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潇湘首页> 嫁偶天成

第三十五章 退让

书名:嫁偶天成|作者:木嬴|发布:2019-09-29 17:57:55|更新:2019-09-29 17:58:56| 字数:2214字

姜绾脸上的愤怒凝固,渐渐转为吃惊和不信。

还有专门写给她看的话本子?

逗她呢?

姜绾白净的脸庞上写满了质疑。

齐墨远斜了她一眼,淡淡道,“你不必怀疑,我不会帮惜字斋说好话。”

这一点,姜绾不用怀疑。

齐墨远要是会帮惜字斋说话的人,惜字斋也就不会被查封了。

难不成惜字斋真的把《绣球记》写了两版?

齐墨远手中那一版,她过的惨不忍睹,含恨而终,把丫鬟气了个半死,外加哭成泪人儿。

昨儿齐墨远给她买话本子,结果自己看了后,气的不轻,不许她看话本子,还直接让人把惜字斋查封了。

姜绾更好奇了,她憋笑道,“你昨天看的不会是自己被雷劈了吧?”

齐墨远,“……。”

这女人!

只要一张口,总能气的你头顶冒烟。

亏得他刚刚还以为是姜四太太病入膏肓,好心宽慰她。

齐墨远把书拍给姜绾,咬牙道,“遇到你,我被雷劈已经算好的了。”

姜绾,“……。”

她眨眨眼,同情道,“这么惨啊?”

齐墨远脸黑成锅底色。

转身就走。

他怕再留下,想杀人的心都有了。

结果姜绾好奇心被勾了起来,拿着书追着他问,“你和我说说,你将来过的有多惨呗?”

齐墨远脚步一顿。

姜绾没及时刹住脚,直接撞他后背上去了,疼的直揉鼻子。

齐墨远转身瞪着她,姜绾后知后觉问错话了,无辜道,“我是问你在书里过的有多惨。”

以后他过的是好是坏,天知道。

齐墨远眸底火光大胜,游走在愤怒的边缘。

再问下去,估计他都扛不到吃回门饭就要先走了。

姜绾退一步,“好吧,好吧,你不愿意说你自己过的多惨,那总能和我说说我过的有多幸福吧?”

齐墨远,“……!!!”

真的。

呼吸都快气的窒息了。

这就是她的退让?

这是往人家伤口上捅了刀子再撒盐!

见姜绾一脸好奇,要刨根问底的神情,齐墨远心口堵的厉害。

既然是专门写给她看的,自然是她怎么高兴怎么写了。

想到这里,齐墨远就觉得只是查封惜字斋太轻了。

“夫妻恩爱,长命百岁,儿孙满堂!”

齐墨远咬着牙说完,抬脚走人。

姜绾觉得这结局才叫好,刚刚那个实在是太悲惨了。

见齐墨远走远,姜绾要追上去,金儿拽着她云袖,不让她走。

姜绾瞥头看着金儿,“拉着我做什么?”

金儿不松手,“再问,姑爷真的要掐死姑娘你了。”

出嫁前,姜绾在金儿跟前说过怕齐墨远掐死她。

金儿记住了,刚刚她发现姑爷一直盯着她家姑娘的脖子,眸底全是怒气。

那明显是想掐姑娘脖子又顾及这里是河间王府不敢。

姑娘还不见好就收。

姜绾则道,“难道你就不好奇我最后改嫁给谁了?”

金儿有点懵,下意识的问了一句,“为什么要改嫁?”

姜绾抬手敲金儿脑门,“夫妻恩爱,长命百岁,儿孙满堂,要写的是我和他,他能气的把惜字斋查封吗?”

金儿懵懵懂懂。

姑娘说的好像挺有道理的。

姑爷刚刚说被雷劈都算好的了,她听见了。

难道姑娘最后真的改嫁他人了?

金儿有点不想,她觉得姑爷挺好的。

齐墨远走远了几步,见姜绾没追上来,脚步放缓。

这一放缓,正好听到姜绾说的话,气的两眼发黑,差点气死过去。

暗卫躲在树上,是万分的心疼自家世子爷,这门回的也太糟心了,好不容易闯过了姜老王爷的关,躲过了姜大少爷、姜二少爷,结果世子妃的威力更大,简直是气死人不偿命啊。

姜绾见齐墨远停下没走了,她迈步走过去,“怎么不走了?”

“你让我往哪里走?”齐墨远脸黑成炭,周身寒气直往外涌。

姜绾嘴角笑憋不住,看来是真气大了。

她把手里的书原样拍给齐墨远,“这书不适合我看,你看应该挺解恨的。”

不得不说惜字斋会做生意。

她是河间王府唯一的姑娘,集万千宠爱于一身,不知道多少人羡慕妒忌,她倒霉,过的凄惨,又不知道多少人会拍手称快。

绣球择婿又是前些天才发生的事,还是街头巷尾的谈资,这时候一本影射她和齐墨远的《绣球记》横空出世,必定会被大家抢购一空。

只是《绣球记》迎合了大家,势必会得罪她和河间王府。

姜老王爷敢罢朝一月,退掉先皇的赐婚,权势可见一斑。

这样的人家,可不是随便谁都能惹的起的。

不然惜字斋也用不着专门写一本来应付她姜绾。

惜字斋考虑的很周到,可惜架不住意外频生啊,该她看的话本子她没见到,落到了齐墨远手里,惹祸上身。

齐墨远手里拿的是下册,姜绾看向金儿,“把上册拿给他。”

