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潇湘首页> 识谎者

041 死者孙梦

书名:识谎者|作者:南宫小主|发布:2019-06-24 07:26:10|更新:2019-06-24 07:26:11| 字数:3073字

解剖室里——

晏寒笙站在孙慕晴的身边,她掀开了盖在尸体上的白布,给晏寒笙看。

尸检昨天已经做过了。

“死亡时间是什么时候?”晏寒笙看着完好的尸体,没有毁容,没有被剁掉双手,也没有被拿掉内脏。

“死亡时间是昨天的上午八点到八点十分之间。死因和阿依,阿果娜一样,她的手臂上也有针筒注射过得痕迹。”孙慕晴指了指尸体的手臂上,确实有一个小孔。

“受害人死后没有被性侵,尸体表面依旧呈现出了紫红状态,和之前一样,但是这一次,没有小红点,到目前来说,死者已经死了二十四小时了,按照之前的判断,应该是不会出现了。”

“死者的年龄是在三十岁的样子,而且尸体的腰部,有一处撞痕,致伤物以几乎垂直于体表的方向撞击体表使致伤物陷入皮肤时,其边缘形成的擦伤,我们发现死者的地方是在湖边的草丛里,现场没有搏斗痕迹,不是第一案发现场。”孙慕晴指了指死者的腰部。

晏寒笙发现,确实有一块伤痕。

“应该是死者在生前和凶手发生了争执造成的。”晏寒笙看了看,说道。

“是的,应该是死者和凶手发生争执的时候,被推到了,撞击在了桌子或者床边的位置。”

“床?谁家的床那么高?都到腰了?”晏寒笙疑惑的看向孙慕晴。

“诺……这个,根据死者的高度来判断,差不多就可以撞到腰咯。”孙慕晴努了努下巴,示意现在尸体躺着的地方。

“解剖台啊?”晏寒笙更加的诧异了,觉得孙慕晴有点……但是转念一想……

“还会不会是医院手术室里的床?”

“嗯……也有可能的,要是能够找到第一案发现场就会知道答案了。”

孙慕晴一只手撑在椅子上,一只手抓起死者的手看了看。

其实已经检查过了,没有什么组织。

死者的指甲很短,很干净,并且她的手很好看。

“她的指甲里好干净啊?像是刻意处理过的。”晏寒笙也看注意到了死者的手和指甲。

“应该不是,死者的身份我们已经确认了,她叫孙梦,是一名设计师,设计师一般都要画图的,很少会把指甲留的很长,这样就不方便拿笔了,她和周洁不同,周洁是白领。”

“而且死者没有生育过。”

“是吗?”

“是啊,尸检报告回头给你。对了,你回去查到点什么没有,和韩老师走的那么匆忙,有没有擦出点什么火花啊……”孙慕晴看着晏寒笙,抿唇坏笑了起来。

晏寒笙瞥了她一眼:“想什么呢,我们去查案的,还是去谈情说爱的,你们啊,总是乱点鸳鸯谱。”晏寒笙说着,在孙慕晴的头上敲了一下。

“哎呀,我这不是为了你好吗?你看你,平日里板着一张脸,哪个女人敢靠近你,也就人家韩老师不计较,你行了,喜欢就追,她没男朋友吧?”孙慕晴用手腕处揉了揉头。

“行了啊……出去别乱说,我们真的只是在查案,没别的什么,人家是女孩子,你们总是这样,她会不好意思的,别乱说啊,我先出去了,一会儿出来开会,我把查到的跟你们说一下。”

晏寒笙转身,要离开解剖室,到了门口的时候,还不忘又吩咐了一句:“回头别乱说啊。”

“嘿嘿,知道了。”

会议室——

小柯拿着一根温度计,走到了韩泠悦的跟前。

“韩老师,来,张嘴……啊……”她像哄着孩子一样的,还做了一个啊的样子。

“不用……我……”

“啊……”

韩泠悦刚一张口要说话的时候,就被小柯塞了一根体温计到了自己的嘴里,她立刻抿唇闭嘴了。

过了五分钟。

“好了,给我吧。”

韩泠悦张嘴,小柯拿走了体温计。

她一边看,一边伸手摸了摸韩泠悦的额头,俨然一副老母亲的形象。

“三十七度八……哟,你低烧了。”

小柯皱起眉头,然后拿过一边的水杯:“来,多喝点热水,出出汗,你再多穿一件吧,没带衣服吗?”

“这两天忽然降温了,你又跟着老大跑来跑去的,能不生病吗?”

“我没……咳……没事的……”韩泠悦觉得嗓子又干又痒的,忍不住的咳嗽了几下。

“哎哟,还说没事,喝水……咦,老大来了。”

小柯正说着,就看见晏寒笙走了进来,韩泠悦拿起一边的水杯,喝了一口水,觉得好多了。

“怎么样了?”

