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潇湘首页>古言>血夜长歌

第三章 同门师兄

书名:血夜长歌|作者:虞殀|发布:2020-04-21 18:11:30| 更新:2020-04-21 18:11:31 | 字数:4526字

  苏玲一进去,全是男女喝酒作乐的声音,她扫视着四周,便准备上楼。

  另一处,靠近窗子的位子,一个身穿白衣的男子正坐在那里,手指时不时敲打着桌面,即使看不见正面只看背影也知道这男子的绝代风华,身上散发出与生俱来的王者气势,让人觉得不可轻犯,仿佛他就是这里的王。

  “许久不见,样子没有变,怎么性子越发清冷了?”坐在对面的黑衣男子道,语言中夹杂着一丝不羁之意。

  “如果你回来是为了说这些,那你又何必来京城?”言中冰冷之意尽显,这世上敢拿他开玩笑的人没有几个,大多数都是惧怕他的。

  黑衣男子轻笑,久久不语。

  苏玲刚上二楼想去厢房等消息的,无意一个余光正好看见靠窗边那抹黑影,她停下脚步,走进几步细细一看,心里一惊,他怎么来了?

  “小姐,怎么了?”夏荷正奇怪苏玲为什么要停下,顺着她的目光看见了那名男子,“小姐,那不是……”

  苏玲哼笑,随后拿出三根银针,对准那黑衣男子射去,旁边的夏荷都替苏玲捏了一把汗,她知道,小姐这是要闯祸的节奏。

  许是觉得不对劲,黑衣男子随着掌风,将三根银针扇到旁边的柱子上,定在上面。

  黑衣男子看了一眼定在上面的银针,神情有些无奈。“看来许久不见,你那看人不顺眼的性子也不收一收。”

  苏玲闻声,冷哼一声,“无缘无故来到京城,你还真是坐不住啊!”苏玲来到他们面前,在看见南宫离烨时,闪过一丝惊讶,“真是巧得很,没想到夜王也在,是我眼拙了。”

  “小苏苏,一见面就这样子对我,人家很难过的啦!”御清风故作委屈地看着苏玲,一脸深宫怨妇的样子,苏玲看了鸡皮疙瘩掉一地了。

  小苏苏?听到这样的称呼,南宫离烨手一顿,看向苏玲,御清风竟和苏玲认识,连称呼都叫得如此亲密,可为何他觉得这称呼如此的熟悉呢?

  苏玲余光瞥见了南宫离烨那阴沉如墨的脸色,轻咳一声,“都说了多少遍了,我不小了,以后别在叫我名字的同时加个小字,对了,你什么时候跟南宫……夜王怎么熟了?”她怎么不知道?

  御清风干笑了几声:“这个还真是一言难尽啊!当年我下山……”

  “停!”苏玲打断了御清风的话,“我现在突然不想听了,你还是别说了。”

  南宫离烨在一旁看戏,说来说去苏玲和御清风是旧相识,他认识御清风也有一两年了,御清风没有主动说他的过去,他也没问,却不曾想御清风和苏玲有这么一层关系。“御清风,看来你藏得还挺深的。”

  “彼此彼此。”

  “不过苏玲现在是本王未过门的王妃,御公子还是别太亲近的好。”

  “王妃?”御清风不相信地看向苏玲,“你什么时候成夜王妃了?”

  “我……”苏玲不知道该怎么跟他解释。

  “前几日刚赐的婚,”南宫离烨起身搂住苏玲,“虽然还未成婚,但也差不多了,清风,本王大婚之日你可一定要来,不可缺席!”南宫离烨活是这么说着,但仔细一听里面隐隐有挑衅之意。

  作为男人,他了解男人,他看得出御清风和苏玲的关系深厚,但苏玲是用看兄长的眼神面对御清风,而御清风是用一种难以表达的情愫的那种眼神。南宫离烨看得出来,御清风喜欢苏玲,而且是相处已久的情,日久生情。不过,他南宫离烨看上的人是绝对不会拱手相让,哪怕苏玲不喜欢他,他也绝不会让她有机会逃走出他的手掌心。

  御清风的眼神有些躲闪不定,对南宫离烨的话也只能勉强笑出来而已,可是在他的心里,一阵失落与不甘占据心头。“玲儿既是我朋友,我当然不会缺席的。”御清风惨淡一笑,他与苏玲的七年感情不过一场皇帝赐婚,还真是可笑至极!

