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潇湘首页>古言>盛世权谋之嫡女荣华

第一章 灾星

书名:盛世权谋之嫡女荣华|作者:灵路|发布:2019-09-20 22:42:00| 更新:2019-11-17 13:06:49 | 字数:3069字

  正康三十六,夏。

  泰昌县,袁宅花园

  正烈阳高照正午分,午觉。

  袁四姑娘袁滢雪,被三姑娘袁喜莲丫头紫衣

  袁滢雪红眼圈,抓朵珠花,死死攥:“东西,。”

  袁喜莲气双眼圆瞪,将袁滢雪已经撕扯狠狠:“呸,东西,东西,副贱命,东西,快点,它给!”

  “。”袁滢雪痛,头被扯断,头皮火辣辣疼。

  旁紫衣袁喜莲扣袁滢雪指头,嘴:“四姑娘,气,三姑娘给什,今。您快松吧。”

  袁滢雪摇头,猛使浑身力气,将袁喜莲推翻,旁跑

  袁喜莲珠花,因秦文东西,袁喜莲朵珠花做文章。

  袁喜莲,嫁给秦文

  惜秦,根本,何况姑姑袁春芳嫁秦少爷秦允门,何况姑侄两嫁亲兄弟。

  袁喜莲秦文朵珠花,

  袁喜莲袁滢雪跑,怨毒目光紧紧追随背影,似毒蛇般。

  贱胚,三少爷竟

  袁滢雪跑方,见底湖水。

  袁喜莲猛紫衣,向袁滢雪冲

  袁滢雪刚才直给袁喜莲主仆两打,身气力,并跑远。

  袁喜莲追狠狠推:“死吧,贱。”

  袁滢雪身声惊叫,倒进池水,噗通声,水花四溅。

  “救命啊,救命——”袁滢雪拼命扑腾

  袁滢雪头挣扎求,按袁喜莲眼神,愣,慢慢变阴狠兴奋嘀咕:“死吧,快点死吧,反正受待见,痛快。”

  京城投奔二叔,盛京城荣华富贵活,袁滢雪,才

  因,袁滢雪二叔袁仁死原配张氏嫡长,二叔今官至正三品刑部侍郎,娶薛阁老儿,袁惜娴,才袁府嫡长

  袁滢雪,该存

  该随娘,

  真碍眼。

  紫衣旁已经吓腿软气力足,沉入水袁滢雪,恐惧全:“姑、姑娘,怎办?”

  袁喜莲哼声,笑:“走。”

  紫衣愣,袁喜莲已经潇洒转身离急忙踉踉跄跄,根本敢回头再湖水。

  姑娘满志,顿遍体寒,虽服侍三姑娘私恶毒,肠忒坏,,万万恶毒程度,啊,

  两急匆匆,却凉亭头,划船。

  袁府负责打扫水落叶杂物船娘,翼翼,见袁喜莲主仆两跑远

  眼神水花方,见死救。

  张嘴叫喊:“快哪,落水,快救命啊。”

  间,袁府花园吵杂

  等许闻声聚集候,船娘已经将水袁滢雪拖

  “啊,四姑娘吗?”

  “啊,睡觉,怎玩?”

  “,该吧。”

  众围观,相助。

  ,将袁滢雪放,摆弄儿,声,吐口水

  “算救。”船娘吁口气

  旁见抹嘲笑,谁四姑娘受宠,连老太太张嘴闭嘴,灾星,祸根,怎死。

  给救活外头才船娘,赏钱

  袁滢雪醒,迷蒙眼睛,模糊视线头顶

  等清楚认识,熟悉感觉。

  觉头昏脑涨,浑身,等及瞪眼睛分辨,终眼睛,再次昏迷

  丫头突哭哭啼啼,喊姑娘。

  此,反正

  闹,管太太传句话

  花园粗使婆,将袁滢雪放路送回偏僻西角院——素园。

  四姑娘丫头采菱,路哭哭啼啼旁边。

  袁滢雪落水,知。

  ,慈安堂,袁老太太庞氏,带眷坐笑,,刻薄眉眼满满耐烦。

  推袁滢雪落水袁喜莲,

  老太太身边,嘟:“老太太,丫头底死死透话,早早拉外头吧,省晦气。”

  庞老太太侧,坐容貌娇艳,却神冷淡姑娘。

  眼袁喜莲,冷淡厌恶:“娘,莲丫头吧,方,头。点,别叫,”

  十八,正候,死儿,按律法,姑姑,服三

  真,晦气极,果袁滢雪命格,

  老太太庞氏,哪,包括,张氏?张老太太慈安堂咽气,边假装痛哭,依依舍。

  京城,袁滢雪,谁服丧。

  泰昌县,盛极,谁二郎张氏儿。

  袁滢雪满月,虽二郎却宴请老夫太太等,满月礼,五岁常常入。

  袁滢雪二郎儿,泰昌

  ,庞老太太烦躁,觉慈安堂,突冷嗖嗖。

  儿春芳,骂孙袁喜莲:“姓袁,袁滢雪怎二叔儿,咱外祖死活,,改明全泰昌县脊梁骨。二叔京城穿金戴银,使奴唤婢,全二叔,名声,二叔给连累方。”

  袁喜莲被骂

  庞氏笑:“老太太别气,莲丫头向真烂漫”。

  五姑娘袁喜桃嘴偷笑,口:“老太太,三姐姐嘴快,您饶回吧。”

  袁喜莲亲姐姐袁喜梅,瞧三婶话刻薄,堂妹袁喜桃番矫揉造

  高兴袁喜莲,,三妹带脑,便微微低头,做声。

神奇推荐位
  • 一品仵作

    凤今 / 著

    开棺验尸、查内情、慰亡灵、让死人开口说话——这是仵作该干的事。暮青干了。西北从军、救...

  • 空间农女之十二生肖来种田

    雏田的白眼 / 著

    特工穿越农女小丫头获取随身空间,有一天从空间中蹦出来一只老鼠,说像它这样厉害的还有十...

  • 农女的锦鲤人生

    暮夜寒 / 著

    一朝降生,本是福禄双全旺全家的好命格,结果——被扔进深山老林?不怕,有大猫贴身保护!...

  • 林家娇女种田忙

    夜寒梓 / 著

    从小奶奶就说思其命里有劫,本以为是母亲早死,谁知道却是遭雷劈,思其命苦……被雷劈到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