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潇湘首页> 帝凰

女帝本色1女人花出版公告

书名:帝凰|作者:天下归元|发布:2015-06-24 20:05:16|更新:2015-11-13 15:46:07| 字数:956字

  一孕傻三年。女帝已经上市了一阵子,我才想起来忘记发出版公告。

《女帝本色1女人花》上市,当当京东有售,搜女帝本色便行。没有买到签名本而又有心收藏的亲,选择网购会比较上算,相对于书店购买,价格便宜三分之一。

以上都是废话。

今儿我想说点别的。

刚才我用计算机按了半天,算了算我的出版字数。目前为止所有书都出版,总出版字数八百多万,连同繁体及其他版本堆起来共计五十多本,不说著作等身,也够上个半人高。

很多人一定觉得,出版到今天,该很顺,很爽,很自在,很潇洒了。这个出版字数在女频,也不能算太少,人家喊一声出版大神,脸皮厚的也似乎可以应一声了。

可我要说一声,呵呵腾飞吧,皮卡丘!

已经不想再说什么出版市场的艰难了,也不想再说年年增加的压力,年年面对的新变化,年年为出版耗尽的心思。我便是翻腾着打滚着哭喊着有多难有多难,该看盗版的还是看盗版,该跳订的还是跳订,会买书的还是会买书,不会买书的还是理你个蛋。

我自己都想不到的是,在出版了七八百万字、几十本书的今天,女帝的出版,还会一再遇上超出底线的坑爹事,以至于错过最好上市时机,两百多万字才出第一卷。可以想得到的是,后面几卷也会相应推迟,整个出版节奏都会被打乱。

而这些,我完全无能为力。

作者,哪怕是我这样一个看似强势的作者,其实在很多时候,都感觉自己无力抗拒,渺小如尘埃。

所谓强势,不过是一个人自我鼓励的保护色。

我曾用“磨折,欺骗、背离、纠结、无奈、愤怒、退让”来形容女帝的出版过程,怀孕前三个月最需要心情稳定愉悦的时期,我被这样那样的负面情绪不断滋扰,女帝出版也是其中之一。

我知道,随着电子书的普及,售书越来越难,我及所有实体作者遇见的磨折,会越来越多,如今,不过是个建设心理的过程罢了。

我不知道这条路还要走多久。

我不知道这条路还能走多久。

我看见聚集,也看见更多离散,很多时候想在最好的时候云散光收,以免面对日薄西山的苍凉。

正因为明白那些离散,所以分外珍惜现今的不弃不离。

谢谢每一个坚持正版收藏实体的读者。

你们永远不会知道,你所收藏的那一本,对我有多重要,那都是我的力量补充,以走好下一步和下下一步。

只是希望下一步和下下一步,一直有你们。

没有的话,我趁早收拾包袱去逑。

还是那句话:

走到今天,因为你们;走向未来,期待你们。

感谢今日,你与我故事真心相爱。

愿异日离开,仍有文字芳香满怀。

神奇推荐位
  • 大唐明月

    大唐明月

    蓝云舒 / 著

      这是一个最繁华的时代:鲜衣怒马、胡姬如花;   这是一个最冷酷的时代:骨肉相残、人命如芥;   重生在这个时代,库狄琉璃的目标是:没有蛀牙……的活到老死。在西市锦绣丛中挥挥笔,于曲水斗花会上采采风,溜到平康坊内听个小曲,混入慈恩寺里观场演出。她要做个闲看长安十丈红尘,笑对大唐万里明月的,路人甲。   然而永徽四年春,当武周夺唐的千古大戏终于悄然拉开帷幕,她却泪流满面的发现,原来,她不是围观群众,她是,演员。   --------------------------   本文将为诸位看官展现一个尽可能真实的大唐,欢迎围观OR围殴。   本人已有完结作品,坑品绝佳,更新稳定,请放心跳坑。   有QQ群95872923,暗号为书中任一人物名字(原群号已满,请已加的同学有空搬家)。   

  • 喜时归

    喜时归

    月下无美人 / 著

    新书《小千岁》已开~ …… 谢于归重生后做的最错的事情,就是撅了自己的坟,盗了自己的墓,招惹了那条嗅到血腥就不松口的疯狗…… …… 韩恕叼着她脖颈直磨牙:你说谁是狗? 谢于归:你不是? 韩恕:……汪。

  • 掌术

    掌术

    卫拂衣 / 著

    失踪一夜的贺七娘子,从荒林中的小土坑里爬出来,却突然见不得日光了。 安居乡野的百年世族,如同平静的水面上寒风乍起,瞬时掀起了层层涟漪。 慈母、病父、叔婶、手足,接连登场。 精怪、咒术、权势、人心,诡谲惊奇。 然而,掀起风浪的贺七娘子,却正忙着穿针引线,素手翻飞间,歪头缝补自己那已然断了喉管的新皮。 道家说,大道五十,天衍四九,人循其一。 对于如今的贺令姜而言,她眼下要做的,就是拼尽全力,在大道之中,争那一线生机。 —————————— 日出汤谷,落于虞渊,生属郢都,魂归太山。 贺令姜睁开眼,摸摸自己顶着的这幅生机全无的陌生躯壳,仰天长叹: 她想做回自己,还要先做个人才行……

  • 华姝

    华姝

    若相姒 / 著

    新书直通车:《长安卿》,欢迎入坑。 建业二十四年,辅佐两代帝王的孝敬皇太后顾氏薨逝于上阳宫。再睁眼来,十二岁的顾砚龄回忆起那浮沉跌宕的一生,唇角浮起一丝清冷的笑意。 老天终究待她不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