  苏玲有些不耐烦了,拍开搂着她的手,“说话就说话,动什么手!”还白了他一眼。

  南宫离烨轻皱眉头,但没有表现得很不悦。“时候不早了,本王送玲儿回去,清风这里交给你了,”说完便拉着苏玲的手离开。

  望着离去的背影,御清风心里无比抽痛,总感觉要窒息了一样。

  玲儿,你真的愿意嫁给他吗?

  玲儿,我与你七年的情谊被一个赐婚破坏,我怎能甘心……

  出来醉满楼,苏玲一把甩开南宫离烨的手,想转身回去,但想到自己的身份还不能让南宫离烨知道,便临时打消了这个念头。

  “苏大小姐似乎忘了你的身份,”南宫离烨不冷不热的话传来,身为他未来的王妃就应该乖乖的在苏家待着,而不是到处乱跑,乱跑就算了还正巧到了醉满楼和御清风相逢,他可不喜欢有人想染指他的人。

  苏玲忍住心中将要往上冲的怒气,一脸无辜地看着南宫离烨,“夜王的意思是让我远离御清风门咯?”她和御清风认识已有六七年了,他们的关系不可能因为南宫离烨而疏远的。

  “本王问你,你与御清风到底是什么关系?你来醉满楼做什么?”他可不相信他们仅仅是那么简单,苏玲能一身女装自由出入醉满楼也肯定与醉满楼有着莫大的关系。

  苏玲眼神躲闪了一下,她与御清风的关系根本就没什么好说的,该让他知道的时候,南宫离烨自会知道的,再说了他也认识御清风,干嘛不去问他啊!“夜王殿下暗卫密布全城,你夜王想知道的事一查便知又何必来问我。”

  “苏玲,本王的耐心是有限的,你最好别触碰本王的底线!”南宫离烨一字一句都是冰冷无温度的,眼神更是冷冽地看着苏玲。

  苏玲微笑着,看来这位夜王殿下很在意她与御清风的关系啊,她偏不告诉他!有底线了不起啊!是王爷了不起啊!她苏玲不想说的东西谁都撬不开她的嘴!“王爷,我出来很久了,该回府了,王爷没其他的事我先告辞了,”说完便转身离开了,完全不顾南宫离烨那要杀人的神情。

  皇宫,景仪宫

  皇后宁氏是后宫之主,更是一个手段高明的狠毒女人。当年雪妃也就是南宫离烨的母妃雪影,是南宫止年少时第一个喜欢的的女子,后来当上了皇帝,碍于朝堂局势不稳便娶了宁氏当皇后,雪影为妃。

  宁氏是锦云国护国大将军之女宁凤颖,自入宫以来一直想除雪影而后快,虽然她比雪影先生下太子南宫奕,但能力和才华上总在南宫离烨之下,所以宁凤颖以莫须有的罪名杀害了雪影,而后又以更种手段刺杀南宫离烨,但每次都失败了,这让宁凤颖更加怨恨南宫离烨。

  例如这次的赐婚,谁都知道苏家在朝中占有很高的地位,南宫离烨一开口便是要娶苏家之女,虽有人反对此事,但以南宫止对南宫离烨的宠爱是不会听信有心之言,二话不说直接答应。因为此事,宁凤颖在南宫止那里发了一同的脾气,至今还闹。

  “启禀皇后娘娘,太子殿下求见,”有人进来禀报说。

  “让他进来。”

  南宫奕一身银丝锦袍,眉宇间带有一丝丝的狠厉,眼眸中更是藏有太多东西,一见面就让人觉得此人一点野心不小。在外界温润如玉,勤于劳政是南宫奕的代名词,只有亲近之人才知道,南宫奕此人笑里藏刀,不可多亲近,而且还暴戾无常。

