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潇湘首页>古言>血夜长歌

第一章 宴会

书名:血夜长歌|作者:虞殀|发布:2020-04-19 17:46:32| 更新:2020-04-19 17:46:33 | 字数:4783字

  热闹的街市上,人来人往,更多的是人贩子卖东西的吆喝声。

  丞相府,榭灵阁

  “小姐,两日后是踏春宴皇宫递了帖子了,”一名婢女过来说。

  半躺在贵妃椅的蓝衣女子,手倚着头,眼眸是眯着的。“知道了,你下去吧!”

  那名婢女退下后,蓝衣女子突然睁开眼,娇好的面容配上一双及美的眉眼,似是九天玄女下凡,恐怕世间再难找出与之比拟的容颜了。

  苏玲,今年十五岁,是锦云国丞相府的嫡大小姐,父亲是当今丞相苏景程,母亲是云梦颜。他们夫妻二人本是两情相悦,但在一次意外与许氏有了一夜情,苏景程也因此让许氏进府当了姨娘,不久便生下一个女儿,名唤苏玉。说白了也就是一朵白莲花,嫉妒心极强,很爱出风头。而云梦颜因为此事差点要离开丞相府,导致二人的关系很僵硬,最终云梦颜闷出病来直到现在还未见好。

  “夏荷雪梅,你们进来!”苏玲唤了一声。

  夏荷雪梅马上进来了。“小姐,有何吩咐?”苏玲扫了一眼,“踏春宴你们陪我去,顺便帮娘弄些药回来。”早听说皇宫的御药房许多的珍贵药材,现在她这还缺一味药引,这次趁这个机会去宫里“拿”些回来。

  夏荷雪梅二人自是知道苏玲那是什么意思,早已司空见惯了。“是!”

  苏玲把玩着手中的杯子,不知在想什么。

  夜王府

  人人都知道这夜王冷血无情,残忍又嗜杀,但又听说这夜王人长得英俊潇洒,玉树临风,有很多的千金小姐都爱慕他不过,夜王一向不近女色,他今年刚好十九年华,还未娶妻室,甚至连一房姬妾都没有,伤了很多少女心啊。

  “王爷,”暗卫隐血出现了,“两日后的踏春宴皇帝邀您出席。”

  站在主位旁的白衣男子转过身来,此人正是夜王,当今皇上的第四子南宫离烨。自五年前回来后他一直隐忍负重,等待机会帮母妃报仇。现在的他以自己的能力让皇帝对他刮目相看,虽然他的势力已遍布各地,但宁氏在后宫依然不动,再加上她身后的母家在朝中的影响力,如没有合适的机会和强大的能力是绝对不能让宁皇后下台的。

  “推了,”一句毫无温度的两个字直接决定了要不要去。夜王很少参加宫里的宴会,一般只在府中处理朝堂上的事,很少露过面。

  “是!”隐血退下时,南宫离烨唤住了他,“有消息了吗?”

  隐血微愣,“没有。”

  这几年南宫离烨一直在寻找当年就救他的那名女孩,他之所以不近女色,不娶妻就是为了在等她,那个救他与水火之中的苏苏。

  “王爷,您有没有想过那苏苏姑娘给的是假名字呢?”如果不是假名字,以他的能力不可能连一个大活人都找不到,更不可能连一丝线索都没有。

  话音刚落,南宫离烨一把把桌上的茶杯摔在地上,神色异常冰冷又带着一丝狠戾。“以后别让本王听到这句话,总之,本王要活要见人死要见尸!”

  “是!”

  “滚!”

  隐血退下后,南宫离烨眼眸闪过一丝的失望。

  苏苏,你到底在哪儿……

  很快,踏春之日就到了。这天,大家都好好准备一番,好在宴会上有个机会来表现自己。

  丞相府门口

  大家都准备就绪了,之所以迟迟不走是因为苏玲没有来,苏玲身为苏家的嫡大小姐,理应出席这场宴会。

  “爹,我看还是别等了,要是去迟了宴会,皇上可是要怪罪下来的,”一名浓妆艳抹的粉衣女子对苏景程说,神情全是不满之色。她一个千金小姐竟然要在门口等人,等的还是苏玲那个贱人,凭什么!

  苏景程瞥了一眼女子,不冷不热道:“你们要是等不耐烦了可以先行一步,一身的不满之气成什么样子!”

