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潇湘首页>古言>公子为谋青衣美人裳

第六十八章 相遇,试探,拉拢

书名:公子为谋青衣美人裳|作者:翻酒溅华衣|发布:2020-05-23 10:25:57| 更新:2020-05-23 11:06:15 | 字数:2165字

  屋外,布满碎石枯枝的地上,迎着月光,映得那地上玉足莹白剔透,一步步硌着地上粗粝的碎石枯枝,磨出一道道刺目红痕。

  慕清颜额头虚汗不止,却依旧摇晃着身体往前方竹林小径而去。

  纵然此刻脱力的厉害,但她更不愿意与他独处在一个屋檐下,看着他带着别的女人亲手绣的荷包来一口一句批评嘲讽于她。

  心思深沉?实非良配?

  容珏,你以为你那个表面看似端庄温婉的心上人,背着你的时候又好得到哪儿去?

  你又可知你此时轻轻松松说出的话,却是在字字剜我的心,割我的肉!

  当真是应了那一句,男人不爱便无情!

  白嫩脚掌踩上一根枯枝,骤然“啪嗒”断裂开来。

  “嘶!”脚下枯枝在脚下断裂开的刺痛袭来,她痛得蹙眉,身子没预料失了平衡往一旁荆棘丛倒去。

  刺丛锐光慑人,她只来得及翻个身用背部落地,倏地,只觉腰上一紧,一直大掌避开她的伤口将她搂了起来。

  祁辰本来见后山入口处如此多黑衣人,担心她在茅草屋里会出事急忙赶了过来,却没料到竟然撞上她独自一个人在月下踉踉跄跄,狼狈几欲摔倒的一幕。

  此刻看着她抬起的脸色苍白,眼眶湿盈,额头鬓发浸着细密汗珠,他皱眉:“怎么弄成这幅模样?”

  慕清颜被他搂在怀里,面色苍白摇头道:“没事,只是中了一些麻药,没什么力气而已。”

  祁辰眉皱的更深,欲开口再问,骤然瞥见地上她莹白如玉的赤足上,脚面上有几道浅异常醒目,更别说脚下该是何种伤痕了。

  他拧紧的眉头松不下,不解看她一眼,又再看向那脚,倒没再多说什么,只俯下身将她抱在了怀里,往茅草屋方向走回去。

  容珏刚踏出房门没几步,便在半道上碰上走回来的两人。

  看着这月下风姿卓越的两人,他扫了一眼落在被抱住的女子脚上,粗劣的灰色僧袍下,半掩着一双极好看的莹白玉足。

  此刻,却是美玉微瑕,那足上被划出了几道刺目红痕。

  他目光在那玉足红痕上一凝,随即抬眸,看向走至他身前的俊美男子,眉宇英挺,双眸湛朗,身上只着一袭简单书生长袍,并无过多的坠饰,却掩不住一身风华贵气。

  祁辰走上草屋下的台阶,远远便看见了容珏,却没有准备开口的意思,直接抱着慕清颜往屋内而去。

  容珏默然站在一侧,却待两人擦肩而过时,一把握住了女子的手。

  掌心里那被他包裹住只玉手触感柔弱无骨,让他下意识紧了紧,只感觉那玉手也跟着颤了颤。

  他压下心底的怪异,只摊开掌心之物塞入她手中道:“给你的这一盒药膏治伤极好,算作方才的赔偿,我没生气,你又何必置气。”说完,他放开了手,侧身让在屋沿一侧。

  听着这平淡无比的话,她眼睫控制不住颤了颤,闭眸朝祁辰胸膛深处埋去。

  祁辰只觉胸前有着些许湿润之意传来,见她紧紧握住那手中容珏给的一个银盒,指甲捏得泛白,似欲扔掉,却又极其不舍的模样,心思陡然明白了什么。

  他深看容珏那俊美之颜一眼,皱一下眉,不知心底忽生的几丝烦躁为何,再不停留,只抱紧了怀中女子往屋内而去。

  “她前日吻了我。”容珏见两人欲踏入门槛,突然开口道。

  祁辰脚步堪堪一滞,转过头看着容珏的目光古怪又诧异。

  慕清颜埋在祁辰怀里的眼睫却颤动得越发厉害,眼里的泪落得更凶。

  容珏他竟然在试探祁辰是否对她真有情!

  天下人皆知,祁家男儿从不曾对女人动情,祁辰既然身为祁家嫡系怎会喜欢她?

