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潇湘首页> 余罪

《余罪》之反欺诈卷今日正式上传。

书名:余罪|作者:常书欣|发布:2014-05-24 23:23:40|更新:2014-05-30 12:53:37| 字数:236字

是的,今晚正式上传,权当番外卷吧,起了名叫:骗你先商量。

引用上卷结束的最后一句,生活就是犯贱的过程,没想到这么快应验在我身上。之所以这么犯贱往后续,一是应编辑之邀,觉得《余罪》的故事还有很多拓展性。二是暂时没有很好的创意,所以憋了好久,还是决定往后续点,权当是个狗尾续貂的后续故事吧,我不敢说好,不过我会尽心尽力,少落骂名。

矫情的话咱就不说了,码字混钱,人贱没傲骨呐。要票要啥的话咱也不讲了,安静多点,浮躁少点,尽量把这个狗尾续好点。

其他就不用讲了,老规矩,零点准时上传。

神奇推荐位
  • 帝凰

    帝凰

    天下归元 / 著

    新书《凤倾天阑》http://www.xxsy.net/info/490166.html 前世里一场血案,开国皇后死状凄惨,今生里挟怨而来,真相却如重重迷雾中的楼阁,回旋反复,不见全貌,隔世重来,她的复仇之剑,到底应轻轻搁上谁的颈项? 是暴烈而为情迷失的当朝帝王?是沉静而生死相随的别国王子?是妖魅而城府深藏的异姓王?是清雅而绝顶聪慧的皇弟?还是潇洒而有所怀抱的武林骄子? 谁是她的敌?谁是她的友?谁葬她于残忍杀着,谁挽她于绝巅长风?谁最终凛然而观,见她傲然冷笑,轻轻于九霄云天之外拨动手指,摆布翻覆这深宫迷怨,天下棋局? -------------------------------- 一个关于爱恨、生死、天下、人心,沉静在表而激烈在骨的故事,一段适合于唇齿间细细咀嚼出暧昧与深沉的悠长旅程,正如这冷夜幽幽,宫灯未灭,风卷了玉帘金钩琳琅作响,紫金百合鼎中烟光袅袅,一缕沉香。 而香灰底,一抹火星暗红隐隐,以缄默的力量,等待某一刻的蓬勃燃着。 长风起,凤凰舞,天下谁主? 这个华艳的年代,这个富盛的帝国,这些绝色聪慧的男子与女子们,这些深潜的阴谋和久伏的恩仇,这些因为爱与怀念,相思与别离而墨色淋漓走笔于苍茫历史蓝图上的抵死纠缠。 此刻,开启。 --------------------------------- 另三个版本的文案,请见公告区专版。 ---------------------------------   此文原名:《沧海长歌》。  帝凰56相册视频:http://www.56.com/p16/v_ODg2MjY4Mjk.html?pstyle=1  感谢妮卡的辛劳,某爱你。  帝凰土豆视频:http://www.tudou.com/programs/view/95A1rLlj7-k/  56视频不好下载上传,土豆版本的可以,感谢晏晏辛苦制作,某也爱你。  =========== 《帝凰》当当购买地址:http://product.dangdang.com/product.aspx?product_id=22510655 《扶摇皇后》当当购买地址:http://product.dangdang.com/product.aspx?product_id=21099415 《扶摇皇后终结篇》当当购买地址: http://product.dangdang.com/product.aspx?product_id=21123801 =========== 请买书的亲们,下完订单操作成功之后,记得再去点“写评论”,点亮那五个星星,可别点漏了,星评对我也很重要,谢谢。

  • 平凡的清穿日子

    平凡的清穿日子

    Loeva / 著

      这是一个曾被众多著名穿越前辈光临过的世界。在“庙堂权臣”11男与“京师明珠”清穿女的光芒之下,伯爵家的三小姐谨慎地选择了融入整个时代……   谨以此文向所有穿越经典致敬!

  • 嫡女重生记

    嫡女重生记

    六月浩雪 / 著

    在家是小透明,嫁人后是摆设,最后葬身火海尸骨无存,这是韩玉熙上辈子的写照。 重活一世,韩玉熙努力上进,只愿不再做陪衬与花瓶,然后觅得如意郎君,平安富贵过一生。 可惜事与愿违,嫁了个身负血海深仇的郎君,韩玉熙的人生开始翻天覆地,但她新的人生却是好事多磨,苦尽甘来。 六月已完本小说:《重生之温婉》、《世家》。

  • 世婚

    世婚

    意千重 / 著

      世代为婚,不问情爱,只合二姓之好。   春花般凋谢,又得重生。   一样的际遇,迥异的人生,她知道过程,却猜不到结局。   重生,并不只是为了报复。   重生,并不只是给了她一人机会。   重生,原是为了避免悲剧,让更多的人得到更多的幸福。   ——*——*——   男主:愿得一人心,白首不相离。   女主:嗯,这话好听。不过夫君,金银田产都交给我管理吧?   ps:坑品有保证,但是跳坑需谨慎,男主简介里说得很清楚,不喜莫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