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潇湘首页>古言>血夜长歌

第四章 无事献殷勤

书名:血夜长歌|作者:虞殀|发布:2020-04-22 13:41:45| 更新:2020-04-22 13:41:46 | 字数:4837字

  天韵阁,云梦颜的住处

  云梦颜在贵妃椅悠闲的品茶,旁边还有个婢女帮忙捶腿。这时,苏玲来了,手上还端着一碗黑如墨汁的药,这可是她用了很多名贵的草药制成的,虽然苦了些,但总归还是有用的。

  云梦颜看了苏玲手上的药,有些头疼,天天喝这种苦药,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才是个头。

  “玲儿,其实你也不用这么辛苦熬药的,我这个身子骨喝再多的药也是无用,”云梦颜叹了一口气说。

  苏玲放下药,说:“娘,你要相信我,我一定会治好你的病,就算我治不好,还有我师兄,再不然还有我师父啊!”苏玲的医术是结合了现代治疗方法,加之有圣医老祖的医术相助,云梦颜的病应该很快就会好的。

  “玲儿……”云梦颜不是不相信苏玲的能力,可是再这么下去,她的身份迟早会被人知道,一旦知道苏玲是圣医老祖的徒弟,那苏玲肯定会成为众矢之的。“对了,那将嫁给夜王爷,又是县主这几日肯定会有人来为难你,你还是待在榭灵阁别出去了,免得遭受不必要的委屈。”虽然嫁给夜王爷是件荣誉之事,但要是因为这件事而被有心人借题发挥,那就得不偿失了。

  “我知道了。”

  ……

  东宫

  南宫奕正和几位心腹谈笑风生。自南宫奕当上太子以来,朝中有许多大臣都来巴结他,在巴结的同时还会举荐几个后生之辈给南宫奕,虽然还不是很忠心,但对于南宫奕他们还是有利无害的。

  “太子殿下,现在朝中的局势偏向于夜王那边,臣恐怕日积月累之后会对太子殿下您不利啊!”一位大人说。

  一身银色衣袍的南宫奕坐在主位上,手中还执有一杯茶,时不时在把玩着,在听到这话时,嘴角勾起一个诡异的弧度。南宫奕并没有对这句话回答,而是唤了他的贴身侍卫进来。“落风,你马上以本宫的名义递帖子到苏家大小姐手上,就说两人后有庙会本宫特邀她一叙。”

  “属下领命!”而后落风便退下了。

  “太子殿下,您这是为何?”有人反问。

  “诸位莫不是忘了,如今的苏玲可是父皇亲封的玲珑县主,更是夜王未来的王妃。”

  南宫奕一语点醒梦中人。他是想拉拢苏玲,只要苏玲肯归顺南宫奕,不仅可以得到苏家的支持力,还可以打击南宫离烨,这也不失为一个好办法。

  “太子英明!”众人都自叹不如。

  丞相府,榭灵阁

  此时的苏玲正看着手中的红色帖子,她有些无奈地扶额。怎么这里的人那么喜欢搞事情呢?没一天是安生的。

  “小姐,怎么了?”

  雪梅看着苏玲那微皱的眉头,料想到应该是件不好的事。苏玲将手上的红色帖子随意一放,语气不悦的说:“太子以两日后的庙会邀请我出去一叙,看来这个太子是来者不善了。”苏玲早就看出南宫奕的野心,加上上次她在宴会的锋芒初露,肯定会对她产生兴趣。

  南宫奕明知道她现在的身份是未来的夜王妃,却还要不顾身份邀请她,不用想就知道南宫奕的目的是什么,不就是想拉拢她嘛。谁都知道太子和夜王一向不和,明里不会发生什么,但暗地里什么绊子都使得出来。南宫奕只要拉拢苏家的势力,那也是对他的地位有利无害的,到时南宫奕再用苏玲一事打击夜王,得利的只会是太子,而非夜王。

  “太子的野心日益渐大,此时邀请恐怕是要对小姐你下手了,”雪梅为苏玲的贴身婢女,苏玲知道的她自然也知道。

  苏玲冷笑,“那也要看看这位太子有没有这个本事了。”在古代的这十几年来,她什么事情没见过,无非就是勾心斗角,明争暗斗,南宫奕最大的敌人是夜王,铲除夜王就是对他前进的一步,下一步恐怕是要对那最高的位子下手了。

  夜王府

  一身白衣胜似雪的南宫离烨正在书房翻看书籍,而此时,隐血进来了。

  “何事?”

