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潇湘首页>现言>梅太太养成计

19、绣艺

书名:梅太太养成计|作者:彦无不尽|发布:2020-07-12 20:00:31| 更新:2020-07-12 20:00:32 | 字数:4495字

  十九、绣艺

  “娘思二娘身边除嫁妆,包括李财产?”梅效春倒吃惊,“二娘,李,父母留给比较偏爱理。”

  “二叔入赘。”梅王氏早熟

  梅效笑头碰头话,早耐烦,嚷嚷,“悦表姐衣裳,。”

  “眼皮别太浅,丢眼。”梅效春阻拦。

  梅王氏却,“吧,给娘。”

  梅效春深思母亲话,“二叔财产除祖父分给,加添置,再刨二娘嫁妆,其它应该。”

  “李两位姨母怕思!”梅王氏点头,“招集几百梅宅,若握怎敢此嚣张,三嫂哥平息二娘怕眼呀,恐怕早闹,解决良方。”

  “娘二娘给三哥娶三嫂?”梅效春若思。老早三嫂身患肺痨,见很少,二娘身,梅场亲几乎与梅二房断绝往,特别祖母嚷让二娘灵位入祠,因二娘,梅效尤梅效白两兄弟辰礼叫退。“姨母话十八九真!”

  “谁知呢,”梅王氏颇感慨,“或许误解二娘慈母。”

  “李钱?!”犹豫片刻,梅效春突问。

  梅王氏摇摇头,“做药材很名,比梅钱,底怎钱法,。”

  “依,很。”梅效春沉声

  “?”

  “三哥搭进。”梅效春倏耳边,滚热气息让梅王氏烫,“再三哥给礼物,表呀,钻石,正经洋玩儿,很贵。”精致雕花铁盒,依依,“真漂亮,凤惜。”

  “别拿。”梅王氏轻描淡写梅效白送细羊毛护肩,虽表贵重,却极难,摸像丝绸嫩滑。

  “,”梅效春将表戴,“三哥送姑母辰礼表。”阳光,钻石闪烁细碎光芒,辉映熠熠眼睛。半晌重新放进盒,“娘,姑母怕。”

  “实。”

  梅效春愣,旋即笑,“呀,瞎猜。”

  母俩相视笑,梅效春忙别头,母亲八崭新衣袖襟口镶缘,兄妹两身新装,母亲却翻新旧衣。梅祖父四间药铺,两兄弟两间;父亲梅传霖祖父嫡传弟,医术,却并经营,幸亏母亲操持,药铺四间,再加母亲嫁妆,算蒸蒸希望放放弃继承祖业思希望科举入仕哥梅效梅效寸进,母亲毅官,广渠州知府,新官,打点再加应付考绩,接济二哥梅效世则完全花花公

  梅效春黯叹口气,抓住母亲,“爹爹京城怎?!”

  今三月,梅效霖被太医院传进京,诊病,传入京万老神医青。

  “若爹爹次哪怕赏赐,药铺名声。”梅王氏眼希冀。

  梅效春却,“娘,二哥洋医院,三哥始制药制剂,药铺应该跟两位哥哥卖洋药,再加三哥药制剂,何愁独占鳌头。”

  “祖母、、、、、、“

  “娘,祖母哥做知府,官宦等,。”梅效春垂眼睑,掩

  花槐几乎疾步进,“打听。”

  母话。

  花槐喘均气,“三少爷未婚妻养病。”

  “未婚妻?!”梅效春跳,“哪?”

  “兰,凤阳兰。”

  “谁?!”梅王氏惊呼,忙掩诧异,“仔细。”

  “三少爷带姑娘万老神医处求医,医馆火,姑奶奶让三少爷姑娘接府衙住,鹤鸣轩,洋医院两次门扎针。”花槐脸紧张衣袖,“问,虽言半语,假。”

  母向彼此,“。”虽匆匆寒暄几句,梅传音梅效白根本透露消息思。

  梅香扶兰清若堂屋两圈躺回床

  虽烧,咳嗽轻,躺聊赖。兰清若知梅香知少,问,梅香守床边边做针线话。

  功夫梅香缝制身寝衣,月白细棉布,针脚水兰色波浪纹,让医馆身低调奢华衣裳,才恍明白梅香艺。

  兰清若犹豫片刻,“梅香艺外绣娘。”

  梅香腼腆却骄傲,“老太爷老太太门见客衣裳娘做。”

  “师傅谁?针法宫绣相似,却见识限,娘却绣艺技法珍,绣法。”接连巧遇绣法,让奇妙感觉。

  “姑娘抬爱,怕绣法进老夫法眼。”梅香顿,讪讪嘴。

  “梅香知谦。”兰清若轻声笑

  梅香笑头。

  “老太爷老太太衣裳娘做,,老爷夫衣裳由梅香做啰?!”兰清若瞥眼刻梅香,玩笑

  “夫先夫绣艺,”梅香讪笑,“绣纺衣,京城,武昌府,”针线,眼神顿顿,,“绣纺。”

