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潇湘首页>都市>天驱

外篇——奉导誓愿何不成就乎

书名:天驱|作者:风月|发布:2014-12-22 16:53:19| 字数:4170字

  原本打算写更新其实主线关联算很紧密,删掉半外篇,主角周离……

  间紧接二百五十六章回头’,讲……其实。等写完部分剧屈青阳吧……

  -----

  RB南海。

  倾盆暴雨似乎海蔓延,汪洋,波潮滔

  数海浪撞击,像石块摩擦,巨响轰鸣。它盘旋,徘徊片永远覆盖迷雾海域

  龙三角,RB称它‘化物’,魔鬼占据海洋。它汹涌,哪怕万吨巨轮倾覆,它平静,却漂浮白骨。数百数船舶失踪,被漆黑海洋吞噬。它像永远喂怪物,埋葬切进入腹食物。

  片狂乱,却始终座巨建筑耸立海平。高挑屋脊破暴风雨,屋脊悬挂风铃乱风激烈响,四角灯笼却肯熄灭。

  哪怕黑暗,灯火通明。

  座消瘦尖锐守阁,它根基深深海底暗礁,刺

  妖刀锋刃。它海浪斩破海浪,狂风,它撕裂狂风。

  风吹雨打,岿

  守阁,两扇纸门狂风,展露昏黄灯光。门外铅灰色漆黑夜空,云层暴雨闪电。

  沉默盘腿坐,眺望暴雨,毫防备。暴雨却敢欺紧纷纷粉碎。

  雨水粉碎化雾气,缠绕魂灵便稍纵即逝显露踪影。魂灵徘徊景象,它飘飞,悬浮,巡游,却始至终拱卫,拱卫

  界限拆世界,边狂潮席卷,边却寂静滴水闻。

  奥丁静静仰望空,沉默言。

  ,苍老跪坐煮茶火。已经很老,老眼睛浑浊,皮肤松弛。跪坐,便悄声息,像已经僵化死尸首。眼,浑浊倒影火焰,火焰跳,便海潮光。

  茶釜火焰响,已沸腾,老者火焰,火焰数幻飞舞,映照被暴雨淹城市。,惨烈厮杀场外,观战。

  “沉默呢?真困惑啊。”

  许久,老者轻轻口气,语:“懂:海洋,究竟,基金……像它物,,整世界却选择沉睡,基金关部门……”

  “试图已,懦弱者法,需深究。”奥丁

  “或许此吧。”

  老者摇头:“奥丁先像恶龙,注定霸者,您法高远,志向远正因此,您才弱者法啊。龙飞屑低头世界。”

  奥丁被比喻吸引,抬眼角:“呢?”

  “乱象序幕。”

  老者将拢,像,伸火,叹口气:“‘哈米吉顿’啊。逃避变乱,应该

  《圣经》战已经——列王战争奏,胜败死,弱肉强食像您强者。像您点燃世界,挑战神灵……”

  奥丁忽,像东西冷嘲。

  直视山被雷声吓颤抖高高怜悯:

  “山,难信徒?”

  “料。”

  老者:“畏惧。即便,求神拜佛,丑态百膜拜神佛,神佛护佑神佛尊位高远,怎呢。”

  “即便此,信仰?”

  “,或许惯性罢?”

  山摇头,浑浊眼睛望奥丁背影,“奇,奥丁先此怎呢?请恕冒犯,您……信仰呢?”

  “曾经。”

  奥丁淡淡:“‘教条机关’神灵残骸。”

  “解。”

  “神,山。”

  奥丁漠:“血脉,制‘世界树’武装,骨骼磨制‘冈格尼尔’锋刃,连血被抽,流淌婴儿体内。

  它,却像玩物。”

  “苍呢?”

  言,山奥丁,像包含奥丁却并愤怒,点头:“它才被改变价值。”

  切恢复寂静。

  良久,火焰跳,早已煮干茶釜空荡回响。

  “战斗结束。”

  山幻影,轻声叹息:“像关部门物,灰飞烟灭啊。”

  “恰恰相反。”

  奥丁终:“它结束,因。”

  “您指钱丽珍?”

  “被关进火山,曾经见擅长守软弱,焦躁,冒失,激进,犯错名。”

  “RB零课未被毁灭,曾经将评价进取君,?”

