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潇湘首页>古言>成为西厂督主之后

17 抽丝剥茧

书名:成为西厂督主之后|作者:玉空幻|发布:2020-07-14 20:23:00| 更新:2020-07-16 20:41:17 | 字数:2030字

  罢,宣善公便包东西扔给巫阳,巫阳接布。

  “敢问宣善公?”巫阳

  宣善:“段氏死,百合寻夜深候,东西给烧长夜漫漫,睡眠,备,顺东西。,锦衣卫应该。”

  巫阳锦衣卫,巫阳腰间令牌,及拿绣春刀。

  巫阳淡淡:“谢。先回,宣善公便。”

  **************

  厅,巫阳拿包带血布走:“谁杀段氏。”

  程况拿玉箫

  唐砚哼。

  周珉瑜微微笑笑。

  楚星辰即使脸肿猪头,冷笑声,周珉瑜:“犯法与庶民罪,舅爷死期。”

  巫阳却向百合,:“百合段氏,证据确凿,抵赖?”

  罢,巫阳包带血布扔百合

  百合色苍白,连忙跪:“冤枉啊,,亲姐妹,怎姐啊!诬陷!”

  青山怒,:“胆,奴婢,居冤枉诏狱吃点苦头!”

  诏狱便锦衣卫关押犯监狱。

  臭名昭著诏狱,程况倒

  锦衣卫拥监狱,称诏狱,或“锦衣狱“,由北镇抚司署理,直接拷掠刑讯,取旨,刑部、理寺、察院等三法司均问。

  狱“水火入,疫疠气充斥囹圄“,诏狱刑法极其残酷,刑具拶指、夹棍、剥皮、舌、断脊、堕指、刺、琵琶等十八

  史称:“刑法明,衷古制者,廷杖、东西厂、锦衣卫、镇抚司狱已。数者,杀至惨,法。“。

  嘉靖间,刑科刘济谓:“置三法司,专理刑狱,或主质,或主平反。权臣恩怨入,喜怒重轻。锦衣镇抚官专理诏狱,法司几虚设。“

  据进入诏狱,气血尽衰、脓血淋漓,四肢臃肿,疮毒满身,更患脚瘤,步立俱废。耳既闻,目既见,运,足,喉尚稍气,谓未死,实与死间耳。

  旦进诏狱,便魂飞汤火,惨毒难言。

  百合冷笑:“谁诏狱方,,承认杀屈打招!”

  巫阳:“证据?公府,本官查遍周围布庄、棉花铺几匹布,布庄老板做新衣服。新衣服哪?找布庄老板认认卖给?”

  程况点头,:“此甚请布庄老板?”

  周珉瑜皮笑肉笑,程况:“督主真殷勤啊。”

  程况干咳声,

  百合连忙:“等等,奴婢刚才被吓住,忘记布确实奴婢买刚买给偷走。”

  巫阳问:“买蒙汗药布庄,本官查访药铺,老板包蒙汗药。若记错,案宗段氏晚餐何解释?”

  百合跪话。

  程况赞叹:“巫阳明察秋毫,敢问,您怀疑百合姑娘?”

  巫阳:“段氏死若真楚星辰疑点,便周围打斗痕迹,试算段氏武功,反抗。其二,段氏死安详,若段氏负楚星辰,觉愧才话,通,因段氏已经怀孕,少少顾虑胎儿,死。其三,若真楚星辰,段氏伤口应该平整比,因楚星辰刀砍凌乱,伤口,间深,两边浅,应该匕首扎伪装刀伤。间被匕首扎部分才深。”

  程况点头,:“精彩精彩。巫推断果精彩。段氏反抗迹象,怀疑凶迷昏段氏,杀掉段氏,询问药铺老板,才怀疑百合姑娘。肯定迷昏段氏呢?打晕段氏呢?或者趁段氏睡呢?”

  巫阳:“段氏身伤口,肯定打晕。其二,段氏被杀,因本官段氏咽喉处融化糖饴,段氏被迷昏必定含块糖饴,若,段氏应该糖吐掉,话,糖融化流喉管,呼吸畅,睡梦蒙汗药糖融化流喉管,根据糖饴流位置,本官推断,段氏被喂迷魂汤、蒙汗药东西。”

  程况:“指挥使聪明,百合姑娘伪装楚星辰杀呢?”

  巫阳点头,:“始本官很奇百合姑娘何保证段氏头及衣服血迹,直布料,本官猜测,百合姑娘段氏头段氏衣服,布料围匕首扎进布料吸走血,房间凌乱,处理很方便,惜,砖缝血迹法清理。百合姑娘放干段氏血,帮擦拭身体,再给穿衣服,放,带走血布,简单清理,便功告?”

神奇推荐位
  • 重生九零神医千金

    陈的陈 / 著

    【宠文,1V1,苏啊苏啊苏】清冷淡漠,面无表情,这是苏瑾。矜贵自傲,帝王风范,这是帝...

  • 重生之女将星

    千山茶客 / 著

    古语云:关西出将,关东出相。禾晏是天生的将星。她是兄长的替代品,征战沙场多年,平西羌...

  • 快穿之娘娘又跑了

    卷云白兔 / 著

    甄善,貌若天仙,心若恶鬼生前为祸国殃民的妖妃娘娘,死后是搅得地府不得安宁的恶鬼阎王为...

  • 公子极恶

    浅如月 / 著

    春去秋来,屋外树影晃动,北风呼呼,屋内凉意习习。江小芽缩在土铺上,望望那能看到星星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