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潇湘首页>武侠>我有一座藏武楼

第一章 我是少主?

书名:我有一座藏武楼|作者:紫衣居士|发布:2019-12-26 14:52:44| 更新:2019-12-31 22:53:35 | 字数:2785字

  “属月娇奴,拜见少主。”

  乌黑夜空,破败院,段毅盏豆油灯放微光,微光,段毅全貌。

  约二十岁,瓜脸,柳叶眉,樱桃口,肌肤雪白,乌黑浓密间戴朵珠花,实很漂亮

  再放眼全身,黑色紧身衣贴合身段,将窈窕身材丝毫阵阵幽香飘,魅力,惹垂涎。

  忽略暗红色长剑。

  段毅眼神状似长剑,薄薄嘴唇抿立即回应称月娇奴脑海刚刚消化记忆回遍。

  夏元丰七,目户籍夏朝河北魏州临安县,更确切临安县外镇玉溪村,十四岁,未婚。

  秀才,很儒雅俊朗,段毅识文断字段父段父早亡,世已经

  母亲温婉贤淑,刚强,虽貌,很伟段父,抱病体将段毅拉扯世。

  根据段毅记忆,跟随段父段母活,故跳持染血利剑恭敬尊称声少主,跳啊?

  今口袋空空,连续三顿清汤野菜裹腹,呢?因此打消靠谱怀疑。

  “姐,吗?。”

  段毅决定,甚至企图,口吃,除卖屁股,干什

  穷志短,走投路,即将饿死威胁,段毅决计尊严刚见话,毕竟穿越者骄傲

  “,属拼死冲重围,几次三番才甩掉追击,身银两。”

  ,哦,月娇奴先摸索,随即俏脸红,段毅,糯糯回软软,实爱极

  段毅完全反应,除失望,更冷漠,浮云,再漂亮饱肚,顶

  ,碍长剑敢表很明显,灯盏,指指干瘪肚皮,

  “力气话,弄点吃。”

  见段毅虚,头重脚轻,似乎晕倒,月娇奴似乎,冲段毅拱礼,嗖老远,实吓

  段毅跳,擦,属兔吗,蹦欢实?

  已经踪,四静悄悄,段毅慢慢合几乎防护木门,走央,调整位置,正门口坐木凳巴思索处境。

  穿越者枚,世网络写,专攻武侠类,活技,至造枪造炮,研制玻璃香皂高端技术,更通,让段毅泄气。

  记忆段毅,更完犊屁孩,寡母拉扯,平点书,仗力气帮干点活,完全任何力。

  准确,知识力量,段毅怎识文断字读书,虽文采信,帮账啥问题

  ,段毅踏实,至少找错饿死,已经消息

  果运气找错吗?

  少主啊,明显简单角色,继承亿万,果穿越者,老厚待

  段毅却忽略长剑染血,杀重围

  等段毅入非非,两米土墙外突,惊段毅直接木凳屁股蹲,连带边油灯熄灭,声呼喊,,壮黑影沉声问

  “谁,姐吗?”

  段毅临安县乃魏州县,境内山峦环绕,烟稀寡,外加县外玉溪村,更少

  印象直接翻墙,除刚刚见疑似武功月娇奴,便

  “少主别担,娇奴村外抓野兔,正您饱腹。”

  月娇奴倒才,溜达圈,统共间,

  段毅喜,重新点燃油灯,便带月娇奴灶房火。

  见月娇奴法娴熟,撸双袖,纤纤玉将已经煮满沸水锅内闷,取拔毛,剥皮,熏烤……

  段毅口水直流,等入口,更狼吞虎咽,月娇奴则脸欣慰,似乎让少主满十分高兴。

  ,整骨头尽数落入段毅,原本干瘪肚皮圆润,反差惊

  吃完,段毅便带月娇奴残破房间内,被褥木榻消食,月娇奴则,双腿并拢留缝隙,腰身微曲,似向段毅礼。

  办法,段毅让坐,脑袋轴很,偏罢,猪喝水强按头啊,随

  “少主,具体况,认错吧?”

  段毅鸡贼,月娇奴口,便率先声,先将认错点点明,免真相气剑法

  “绝错,少主颈间半边长锁与娇奴二,合则体,便信物,少宫主将锁转给少主。”

  月娇奴边解释,怀半块银锁,借油灯,凑段毅跟

  段毅仔细瞅,慢,锁,略比,便块长锁被拆分。

  “爹叫段越,娘叫颜芳菲,未请问,少宫主哪位?娘啊?”

  段毅确认便松缓少,至少月娇奴找错必担方恼羞杀戒

  “少宫主本名正颜芳菲,娇奴果找错,少主,知少宫主何处?”

  段毅将母亲名字讲,月娇奴更加确认找错,因此极兴奋,根据信物猜测,十足握。

  段毅啰嗦,直接将处境股脑月娇奴讲明白,赶紧带方,回继承产吧。

  闻听段毅母亲消息,月娇奴却霹雳般,被震轻,身体颤抖,嘴唇哆嗦,几经调整,调整眼睛登清泪泉涌,疼。

  段毅虽穿越客,融入灵魂,却亲身般,感身受。

  ,理智更,似乎察觉老娘关系匪浅,更探究,刚问,月娇奴已经先朝单膝跪,

  “少主,既少宫主老宫主嫡系血亲,请您诛杀叛逆,光复拜月宫正统,娇奴愿赴汤蹈火,辞。”

  段毅被接二连三变故震迷迷糊糊,此脸懵逼,完全搞什鬼。

  继承产吗?

  叛逆?报仇?光复正统?尼玛赴汤蹈火,莫非福,祸?

  ------题外话------

  新书传,求收藏推荐支持啊。

神奇推荐位
  • 早夭的边缘路人成仙了

    虎歌8嗷呜 / 著

    许艾夭是一本仙侠文的路人,在原书中她就是一个早夭的人物,甚至于她的一生在原书中也只是...

  • 山河盛宴

    天下归元 / 著

    【一句话简介】:山河为宴兮锅在我手,出嫁三次兮老公你走!【潇湘版简介】:黑芝麻馅雪媚...

  • 拈花一笑不负卿

    南酥青子 / 著

    大雨,她跪在殿前,做了她这一生最任性的一件事,一如当初她的父亲那样,只为一纸婚书。“...

  • 旺门佳媳

    瑾瑜 / 著

    现代金牌培训师一朝穿越,竟成农家苦菜花儿前脚被卖糟老头子做妾,以死相逼,后脚又被卖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