  “儿臣参加母后!”南宫奕向宁皇后行了一礼。

  宁氏虚抬了抬手,示意他免礼。“奕儿,想必你对南宫离烨要娶苏家之女已有耳闻,母后想听听你的想法。”

  “儿臣以为南宫离烨娶苏家之女肯定是为了巩固自己的地位,先别说整个苏家,苏丞相在朝中的势力与母后在朝中的势力不相上下,若南宫离烨能得到苏家的支持力,那对我们必定是一大祸害。”南宫奕从小与南宫离烨不和,不是因为他比不上南宫离烨,而是他根本没必要要与他作什么兄弟。生在帝王之家,没有情,没有爱,只有至高无上的权势与荣耀。所以南宫奕立志一定要把南宫离烨打败,他要让南宫离烨知道,什么是权,什么是利。

  宁皇后也觉得南宫奕说得在理,南宫离烨一日不除,永远便是她的一块绊脚石,那她的日子便一日不得安宁。“奕儿,你趁南宫离烨未娶苏玲之前,把苏玲拉拢过来,苏玲乃京城少有的美人,又是苏家长女,以你的聪明才智与俊朗之貌,苏玲必定会对你死心塌地的,这样何愁得不到苏家势力呢。”

  以宁皇后的性子是不可能让南宫离烨得逞的。

  南宫奕对于宁皇后的方法定然是赞同的,那日在宴会他就觉得苏玲不简单,能文能武,在京城有这样的女子少之又少,况且自宴会后,他无意结实了苏玲的妹妹苏玉,或许她会帮他的这个忙。

  “母后言之有理,儿臣必定不负母后所望!”南宫奕一脸志在必得的样子,这样更加让宁皇后相信自己的儿子的能力了。

  苏玲不过一未出阁的小丫头,只要稍加利诱,还怕她不上钩吗?

  在一个不起眼的小窗外,一个黑影闪过,瞬间即逝,快得让人以为是出现幻觉了……

  夜王府

  南宫离烨正在书房批阅书籍,忽一人闪过窗外,南宫离烨的手微微一顿,眼皮都未掀,继续看他的书。

  “王爷,有情报!”来人正是潜在景仪宫的人,名唤隐心,是名女子,跟在南宫离烨的身边已有三年之久,专门帮他盯紧景仪宫的人,有任何的风吹草动都会立马回夜王府禀报。

  “说。”

  “景仪宫的那位要让太子去接近苏大小姐,想趁机而入把苏大小姐拉拢过去,同时也会得到苏丞相在朝中的势力,”隐心说。

  南宫离闻言,神情上并无多惊讶,他早该猜到宁氏会让太子接近苏玲的,看来他得找机会好好的跟这位太子殿下“谈不谈”了,他南宫离烨的人不是谁都能觊觎的,要是敢动,那这代价定会惨千万倍。

  “本王知道了你继续盯着,派几个善于隐藏的人去苏家保护苏玲,记住是暗中保护。”

  “属下明白!”

  ……

  丞相府,榭灵阁

  苏玲在院中与御清风下棋,两人的棋艺各有千秋,是赢是输皆占一盘。

  “玲儿,在我下山前师父让我带句话给你。他说他想你了,问你什么时候回去看望他老人家,”御清风说。

  其实苏玲和御清风是师兄妹的关系,而他们的师父是远在俞山的圣医老祖。圣医老祖是江湖赫赫有名的神医,更是一个顽固不冥的老顽童,他无名无姓,但圣医老祖的名声已传遍锦云国各地。

  在苏玲七岁那年,苏景程就带她是俞山拜师,那是时的圣医老祖已有一个徒弟总是御清风。老祖是看中苏玲有这份天赋才收的徒,渐渐的,苏玲医术越来越好,而武功也是老祖所授,对于苏玲来说,这份情重比泰山。