  而这位粉衣女子正是苏景程和许氏的女儿,苏玉。苏玉打小就嫉妒苏玲,无论是相貌还是身份,她总是被苏玲打压下去,所以苏玉发誓,一定要将苏玲打败!而这次宴会则是个机会,万一被哪一个皇子看上,那她就可以翻身了。

  “相爷,玉儿不懂事,你就别计较了,”说话的是苏玉的母亲许馨言,当年也是一念之差才当上苏景程的姨娘,要不是生下了一个女儿,恐怕这日子早就过不下去了。

  苏景程冷哼一声,便不再作声了。

  “抱歉,我来晚了,”从里边走出来一位身穿红衣的妙龄女子,一身红衣似火的流苏长裙,头梳流云髻,上面只用了两三支白玉簪别上,背后的三千青丝随意散开,眉间一抹花钿,樱桃般的小嘴,好似从仙境里走出来的仙子,不可让人亵渎。

  苏玉从苏玲出来的那一刻起,眼睛像淬了毒一样射向她,好似要将苏玲碎尸万段一般。凭什么苏玲是嫡出!凭什么她有这么美的脸!她不甘心!她苏玉要是不把苏玲的脸给毁了,那她就不姓苏!

  “你娘怎么没来?”苏景程问。

  “娘的身体突感不适,所以未能来,还请爹见谅,”苏玲福了福身子,以示赔罪。但她的眼中闪过一丝冷意,他苏景程但凡还顾着云梦颜,就应该命人找大夫替云梦颜治病,而不是三天两头的去纠缠她。

  “既然不舒服让她休息便是。好了,该启程了。”

  大家各就各位,苏景程准备了两辆马车,本来打算一辆是他和苏玲的母亲云梦颜准备的,而许馨言是妾只能坐第二辆马车,而云梦颜不来,苏景程无奈只好让许馨言坐第一辆马车第二辆让给苏玲和苏玉。就这样安安静静的往皇宫走去。

  皇宫,宣正殿

  踏春宴每年都会举行,虽只是家宴,但礼节规矩还是不能少的。

  “皇上驾到!”

  当今皇上南宫止已有四十多岁,膝下只有六子,三位公主,理应说四十多岁正值中年时期,但整天劳于朝政身体一年不如一年了,南宫止身穿明黄色的龙袍缓缓走向老座。

  “参加皇上!”各大臣及家眷都下跪行礼。

  “既是家宴便不必多礼,都起来吧!”南宫止摆了摆手。

  “谢皇上!”而后坐到自己的座位上。

  南宫止作为皇上理应宣读这踏春宴的意义,而下面坐着的苏玲早就听腻了这种,也看惯了这些宴会,正想着如何溜进御药房拿药。正想入非非时,一声清亮的声音给打断了。

  “夜王爷到!”

  这下所有人都把目光投向了门外,尤其是对夜王爷有爱慕之心的小姐们,更是如此。

  南宫离烨面如冰霜的走进来,一身的白衣的他如仙人一般不可让人去亵渎,加之那迷惑众人的俊郎面孔,更是面上颜如玉,公子世无双。

  南宫止显然没想到南宫离烨会来,那日他命人去传口喻,但得到的结果是他不来宴会,今日见他出现着实令他一惊。“烨儿一向不参加这种宴会,今日却怎么来了?”对南宫离烨,南宫止一直都是宠爱有加的,毕竟当年之事也有他的错。

  “怎么,本王还不能来?”他当日是推脱了今日的宴会,但突然又想去了,这只不过都在他的一念之间罢了。

  “朕不是那个意思……”

  南宫离烨冷哼一声,随又到了自己的座位上,其中他无意瞥到了苏玲,感觉很熟悉又很陌生,好像在哪里见过,但只是匆匆一眼觉得一丝熟悉感闪过罢了。

  而坐在太子南宫奕旁的三公主南宫云瑶一直在盯着对面的苏玲,看她的行为举止总有着一种高雅而不失风范的感觉。平常的千金小姐就只会扭捏做作,可偏偏苏玲不是这种人,倒是让她对苏玲产生了兴趣。忽然,心下生出一计。南宫云瑶趁大家不注意时,将桌上的一双筷子用内力射向苏玲这边,她倒要看看苏玲是敏捷躲过还是尖声大叫。