韩泠悦的声音有点沙哑了,她抬头看向晏寒笙,问了一句。

“你好像严重了,要不要去医院?”晏寒笙忽然看见放在一边的温度计,顺手拿了起来看了一眼。

“你发烧了?”

“没事……”

“什么没事,有事的,都生病了。”小柯打断了韩泠悦的话。

她抿了抿唇,对晏寒笙抱歉的笑了笑。

晏寒笙见状,脱下了自己的外套,给韩泠悦披上了。

“你先套下我的衣服吧,外面挺凉的,别再严重了,抱歉……”

韩泠悦看了看披在自己身上的衣服,摇了摇头,表示没事。

“开会了,哟,韩老师生病了,没事吧。”

江鹏也走了进来,后面跟着孙慕晴,之前也不知道两个人在说什么。

“没事。”

韩泠悦摇了摇头。

“好了,我们开始开会吧。”

晏寒笙见大家都到齐了,然后关上了会议室的大门。

“老大,你们回去查什么了?”江鹏问道。

“韩老师,可以把手机借我一下吗?”这一次换做晏寒笙跟韩泠悦借手机了。

韩泠悦知道,他是要录音,便拿出了手机,找出了录音。

晏寒笙接过手机,点开了录音。

“你们先听听这个,这是韩老师之前去了蓝天制药厂的时候,录下的。”

录音点开,李喆的声音便响了起来。

大家听过之后,晏寒笙关上了手机。

“我们回去是因为韩老师觉得这个蓝天制药厂有秘密,因为我们第一个死者就是这个公司的员工,隶属于销售部,而且,蓝天制药近期就在秘密的研制某种药物,还特别请到了韩老师的父亲,大韩教授一起参与研究。”

晏寒笙简单的说出了他们回去的目的。

“那……那不是可以知道成分了?”孙慕晴两眼放光,看向了韩泠悦。

她摇了摇头:“这是机密,他不愿意多说。”

“啊……太可惜了。”小柯有些失落了。

“没关系,不过我们还查到了一些有用的东西,就是我们在蓝天制药厂看见了那个和寺庙有关系的男人,高程,调查了一下,高程曾经在寺庙里代发修行,后来还俗了,而且,高程曾经是医科大学的高材生。”

“等一会儿……”韩泠悦忽然打断了晏寒笙的话,大家看向她。

“我记得之前那个死者阿果娜的弟弟,跟我说过,他姐姐去给他买糖,后来卖糖的老板娘说,阿果娜去过寺庙,之后就不见了,这一次的死者,又是寺庙接待的客人,去叫那个住持回来问话吧。”

“现在只有让他自己招了,我们才可以更进一步的调查下去,反正我猜的肯定没错了。”

“高程和汉嘎认识,曾经在寺庙里修行过,他同时又和李喆认识,那么,高程就算是中间人,汉嘎利用寺庙来寻找猎物,以便李喆做研究,这个寺庙,可能就是死亡寺庙了,咳咳……”韩泠悦的声音沙哑了起来,说完立刻又咳嗽了几声。

“你真的没事吗?我送你回去休息吧。”晏寒笙皱起眉头,见韩泠悦有些难受了,心理也着实不好受。

“没事,你真的不要管我,晏队长,你带人去抓汉嘎回来问话,慕晴和小柯,你们现在马上回实验室,继续解析药物成分,江鹏,你让南城分局的信息技术人员,快速地调查高程的所有事情,包括他和李喆的关系网。”

“现在,马上,你们所有人,都不要管我了,去做自己的事儿,我们不能再拖下去了,不然死的人会越来越多,希望孙梦是最后一个。咳……”韩泠悦表情很是严肃,不像是开玩笑。

她说的,大家都明白。

“我去抓人回来,路上我联系顾风岩,老大,你留照顾韩老师吧。”江鹏说着,已经起身,走了出去。

“那我们先工作了,韩老师你自己当心身体。”

小柯和孙慕晴也离开了。

会议室里,只剩下了韩泠悦和晏寒笙两个人了。

“我还是送你回去吧,你多休息。”

晏寒笙看着韩泠悦。

“不用了,你也去忙吧,我吃了药,也没那么快好的,生病嘛,总有个过程的,谢谢你的衣服,我一点也不冷了。”韩泠悦看了看自己身上的外套,对晏寒笙露出了一个我没事儿笑容。

“我留在这里吧,等江鹏带人回来吧。”

“嗯。”

