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潇湘首页> 大唐验尸官

楔子

书名:大唐验尸官|作者:顾婉音|发布:2020-01-09 14:42:07|更新:2020-03-31 12:01:49| 字数:2198字

出长安后第十日。

马车行入重山之中。

官道已是比起前几日更加难行,而且人也渐渐稀少起来。

好在,蜀州也是繁华之处,所以也算是是陆续有人过去。好歹不至于让人太过不安。

这一行全是女眷孩子和家丁,若是果真前后都一人没有,心里就都有点儿打鼓。

夫人张氏搂着自己的小女儿梨奴,眼泪就一直没干过。旁边坐着梨奴的奶娘和丫鬟付拾一。

付拾一比梨奴小个两三月,是奶娘的亲闺女。母女二人都被张氏指去服侍梨奴。

小姑娘们如今都还是天真烂漫的年纪,各自抱着阿娘的脖子,却沉默又乖巧。

“夫人,翻过秦岭,就到了蜀州地界了。再走一走,过了剑南关,路也就好了。人就更多了。等到了成都府,咱们就算是到了。”管家骑马走到了马车边上,低声禀告几句。

管家从出事儿之后,一直忠心耿耿的跟着,很是叫人放心。

夜里时候,一行人住在了路边客栈里。

现在正好是深秋,气候不好,来往的行人稀少,所以客栈里居然就他们一家住店的。

店家还笑:“幸好没有其他客人,否则的话,只恐怕还住不下。”

草草吃过晚饭,便是都各自安歇,明日一大早,天亮就得起来赶路。

付拾一抱着比自己还大的被子进来,将它铺在外间的榻上,屋里,奶娘已经服侍夫人和小姐睡下了。

奶娘轻手轻脚的出来,不知道从什么地方摸出一块梨膏糖来塞进付拾一的嘴巴里,小声道:“小娘子给你的。”

付拾一笑弯了眼,一边嚼着梨膏糖,一边爬上被子,往里挪了挪,小声撒娇:“阿娘,快上来睡吧。你给我唱歌。”

奶娘看着付拾一,忍不住也露出笑来,心都软了。

奶娘搂着付拾一,唱了几句,付拾一就睡着了。

奶娘搂着她,也睡去。

第一声短促的惨叫声响起,付拾一不安的踢了一下腿,一下就惊醒过来了,她惊疑不定的抬起头往门口看……

第一声短促惨叫响起,都还没惊动太多人,直到第三声第四声,所有人这才躁动不安起来。

奶娘也惊醒过来,付拾一下觉得不对劲,伸手紧张拉住奶娘的胳膊。

奶娘却扒开她的手:“我们进去看看。”

恰好屋里夫人张氏也出来,说要去看看儿子,让奶娘带着梨奴。

奶娘利落抱起了梨奴,拉着付拾一悄悄在内室里去。

奶娘的颤抖,付拾一感受得很分明。

付拾一也害怕:“阿娘,外头怎么了?”

奶娘摸了摸付拾一的头:“你和姑娘好好躲着,不管发生什么事儿,都别出声。”

说完,就将两个小女孩儿推进床底下,自己却跑到了窗户边上开了窗户。

这是小二楼,窗户底下黑黢黢的一片,看一眼都心里发慌。

奶娘却拿出绳子来,往窗户上系——

真要是形式不好,她就要带着两个小女孩儿从这里悄悄下去。

结果刚一半,奶娘就听见外头张氏的惨叫声,而后,门就被踹开了——

奶娘心里一咯噔,一瞬间就朝着楼下喊了一嗓子,快跑!

回过头去,就看见蒙面黑衣人提刀进来,浑身凶神恶煞,刀尖兀自淌血。

床底下,梨奴听见张氏惨叫,挣扎着就要出去,眼泪更是汹涌而出。

付拾一记得刚才奶娘的话,伸手拽住了梨奴,又紧紧捂住了梨奴的嘴巴。

两个小姑娘,抖成了一团。黑漆漆的床底下,只有挣得大大的眼睛映照出外头那一点微弱的光。

奶娘的惨叫声也很快响起。付拾一眼泪汹涌而出,却抬手死死捂住了自己的嘴巴,不让哭声泄露出半点。

紧接着就是有人跑到了窗口,还不干不净的骂了句:“小兔崽子从窗口跑了!”

