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潇湘首页>仙侠>三途志

外传一 时光的秘密

书名:三途志|作者:崔走召|发布:2014-11-17 00:02:12| 字数:7516字

  妖星浮夜幕计算,今二十三头。

  江湖潮潮落,头间,世修真门派,莫仙门山‘化斗米观’。乱世滋穷妖邪,世间义士随斩妖伏魔,除魔卫猎妖属斗米观本领高强,剑仙神仙救星般,江湖传言,斗米观兵强马壮,深山士,更‘乱世宝’,仙飞升钥匙,仙丹。

  斗米观处巅峰,与另外两股势力‘南云龙寺’及‘阴山脉’分庭抗礼,江湖暗流涌始。

  值五月,节气渐热,仙门山白花飘香。

  早儿,光刘伯伦怕刚刚树林放完茅,裤声惨叫声。

  醉眼惺忪刘伯伦吓跳,连忙往回跑门口,见卧房似刮台风般乱团,两身影飞速追逐穿咬牙切齿

  见仙鹤条活蹦乱跳鲤鱼,蹿边追它,边焦急:“!!”

  瞧浑身湿漉漉,似乎刚般,刘伯伦已经明白饿死鬼,斗米观晨食米稀粥,由饱,隔三差五便摸鱼猎兽,嘛,鱼被爱拉屎给抢

  跟抢食儿,

  世仙鹤性贪玩,让世愿?它咕叽咕叽怪笑停躲闪,与世捉迷藏。般追逐打紧,睡觉李寒山。

  李寒山,属果梦吃饭话估计直睡类型,甭管屋何吵闹,爬李寒山仍雷打鼾声,败三条床,世跑圈,难免磕碰离谱

  猴翻身间金鸡独立踏李寒山脑袋,李寒山猛惊醒声惨叫,猴身跳走,李寒山竟眼睛重新睡,世紧接翻身踏李寒山,李寒山猛将头抬声惨叫,身跳走,李寒山眼皮闭脑袋沉,竟

  反复数次,竟愣醒,,却将卧房给搞鸡飞狗跳,刘伯伦眼见儿简直堪入目,连忙喊:“师叔祖,别跟晚辈抢食儿!?”

  猴声,坨屎回答刘伯伦问题。刘伯伦苦笑斗米观位比,虽拉屎,拿它点办法

  快被搞塌候,打门外山间路拐角处,走,其满头白脸蛋通红老头儿,身边名身穿粗衣妙龄

  长今,因斗米观每‘素食’,规矩,每五月斗米观‘素食’,借此反省身,莫食外物影响。

  戒荤腥紧,连酒让喝辈,则,掌门,二话酒搬底朝

  长属浑身难受呛火,便沉俩徒弟住处,匪夷幕,长连忙跑,刘伯伦老爷退旁,长见世追猴儿房给拆,便:“停!干什呢!!”

  “老爷!”世师傅才停仙鹤长则呲牙落身旁,长打飞抓猴,世才满忿:“,给评评理,气死。”

  “屁礼。”癫老爷:“底怎儿?”

  才将今,已经素,今容易让云掌门养鱼池鲤鱼,给抢路追它

  “它抢鱼啊!”见世边擦口水:“。”

  长愁直嘬牙花徒弟被‘乱世法宝’垂青,怎且,且…………且?

  长忽眼睛:“等等,刚才哪抓?什养鱼池?”

  “掌门养鱼池啊。”见世舌头:“掌门少挺怪荷花,嘿,鱼太肥专门挑,老爷酒怎?”

  “酒!”长满头冷汗且哭笑

  养鱼池?掌门主,怎门口养鱼啊祖宗!

  云炼丹法阵啊,六株独角莲,养花费血淘宝!癫连忙擦擦冷汗,随仔细仙鹤‘肥鱼’。

  ,果真让魁元,气真东西,条鱼名‘金鳞三线鲤’,三褪麟,九方长,每次褪鳞片颜色,鱼刚期,它炼丹定奇效。

  宝贝居让世肉鱼

  算怕麻烦且十分护犊,股惊讶劲儿却仍评理,长实咳嗽声,:“,既理,理,咳咳,斗米观十三代弟名义,今公平公正公态度审理十四代弟代猴啊仙鹤纠纷,关仙鹤师叔祖抢夺世肥鱼,本判决。”

  世希望老爷仙鹤长则背站,将头抬老高满脸儿。

  “本始终觉,仙鹤师叔祖错!抢!”长拍

  声,幅理贱模则傻眼,:“东西?老爷啊!”