韩泠悦点了点头,随即拿起手机,给韩俊发了微信,让他立刻辞职离开。

韩俊也很快的回复了,表示自己明白了。

其实之前韩泠悦的奶奶方丽问起韩泠悦的事情的时候,韩俊说出了她回来的事情,方丽就告诉韩俊,听韩泠悦的,她不是喜欢玩的人,肯定是在做着什么正确事儿。

神奇推荐位
  • 阴美人

    阴美人

    羽落辰汐 / 著

    新书《蛇夫在上》已经连载发布—— 我出生时,全家做了一个相同的梦,梦到了一只白狐狸窜进了家门… 我出生的时间不对,或者应该说不该来到这世上… 我的命,是用全家人的命换来的。 【ps:本文纯属虚构,如有雷同,实属巧合。】

  • 暖婚甜入骨

    暖婚甜入骨

    漫西 / 著

    【已签出版】 一场家族联姻,砚时柒和秦家最低调的四少秦柏聿结婚了。 婚后,低调的四少一改内敛的作风,三不五时的秀恩爱。 助理来报:“秦少,夫人的前男友刚发微博求复合,三千万粉丝在线狂欢!” 男人目光凌厉,语气低冽:“把他微博黑了!” 助理再报:“秦少,有媒体报道夫人的品牌服装是高仿。” 男人清隽的指尖夹着烟,轻吐烟雾:“联系品牌方,举办全球唯一代言人发布会!” 助理三报:“秦少,夫人……要离婚!” 男人放下手中的文件,瞥着身旁复刻版的小包子,“你妈要离婚!” 小包子‘嗷呜’吃了一口冰淇淋,奶声奶气的说:“爹地,妈咪养我好辛苦的,多给点抚养费,蟹蟹!”

  • 神秘顾爷掌上宝

    神秘顾爷掌上宝

    悠哉依然 / 著

    他,海城最为神秘家族的嫡系传人,整个A国奉为座上宾的尊贵男人,不喜张扬低调沉稳,拥有最高贵的血脉,指尖轻点便是地动山摇。   她,现代古医世家唯一的传人,少时却被人陷害,连同母亲一起扔到了疯人院中,听着鬼哭狼嚎的悲鸣过了整个童年。   一朝坠落山崖,她斩野兽,寻古草,一方绝世丹炉,练就神医丹药。   废物蜕变,一朝成神,一枚丹药,起死回生,化冥者骨血,练就至尊传奇。   睥睨归来,她誓要搅动这海城天翻地覆,欠她的,都要十倍百倍偿还!   夺她家产者,死;伤她母亲者,亡;欺世盗名者,灭。   不过人总是不能太张扬的,这张扬张扬着,就被人给惦记上了,惦记上你的还是让人闻之色变的神秘大佬怎么破。   要是有个男人总是跟在你身后死气白咧的非要宠你,疼你,赚钱给你花,生气的时候当你的出气筒,高兴的时候陪你开心。   看着那个宛如神砥般的男人单膝跪地,给那个废物小姐系鞋带的样子,围观群众震惊的话都说不出来,谁说那个男人从来不碰女人的。   那面前这个抱着女人声线黏腻,一声一声叫着心肝宝贝的男人,是谁?   简介无能,主要看文,史上最强宠婚,别开生面的现代宠婚史,不一样的男女主,一样的腻宠成瘾。         

  • 江山谋之锦绣医缘

    江山谋之锦绣医缘

    公子无奇 / 著

      【丧萌团宠穿越女主vs伪善团惧重生男主】   段音离穿越了。   从一个医术精湛的“小中医”变成了太医府的大小姐,看似妖里妖气,实则又丧又萌。   平生所爱一是医、二是肉。   后来她遇到了一个人,成为了她生命中第三个特例。   傅云墨重生了。   从一个弑父杀君的大反派变回了人见人怜的谪仙皇子,表面无欲无求,实则狼子野心。   从满级号再回新手村,他只想逍遥度日,可遇到段音离之后,却为她再次拿起了屠刀。   *   【小剧场】   某日,下人于荷花池旁忙碌,将破败的荷叶尽数除去。   段音离眸光淡淡,一边啃着鸡腿一边嘟囔了句,“留得残荷听雨声……可惜了……”   翌日天阴,她穿廊而过,意外发现池中荷花未尽。   雨打荷叶,音色清脆。   她自言自语道,“这荷叶怎地还在?”   身后男子长身玉立,将手中披风披在了她的身上,薄唇轻启,“静听雨声。”   半晌后又道,“与你一起。”   她回眸,一脸真挚道,“听说,下雨天和鸡腿更配哦。”   他垂眸,唇边漾起涟涟笑意,一脸宠溺的递上了鸡腿。   *   这是一个小病娇找妈妈,找完妈妈找爸爸,顺路捡个大病娇夫君谋朝篡位的故事。   还是一个大漂亮领着小漂亮收拾一群丑八怪的故事。   更是一个大面瘫和小面瘫互宠,把彼此宠的不再面瘫的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