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潇湘首页>奇幻>天启预报

推荐一下道长新书《赛博英雄传》,顺便用自己四年前挖的坑联动一下

书名:天启预报|作者:风月|发布:2020-02-13 14:57:41| 更新:2020-02-13 15:06:34 | 字数:10966字

  《走进修仙》者吾新书啦!

  依旧朋克铳梦风格科幻武侠品《赛博英雄传》点,感兴趣朋友康康!

  长牛逼,信

  顺带提,很巧合,其实概三四……写完坑,朋克混搭风,叫做蒸汽英雄传,三部曲,估计空写。干脆已经写篇章

  万字章推!(震声

  友提示:内容槽点众,具草剧,包括致敬、抄袭、恶搞与模仿,请勿认真。

  品相关章节,恐怕点憋慌……

  。

  。

  。

  蒸汽英雄传——《辛弃疾名单》

  宋朝末间干戈乱,百姓流离失。朝廷节节败退,迁临安。英雄,应运,保,替

  诗赞曰:

  哈哼二气显造化,

  利贞元亨保平安。

  波潮难靖社稷倒,

  特使英雄补江山。

  .

  .

  章山雨

  丑刻鄂州栖霞客栈外

  “干物燥,火烛。”

  深夜,更夫力吆喝,慢悠悠客栈方,打更声音惊破远处夜色,惊群飞鸟,恍若游魂四散。

  远处山峦黄鹤楼刺破圆月,凄厉剑。

  似,更夫扭头望眼背静谧客栈,拐进黑暗。转身瞬间,懒散麻木已被驱散,寻常严肃,眼神雪亮。

  压低声音,仔细禀报:“辜百姓已经隐秘疏散,群金贼察觉包围。”

  “很。”

  黑暗低沉声响,步。铁甲铿锵声音,月光照亮披风铁靴,——白虎神君相。

  隐约见,侧,蝇头字写代号——‘长庚’。

  此刻,更夫两列魁梧挺拔身影耸立,共计十二,却静寂声,阵列森严。

  “归队吧。”

  长庚拍拍更夫肩膀,身腰刀、制服。未久,更夫便已经摇身变,脚蹬千层软底消音靴,身披黑衣,持暴雨梨花弩。

  黑暗阴森怖,俨阴曹使者,口处字表明身份——‘奉旨夜,魍魉退避’!

  此处十四,皆名鼎鼎枢密院辖,令金南院闻色变‘夜’!

  .

  寂静夜色,长庚静静巷口,遥望远处栖霞客栈。

  “丑二刻,东南北三组何?”

  “禀,已经全部准备完毕,随强攻。”

  长庚沉吟片刻,低声:“听号令,按照计划。”

  罢,转身,覆盖甲叶左掌举,敲口。月光,忿怒相,眼神宛燃烧烈火。

  “驱除鞑虏,复江山。”长庚低声喝

  十三单膝扣,拳护口,低沉声音激飞尘。

  “粉身碎骨,惜!”

  “!”

  长庚刀虚斩空气隐约呼啸。

  .

  此此刻,栖霞客栈四方暗巷,骤四列黑衣军士鱼贯头戴狰狞假,脚踩千层软靴,便已经将客栈层层包围。

  “除金狗外,客栈杀伤性火器。”

  长庚低声命令,装打扮属点头,取背囊,郑重数十枚方正印、贴符箓封条金铁物。定睛,竟秘传火器法印‘黄神越章印’!

  “慈,将军。”

  随军士向长庚颔首,低声念诵几声法咒,便拧断虎头枢纽,将法印掷入客栈。顷刻,噗通断,数十枚黄神越章印已经掷入客栈,未几,便层浓厚白烟升腾扩散,吞客栈,草药燃烧呛鼻味法呼吸,惨叫惊呼四

  未等客栈内骚乱掀,四方军士便已鱼贯入,全部佩戴长庚,其内夹药粉罩,防浓雾毒,更配深夜、浓雾觉察敌踪火眼神镜。

  ,势破竹,若惊慌客商便尽数击晕,拖门外。

  未,便扫平客栈层,攻入堂,向二层清扫。,浓雾便金铁交击音响

  隐约高声呼喊金土语,定帮潜入

  长庚声冷笑,指挥始包围。几弹指,假眉头却深深皱。因浓雾火器音。

  耳朵灵敏属禀报:“弩,二十枚弩箭。”

  “却帮金狗潜入宋,竟夹带火器,武德司报并周全啊。”长庚深深眉头。

  很快,便听见破窗声响魁梧持火器,各背囊窗口跳,定等御史便占据马厩利,打金铁部件,瞬息间便组合架奇型火器,围攻御史

  “群宋狗,火器?!”