再接着就是人跑出去的声音。

梨奴再也按捺不住,想要出去看看。

付拾一死死抱着她,流着眼泪拼命摇头。

外头还没有彻底安全,这个时候出去,不知道会遇到什么。所以不能去。

梨奴拼命挣扎,哭得上气不接下气。可奇怪的是,却仿佛下意识一样,两人都是没发出半点声音。

付拾一这会儿力气也出奇的大,死死的拉着梨奴。

外头依旧有惨叫声响起。

屋里渐渐有血腥气弥散。

也不知道过去多久,外头终于一片死寂。

付拾一松开已经僵硬的胳膊,慢慢的挑开了床单子往外看。

入目就是一张死不瞑目的脸。

这是奶娘的脸。

奶娘仰面躺在地上,眼睛大大睁着,诉说着不甘心。

地上那一摊鲜红的血迹,显示出奶娘死得不能再死——这样大的失血量,人是活不了的。

而且胸口伤痕,也显示出是一刀毙命,正中心脏。

杀人者,手法如此老练。

奶娘甚至没有过多防御型伤口。

就连挣扎也没有太多。

不仅仅是奶娘。

付拾一拉着梨奴,看遍了每一个房间,找到了每一个熟悉的人。

付家其余二十一口人,全部死去,从夫人张氏,到嫡子付椿,再到车夫丫鬟,全部死去。都是一刀毙命,手法老练。

就连无辜店家五口人,也全部毙命。

偌大客栈,血流成河。

如果不是奶娘刚才那一句话,也许她们两个也会死。

恐惧如身后影子,紧紧跟随。两个小女孩儿,谁也不敢哭出一声,在这一瞬间,仿佛就已是长大。

“小娘子,我们得藏起来。”付拾一低声的说一句,声音破碎,几乎不成整句。

梨奴大约明白是怎么一回事儿,眼泪扑簌簌的掉,将自己娘亲和哥哥身上的金簪和玉佩拿下,而后头也不敢回,悄悄跟着付拾一就藏了起来。

她们不敢跑远,就藏在屋后的密林里。一动不敢动,等着天亮,等着未知的明日。

刚跑出来没多久,客栈就起了火。

熊熊火光烧得人眼睛灼烫,忍不住的往下落泪。

梨奴紧紧抓着付拾一的手,嘴唇都咬破。

“将来,我一定要给阿娘和阿兄报仇。我要回去京城,我要去御前告状!害我付家的,一个也跑不了!”

娇娇的小女孩儿,此时已褪去所有的稚嫩和天真。

付拾一盯着火海,有那么一瞬间的恍惚,觉得自己好像是又回到了曾经那个满是大火和浓烟的凶案现场。好像自己又是那个刚刚毕业实习的法医助理。

听见梨奴的话,付拾一回过神来,想着自己娘亲,一双眼睛亮得慑人,咬紧牙关不让自己颤抖:“小娘子放心,我跟你一起。”

杀人者,必偿命。

不是为了正义,而是为了这血淋淋的债!这一条条的人命!

神奇推荐位
  • 战朱门

    战朱门

    芭蕉夜喜雨 / 著

    开局一艘小破船,全家蜗居船上,漏风又漏雨。 霍惜半点不慌,卯着劲划着小破船就开始发家致富。一不留神就成了江南巨富。 是时候回京报仇夺回身份了。拿了我的,还回来!吃了我的,吐出来! 某腹黑:一个人未免寂寞,带上我呗? 霍惜杏眼圆瞪:你赶紧交了谢金走人!别耽误我给人套麻袋。 某腹黑:就不走。救命之恩岂敢儿戏?自当以身相许,当牛做马,任凭驱使。 霍惜:哈?一起套麻袋? 某腹黑:走!

  • 家有悍妻怎么破

    家有悍妻怎么破

    六月浩雪 / 著

    前世,她因软弱可欺不得善终。 重回归来,她步步为营摆脱极品家人,顺道再报个恩。 “喂,你别误会,我只是报你上辈子的救命之恩。” “救命之恩,当以身相报。”

  • 春云暖

    春云暖

    只今 / 著

    徐春君开局手握一把烂牌:家道中落、父亲流放,嫡母专横…… 偏偏主事的二哥被人陷害,家族又遭灭顶之灾。 为求得生机,她只身进京寻求门路。 诚毅侯夫人正为侄子的婚事发愁,这个万里挑一的败家子早已名列京城士族“不婚榜”之首,没有人家愿意与之结亲。 看到送上门来的徐春君,侯爷夫人眼前一亮,如意算盘敲得劈啪作响…… 殊不知徐春君的眼睛更亮,小账本笔笔精细…… 京城士族纷纷叫好,大赞这门亲事旗鼓相当。两个家族都气数将尽,正好手牵着手在破落的路上齐头并进。 只是……怎么好像哪里不对? 说好了请大伙儿吃瓜看热闹的,怎么一转眼刁奴就被扫地出门?还开起了偌大的商铺? 怎么出入郡王府如家常便饭?连驾前红人项内史都要奉她为座上宾? 更要命的是,花花公子郑大少居然洗心革面读起了书! 这小庶女究竟有多大本事?能让徐、郑两家起死回生,鲜花着锦。 徐春君微微一笑,这才哪儿到哪儿啊!

  • 吉时已到

    吉时已到

    非10 / 著

    ——新书《长安好》正在连载中—— 于北地建功无数,威名赫赫,一把年纪不愿娶妻的定北侯萧牧,面对奉旨前来替自己说亲的官媒画师,心道:这厮必是朝廷派来的奸细无疑—— 于是,千般防备,万般疏远,浑身上下写满了拒绝二字。 不料时运不济,行差踏错,鬼迷心窍,乃至人设逐渐翻车……最后竟还是踩进了这奸细的陷阱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