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潇湘首页>历史>妖手物语

第十八章 黑风寨三兄弟

书名:妖手物语|作者:汤云山|发布:2020-06-29 19:50:32| 更新:2020-12-03 19:58:34 | 字数:3091字

  聒噪宿虫彻夜喧叫,通亮屋檐腹部赤黑色蜘蛛正困扎坠入蛛网飞蛾。

  另挣破蛛网飞蛾,冲向高空,筋疲力尽终滚落杂乱堆叠青瓦被寒风吹坠入,正盘旋掉落酒菜坛

  青瓦屋檐,三三粗,围挤松木酒台碟细碎盐制花碟菜头酱菜,寒酸菜配酒,足。

  次遭围剿快活,荡存。粮仓见底,消息,众兄弟,暗山,各寻路尾巴,找老乞讨口粮。

  三火猴满载归,原本备酒菜等,哪杯贪酒老蜈蚣背两位兄弟,偷偷喝几杯。二见状破口骂,两杯,方才解气。

  “哇,吱吱”嘴巴吧唧响,“爽啊!”

  三兄弟,杯,三

  老蜈蚣边喝边铮铮“二哥哥,弟弟做哥哥太慢酒啊。”其应声迎合。

  偷酒喝,两兄弟眼馋嘴干,三,直接喝。

  赤脸瘦高头男玩味米粒,指揉捏,双眼空望浑浊清水米酒,长叹口气,随即口酒闷入肚

  额头刀疤,酒气缠身身,刀疤渐渐呈通红,像条赤红活蜈蚣盘绕额头。

  其名曰“赤怒蜈蚣”,霸气混世名号,名号搁,管叫老蜈蚣。

  兄弟长疤喝酒,喝疯。与赌输赢,酒疯亲血痕,边划,边叫喊头顶

  怨恨老蜈蚣,背数落,讹传贼贪,夜盗走兄弟钱两,山喝花酒;被虎头凳,撕脑壳皮,给长长记性。

  条蜈蚣长疤历,清楚,除。躺坐老蜈蚣旁边身段胖,抹身乳白肤色。平色贪吃,简直头栏肥猪。别瞧体态臃肿,欺负。

  身披青龙刺甲,圆肚皮顶牛皮软甲,双套铁针护腕,根根倒刺,密布护腕贼胖偷偷修练气功,练至深处,浑身硬。重拳咂击,雨遇江河,化入。运气丹田,奔走全身,硬磐石,棍棒奈何

  气功,尖锐针刺突立,加圆滚身材,像极滚滚豪猪,号称万针豪猪。黑风山寨厉害角色,呼百应物。

  “黑脸书”。位满口黑牙丑男,笑容常挂脸,透股邪门冷风笑。据八乡俊秀,娶钱庄远门收帐,回,却撞见骚娘偷怒杀,见砍,颠颠狂狂,疯笑整夜,火烧钱庄。话场火熏黑白牙。

  每次欢喜容,喜怒常,冷玩阴招,套近乎。刻,白刀擦进肚皮,贼吓

  喝醉脸红,突

  三物,被朝廷派遣正黄旗军围歼,东跑西藏,票弟兄,死死,跑跑,,混此惨景。

  百号酒桌高声呼叱,众兄弟拍,江湖物,派头十足。

  靠刀尖舔血吃饭匪徒,死财空,悲哀空空。三位兄弟,世,场空虚寂寞。奈何三借酒撒欢,困破山沟,苦窑,混肚皮圆滚

  今此番田,三各奔东西,顿,打算离黑风寨,难念旧吗?兄弟深似海?

  三盘算。

  老蜈蚣呆滞凝视掉落飞蛾,垂死挣扎扇打残翼,见它死透扫掉飞蛾躯壳。嘴念叨句“废物!”

  随尽杯水酒,“雷老宝物,究竟藏何处?”

  儿,酒性直冲老蜈蚣脑门,肆摇晃,转勾拉胖肩膀,哼唱曲,唱哗啦难听

  本,粗臂再往搭,气难喘几口。

  “老骚娘,净往。滚,滚,滚蛋!”烦躁使劲甩笨重

  “肉软软,皮肤白净像极。摸感觉像。”黑脸书嘴角翘邪笑,眼神股邪念。

  老蜈蚣将花送入嘴巴,猥琐捏花,挑眉眉梢,瞄眼胖

  老蜈蚣黑脸书笑….