  鱼啊,猴啊仙鹤爷给背锅求什长便气儿:“,休,喝米粥。”

  “………………!!”世,先师傅边啃鱼肉拉屎,登:“岂此理啊!!”

  ,世气转身跑白见世连忙追,房屋,光刘伯伦忽感觉股凉白驴醒连忙提,并且:“老爷,世捞鱼方,…………”

  “别跟话。”长忙:“。”

  ,屋李寒山终,挠挠鸡窝似边打哈欠:“唉觉睡,怎跟打仗似浑身疼…………咦??呀,屋乱?”

  刘伯伦回瞧李寒山,忍住长叹声。

  闹,刘伯伦苦笑,朝阳升,今晴空万

  晴空跑追气,白觉便跑,树梢松鼠打听向,等半山腰找候,正蹲石头玩石头。

  “什师父,什师叔祖?”听见世忿:“整欺负,连条鱼给吃,。”

  

  白走,温柔身边,:“啦,世哥,别条鱼儿已,挺难师父难处啊,,咱捉条鱼儿,偷偷香喷喷?”

  “气…………”世确实舒服声,:“…………算较真,跟啊。”

  “嗯。”白笑笑,世快,,两身便,朝方向走,仙门山身,山灵气充沛,山间滋奇花异草,此间正五月,百花鲜艳,由风吹,香气沾满衣衫。

  按理野兽少,,两辰愣任何鸟兽,且路溪水间,水鱼儿怜,真头越越高,世眼睛越越蓝,肚老虎叫声,沮丧:“今儿啊?鱼呢?肉呢?连鸭跑哪?”

  安慰,光景,方树林忽阵气流树叶哗哗掉落,与此声凄厉啼鸣传入耳

  声音鸟啊!

  连忙朝,钻片树丛,眼颗参树,高耸树枝间,隐约鸟巢,此此刻,两黑色鹰雕正盘旋,反应,它似乎受惊吓。

  鹰忽,并奋力叼物,狠狠

  白微微愣,鹰丢像刚刚孵化雏鸟儿。

  啊,万物皆程度,鸟兽更甚,怎残杀父母呢?

  雏鸟高高摔落,眼见摔死,饿精眼冒蓝光,脚踏‘全本摘星词’轻功横

  凌空抓住雏鸟,流口水声:“肉!”

  随站立,眼泪汪汪:“快,先给顶顶。”

  白楞,等回慌忙跑,接鸟儿,却摇头:“吃它啊。”

  “吃?”邪门儿,怎吃’话呢?世饿真急便忙:“怎?”

  “吃啊!”白托鸟儿,哀求:“鸟儿快死。”

  “?”世擦嘴角,:“它死它埋进吧,棺材啊。”

  “。”白瞧颤抖鸟,忽眼圈红,:“吃它…………世哥,!”

  话间,白竟转身跑,回次见…………错什

  因饥饿,白走,孤零零,等再抬头候,方才盘旋老鹰已经踪影。

  半收获,残酷命运捉弄徒劳返,回玩鱼骨头仙鹤语凝噎。

  ,其实结束。

  午,世容易等饭,虽稀粥强,世狼吞虎咽,却白并吃饭。

  世刘伯伦打听,房间,见刘伯伦边嘬葫芦:“世劲啊。”

  ?怎?世满头雾水,,饭桌长眼珠蹬,刘伯伦:“干什呢?今敢喝酒?”

  “老爷酒啊。”见刘伯伦嘿嘿笑,挑眉弄眼儿:“厨房醋,试试?”

  “试试?”长搓葫芦,喝感觉五脏六腑怎舒坦,抿嘴陶醉:“嗯,酒啊醋,醋啊!爽简直敢相信。”

  ,老酒鬼酒鬼相视笑,切尽李寒山望俩,刚话却

  纳闷儿,,世白,便门,很奇怪门,世推门入,见满怀白正坐,望呆。

  “原它带回啦。”世白笑:“?”

