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潇湘首页>历史>妖手物语

第十七章 黑风山寨

书名:妖手物语|作者:汤云山|发布:2020-04-15 01:25:44| 更新:2020-11-28 21:45:58 | 字数:1167字

  空稍带丝寒凉,气旋,鬼使神差摇曳树干。借夜色正黑繁杂树丛遮掩,两欲悄悄溜进山寨。

  胡幼越靠近山寨,越像贼盗模。回山寨,敢像摸进别偷盗。东望西瞧,东躲西藏。跟隐蔽思,正步走。

  走完条带荆棘路,棵腰粗高冠木樟树旁。身扎入草堆,方草堆拱半边屁股,费劲,围边木桩根部处露浅浅狗洞,乐呵呵“幸。”

  双兴奋擦掌,沙沙声,像捡宝贝般乐呵呵。翻身冲祥傻笑,狗洞,示跟随匍匐钻狗洞。

  祥走向几步,欠身瞧洞口,越头冷闷。撇头,冷眼瞅,脸色阴沉

  嘀咕,万般愿,哪英雄汉,狗洞进戏耍

  胡狗眼,嘴角堆笑容,讨劝解:“四周,别见,!”

  斜眼骂娘。适才偏偏爬泥坡山寨,夜黑,土。敢吃完土,钻狗洞,调戏

  贼山,除暴安良,搁混乱算惊世壮举。此偷偷摸摸,反倒贼盗徒。

  胡幼拉拽,顾。

  狠狠瞪眼,转眼瞄准棵高樟树,步流星,踏踏三四步,刚爪,攀爬几,便登高立树杈

  纵身跃,燕飞梁般轻盈,翻高墙,借围墙内杂树缓冲,脚落花飘叶般稳稳落

  飞身草木,,恐怕四周巡逻山匪。

  急步啪嗒啪嗒,打灯笼,照昏暗草丛。

  “何?速速报号。。。”山匪高举灯笼头顶,照亮方草堆头。

  胡狗急忙躺身,削尖脑袋,双脚使劲往登踏,钻狗洞,癞蛤蟆堵洞口。尖角脑袋瓜,先窜草堆,冒头压嗓门,挤笑脸:“海爷,莫慌,,胡狗。”

  巡逻山匪觉怪哉,便问:“狗随雷二爷山收粮,纳财?”

  胡狗咧嘴,漏参差黄牙,哈哈笑:“圆饱,先报喜。”

  山匪海爷听此话,松提放,转调侃“哎呀,狗东西,长耐啦。”

  鄙视放声笑三声,揪耳朵“合计,放正门走,寻狗洞钻,狗改吃屎啊!”

  祥轻轻拍打掉粘树叶,潇潇洒洒眼神,瞥视眼裹羊毛山匪。

  巡逻山匪瞅冷傲,宝刀挂腰,气势凌敢向搭话。

  胡狗草堆,迎笑脸,抢先“给海爷引荐,雷二爷请。。。。”

  祥抬头冷眼,“王老灭灭鼠辈祸害。。”

  山匪挪脚半步,仅蹙眉际,拔刀立斩,已割入皮肉,即亡。

  胡狗吓愣住,嘴巴尸首,倒落,惊吓退三步。吓脸色苍白,身体忍住打冷颤。

  祥玩味刀背挑血迹灯笼,接硬递给胡狗

  胡狗混迹穷凶极恶山匪团,性胆怯。贼盗团打杂摸鱼,勉强混口饭吃已,让刀口舔血,实属难。

  群豺狼吃肉,夹尾巴胡狗嚼剩骨头。

  胡狗,战战兢兢血灯笼,敢与少视半眼。

  望团微光像脉搏眼眸,胡狗步履蹒跚走向微光灯塔。

  塔青苔乱,破旧红砖墙箭孔剑砍凿痕,塔窗散射微弱红光宛伤痕累累红眼欲落泪老妪。

  守灯塔山匪眺望远处片红光浮,夜色太深,瞧片红光模糊,本

  “雷光海怒藏青龙”山匪靠瞭望塔墙,朝者叫喊。

  “苍野茫卧花虎。”者答

  暗号错,声音听耳熟海爷腔调,正琢磨

  者呼喊,狗,给换岗。”

  瞭望塔冒头,瞪眼,打量。胡狗挑高灯笼,让仔细。

  藐视眼光落,胡狗像被扒光,赤裸

  山匪顺裹紧松垮掉衣服,觉今夜寒气透骨,急防塔,回窝睡觉。

  腋卷羊毛毯,麻溜塔楼。

  往回走半程路,才,转身问,“,狗。。”话音未落,黑夜极速闪丝银光,伴随刺耳鸣声,它饿鹰扑狡兔,飞扑,正印堂。

  渐渐黑夜,狗望向影,脑海夜,围劫潭口村。

  若被雷二爷鞭打,倘若。。。早亡魂,胡幼怕,脊梁骨凉。

  “寨?”嘴淡淡吐句,问

  胡狗像木头疙瘩杵,半答话。

  慌慌张张伸指比划十字。“赵爷爷,黑风山寨。”

  “武艺何?”祥追问

  “各绝技,惹。”狗叹气,摇头晃脑。

  山寨临高建,呈逐级递高扇形状,像极分流梯田。横扫眼,曾经容纳百余汉声号令足摇山振林,盘卧雄虎芹林山,威风山势。

  虽四周陈旧破败,墙砖半边倒塌,屋顶瓦盖损坏露整座山寨依旧雄鹰俯视众傲气。

  遭受次朝廷围剿遇冰霜夜,副凋零落败惨景,兄弟,迫计留芹林山段。寥寥几几敢撑虎皮,干恐吓村民,刮取油水

  筑基高处汇英堂,苍凉却少威风。汇英堂脚处几座房屋,环抱式建造它周围,构众星捧月,易经汇集运,杰。

  胡狗,闷头嘴角嘀咕,像骂娘话。转念头,望向走,忽冷战。

  祥拇指摸缠绕棕灰色麻布刀环。灯火映照侧身,摇曳伸长,伫立方,语,目转睛。转头见,幻化黑团,融入黑夜,浑色,更像场狩猎。

  回汤云峰北深林稀,半孤独修炼。刻隐藏身形此提防野兽,隐秘便搏杀猎物,获食物源。

  弱肉强食世界,恐惧气味。倘若抑制身散恐惧气味,被野兽厮杀啃食掉,便被孤寂长夜吞噬掉内幼弱灵。

  神凝聚眼汇英堂。

神奇推荐位
  • 末世胖妹逆袭记

    包包紫 / 著

    体重二百五,拥有喝水都胖体质的乔绫香,被人打死在了一块农田里,她没穿越也没重生,自己...

  • 安缘

    玲珑秀 / 著

    季安宁在季家生活十多年,看戏了十多年。在适婚的年纪,一样要登台演人生大戏。她想要媒妁...

  • 庶庶得正

    姚霁珊 / 著

    新文《论演员的自我修仙》已发,欢迎围观。微表情能破案,但,能宅斗么?傅珺有些无所适从...

  • 嫁皇叔

    暗香 / 著

    顾清仪糟心的高光时刻说来就来。未婚夫高调退婚踩着她的脸高抬心上人才女之名不说,还给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