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潇湘首页>武侠>燕风啸金陵

(1)寒风剑影

书名:燕风啸金陵|作者:几回又逢君|发布:2019-07-09 11:04:44| 更新:2019-07-09 11:04:46 | 字数:3631字

  (1)寒风剑影

   场及雨、消除焦阳带酷热。

  此正值七月间,与京南京仅瓜州繁华

  雨晴,温柔东风送夹带泥土芳香清凉气息,使路转眼间便、因欣喜。

   明洪武十五原广土已经平定,除却北方云南元朝旧部尚顽抗外,百姓逐渐战火摆脱安居乐业。瓜州凤阳间,加元节,香烛纸马摆满街,叫卖声更耳。

  与此形反差树木掩映“广慈寺”,平香火极盛,早晨山门,少使座红墙碧瓦、钟鼓古寺让神秘。

   终,门内静。

  “吱呀”声、山门旁角门,沙弥,将盆水扬、泼向石阶旁。刚转身进,忽听耳边“哇”声,吓忙扭头石阶湿淋淋七、八岁男孩儿

  孩儿穿件白布背条齐膝短裤,水正顺衣裤向流、浸湿赤足蹬双草鞋。

  沙弥实石阶,顿脸、忙乱水盆走

  “弟弟,见……”

  “见?长眼睛吗?!”

  抹水,孩儿瞪圆眼睛。

   见口伤沙弥脸渐渐消失,

  “话。”

  “话!”孩儿虽,却口齿伶俐、毫退让,“听懂话!”

  沙弥次却气红,顿顿才:“台阶僧怎……”

  “吗?贼秃太目罢!”

  孩儿已几步跳石阶、双叉腰沙弥挺胸,证明

  沙弥听“贼秃”,气孩儿却嘴儿仍停:

  “别欺负,贼秃烂木鱼敲几,念几句混吃混喝吗!”

  真象话,沙弥顾方几岁、扯住衣襟:“敢再!”

  孩儿本,圆圆眼睛却瞪

  “放、秃驴!”

  更难听,声调提高倍,沙弥气推,孩儿倒退几步,脚底踩空、头载石阶。

   见两吵闹,闲散早已围四周、阵阵哄笑,石阶顿惊。

  沙弥本气极才顺推,、竟被推,眼见头朝非死即伤,呆住

  孩青石板路——

  忽、恰接住孩顺势附身,便稳稳孩儿抱怀

   “咣铛”声,厚重山门三位五、六十岁,身沙弥。

  左边认识,正广慈寺住持方丈——静慈。

  刚刚松口气沙弥见住持被惊,顿怕、竟哭

  “师父、师父,弟,弟……”

  静慈却另两位僧台阶,径直、双掌合十:

  “阿弥陀佛,四公,老衲迎接。”

   热闹目光全位“四公”身

  二十二、三岁纪,身穿件普通灰色夏料长衫,除特别洁净、实奇,吸引相貌宽宽额头、尖尖巴,白净脸庞,加修长身材,确实令忘俗感。

  将孩儿放,四公微笑礼:“师您。”向另外名慈眉善目老僧施礼,“宗泐师。”熟识笑、微微施礼。

  “吧。”

  两名青衫随将围观驱散,四公应静慈邀走台阶。

   突孩儿猛抓住沙弥:“别走!”

  沙弥原,谁知缠,,即敢张口、,显非常狼狈,抬头,见静慈目光已射向急、泪水

  正迈步进寺门四公微微笑,转身拉孩儿

  “兄弟,本口伤,惹怒师父,。”

  “水淋干嘛?!瞧!”

  边孩儿边指指身衣服,却料经番闹,加热,衣裤早已干,便,“哟,怎?!”

   住哈哈,四公抚住肩头:

  “,衣服既已干早点儿回吧,父母该急坏。”

  “父母……”

  孩声音忽片刻头,“刚才救刚才却差点儿摔死完!柴靖南向恩怨分明!”

