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权宠医妃

第四章处死叛主的丫鬟

陈氏寻人未果,正心烦,钟嬷嬷便走了过来,对她耳语了一番,她立时目光一亮,抬脚就走。

老夫人年纪大了,不怎么喜欢太热闹的场面,呆久了就觉得疲乏烦闷,与前来道贺的贵妇们打过招呼便去花厅休息。

陈氏来的时候,她正靠在软榻上假寐。

“母亲。”

老夫人睁开眼睛,看她神情,便拧了拧眉。

“发生了何事?”

陈氏低声道:“心鸾找到了,只是…有些不太好,怕是…”

她支支吾吾欲言又止,神情里有些难以启齿的暗示。

老夫人眉头皱得更紧,脸色已经沉了下来。

……

师心鸾沐浴完毕,换了身衣服走出去,扬声唤道:“平秋。”

好一会儿,平秋才推门而入,“小姐。”

师心鸾装作没看见她的心不在焉,吩咐道:“给我倒杯水来。”

“是。”

平秋打量了师心鸾一眼,才去倒水。

茶水早就冷了,她却毫无察觉,又或者她觉得已经没有再换的必要。反正今日过后,师心鸾便将堕入万劫不复之地,何须再委屈自己伏低做小?

将她的心思看得分明,师心鸾心中冷笑,端着茶杯却没喝。

“平秋。”她突然道:“你跟着我多久了?”

平秋一愣,不懂她为何突然问起这个。今日的师心鸾,真的太不一样了,她心中莫名的有些不安。

“回小姐的话,奴婢跟着小姐已有三年。”

“那我这三年待你如何?”

师心鸾继续问。

平秋眼珠子转动,道:“小姐待奴婢恩重如山,情同姐妹!”

好个恩重如山,情同姐妹!

师心鸾看着她,心中不无失望。

当年她犯下大错,老夫人将她身边的人全都处置发配,就连从小照顾她的奶娘和贴身丫鬟也不例外。后来自己沦为寡妇,受尽冷眼讥嘲,父亲师远臻担心府中的丫鬟伺候不周到,便从街头将卖身葬父的平秋买回来照顾她。

整整三年,她待平秋可谓亲如姐妹,却没想到她竟吃里扒外窜通外人要取自己性命。

到底,不是一起长大的情分!

眼中冷光一闪而逝,她道:“那么,如今我有一件重要的事情交给你去办,你可否愿意?”

平秋虽觉她今天的确太过反常,但一想到她很快就身败名裂,再无翻身的可能,心里那股莫名的不安也就随之烟消云散。于是她道:“小姐但有吩咐,奴婢必定万死不辞!”

“那你就去死吧。”

师心鸾骤然声音森寒如冰,话音未落已来到她面前,左手扳过她的下巴迫使她张嘴,快速的将手里那杯水尽数灌了进去。

这一系列变故只发生在一瞬间,平秋只觉得空气一冷随即自己就被制住,下巴的疼痛未持续多久喉咙就被冰冷的茶水侵袭,随即就被师心鸾甩倒在地。她甚至还来不及咳嗽呼救,师心鸾已将膝盖跪压住了她的胸口。她立时呼吸不畅,脸色涨红又慢慢褪去血色,眼神愤怒又惊恐。

“你…”

师心鸾膝盖一个用力,她便一个字也说不出来了。此刻她终于意识到,师心鸾的反常,不是偶然。

“你对陈氏倒是衷心,竟不惜拿自己的性命做赌注也要帮她来害我。”

平秋瞪大眼睛,脸上有一瞬间的慌乱,却很快镇定下来,甚至还有着一丝桀骜和有恃无恐。

师心鸾冷笑。

“你真以为,我死了,陈氏就真的能许你荣华富贵?”

平秋浑身一僵,却是真的恐慌了。因为她看见师心鸾的眼睛,犀利冰冷,带着森然的寒意。然而她不明白,师心鸾素来柔弱不争,又对自己十分信任,是如何察觉端倪的?既然她已察觉,又为何迟迟按兵不动?

“你是不是很奇怪,明明你行事小心翼翼,我是如何发现你居心不良的?”师心鸾轻易看穿了她的心思,“放心,就冲着你我主仆三年的情分,我也会让你死个明白的。”

“其实很简单,我当时被人从后面打晕,虽没看见对方的容貌。但在我倒下的时候,看见她穿的鞋子。蜀锦背面,绣着鱼戏莲花的图案,鞋尖还缀着红宝石。那是去年,我送给你的生辰礼物。我一向待你不薄,你身上所有穿戴首饰比起一般的闺阁小姐也不差。而你为了炫耀显摆,从不懂得收敛。却没想到,你的虚荣和贪婪,最终成为你败露的证据。”

冷静理智的分析,凌厉逼迫的眼神,与生俱来的威严以及强大的气场,逼得平秋险些喘不过气来,最初的桀骜荡然无存。然而即便如此,她眼中仍无悔意。

师心鸾歪头看了眼门帘外,漫不经心道:“陈氏快来了吧?你真以为,她会救你?”

平秋抿着唇,面色无惧。然而下一刻,她脸色便呈现出了痛楚之色。疼痛,从腹部开始蔓延,并且愈渐剧烈。

怎么会这样?

师心鸾微微松了力道,“是不是觉得肚子疼痛难忍?头晕脑胀,心悸痉挛?”

平秋猛然瞠目,怒道:“你、是你…”

她眼睛落在师心鸾手中那只茶杯上,意识昏聩,却还是想不明白自己是如何中招的。水是自己准备的,不可能有问题。那么…

师心鸾微微一笑,她本就眉目妖娆艳丽,笑起来脸颊两个浅浅酒窝恰到好处,直欲逼人呼吸。

“刚才你扶我进来的时候,我摔倒了一下,还记得么?”

一个画面咋然划过脑海,极致的痛苦下,最初忽略的那些小细节,清晰的在脑海里闪现。

她记得,师心鸾摔倒的时候,打翻了茶杯。难道就是在那个时候…

师心鸾的回答,应证了她的猜想。

“没错,我故意摔倒,然后将指甲里混合了夹竹桃树皮汁液的花粉抹在了茶壶的壶嘴上。我让你给我倒水,然后再与你废话,不过就是等着毒素彻底融入水中。哦对了,你听命陈氏,在我的饮食里下的慢性毒药,还记得吧?刚巧,这种慢性毒药会促进夹竹桃的毒素。而你刚才急着给陈氏报信,居然没注意到我手上受了伤。”

带毒的血,混合夹竹桃,平秋必死无疑!

平秋只觉得脑子里轰的一声,浑身如坠冰窖之中,她完全没有了思考能力,大脑一片空白,陈氏曾许诺的荣华富贵也跟着化为乌有,近在眼前的只有师心鸾妖娆冰冷的眼神。

死亡的威胁近在咫尺,从未有过的恐惧将她彻底包围。

“小、小姐,奴婢知错了…小姐饶命…”

师心鸾慢慢起身,居高临下的看着她,神情平静眼神冷漠。

“你尚且知我待你情同姐妹,却仍旧义无反顾的出卖我。我饶你,谁来饶过我?”她半眯着眼,听着门外越来越靠近的脚步声,道:“你方才不是说,可以为我万死不辞么?那么,就用你的命,来尽你最后的衷心吧——”

砰——

手中茶杯碎落在地,与此同时,师心鸾惊恐的尖叫声冲破云霄。

“啊—”

凝望的沧桑眼眸 · 作家说

上潇湘书院支持我,看最新更新 下载App
推荐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