  胡列娜发现比比东的目光看过来之后,连忙拉了一把他说,“小鼬,快啊,跪下,那是我师傅,武魂殿教皇,这座城都是由她掌管的。”

  教皇,自己就一定要下跪吗?

  鼬的眼神变了变,他前世纵横忍界,却没有跪过任何人。哪怕是父母,三代火影,还有后来的晓组织首领,他都没有跪拜过,前世的他,有把握打赢任何人,所以不会向任何势力任何人低头。

  这一世,虽然重新开始了,但是,他依然不愿意下跪。重活一世之后,他的性格更加沉稳了一些,也不再那么冷漠了,但是,有些底线他还是不会改变的。

  “对不起,姐,我不想跪。”鼬面无表情的说了一句。

  胡列娜呆了一下,着急的说,“什么,小鼬,你疯了吗?”

  这时,一位武魂殿长老也注意到了鼬,开口说道,“这位少年,见到教皇,为何不跪。在武魂殿,见到教皇,必须跪拜,这是礼仪,你的家人没有教过你吗?”

  鼬看了看周围,发现所有的目光都集中在他身上,他低了低头说,“我尊敬教皇大人,但我不想跪拜任何人,我做不到。”

  “很好……”就在这时,比比东饶有兴趣的看着这个冷酷的少年,然后伸手一指,鼬便感觉身体不受控制,飞了起来,朝着那位教皇女人飞去。

  “这是什么忍术?万象天引吗?”

  鼬看着自己的身体不受控制的飞向这个神秘强大的女教皇,心中惊了一下,但眼神依然平静。他知道现在的自己不可能有能力和这个世界的强者对抗,但他并不怕死。

  前世有太多羁绊,让他放不下,至于这一世,鼬放不下的只有母亲一人,但就算自己死了,胡列娜姐姐应该也会照顾好他的母亲。

  比比东看到这个六岁的男孩,面对她眼神中居然没有丝毫的恐惧和慌张,也感觉非常诧异,她伸手将鼬抓在手里,看着他那双冷酷的眼睛,冷冷的说,“我倒要看看,你有什么资格,不跪拜我。”

  就在这时,胡列娜突然跑上前来,跪下说道,“师傅,他是我弟弟,他还太小,不懂事,求求你饶了他吧。”

  比比东看了胡列娜一眼,没有回应,她的手上微微释放魂力,鼬便感觉浑身难受无比。

  比比东神色慵懒的说道,“让我看看,你的武魂是什么。”

  在比比东的魂力压力下,如今的鼬根本无法承受,他的眼睛瞬间变成了红色,而他感觉他的手中,似乎什么东西要出来了一样。

  “嗯?这双眼睛……”比比东眼神立即一变,看着鼬那双红色的双勾玉眼睛。

  

神奇推荐位
  • 老祖宗她是真的狂

    燕小陌 / 著

    作为一个演技在线,却死活红不起来的三四线小明星,宋慈在去试镜的路上摔了一跤。再醒来时...

  • 神医弃女

    MS芙子 / 著

    叶家傻女一朝重生!坐拥万能神鼎,身怀灵植空间,她不再是人见人欺的废材弃女!药毒无双,...

  • 侯门医妃有点毒

    我吃元宝 / 著

    皇孙刘诏选妻,提笔一挥,圈下顾玖的名字,坚定地说道:“我要娶她!”皇上下旨赐婚。众人...

  • 玉无香

    冬天的柳叶 / 著

    温二姑娘美貌无双,人们提起却要道一声叹息,只因她生来是个哑子。谁知有一日,从墙头掉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