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潇湘首页>古言>盛谋权宠

第一章:天变

书名:盛谋权宠|作者:客橙砚|发布:2020-01-09 09:35:55| 更新:2020-05-29 14:39:58 | 字数:2025字

  北祁建被言氏统治,言帝治甚明,奈何儿,却膝

  ,言帝因老迈英武,眼限将至,妃终

  言帝喜,即将其封

  七,言帝驾崩。间,北祁风云突变,内林将与带兵谋反,外八方列蠢蠢欲

  朝野群龙首,眼山河将倾。

  紧急关头,皇言郗氏携七岁太继位登基。朝堂,力压群雄,将谋反相官职,配边疆。力挽狂澜,压制外敌,保北祁相安

  帝王幼,太专政,数间饱受诟病。

  晃十载光阴白驹隙,太垂垂老矣,终追随先帝

  ――

  北祁十三春,距太薨逝已月余。

  夜,残月凌空,星光寥寥。

  皇城宫灯尽灭,独永宁宫内外灯火通明。

  彼,正殿跪坐素缟少,华冠束,玉带缠身。衣间袖口繁复交错龙纹昭示九五至尊身份。

  先太言郗氏灵牌画像,此见少双目轻阖,见喜怒。

  烛火摇曳间清影由长渐短至少身侧。“阿澈,夜已深先回宫休息吧。”身影口,声音恰似清溪流水般温柔。

  被唤“阿澈”闻言,眼睫微微颤却并未睁,玉白镶嵌紫玉金石匕首。顿口,音色暗哑:“,再等等。”

  仿佛等待张本应气风,清轩俊朗容颜此刻却惨白片。

  “皇!皇……哎呦!”身旁本欲口再尖利声音破长空

  颤,羊脂玉串陡坠落。

  伴玉石与相撞击清脆声响,远处惨叫声倒见玉串落,珠线骤断,玉珠四散滚走,其枚寻路,滚殿门团“肉球”挡。

  “十五,点儿,冒冒失失做什?”温婉声音再次响

  与此双目,明眸闪,似聚星光,顿张失尽血色脸骤添神采。

  握匕首抚僵硬双腿,转身。映入眼帘素缟领口凤纹图,很显朝皇,太尉风泽千金风亓絮。

  滚珠,胜似滚珠“肉球”少正踉跄打扮应该内官,脸盘圆润,身材臃肿,滑稽,爱。

  抚抚歪向,肥胖身体快速身旁略显紧张低语:“皇!林,林将与逆贼已经带马杀入皇城!禁卫军敌,悉数惨败,眼正朝永宁宫呢!吧!”

  十五言毕,少便望向殿外,目深深,咬牙,握短匕紧,泛白唇瓣依旧见血色。良久,“风太尉何?”声音欲渐清亮。

  “嗯……”十五闷哼声,踌躇,显握。尖思忖,复:“回皇话,风太尉已经携军快马加鞭……应该间才……”

  话半,显十五,身倾,连声嚷:“皇!眼风太尉,咱别等今保命才紧,快走吧。”话间便欲拉衣袖。

  料却被少按住,目光定定十五脸,继:“十五,絮儿先走,朕随。”

  “皇您呢?”话听,十五原本已经提嘴角悻悻,复担忧口问。

  “朕嘛!随。”

  “阿澈!”远处风亓絮

  少并未回应,十五力将其推向风亓絮。“圣旨,快走。”

  “快走。”忽殿内声,声音很,比央求口吻更像命令。

  十五与风亓絮二闻言,回身,嬷嬷打扮,鬓角白,貌很端庄却冷冰冰与少视,目光味,像极暗语。见少微微点头,便风亓絮,十五向殿外走,任何挣扎推脱语。

  风亓絮,回身叮嘱句,“阿澈,莫逞强。”

  永宁宫殿重归往昔平静。

  独殿,白衣罩拂,少身形清瘦凌厉。兀垂眸注视匕首,继长长口浊气,似……

  约莫半柱香功夫,倏忽繁重冗杂脚步声催命魔铃般阵阵袭。仿佛每,声音越近,跳便越沉。

  阵疾风驶,险吹灭殿内烛火。少口气,次微见。

  瞬,扭,反将短匕别玉带。再抬眸寒光闪,方才凄清羸弱逝,此刻双眼瞳清冽刀,傲睥睨处尽握长刀,企图弑篡权叛贼。

  少俊朗眉眼欲渐沉,变坚毅冰冷,此此刻俨副临危帝王相。

  乌云蔽月,夜幕漆黑片仿佛网铺,携绝望与助笼罩永宁宫。

  放眼望殿外少百千叛贼,提刀,警觉望向殿内。

  千层玉阶宫灯忽明忽暗,须臾间便已提灯登顶。映澄明灯火光亮,少

  遥见,提灯侍卫身侧站定,黑衣劲装裹身,身高八尺,乍腰长腿,烨若神

  少视,惊。

  ,“林将与”名字与仅仅存传闻惊才风逸,形貌昳丽,恍若谪仙降世。再今,百闻见。眼,其姿其貌醉玉颓山,真真间气相。

  与此打量,见其改色与视,墨瞳即化邪肆,唇际寻抹轻嗤,饶兴致。林将与未再步,似笑非笑,语调颇戏谑调侃:“言浔,十见,别恙!”

  ------题外话------

  新文更,请支持*^o^*

神奇推荐位
  • 拈花一笑不负卿

    南酥青子 / 著

    大雨,她跪在殿前,做了她这一生最任性的一件事,一如当初她的父亲那样,只为一纸婚书。“...

  • 山河盛宴

    天下归元 / 著

    【一句话简介】:山河为宴兮锅在我手,出嫁三次兮老公你走!【潇湘版简介】:黑芝麻馅雪媚...

  • 夫人她是白切黑

    荢璇 / 著

    (本文1v1+宠文+软妹子真大佬)夏家是华裔大家族。夏家大小姐夏云姝坠楼成植物人5年...

  • 旺门佳媳

    瑾瑜 / 著

    现代金牌培训师一朝穿越,竟成农家苦菜花儿前脚被卖糟老头子做妾,以死相逼,后脚又被卖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