金儿觉得这书不合适姑爷看。

万一姑爷有样学样,那姑娘可就惨了啊。

只是姜绾发话,她一个小丫鬟不敢不听。

金儿跑回凉亭,把扔在地上的书拾起来,又跑回来。

看着手里的书,齐墨远怒气一点点被压了下去,只余下无力,还有一点点羞愧。

昨天他怕她学坏,不许她看话本子。

她倒是一点不怕,坦然的把书交给他。

这些姜绾倒是没想过,她好奇的是,“你不是陪我祖父吗,怎么来找我了?”

齐墨远也没多想,回道,“工部尚书和夫人登门了。”

姜绾没什么反应。

金儿站在一旁,愤恨道,“他们还有脸来?!”

姜绾看向她,疑惑道,“怎么了?”

金儿鼓着腮帮子,气呼呼道,“大少爷定亲的就是工部尚书府大姑娘,要不是工部尚书府他们把亲事退了,姑娘也不会觉得连累了大少爷二少爷,伤心的跳湖自尽。”

姜绾瞬间明白过来,她说河间王府来客,怎么她娘不让她去会客呢。

原来来的是工部尚书和夫人。

既然亲事退了,这会儿来府上不会是后悔了吧?

姜绾把猜测压下,轻咳一声,“什么跳湖自尽,我那是在湖边走,不小心脚滑了。”

金儿望着姜绾。

她也知道跳湖自尽丢人,可姑爷知道的很清楚,根本瞒不住的。

齐墨远嘴角微勾。

姜绾看着他,妙目一瞪,“怎么,你觉得我是会跳湖自尽的人?”

齐墨远摇头,“不会。”

姜绾灿然一笑。

如料峭春风里悄然绽放的梨花,明媚的晃人眼睛。

只是笑容刚绽放出来,就凝固在了脸上。

因为齐墨远又补了一句,“比起你跳湖,我觉得你把别人踹湖里自尽的可能更大。”

姜绾磨牙,“你还真是了解我!”

神奇推荐位
  • 爷是娇花,不种田!

    爷是娇花,不种田!

    浅如月 / 著

      曾经的苏言有点傻,有点憨,像个绵软可欺的小绵羊!   可她手里有几亩良田,还有个儿子,苏言知足常乐,过得悠然自得,直到……她发现自己还有个相公,且相公还是个佞臣,一切戛然而止!   过去的宁侯爷,大权在握,美人在怀,日子过的顺心畅意,逍遥自在,直到……他发现自己带回来的女人不是一只绵羊,而是一朵食人草,一切天翻地覆!   小剧场一:   “娘,村头那恶霸又来了!”   “关门,放你爹!”   小剧场二:   护卫:“太医,您看我家主子这是得了何种病?”   太医:“这,这个,是隐疾!”   隐疾?某人抬了抬眼帘,若有所思!原来,相思病是一种隐疾

  • 富贵不能吟

    富贵不能吟

    青铜穗 / 著

    镇北王燕棠作风端正守身如玉,不想马失前蹄,从此他的人生不止有了黑点,简直已黑成了一幅水墨画……

  • 小王爷他必不可能动心

    小王爷他必不可能动心

    苹果小姐 / 著

    【双洁,凭借医术搞事业女主X疯批美人抢江山男主】 顾珞穿越成了安平伯府养在庄子上长了15年的二小姐。 二小姐人美心好就是眼睛瞎,从庄子上来了京都,就被郁王府的小王爷迷得七荤八素。 就在顾珞穿越当天,二小姐打算把小王爷生米煮成熟饭...... 一年前。 不算宽敞的马车里,顾珞指了郁宴旁边的位置,“我坐这里?” 郁宴靠着车壁,难以置信的道看着顾珞:“不然呢?你还想坐我腿上?” 顾珞:! 可去你大爷的吧! 一年后。 宽敞的马车里,顾珞指了郁宴旁边的位置,“我坐这里!” 郁宴:...... 呜呜呜呜,是我的腿没有马车舒服吗!

  • 暗糖难防

    暗糖难防

    霏倾 / 著

    【红袖读书首届全球征文大赛·最具人气作品奖】 听说在建筑界极负盛名的建筑设计师傅时御,最近竟沦落到给小民宿画设计图? 同行很吃惊,认为傅大设计师逼格尽失,人设崩塌。 直到他们见了那位美得令人窒息的民宿合伙人——律政界人称“温柔一刀”的大律师唐希恩。 吃瓜群众表示:清冷禁欲的傅大设计师,这是死于温柔刀下啊! —— 民宿开张日,唐希恩携创意设计师傅时御接受记者采访。 记者:“听说傅先生此次是免费设计,请问传言属实吗?” 傅时御(面无表情):“不属实,无可奉告!” 记者:“对于说动傅先生亲自设计,请问唐律师有什么秘诀吗?” 唐希恩(一脸淡定):“秘诀?也就谈了个情吧。” 【成精的女律师 VS 口嫌体正直的男建筑设计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