  “卧倒!”

  几名火器厉害,登色变。弹指间,暴雨弩箭便马厩飞射。宛布帛断被撕裂,冲瞬间被射,其负伤,隐藏墙壁,却被弩箭射

  “裂帛弩?!”长庚低声怒喝:“边关守军干什吃?怎危险火器带进宋!”

  宋火器,双,金觊觎已久,相关技术,其极,偷少真传,蓝,便比架裂帛弩,虽宋‘北斗神弩’七弦轮火力,轻便。弹指间二十余枚弩箭,声裂帛。金称其雷霆鞭’,却将其蔑称‘阿骨打裤腰带’。

  虽计划周密,长庚却群细将裂帛弩随身携带。顷刻间,三名军士身亡,长庚眼神渐冷,低声命令:

  “取。”

  身负匣士顿半蹲,长匣半启,却显露线狰狞寒光。长庚倒抽刀,夜色便顿仿佛蜜蜂振翅音响。雪亮长刀藏,却见其锋芒。长庚低声怒喝,提丹田内气,便跃入战场。

  离火坎水丹田,长庚感觉周身气血滚烫,便运身法,向见寻常武林轻巧飘渺,却仿佛滚石落崖,骑兵狂奔,双脚踏青砖,铁靴便留深深脚印。两步间,已经越半距离。

  长庚刚战场,便松口气,长庚,区区金狗

  墙长庚身影,低声感叹:“长庚丹田雷鸣断,恐怕内气已经晋入‘雷霆推境界吧?”

  另颔首,眼神憧憬。

  谓‘雷霆推’,便武林习武士梦寐已久境界,其西汉,格物宗师刘安笔记:‘取沸汤置瓮,坚塞,内,则雷鸣,闻数十!’。

  格物相抵处,反相铺相

  习武者,丹田便仪,肾水丹田龙虎交汇,形内气,奇经八脉搬运,便沸气运金铁格物宗师,本身便代武林高

  雷霆推境界,便武者内气运脱离,返璞归真,回归先,宛机关战甲,举止九牛二虎力,寒暑侵,哼哈雷。再进话,便

  此刻,长庚便已经达般骇境界,连惊骇,遑论群金

  “射死!射死!”

  细首领怒喝,见裂帛弩已经长庚连射数百枚弩箭,箭矢摩擦,闪光,宛烈焰豪雨。

  长庚冷哼声,长刀瞬间舞团白光,宛枚汞银球。刀轮舞间,暗合机轮旋转循环,将射弩箭尽数排,偶遗漏,被胸黑袍卸半力黑袍,除暗藏铁衣银线断几根外,丝毫损。

  瞬间,长庚便似乘风长刀劈斩,空气虎啸音。

  刀光逝,架裂帛弩连带瞬间被斩断,刀锋热刀切蜡,金衣服暗藏甲胄此刻全

  瞬息间,五名细惨死场。反应首领急速退,腰间拔弩,连连扣弩机,数寒星便笼罩长庚周身。

  金弩箭,百步内洞金穿铁,哪怕铁衣穿窟窿,何况身?

  此刻长庚刀斩,正旧力已,新力未关键节,力阻挡飚射弩箭,顿将毙命场。

  “斩!”

  须臾间,声低啸长庚口,宛雷鸣。

  滚烫内息经脉流淌,长庚披风魁梧躯壳竟暴涨三分,炽热汗气毛孔,平息几欲焚尽五内火力,头顶交织朵隐约莲花。

  刹间,隐带血气莲花,火红!