  “比康斯坦丁,缺乏雄。”

  奥丁淡淡:“喜欢防御,竖围墙甚至基金侵蚀影响。惜,敢犯错。善防守,往往牢。死,关部门便绝消失。况且……清楚预料结果。”

  “您康斯坦丁?力,普通,值忌惮?”

  “山老,怕。”

  “请您教。”

  “,拥俊杰才,气风畏惧任何权威。讨厌结果,其切便噩梦,才杀。康斯坦丁便教材,范例范例。

  哪怕逃犯,相信场战争话,胜负便取决康斯坦丁钱丽珍法。”

  “诺战争,其实交锋主宰世界力量吧?”

  山沉默许久,轻声叹息:“世界真广啊,解它方。先屑与尘世恶龙,谬误。奥丁先解释教导。”

  “话真聊啊,山。”

  奥丁摇头,像厌倦话:“怪老,基业却被康斯坦丁丫头杀片甲存,连镇压亚空间守阁输给。”

  山忿怒逝,复杂叹息,低头。

  “正。”

  “试探止吧。”

  奥丁撑膝盖站,踏进门外暴风烈雨

  险恶世界仿佛,轰响,宛雷鸣。

  “奥丁先……”

  山阻止声音被轰鸣打断

  因

  -

  云层,电光猛炸裂,惊破室内火焰,令切光芒熄灭黑暗奥丁身影站片狂乱电光屹立。电光暴雨烈风伤害海潮高处,俯瞰片魔境海洋。

  “山膜拜神佛,更加公平。”

  回头,长狂舞,眼瞳神灵电光:“解惑,聆听迷茫。

  处亚空间门献给……主宰世界,究竟东西吧。”

  头,空。

  震怒,狂风雨水像,卷守阁。它怕,,却像惊慌失措野兽。

  它恐惧冲进室内,冲垮压制装饰,浇灭熏香火焰,消失踪。

  山苍老身影摇摇欲坠,因世界重量压忽略、逃避威严。撕裂世界力量,众蝼蚁。

  山头,鼓勇气眺望门外电闪雷鸣。

  奥丁抬肃静。

  暴雨消失,烈风消失,海潮消失静谧被冻结连劈落闪电凝固间,像被卡主脖蛇。

  奥丁落数白色身影间浮

  暴风重新掀数魂灵海潮降。汪洋重新荡,碧绿色鬼火海潮。

  世界‘灵’与‘质’瞬间被剥离魂被奥丁桎梏,世界脱离物质局限,骤间跃入灵魂境界

  千、万、十万、百万……计数灵魂应召降,,悬浮海潮。

  相比,再渺尘埃。汇聚,像尘埃汇聚山。高耸,凌厉剑,赤红色愤怒火,将牢笼世界清洗。

  奥丁主宰世界东西,智慧,算计,爱,愤怒雷电般,将凌驾超拔力。

  山匍匐头仰望横扫雷暴,深深懊悔。

  未曾见识场景诩武风范奥丁怀勇气,将做与平等盟友。神已经被摧枯拉朽击溃。

  瞬间,原降临世间,散尽灼热毒火。炎雷霜电轮辐般旋转,神惩戒鞭。

  转轮圣王建速雷神?或者东西……

  瞬间,便明白,已经

  升华东西,便凌驾万物灾。躯壳世间。

  降临平,刀兵。

  “……神啊,世界究竟积攒少罪恶才引盛怒呢?”

  眼睛,敢再景象。祭仪礼叩拜,,额头深深冰冷,献崇敬赞颂:

  “——皈命顶礼,愿!”

神奇推荐位
  • 末世胖妹逆袭记

    包包紫 / 著

    体重二百五,拥有喝水都胖体质的乔绫香,被人打死在了一块农田里,她没穿越也没重生,自己...

  • 安缘

    玲珑秀 / 著

    季安宁在季家生活十多年,看戏了十多年。在适婚的年纪,一样要登台演人生大戏。她想要媒妁...

  • 长姐穿越啦

    天麻虫草花 / 著

    一朝穿越,家徒四壁,呃,家徒一壁都没有。原本以为是穿越到种种田,养养狗,逗逗鸟,养养...

  • 嫁皇叔

    暗香 / 著

    顾清仪糟心的高光时刻说来就来。未婚夫高调退婚踩着她的脸高抬心上人才女之名不说,还给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