  白转头,瞧像哭听世强撑丝笑容,轻声:“……。”

  怎

  便两步,见雏鸟正棉花轻轻颤抖,便:“,八吧。”

  “救回。”白忽身,:“救活它定!”

  跟世刻世白满脸通红,话却僵持才转头,擦擦眼睛:“世哥,住,让…………很快便。”

  明白怎知该劝,木讷点头,随退

  ,世门口呆,等傍晚,拎酒葫芦刘伯伦正,瞧副望,刘伯伦便屁股坐身旁,玩笑语气:“两口吵架?”

  “胡啊。”世眼刘伯伦。

  刘伯伦则咧嘴笑,:“别装写脸底怎,今劲儿?千万别伤啊。”

  “。”见世:“哪伤?”

  ,世才将今原原本本讲给刘伯伦,讲完见世:“根本做错啊,气?”

  “呆。”等刘伯伦口,躲旁偷窥白驴声,随:“?”

  “?”世眨眼睛,刘伯伦则叹口气,拍拍世肩膀,:“反正聪明明显气,正鸟啊。”

  “吧。”世怀疑:“快死已,至?”

  “怎。”见刘伯伦叹:“身世且算便吧,怎?”

  听,世才恍悟。明白白今反常鸟儿,命运却辙。

  候,世便已经知身世,,甚至姓氏却连名字叔叔糊涂,受烟袋锅迷惑,极乐却死活。

  环境,它鸟儿将雏鸟丢,才触景吧,因角度

  ,仿佛气氛沉重确实饿昏头全感受,此处,世口气,紧接头,遥望傍晚幕白云苍狗,若思。

  晚,白仍

  始终守鸟儿,夜晚点灯,难受,跟世,因身环境,使性格温顺,更变给旁添麻烦

  养叔叔虽亲戚,活艰难,白很早便贫瘠娃身沾满泥土,晚熬夜浆洗,村夜晚记忆寒冷,黑暗通红。

  衣衫准备柴火,劈柴声音很轻,怕惊邻居狗儿,因便给别添麻烦。

  直再努力,

  次,法阻止‘任性’,因奄奄鸟,

  虽父母剥夺它活权利啊。

  整夜,合眼,浑身解数使雏鸟活,虽万物适者法则,此残酷命?连母爱世界义究竟

  白竟快哭微微打颤鸟儿:“,每爹娘,爹娘?”

  听懂兽语,许真挺公正整夜照料,等窗外色蒙蒙候,鸟终眼睛,虽眼睛‘盲’白听它微弱叫声,终忍住将其捧脸颊轻轻雏鸟容貌,:“活,!”

  比拯救命更让欣喜刻,真感激涕零,它救鸟,像救曾经

  决定鸟儿长,充它娘亲角色,鸟儿虽恢复虚弱,白将它重新放,便拿门,鸟儿找东西。

  白刚愣住

  因门旁,黑影正抱肩膀睡正香。

  

  白望熟睡惊讶逐渐转化甜蜜感激,见世肩膀沉沉身旁放陶罐,蚯蚓等虫,再瞧世指甲裤腿泥土,显趁夜挖

  刻,甜蜜,浪漫,世话,喜欢世原因。

  白轻轻叫醒,世揉眼睛,,便咧嘴笑,:“真住……它吃什,咦??”

  “。”白温柔笑,转头望望屋雏鸟,父亲

  句话,因首藏信,秘密。

  

  (外传更新完毕,明恢复更新,感谢支持,拜谢。)

神奇推荐位
  • 旺门佳媳

    瑾瑜 / 著

    现代金牌培训师一朝穿越,竟成农家苦菜花儿前脚被卖糟老头子做妾,以死相逼,后脚又被卖将...

  • 山河盛宴

    天下归元 / 著

    【一句话简介】:山河为宴兮锅在我手,出嫁三次兮老公你走!【潇湘版简介】:黑芝麻馅雪媚...

  • 早夭的边缘路人成仙了

    虎歌8嗷呜 / 著

    许艾夭是一本仙侠文的路人,在原书中她就是一个早夭的人物,甚至于她的一生在原书中也只是...

  • 夫人她是白切黑

    荢璇 / 著

    (本文1v1+宠文+软妹子真大佬)夏家是华裔大家族。夏家大小姐夏云姝坠楼成植物人5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