  隐血半跪下去,手抱拳,“王爷,前去苏家保护苏小姐的人来报,说太子已经下贴于苏小姐,两日后的庙会邀她出去一聚。”

  南宫离烨那冰冷的眸子闪过一丝的怒意。苏玲乃他未婚之妻,南宫奕这么明目张胆的做出邀请之事,对他对苏玲都不是一件好事,况且南宫奕心机极深,此时邀请苏玲恐怕是受宁氏指使的,看来宁氏是又要准备出手了。

  “另外,王爷让属下查的事已有眉目了。在八年前,那苏小姐的确不在府中,而是秘密送去俞山圣医老祖座下拜师学艺,在俞山待了四五年便出师了,而在苏小姐出师之日刚好在五年前的秋天,也正是王爷被追杀的那段日子。”在查到这消息时,隐血是非常震惊的,没想到苏玲竟是圣医老祖的徒弟,还真是深藏不露啊!

  南宫离烨的身子慢慢僵硬,眼眸中闪过几丝喜悦与震惊之色,原来最初的熟悉感没有错,原来他寻找多年的女孩正离他不远处。

  “王爷,属下冒昧说一句,王爷被救的同时给了苏小姐一把匕首作为信物,倘若苏小姐真的是王爷小时候的救命恩人那就应该找到匕首,不然仅凭这些信息根本无法证明苏小姐的身份。”隐血冒着危险说了不该说的话,万一是巧合也说不定,既然有匕首为信物,那就让王爷找到匕首才能确定下来。

  南宫离烨一个冷冽的眼神射过去,“本王还需要你来提醒吗?”

  如果那把匕首真在苏玲的手上,那他们之间的缘分不是一般的深了。都过了这么多年了,或许她忘记以前的事也说不定,但只要她还是他的苏苏,一切都不重要。

  转眼两日便过去了。庙会是在晚上举行的,很是热闹。

  苏玲跟苏景程他们说了一声便匆匆出门了。一到门口就看见一豪华马车停在那里,苏玲一眼就看见马车旁的“奕”字,就知道这是太子南宫奕的马车了。

  苏玲睨了一眼,暗自冷笑,南宫奕还真是坐不住,堂堂一国太子竟在臣下之府等一个臣下之女,传出去又是一波不可抹灭的谣言。

  苏玲扬起一抹微笑,走到马车旁边,“臣女苏玲参加太子殿下,”微微福了福身子。

  一只修长的手轻轻撩起门帘,南宫奕半个身子露出来。“苏小姐b不必多礼,这庙会马上就要开始了,可不要误了时辰才好,”说完便邀请苏玲上车。像这样豪华的马车连忙一般很宽敞,但孤男寡女毕竟不好,难道这南宫奕没有这个意识吗?

  苏玲忍下心中的怒火与恶心,微笑地上了马车,马车里面左右一边是座位,中间是专门品茶吃点心的小木桌,南宫奕坐在左边,那苏玲自然是坐在右边,南宫奕的对面。

  马车已经缓缓向前移动。

  这是南宫奕第一次这么近地看着苏玲,今晚的她换上白衣流苏锦长裙,一身白衣胜似不食人间烟火的仙子,让人不忍心去亵渎她的美。

  苏玲感受到南宫奕那炽热的目光,她一直是自动忽略的,只要目光不撞在一起,她勉勉强强坐得下去,她一定要忍住。

  “殿下,到了,”马车已然停下。

  南宫奕帮苏玲撩开门帘,向苏玲做了一个请的手势,示意她先下去,而苏玲也不客气,她可不想在马车里多待,总觉得里面有什么脏东西一样,使她恶心不已。

  苏玲下到马车就看见人来人往的人潮,还有各式各样的东西在贩卖,偶尔听到一阵烟花声,相当过节一样那么热闹。苏玲深吸了一口气,许久未闻到外面的空气了,等她摆脱了南宫奕之后必定得玩上一玩。