  长庚夜修格物领悟‘武秘义’!

  观龟蛇二宿附身,神龟落丹田,化身百齿铁轮;长蛇与筋脉,变奇型铰链。龟蛇相盘,铁轮与铰链嵌合,似月,周运转。交感穷伟力,斩鬼除魔,

  方士赞曰:‘龟蛇盘,性命坚,金莲!’

  刹间,空及亮雪亮银弧,电光横,弹指雷音滚滚扩散。数十枚弩箭却已经被尽数斩做粉碎!

  刀斩,秋水痕,却踉跄退,跌坐横跨血痕缓缓浮,正刀快极限,竟场毙命,反几息活命间。

  低头,怔怔渗透鲜血,明白已经命久矣,际,双眼怒视长庚刀锋,明白刀究竟快。

  直此刻,式古怪重刀滴血粘连。鲜血露水落,便被其蕴藏力量弹震碎。

  刀锋竟断震颤,‘炫耀’间,怕已震千百次!

  “刀锋震蝉翼,裂甲帛……”

  失神呢喃,终门武处,垂死际却露苦笑:“死‘五虎断门刀’,何其幸。”

  长庚语,肃立,毙命,才裁衣襟,取封被油纸蜡封包裹严密信。

  正被金盗窃文书,长庚此终目

  密信入,长庚紧绷弦终松弛,留几名属打扫战场,转身已化废墟客栈

  .

  外,长庚靠堵倒塌围墙聊赖。明明带具,眼神却显疲惫。

  每次任务完候,深入骨髓倦怠感。次,拦截群金携带‘密信’,昼夜兼程,赶鄂州,直场战斗结束,已经几宿

  昼夜驰骋,幸辱命,辜负稼轩先嘱托,封密信取回

  份文书宝刀,忍住打哈欠。

  此刻,远处奔马声响州府,冲封锁,高呼长庚姓名。此唐突冲围,令冷汗,若持金牌,被弩箭射死

  使者长庚身侧勒马,马半跪,高举纸文书,低声禀告:

  “,枢密使仪传讯,连金牌,令您火速赶往临安!‘迦楼罗’正校场待命,请您立刻!”

  瞬间,长庚本握紧刀柄,似乎感应夜色深藏

  “稼轩先此急切?”

  文书,打量三遍枢密院火漆,确定‘十万火急’暗记误,忍住变脸色。

  使者字,却令眼神重新肃冷

  “京变。”

  此,夜空,凄厉月光洒落,照亮阴沉云层。

  山雨欲

  .

  .

  章二·虎狼

  深夜,临安静谧被惊雷打破。轰鸣声,铁隼迦楼罗撕裂黑云,降。呼啸狂风掀校场尘埃,长明灯寒光照亮袭飘飞黑衣。

  迦楼罗落,飓风尚未消散,长庚已经跃,摇摇黑衣男颔首。

  虽身居枢密院职,皮肤黝黑,风吹晒。目清瘦,短须,双眼黑夜精芒,威。

  宋枢密院隐形宰相稼轩先,辛弃疾!

  “先。”长庚向抱拳礼,怀密信:“幸辱命。”

  辛弃疾眼却未曾表露,轻轻颔首:“阿七,回。”

  听久违称呼,长庚忍住叹息:“叫‘长庚’。”

  “,甲乙丙丁戊辛庚……喜欢零零七代号?”

  “。”长庚低声笑笑:“且,弟弟虽已经牺牲,弟弟宋尽忠。”

  弟弟,辛弃疾忍住低声叹息,拍肩膀:“跟临安。”

  长庚跟,低声问:“什让先此失态,莫非……陛?”

  辛弃疾摇头:“陛,偶尔醒,命令,很模糊。枢密院很难解释启,摸象河,难,难。”

  长庚明显买账,低哼:“,陛龙椅半死活,忽驾崩奇怪。”

  “阿七,噤声!”辛弃疾皱眉头:“陛虽身受重伤,龙气依旧保卫宋,否则魔阿骨打早临安城。”

  “,先必斥责。”长庚叹息:“愿陛牺牲。”

  稼轩先止步,眼神坚定:

  “陛已知晓,且。”

  ……

  ,长明灯光亮照亮切。长庚随辛弃疾穿梭,向更深处进。接连通暗闸,检查门轰

  数灯火亮光照亮黑暗,庞岩洞令怀疑否临安已经被彻底凿空,官员护卫各处,通力绞盘牵引平台长庚站,忍低声感叹。

  少次,近乎奇迹景象感惊叹。

  真正权力枢——枢密院!