  听父母,四公已收敛笑容:

  “兄弟,既恩怨分明,吧,别再师父计较吗?”

   清澈啊——

  孩儿柴靖南望双流露慈爱眼睛,知怎点头。

  “太谅,”

  四公很高兴身边名随块银、送,“送给。”

  柴靖南本儿,沙弥、立刻

  “丈夫受禄!”

  儿罢满嘴言语,笑。

  四公却很严肃:

  “丈夫算话,已经吗?”

  “……”

  柴靖南脸儿涨通红,

  “先收救命再报。”

  “吧。”

  四公微笑将银,柴靖南稚气脸儿笑容:

  “再见喽!”

   望跳远背影,众均摇头笑

  “燕……”

  静慈回话刚见四公、便改口,

  “哦、四公寺内话吧。”

  “,”

  边答应,四公宗泐,“师怎?”

  “,”

  宗泐笑指身边

  “四公老衲衍。”

  衍?象听——

  四公打量,见衍身材高、相貌伟岸,与其,倒更象位公侯将相。

  风波算平息寺门,高山门便再次紧紧关……

  孩儿柴靖南高兴路蹦跳集市

  孩终究,柴靖南先跑方、神气活理直气壮包东西哼曲走条通往城西北角僻静

  头西斜,柴靖南已斜倚墙角,带回东西,鸡腿、壶水,口鸡口水吃喝

  座破烂庙,院墙已倒塌半,两扇破门勉强支撑,唯殿已漏半边,孩儿直栖身

  此概吃饱孩儿站身打饱嗝、抻抻腰,蹲身将剩东西包,提座已分辨哪位神灵神像——原整整齐齐干草,条破絮。柴靖南将包放旁,抬头房顶破洞处空,已经黑,便翻身倒破絮眼睛、似乎

  ,柴靖南双眼并瞪,瞪儿,翻身仰将双破洞处轮明月神,、四公清澈充满慈爱目光浮

  猛干草阵,布包,晶莹剔透玉镯。孩儿轻轻抚摸玉镯、黑亮泪光:

  “妈妈、妈妈……”

  谁知隐痛?慢慢沉沉睡……

  什,柴靖南被惊醒,见玉镯、急忙爬,隐神像向外边

  月光全身黑衣殿门口,腰间系条明黄色十分醒目,黑色披风搭左臂,肋口弯刀宝石烁烁放光,虽月华满毕竟,脸清,身材修长、匀称。

  缓缓几回,脚踢向破烂门扇,声让低吼。随被踢飞门扇落,院墙外飞身跃进三黑衣

  “怎?!”

  黄带眼低声喝

  三眼,其礼:

  “探听,请……”

  “,探听吗?”

  “探听。朱老四回止带,住广慈寺内西北角独院尚,。”

  “真吗??”

  “藏身很久,异常,正因、才。”

  黄带沉默

  见犹豫决,黑衣步:

  “,朱老四广慈寺住夜,明入京直等机已经。”

  黄带抬头,猛点头:“吧,!”

  “,”

  本已抬脚准备走黑衣拉住

  “该抓住、机——”

  “机”字口,身已飞向神像,倾刻间已提

  ------题外话------

  很久东西,字句,望弃。。。。。

神奇推荐位
  • 拈花一笑不负卿

    南酥青子 / 著

    大雨,她跪在殿前,做了她这一生最任性的一件事,一如当初她的父亲那样,只为一纸婚书。“...

  • 夫人她是白切黑

    荢璇 / 著

    (本文1v1+宠文+软妹子真大佬)夏家是华裔大家族。夏家大小姐夏云姝坠楼成植物人5年...

  • 早夭的边缘路人成仙了

    虎歌8嗷呜 / 著

    许艾夭是一本仙侠文的路人,在原书中她就是一个早夭的人物,甚至于她的一生在原书中也只是...

  • 山河盛宴

    天下归元 / 著

    【一句话简介】:山河为宴兮锅在我手,出嫁三次兮老公你走!【潇湘版简介】:黑芝麻馅雪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