  或许在这七八年来的相处下,御清风对苏玲产生了不该有的情愫,在苏玲要下山回苏家时他未去相送,他怕他会舍不得,直到前几天师父要他下山办些事情,才顺便来看看苏玲。而苏玲拜师一事并未外传,所以在外界看来,她只不过是普普通通的丞相府千金。

  苏玲从棋盅执起一颗白子,却久久不落下棋盘之中,“他不是不知道我现在的情况,你觉得以现在的局势我能离得开吗?师兄这些你应该都能想得到的。”

  御清风看向苏玲,的确,以现在的局势还不适合回去,况且他还要劝苏玲退了与南宫离烨的婚约。要知道,一嫁进皇家便是勾心斗角的日子,玲儿那么单纯善良,他又怎能让她去受这份苦。“玲儿,你真的要嫁给南宫离烨吗?”御清风问。

  苏玲的身子怔了一下,随又恢复自然。“不然呢?抗旨吗?师兄,你动动脑子好不好,倘若我不嫁那我整个苏家就会背上抗旨不遵的罪名,我平时虽然没心没肺,但苏家上下几百人,我可不能因为我的一句不答应而连累到他们。”虽然苏家没给她留了什么回忆,但毕竟在这里出生又在这里长大,她不是那种不知恩图报的人。

  “可是,南宫离烨不适合你。”

  苏玲放下手中的棋子,而后对他说:“师兄,你知道的,我身兼几重身份,责任更是重大,我是不可能逃避的。”再者,她是穿越而来的现代人,总有一天她要回去的,毕竟她不属于这里。

  御清风敛下眼眸,其他事他可以不管,可以让她自由去做,但对于嫁给南宫离烨这件事上,他不可能接受,他必须在玲儿和南宫离烨成婚之前,劝好她,这样他才有把握让皇帝取消这场赐婚。

  “玲儿,你不会喜欢上南宫离烨的,对吗?”他最终还是问出了这个问题,虽然他与南宫离烨认识,但他真的要与他争苏玲,御清风也不会拱手相让。

  “不会!”毫不犹豫地说出了这两个字,话刚说出让苏玲惊了一秒,人最控制不住的便是感情,她不敢保证她嫁去夜王府后会不会喜欢上南宫离烨。或许不会,或许会,但她有三年的时间,她应该有办法让南宫离烨讨厌她的。

  御清风松了一口气,但愿她说到做到。

打赏
神奇推荐位
  • 人人都爱于休休

    姒锦 / 著

    【战力爆表vs专治不服】(又名:《于休休的作妖日常》)功成名就,家财万贯却生无可恋是...

  • 一品仵作

    凤今 / 著

    开棺验尸、查内情、慰亡灵、让死人开口说话——这是仵作该干的事。暮青干了。西北从军、救...

  • 女战神的黑包群

    二谦 / 著

    星际第一女战神东姝,某天突然加入一个黑包群!女战神一脸懵逼,顺手一戳!——————快...

  • 赫先生的医见钟情

    笑倾一世 / 著

    新书:他太太才是真大佬【已完结超甜宠文】重生前,温汐活在阴谋算计中,最后被丈夫背叛,...

关闭
红包规则
1. 作者红包是由作者设定领取条件后发放,用户在满足条件后领取获得的红包奖励。
2. 作者红包有三种类型:收藏红包、订阅红包、月票红包。
3. 收藏红包:收藏过该作品后,才能抢红包,单个作品下的收藏红包每个用户只能抢一次。
4. 订阅红包:在订阅红包开启时(红包有效期48小时内)订阅(只限潇湘币和元宝订阅)该作品才能抢红包,每个订阅红包每个用户只能抢一次。
5. 月票红包:单用户给该作品投月票数量=可抢该作品月票红包次数,投1张月票可抢1次,投2张月票可抢2次,以此类推,每次抢红包后扣除相应次数。单个月票红包同一用户可抢多次,抢红包次数仅限当月有效。
6. 你可以在红包领取记录和【个人中心】-【我的钱包】-【奖励记录】中 查看你领取的红包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