  缓缓平台,长庚似栅栏俯瞰渐渐升风景,低声:“先,已经监听。究竟急切?非,难临安已经?”

  “夸张,。”辛弃疾抚摸拆封密信:“若处理宋将倾。”

  言既,平台陷入骨髓寂静,长庚寒光,寸寸扭头:“先……什?”

  “昨夜蒙受启。”

  辛弃疾沉默片刻低声:“陛虽身受重伤,却龙气入,陛阿骨打战争已经进入关键刻,灾难已经潜入临安,三,整将彻底毁灭。陛吩咐秘密调差此,务必将灾难解决掉。”

  长庚低头,闷声:“先宋,思,夜梦,。”

  “确实,梦境未免太飘渺。”辛弃疾苦笑,展掌:“解释,梦密旨,醒?”

  寂静,长庚沉默辛弃疾封明黄色御旨,双眸扩散。圣旨既,其蕴含龙气假,……宋将倾?!

  “荒唐!”

  长庚忽声低吼,真气几乎失控,逼将整平台融化。努力控制理智,却感觉恐惧笼罩

  三百,陛降,建立宋,保卫原。半神身份引导民。,陛预言差错。哪怕魔阿骨打暗算,深受重伤,昏迷正确魔入侵,辽刀锋帝崛预言。

  若忠臣良将,神通力合,否则风雨飘摇宋早被金毁灭

  “何枢密院?六部尚书呢?御甲亲军呢?传二十四治鬼神军呢?索京师?”长庚低声问。

  “它找回原因。”

  辛弃疾展封存密信,将火漆撕裂,张薄薄信笺,张信笺,却仿佛重弱千钧,随信笺,长庚脸色变越难

  信笺,密密麻麻字迹,竟封名单!

  名单,六部重臣,枢密院高层官员几乎接近半数被名列,甚至其辛弃疾名字!名字密信呢?

  紧接,辛弃疾句话令坠入冰窟:“封信笺记载外,被金收买重臣名单……”

  “!”长庚断:“否则,先名字怎?!”

  何,法相信名单内容。稼轩先兄弟二抚养,教授武艺格物忠诚,毋庸置疑!

  辛弃疾惨淡笑:“诡计,真正奸细肯定名单名字。封写解密方式方式送回。两封信笺,论哪封信被截获,谓。因真正痛苦,反。”

  长庚沉默许久,抬头,甲狰狞:“整朝廷已经信任?”

  “。”

  辛弃疾肩膀:“整朝廷,够信任教授身边,八已……”

  “先弟弟宋牺牲,悔。”

  长庚低头,握紧拳头:“交给。”

  “毕竟。”辛弃疾打断:“独木难支,搭档。”

  “搭档?”长庚愣:“难配合间?”

  平台,长明灯落照辛弃疾色阴晴定:“阿七,确定至少够补足缺陷。”

  长庚犹豫片刻,缓缓点头:“既思,?”

  平台终沉入深处,栅栏尖锐摩擦声洞

  阴森灯光照亮辛弃疾眼瞳,向黑暗深处,仿佛潜伏枢密院底层妖魔。数漂鬼魅金刚夜叉森冷扫视踏入黑暗方。

  “。”

  .

  六名黑暗,抽元磁探查异物法剑两扫扭头向黑暗回报:

  “尊护佑,万邪侵。”

  通密令刚刚,铰链层层摩擦声响便传。几铜头铁臂、火眼金睛五丁神将奋力拉绞盘。铜闸升,辛弃疾带长庚走进黑暗深处张铁门才停脚步。

  长庚沉默刻骨阴寒稼轩先古铜钥匙,铁门。铁门背,斗室显露。

  长庚眼角抽,感觉丝诡异。

  底层,黑暗潮涌,堪称钢铁城池,简陋斗室,却任何金铁器,饮食居具木制,墙壁烈火煅烧,却像陶瓷?