  。。。。

  桌台油灯火光摇晃,灯火通窗口散向屋外,外表破旧久失修凹凸平,实像恐怖牢。

  此刻,胡狗双软弱腿脚,战战兢兢走进内院,朝向阴森牢,边走边喃喃语。

  “,叫,随打打杀杀。”

  “两边,等怕。保紧,菩萨保佑,阿弥陀佛。”

  胡狗,拍拍身灰尘,借此掉身晦气。拉衣服褶皱,两食指挤压土黑脸颊,弄弯弯笑相挂。轻敲几房门,冲屋叫话。

  “爷爷,胡狗请爷爷。”恭恭敬敬腰。

  “雷二爷胜归,请三位爷爷堂拜喜取宝。”故兴高采烈语气。

  欢喜叫喊:“身材非常棒,皮肤光滑水嫩姑娘。等爷爷。。。”

  胡狗愁眉长叹口气:“辰,恐怕点露水。。。”

  木门被猛,啪声,站门背胡狗被砸眩。豪猪爷拽软趴胡狗,两眼放金光,问

  “哪?”

  疯狂摇晃被撞昏沉沉胡狗,见醒,急直接扇两耳光。老蜈蚣脚迈门,肩膀“公猪拱槽食,哄抢通啊!”

  胖停止摇晃,松口狗衣服,身体缓缓侧扶门框,胖像软泥倾泻额头扎几根银针,老蜈蚣见状吓惊慌失措,脸色苍白。

  暗处飞银光,老蜈蚣躲闪及,左臂二针,忍剧痛,忙脚乱窜进房间。

  “,老猪。门外头银针暗器。”老蜈蚣指拔银针,躲墙侧。

  “老猪硬气罩身,刀枪入。。。”书黑爷嘴歪,恐,实难置信。

  “银针秘术,细针孔,息,专破硬气功练。”老蜈蚣

  “老黑,死守屋内,,奈何。”

  书随贴兵器,弯勾短匕。本酒言欢,屋内别它物。老蜈蚣抄匀称长棍,背贴墙壁。

  二严守屋,屋外间寂静。

  忽木头滚声音柴薪堆砌声响,门窗抛进火,门外柴薪被点燃,火攻。木料搭建房屋,此干燥季节极易被点燃,很快火冲突

  屋内浓烟醺,黑脸书被眼场景拖入痛苦回忆,额头雨往外冒,身体打哆嗦,双脚甚软弱力。

  屋外火越烧越,浓烟充斥整房间,黑脸书双眼失神,整身体烂泥摊。老蜈蚣浑身毛被火焰烫卷曲,被吓趴兄弟,火爆脾气直冲脑门。

  背部狠踹两脚,“混蛋,快给老醒醒。”

  再等,火再。老蜈蚣抱喝酒砸向门,裹衣被,乘机冲烈火包围。

  狼狈房间,剧烈咳嗽,急忙拍打掉身火苗,随长舒口。

  转眼,扫视向四周,令吃惊屋外居

  强盗本质趁火打劫,老蜈蚣很清楚干套路,屋外肯定

  周围更让神经紧张,经验禁紧握木棍,敢松懈,毕竟方至今未露

  老蜈蚣站光亮,丝毫敢乱,知暗器十分厉害,死死盯远处夜黑处。

  原先困,,反借助明光保护。老蜈蚣忍住身体冒冷汗,明明站火旁阴寒袭身。

神奇推荐位
  • 早夭的边缘路人成仙了

    虎歌8嗷呜 / 著

    许艾夭是一本仙侠文的路人,在原书中她就是一个早夭的人物,甚至于她的一生在原书中也只是...

  • 夫人她是白切黑

    荢璇 / 著

    (本文1v1+宠文+软妹子真大佬)夏家是华裔大家族。夏家大小姐夏云姝坠楼成植物人5年...

  • 旺门佳媳

    瑾瑜 / 著

    现代金牌培训师一朝穿越,竟成农家苦菜花儿前脚被卖糟老头子做妾,以死相逼,后脚又被卖将...

  • 拈花一笑不负卿

    南酥青子 / 著

    大雨,她跪在殿前,做了她这一生最任性的一件事,一如当初她的父亲那样,只为一纸婚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