  容珏看着祁辰投过来的眸中唯有不解和诧异,恍然明白了什么,又觉本应该如此,略一挑眉往竹林小径而去。

  祁辰见他离开,皱眉收了目光,察觉到胸口的湿润之意,只觉再不把怀里的女子放下,又要回去换一身衣服了。

  屋内水雾已散,祁辰绕过中间那浴桶,把慕清颜放在了床上,从那桶内拧了件罗衫过来,蹲在床前轻轻擦拭着她的脚。

  “你就没什么要问的?”慕清颜待情绪平复下来,复杂看着祁辰:“不想问他是谁,为什么会来这里?”

  祁辰擦完一只脚,听到这话顿了一下:“我虽然是在浦溪县长大,但天下三大暗卫之一的夜卫还是认识,方才过来时后山入口有一院子黑衣人身上有平南候府的夜卫标识,至于他为什么来,”祁辰看她一眼:“你应该猜到了我的身份,祁家虽然已不复当年辉煌,但我若说如今的祁家嫡系真的只是一贫如洗的蝼蚁白衣,你可会信?天下人可会信?”

  慕清颜下意识摇摇头看着他。

  祁家从来不存在什么落败,祁家是一个令天下人都称奇的存在,代代继承人都是惊艳才绝之辈,唯一一次为了夏宋稳定辅佐幼帝入仕为相,最后倒惹得帝王猜忌,后来更是一道圣旨下来令其子尚了公主,断了其子一生仕途,而让祁家又渐渐远离了庙堂中心,但从没有人会傻到以为几百年的世家大族会只靠着点朝廷雨露强大。

  祁辰又低着头继续擦拭另一只脚,不在意的道:“瘦死的骆驼比马大,漕帮是祁家先祖在一百多年前为发展夏宋水运所创,后来我曾祖父入仕为相,漕帮渐渐由曾姑姑祁贵妃打理,直到我祖父娶了大长公主,祁家为了消除朝廷猜忌再不沾染权势,漕帮才落入了祁贵妃之子周王手中,后来周王造反,漕帮就彻底不再由朝廷掌控了,如今的漕帮不管主子是谁,也只是说的夏宋境内罢了,狡兔还有三窟,祁家先祖所创立的漕帮早就分布在了天下各地,夏凉,大碶的漕帮之势,虽不比夏宋本帮,但也绝对不容任何人小觑,世人若知道祁家尚有嫡系活着,不说祁家别的什么,但是其它两大国的漕帮这一大块肥肉,就一点不比江州大营的兵权诱惑小。”

  慕清颜听到这里,蹙眉看着他:“你觉得容珏想要拉拢你?”

  祁辰淡淡看她一眼:“从无交集的两个人,我自然不会知道他如何想,只是不管他有没有别的心思,想要拉拢我肯定占了一部分。”

  慕清颜看着一脸平静却肯定的祁辰,眉头皱的更紧,想起一些前世之事陷入了深思。

  ------题外话------

  不得不说,这样再也不用担心取标题的问题了

打赏
神奇推荐位
  • 田园喜嫁之娘子太难追

    楚正秋 / 著

    【种田爽文,温馨甜宠,一对一,男女主双洁】姚瑶穿越了,变成了村里傻妞姚二丫。破屋烂床...

  • 春闺记事

    15端木景晨 / 著

    顾瑾之出生于中医世家,嫁入豪门,风光无限又疲惫不堪地走完了她的一生。等她发现自己没有...

  • 裴太太你已婚

    雪色水晶 / 著

    ☆全本完,新书已开,书名《郁太太又在装娇弱》☆傅家大小姐傅芊芊是个废柴学渣,一场蓄意...

  • 爷是病娇得宠着

    顾南西 / 著

    父亲总是说,徐纺,你怎么不去死呢。因为她6号染色体排列异常,不会饿不会痛,还不会说话...

关闭
红包规则
1. 作者红包是由作者设定领取条件后发放,用户在满足条件后领取获得的红包奖励。
2. 作者红包有三种类型:收藏红包、订阅红包、月票红包。
3. 收藏红包:收藏过该作品后,才能抢红包,单个作品下的收藏红包每个用户只能抢一次。
4. 订阅红包:在订阅红包开启时(红包有效期48小时内)订阅(只限潇湘币和元宝订阅)该作品才能抢红包,每个订阅红包每个用户只能抢一次。
5. 月票红包:单用户给该作品投月票数量=可抢该作品月票红包次数,投1张月票可抢1次,投2张月票可抢2次,以此类推,每次抢红包后扣除相应次数。单个月票红包同一用户可抢多次,抢红包次数仅限当月有效。
6. 你可以在红包领取记录和【个人中心】-【我的钱包】-【奖励记录】中 查看你领取的红包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