  黑暗,却尖锐笑声忽,令长庚扶住刀柄。辛弃疾却沉默片黑暗,毫恐惧:

  “乔恩,见。”

  黑暗消散,裸露张苍老容,佝偻消瘦老者被囚禁斗室脖颈,木枷比沉重,令脆弱被枷锁扯断。

  此处,却像垂暮老翁。打量,嘶哑:“,已经吧?准备释放?”

  “。”辛弃疾点头,声音漠:“话,由。”

  笑声畅快,怨毒。乔恩瞪双白黑少眼睛,声音比愉快:“宋?”

  “厦将倾。”辛弃疾淡淡:“,宋亡。”

  “,岳鹏举虽死。”

  乔恩嗤笑:“却快……身官袍威风,惜,朝廷,。”

  辛弃疾冷漠,却忽口问:“乔贵庚?”

  乔恩屈指算:“五十六,长命百岁。”

  辛弃疾踏步,却猛力,踩,令几乎堪重负骨节摩擦声。辛弃疾低头,耳边冷声笑

  “辛某才,宋四十四问题方关四十四?百幅白骨,位太救兵。”

  被乔恩却并恼火,笑:“低。”

  “比‘由’更高?”

  辛弃疾轻声问,却仿佛掐住乔恩,令

  乔恩忽头,眼神灼灼:“拷问件东西反乱江山?”

  辛弃疾松脚,双,恢复优雅文

  “内奸妄,外金辽,。”

  黑暗,许久沉默。

  乔恩终回忆初两初次见至今忘卷宗文案清瘦擦肩瞬间。

  瞬,清瘦止步,阴冷锋锐目光像洞彻秘密,声音低沉:“给辽?”

  紧接,早准备内侍卫阴影,毫犹豫落枷,云端坠落进底层黑牢

  若图,否则乔恩恐怕早被秘密处死黑牢

  望,,哪怕气息芬芳禁。

  “热水澡!”

  孤独黑牢,乔恩忽抬头,声音嘶哑:“先让热水澡。”

  “求?”辛弃疾声音低头俯瞰

  乔恩低头,枯朽指轻轻敲打副带三十余陶瓷枷锁,低沉回响仿佛悠久叹息。

  “已经忘记,……”

  原本黑牢,张帘格原本黑瓷栅栏方,丝丝水雾,带丝热气。水花翻声响

  辛弃疾给乔恩拆镣铐枷锁群护法金刚夜叉恶鬼何处倒腾浴盆热水,竟场让囚徒洗

  长庚坐帘外,懒老男洗澡,掌摩挲瓷球,沉默语。

  帷幕水声,乔恩声音却传

  “长庚?听突破雷霆推境界?真厉害啊,三十岁……”

  “?”长庚依具,声音淡。

  “名。狱友,带进很,撬嘴比撬简单……”乔恩:“消息,弟弟叫……”

  声音被打断,因枚原本长庚脚石片切裂,擦乔恩鼻尖呼啸飞粉碎。

  铁衣,长庚重新闭眼睛:“别提名字,配。”

  乔恩,直许久,长帘终被掀

  水雾弥散名清瘦苍老黑暗已经垂垂老矣,浑浊眼瞳却掩盖住炽热火光,悠长呼吸像黑暗风。

  十桶热水洗净恶臭污浊,仿佛将灰暗光洗涤干净,令重新焕光彩。

  沉默浑身覆盖铁甲,良久住低声叹息:

  “弟弟啊。”

  长庚缓缓点头,拳头毫任何怜悯,巨痛苦令乔恩五官抽搐,几乎跪倒。

  长庚揉铁甲,声音冷漠:

  “。”

  .

  漆黑,长庚牵乔恩双镣铐,乔恩被黑布蒙眼,嘴却停,啰嗦,令胜烦。

  “喂,铁罐,辛弃疾交给?”