  兰清若愣,别或许通世太知族,或者富贵侯门尚或者新花排斥,视其轻佻,靠衣衫博眼球衣衫思,讲究料绣艺,富贵标志。

  梅或许列鼎,却算富贵,让养深闰尚奇巧衣裳吸引外目兴似乎难理解。

  昨梅效白选择四身衣裙比较注重衣料绣活,新氅,其它仅保守,甚至守旧。

  兰清若审慎目光,见梅香针线,忙拿绣线抽根。

  梅香衣,银白细棉布,柔软轻薄,领口袖口两襟滚细细麦叶黄镶缘,针线细腻,几乎见针脚。

  “喜欢梅香针线,,巧妙,绣娘做。”兰清若由衷

  “给姑娘做,”梅香很高兴,,“新花做,慢点。”流露遗憾神色。

  兰清若尚新奇服饰注重剪裁,绣活处反倒少

  “绣艺恐怕失传新料直接布料。”

  “怎?!”兰清若安慰,“绣艺几千娘传谁传?“

  “娘?!”梅香迟疑头,“外婆教。”

  “姓梅,爹应该,老夫喜欢艺,娘应该陪嫁吧。”兰清若轻声问。

  “嗯。”梅香抿抿嘴角,含糊

  兰清若再深问

  绣技明明与梅香绣艺宗,绣法更加气圆融,梅香绣法刻往迤逦秀功夫,却瞒母亲厉眼熏陶眼睛。非贵即富,磅礴技法更应该根植豪门贵胄土壤

  兰清若真怀念母亲绣品独树分析精妙判断。

  “真衣裳。”兰清若

  梅香恍神,醒悟,“,先夫衣裳,怎?!”

  “。”兰清若指指梅香衣领,“。”

  “六月做很清楚,夫,八月,”梅香遗憾,“穿衣裳,反复改几次,够新鲜,怕入眼。”嘴。

  兰清若敢再问,安慰,“或许夫早登极乐,活缅怀。”

  “姑娘真。”梅香喃喃,忙回身取炖盅,“老爷姑娘喝茶,白水滋味,梨水,润肺燥。”

  “?”梅效白掀帘进五步远方停,格外认真打量兰清若片刻,“。”,深三浅两,“明应该退烧,再将养两。”

  梅香乖巧托盘退

  “给兰送信?”兰清若扶平袖口,盖住指。

  “再吧,武仁合肖九查医馆火灾,却头绪,寄希望府衙捕头丁力身远近闻名神探,或许寻常,姑父武仁合迟早找回丁力引向什方向。”梅效白,“养病名,漩涡保持距离。”

  兰清若点点头。

  “外求,除表哥,身边?”梅效白问。

  “住宿制,跟进校附近租老仆,负责门打扫,丫头给洗洗涮涮。平应该察觉,、、、、、、”头,“请病假,表哥回应该遮掩。”

  “。”梅效白瞥眼略羞愧兰清若。兰儿十分溺爱,考虑周全,颗长翅膀

  长翅膀?!瞬间失神。

  “马甲很特别。”兰清若问,却梅香艺。

  其实梅效白声谢谢,仿佛亵渎血。

  “母亲缝制,收拾遗物共十件,花色,其实娘针线般,爹专注医术,打理,闲功夫,知废少件,听红姑几乎夜。”梅效白声音冷清,微敛睫毛抖停。

  “定很疼。”兰清若慌忙

  “?!”梅效白长舒口气。

  确定?!

  兰清若偷偷斜睨眼,慈母确定?!却勇气盘问,忙岔话题,“药馆衣裳绣工与身衣裳绣工宗,听梅香母亲传艺。”压抑奇。

  梅效白沉默

  “。”兰清若呵呵两声急忙摆,“住,该问,奇。”

  梅效白苦笑,“相信?梅香绣艺传娘,红姑陪嫁丫头,直深母亲信赖,几乎左膀右臂。”头,眼睛眯,眉头渐渐蹙

  “算,”兰清若愧疚安慰,“疑惑答案,与,与相关放它存。”

  “话真境界。”梅效白松眉头。

神奇推荐位
  • 重生之女将星

    千山茶客 / 著

    古语云:关西出将,关东出相。禾晏是天生的将星。她是兄长的替代品,征战沙场多年,平西羌...

  • 快穿之娘娘又跑了

    卷云白兔 / 著

    甄善,貌若天仙,心若恶鬼生前为祸国殃民的妖妃娘娘,死后是搅得地府不得安宁的恶鬼阎王为...

  • 修仙女厨神

    绅士欺诈师 / 著

    作为凡人的琉璃愿望是学做美味的菜,吃遍天下!作为修仙的琉璃则表示条件这么好,不做厨子...

  • 公子极恶

    浅如月 / 著

    春去秋来,屋外树影晃动,北风呼呼,屋内凉意习习。江小芽缩在土铺上,望望那能看到星星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