  “苏小姐要是看中什么东西讲尽管买便是,钱我替你付,”南宫奕露出温和的笑容,带苏玲出来买东西只是他的第一步,先在苏玲那里留个好印象,慢慢熟了自然好办些。

  “臣女又怎好让太子殿下破费?”苏玲虽然有钱,但人家太子硬要替她付她怎能拒绝,说这句话时也只不过走个过场,逢场作戏罢了。“既然小姐受我之邀出来一聚,那就是我想与小姐交个朋友,既要交朋友就应该拿出点诚意不是,”南宫奕说。

  苏玲看了一眼南宫奕,脸上尽显不好意思之色,“那就多谢太子殿下了。”

  南宫奕一直在观察苏玲的神色,以苏府出来并未有不对劲之举,连出府都是未带婢女的,看来对他这个太子,苏玲是一点防备都没有啊!不过这样也好,省得他费心思讨她。

  某一阁楼上,一白衣男子负手而立,皮肤雪白,乌黑般的黑色瞳孔,高挺英气的鼻子,薄薄的嘴唇,一头秀丽的黑发高高束起,剑一般的眉头,英俊的侧脸,面部轮廓完美的无可挑剔,加之他的一身白衣似胜雪的衣袍,浑然天成的一位仙人。他看着下面的人潮,眸中冷意尽显,周身的寒气直接能把人冻死。

  人潮的白衣女子面带笑容地走在前面,看中什么东西就买,后面的银袍男子跟在女子的后面帮她付钱。看女子那高兴的模样,男子眼中柔情尽显,却又达不到眼底,柔情中夹杂着一丝的算计之色,不易让人察觉。

  “王爷,苏小姐这样真的没问题吗?”隐血试问在旁边的南宫离烨。

  南宫离烨瞥了一眼隐血,并未说话,他倒要看看这小丫头会怎么解决。

  苏玲买的大多数都是吃的,不是她不想买其他东西,而是她今晚是没吃饭就出来了,正好她又是一个吃货,对美食毫无招架之力,吃饱喝足之后她自然得让南宫奕本来股股的钱袋变成瘪的。女孩天生是购物狂,有人替她掏钱不买白不买。

  南宫奕默默地跟在后面,忽然,他的侍卫落风来到他旁边。南宫奕停住脚步,好像在听落风禀告着什么。只见南宫奕原本有着温和的笑容再一点点变得阴沉而幽深,眸子中似有怒意显出。

  前面的街上,突然一阵慌乱的马蹄声,好像是马受惊不受控制在街上乱跑,其中还夹杂着骑马的人慌乱地叫喊前面的人群让开,人们也赶紧闪到一边。

  而苏玲正在前面买吃的,完了之后转身要走,却看见一匹马在往她这边跑,那一瞬间脑子里一片空白根本还没反应过来这是什么情况,等反应过来时,那匹马已离她三米之远,生死就在那一线之间。

  “苏小姐!”

  南宫奕看见这一幕时,本能去救苏玲,却看见一白衣男子从某处轻功跃下到苏玲的那个地方,在马撞来的前一秒一把把苏玲拉过来,一个漂亮的大旋移将苏玲救了下来,旁边的南宫奕暗自不甘心,却不得不用武功将疯马制服。这会儿,人救了,马也被制服了,人们都称赞这两位少年英勇呢。

  “吁———”而骑在马上的青衣少女见马停下了,顿时送了一口气。

  苏玲睁大眼睛看着救下她的白衣男子,到现在还没反应过来,脑子还是一片混乱的。

  “玲儿,可有受伤?”南宫离烨到处看看,倘若刚才他晚一步的话,那后果真的是不堪设想。

  苏玲木讷地摇摇头,“我没事。”刚才她真有那么一瞬间以为她要死了,明明可以以最快的速度躲开,却没有及时躲开,难道她的脑子被卡住了?还是她真的以为像小说那样死了就可以重新穿越回去?

  “苏小姐,你没事吧?”南宫奕故作关心地过来寻问。

  苏玲摇头,表示没事。

  “玲儿受皇兄之邀出来玩耍,就应该好好保护她,玲儿是本王的未婚妻,更是苏丞相的爱女,倘若没有本王来救,玲儿要是出事,你担得起这个责任吗?”南宫离烨冷声质问,双眸冷冽地看着南宫奕,其中还夹杂着许多的怒意。

  南宫奕手握紧成拳,眼眸中闪过一丝狠意,却又不得不忍下心中的怒火。“四弟教训得是,这次的确是本宫的疏忽,本宫向苏小姐表示歉意,希望小姐勿怪。”

  苏玲只是浅浅一笑,并未出声。

  “吓死我了,还好还好!”青衣少女下马安抚自己,神情一直就是惊魂未定的模样。但她怎么觉得刚才的男子好眼熟啊!她过身一看,竟然是二皇兄和四皇兄,还有那白衣女子竟是那日与她比武的苏家小姐苏玲,她未来的四皇嫂!