  长庚头回答:“稼轩先快死老头儿放。”

  “信啊。”

  乔恩嗤笑,长庚冷冷眼,:“因,太简单。”

  “哪儿??枢密院何?”

  “闭嘴,既,便断知晓。”

  乔恩听长庚,却忽升降平台向低沉声音脚尖蹭干涸苔藓,嗅空气恶臭腥味,恍悟:

  “原此,枢密院临安枢密院……临安吧?儿,瞒,辛弃疾气。设计图批办。”

  长庚却老货竟关系,顿诧异,两沉默,话。

  平台升,,长庚拉扯,踏湿滑台阶向,穿悠长岩洞,竟弄堂,弄堂门口,辆马车早已久候。

  马车穿闹市,此刻已晨间,微弱阳光穿车帘,照乔恩,令身体却颤

  “仔,摘何?”乔恩忽恳切:“已经。”

  “带眼罩,几十见太阳,暴盲。”

  “却体贴。”乔恩愣,摇头笑:“尽管摘,莫担怕目盲,却怕够。”

  长庚信扯掉眼罩:“?”

  乔恩伸车帘,马车车外遥远繁华市井,眼神专注稀世珍宝。许久,长庚听低沉回音:

  “见光懂啊。”

  .

  刻钟,长庚已经将局势全盘告诉乔恩,丝毫隐瞒。听完便陷入沉吟语。态度令长庚喜欢:

  “稼轩先解决便放由。知,待罪,却。”

  “?”

  乔恩抬苍老眼瞳:“告诉……”

  沉默,老者挽袖管,镣铐双腕,骤片青色图纹。乍,似刺青,刺青却急速,山水城池,花鸟闪烁,令目眩神迷。双臂副具细‘临安鸟瞰图’?!

  鸟瞰图视角降,直,落辆城南马车,飘舞水磨,马车帘被风微微卷,车,跨‘流马’轻车张晒黑孔。

  俨!辆!马!车!

  许久沉默,长庚眼惊骇终,冷声问:“?”

  乔恩沙哑:“鼎盛,翰林院六部尚书倾尽库打造宝物。”

  停顿神圣名字:

  “——清明河图。”

  .

  清明河图,宋镇宝。

  此宝。画宋万江山、星辰象、水文民万物便宋双眼此物镇压运,周边诸绿蛮便敢轻

  惜此物袭、朝野销声匿迹,却被辽乔恩窃走,真气炼入躯壳体,饶辛弃疾办法将它乔恩体内取乔恩幅枯骨,哪

  “辛弃疾原因。临安城偌此图,找几。”

  ,乔恩举:“已经放,何爽利,摘镣铐?轻松,给方便。”

  长庚抬头,铁狰狞。双黑色眼睛直视乔恩浑浊双眼,片旋转阴翳究竟藏东西。

  乔恩微笑,并言语。

  “?”

  长庚伸覆盖甲叶铁片指,轻轻镣铐:“监狱,。”

  “听真像风格。”

  乔恩似乎本镣铐带期待,将双腕笼进袖,似:“码,应该查吧?群金,带头叫什名字?”

  “萧丹。”

  长庚低垂眼眸,轻声名字,漆黑,深藏钢铁却颤充满杀低鸣。

  “萧丹?”

  乔恩瞥眼眼,若低声感叹:“真名字啊。”

神奇推荐位
  • 夫人她是白切黑

    荢璇 / 著

    (本文1v1+宠文+软妹子真大佬)夏家是华裔大家族。夏家大小姐夏云姝坠楼成植物人5年...

  • 山河盛宴

    天下归元 / 著

    【一句话简介】:山河为宴兮锅在我手,出嫁三次兮老公你走!【潇湘版简介】:黑芝麻馅雪媚...

  • 拈花一笑不负卿

    南酥青子 / 著

    大雨,她跪在殿前,做了她这一生最任性的一件事,一如当初她的父亲那样,只为一纸婚书。“...

  • 早夭的边缘路人成仙了

    虎歌8嗷呜 / 著

    许艾夭是一本仙侠文的路人,在原书中她就是一个早夭的人物,甚至于她的一生在原书中也只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