  苏玲眼尖,看见了那双筷子飞向了她这边,她还刚拿起酒杯还没喝起来就有人找她麻烦,既然如此,那就奉陪到底吧。苏玲将手中的酒杯掷出,和飞来的筷子碰到一起,发出响亮的声音,然后一起掉落在地上。

  响声很大,大家都把目光放在南宫云瑶和苏玲的身上。

  “云瑶!”南宫止瞪着南宫云瑶,眉间有一丝的怒气。

  南宫云瑶不理会南宫止,轻功跃出座位直扑苏玲而去。苏玲敏捷闪出一边,一个反手将南宫云瑶的右手抓住,左脚膝盖制住她的腰不让她动。南宫云瑶似是不甘心就这么被人一招制服,使出一只手出掌,好让苏玲松开她。而苏玲也知道她要干什么,将计就计放开了南宫云瑶,南宫云瑶得到了自由,一个漂亮的转身,右手一伸,放在南宫奕旁的剑就已握在她手上,直指苏玲。

  南宫离烨一边把玩着手中的玉笛,一边饶有兴味地看着和南宫云瑶比试的苏玲,相比南宫云瑶,他比较看好苏玲。

  苏丞相之嫡女,竟然会武,还真是一大奇闻。

  苏玲毫不示弱,依旧空手对打,南宫云瑶的招式其实并不致命,有的都是快和准。十几招下来苏玲有些吃力了,毕竟空手对打胜算并不高。

  突然,苏玲无意瞥到了南宫离烨手上的玉笛,生出了一个大胆的想法,她直接用披在身上的丝绫注入内力往南宫离烨方向而去,把他手中的玉笛成功“拿”走了,不顾大家那惊异的目光用玉笛直指云瑶的死穴。

  许是感到苏玲的杀气,南宫云瑶赶紧用剑抵挡,就这样闪过避开了苏玲的玉笛。苏玲的嘴角微微上扬,一个反手将玉笛放在嘴边吹起来,声声沁人心脾,如没有内力抵挡,连心脉都会被震碎。但苏玲是个有分寸的人,她吹的笛音自然不会对在场的人有害的。

  “住手!”南宫止赶紧出声制止。

  南宫云瑶因苏玲的笛音而败,但她输得心服口服。而苏玲也停止了笛音,魔音要有强大的内力才能吹出,方才苏玲已被笛子的音反噬,加之这玉笛并非凡品,所以她也受了点内伤。

  苏玲看着手中的白玉笛,冷笑一声,玉魂笛,亏她找了许久,原来在夜王爷的手中。

  “苏大小姐好武艺,好笛音!本公主佩服之至!”南宫云瑶的师父是瑶山的慧云师太,自身武功全是从慧云师太那学来的,而如今遇到了一个高手,实在是难得啊!“不知苏小姐师承何处?”南宫云瑶问。

  苏玲向南宫云瑶作了一揖,“不敢当,臣女这不过是花拳绣腿,是公主手下留情这才让臣女侥幸获胜。”

  “云瑶,你身为一个公主怎能如此放肆!退下!”南宫止实在看不下去了。

  “父皇……”

  “皇上也别怪罪公主,都是臣女的不是,臣女也是一时情急才与公主动手,皇上要怪就怪臣女吧!”苏玲道。她之所以揽下责任是不想让三公主担下责任,南宫云瑶只是想试探她,并未有其他意思,更何况,也许此事过后,这南宫云瑶会自动找上她的。

  南宫止就算要罚也不能在宴会上罚,不然有失颜面,只好作罢。“下不为例!”

  “多谢父皇/皇上!”南宫云瑶和苏玲相视了一眼,一同向南宫止行了一礼。

  “苏小姐的确很厉害,这笛子乃凡品,又是四皇弟之物,苏小姐能如此大胆敢拿四皇弟之物,实在是让本宫佩服!”太子南宫奕道。谁都知道未经允许擅自拿夜王的东西,下场可是很惨的,南宫奕这是在提醒苏玲。