  没错,此青衣少女正是三公主南宫云瑶。

  南宫云瑶马上过去,“皇兄,没想到竟是你们,好巧啊!”她故意不提刚才的事就是怕皇兄怪罪,毕竟她骑马的时候差点撞了苏玲。

  “云瑶?”南宫奕表示很惊讶,“你怎么在这儿?”

  而南宫离烨一直用冰冷的眼神看着云瑶,盯得云瑶心里直发慌。从小到大她最怕的就是四皇兄发火的样子了,这下要完了!“我……我在宫里无聊就想出来玩一玩,没想到中途马失控了,就……就那样了。”南宫云瑶低着头,不敢看着南宫离烨他们。“皇兄,我知道错了,下次再也不敢了!”

  “还想有下次?”南宫离烨冷凛地射向南宫云瑶。

  南宫云瑶立即摇头,“没有下次了,绝对没有下次了!”要是有下次的话,那她也不用活了。

  南宫离烨伸手将苏玲拉住,眼中带有警告性地看着南宫奕。“二皇兄,本王请你记住,苏玲现在是本王的未婚妻,以后别没事干的邀她出来,这次的事本王不再计较,再有这种情况,本王一律不会放过,也请皇兄看清楚身份,不要做些不该做的事!”

  南宫奕压下心下之气,但手背的青筋还是一一显出来了。“本宫一定会牢记此次的教训!”南宫奕这话说得有点咬牙切齿了,不甘之意明显看得出。

  南宫离烨和苏玲将要离开,侧头看向南宫云瑶,“赶紧给本王回去思过!”说完便拉着苏玲走了。

  南宫云瑶委屈地哼一声,刚出来不到一个时辰就被赶回去了,实在憋屈。“二皇兄,我……”她只能把希望放在了南宫奕的身上。

  “回宫!”转身就走,这次要不是南宫云瑶的莽撞,又岂会是这样的结果,还有前去打探夜王行踪的人都是废物,南宫离烨早就知道他约苏玲出来了,之前的那番话全是对他的警告。

  南宫离烨,这次的账本宫来日再算,咱们走着瞧!

打赏
神奇推荐位
  • 赫先生的医见钟情

    笑倾一世 / 著

    新书:他太太才是真大佬【已完结超甜宠文】重生前,温汐活在阴谋算计中,最后被丈夫背叛,...

  • 善终

    玖拾陆 / 著

    新书《姑娘她戏多嘴甜》已开。————杜家有女,成亲三月,丈夫领皇命披挂出征,从此聚少...

  • 一品仵作

    凤今 / 著

    开棺验尸、查内情、慰亡灵、让死人开口说话——这是仵作该干的事。暮青干了。西北从军、救...

  • 女战神的黑包群

    二谦 / 著

    星际第一女战神东姝,某天突然加入一个黑包群!女战神一脸懵逼,顺手一戳!——————快...

关闭
红包规则
1. 作者红包是由作者设定领取条件后发放,用户在满足条件后领取获得的红包奖励。
2. 作者红包有三种类型:收藏红包、订阅红包、月票红包。
3. 收藏红包:收藏过该作品后,才能抢红包,单个作品下的收藏红包每个用户只能抢一次。
4. 订阅红包:在订阅红包开启时(红包有效期48小时内)订阅(只限潇湘币和元宝订阅)该作品才能抢红包,每个订阅红包每个用户只能抢一次。
5. 月票红包:单用户给该作品投月票数量=可抢该作品月票红包次数,投1张月票可抢1次,投2张月票可抢2次,以此类推,每次抢红包后扣除相应次数。单个月票红包同一用户可抢多次,抢红包次数仅限当月有效。
6. 你可以在红包领取记录和【个人中心】-【我的钱包】-【奖励记录】中 查看你领取的红包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