  苏玲自是明白南宫奕之意,轻笑一声,“夜王殿下乃锦云国皇子,且又是国之栋梁,夜王担心的是国运,而我只是臣下之女,太子殿下,相比夜王,臣女只不过是小巫见大巫,而这玉魂笛又是稀有之物,刚才三公主与臣女比剑,臣女并未带剑所以才拿了玉魂笛一用,玉魂笛在夜王的手中也算是皇家之物,所以臣女这是以武会友,以音制人,臣女说得可对,夜王殿下?”苏玲前面说的是针对南宫奕但最后把问题丢给了南宫离烨。

  南宫离烨嘴角勾了一抹弧度,“苏小姐聪明过人,本王很满意。”

  在场的人吃惊地看着南宫离烨,本以为苏玲擅自拿了夜王的东西会遭受到什么处罚,现在倒好了,不仅没有得到处罚,还让夜王称赞了苏玲一句,实在让人大跌眼镜啊!

  苏玲笑了笑,把手中的玉笛递给了宫人,再让宫人传还给南宫离烨,随后她向皇帝行了一礼便回到自己的座位上。

  南宫离烨看着回到手上的笛子,余光瞥到苏玲这边,动了他的东西就想全身而退?哪有那么容易。

  宴会到傍晚便结束了,苏玲本可以和苏景程他们一同回去,但一想到还要去御药房帮云梦颜抓药,就想了个借口开脱掉了。

  御药房

  由于已到了傍晚,值班的人只有两三个,苏玲就用迷药把他们全都放倒了。

  苏玲看着那些药材,心里乐滋滋的,没想到御药房的稀有药材那么多,有千年雪莲,千年灵芝等等。看来以后缺哪味药材可以来这里“拿”了,省得她费心去找。

  苏玲这次要找的是舞灵草,也不知道这里有没有。苏玲怀着一丝希望在这里东翻西找的,终于在一处隐秘的暗格中发现了一个小盒子,打开一开,竟然是百年难得一见的火灵果!与舞灵草相比,火灵果更珍贵一些,是世间少有的珍品,吃一小点便能治百病,没想到御药房会有,还真是小看这里了。

  苏玲想把火灵果拿出来一看,却不曾想刚要摸到,被一句戏谑的话给打断了。

  “没想到苏小姐竟然也会偷东西,呵!真是让本王刮目相看啊!”

  苏玲慌忙转身,只见南宫离一身白衣站在离她不远处的药桌旁,晚霞洒落在他的身上衬托着他的白色衣袍,更加妖孽迷人,一副禁欲高冷的样子让苏玲知道了什么叫高处不胜寒。

  不过对于南宫离烨的出现,苏玲还是表示很惊讶的。

  “没想到夜王殿下竟闲得连跟踪一事都做出来了,相比夜王殿下,臣女实在是望尘莫及,”苏玲反怼回去,这夜王对她如此出言讽刺,她反怼回去也是没错的。

打赏
神奇推荐位
  • 一品仵作

    凤今 / 著

    开棺验尸、查内情、慰亡灵、让死人开口说话——这是仵作该干的事。暮青干了。西北从军、救...

  • 善终

    玖拾陆 / 著

    新书《姑娘她戏多嘴甜》已开。————杜家有女,成亲三月,丈夫领皇命披挂出征,从此聚少...

  • 赫先生的医见钟情

    笑倾一世 / 著

    新书:他太太才是真大佬【已完结超甜宠文】重生前,温汐活在阴谋算计中,最后被丈夫背叛,...

  • 女战神的黑包群

    二谦 / 著

    星际第一女战神东姝,某天突然加入一个黑包群!女战神一脸懵逼,顺手一戳!——————快...

关闭
红包规则
1. 作者红包是由作者设定领取条件后发放,用户在满足条件后领取获得的红包奖励。
2. 作者红包有三种类型:收藏红包、订阅红包、月票红包。
3. 收藏红包:收藏过该作品后,才能抢红包,单个作品下的收藏红包每个用户只能抢一次。
4. 订阅红包:在订阅红包开启时(红包有效期48小时内)订阅(只限潇湘币和元宝订阅)该作品才能抢红包,每个订阅红包每个用户只能抢一次。
5. 月票红包:单用户给该作品投月票数量=可抢该作品月票红包次数,投1张月票可抢1次,投2张月票可抢2次,以此类推,每次抢红包后扣除相应次数。单个月票红包同一用户可抢多次,抢红包次数仅限当月有效。
6. 你可以在红包领取记录和【个人中心】-【我的钱包】-【奖励记录】中 查看你领取的红包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