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潇湘首页>游戏>直播在地下城

1.全息地下城与勇士

书名:直播在地下城|作者:膨胀的小剑剑|发布:2018-05-27 10:56:53| 更新:2018-07-20 15:53:05 | 字数:2225字

  傍晚、太阳西斜,夏风微凉,吹散炎热。

  忻州市处十字路口,午六点,正公司候,马路往,很密集。

  十字路口名20岁儿,黑色平头,五官端正,略几分清秀,身穿白色T恤,白衣鬼剑士挥斩巨剑图案。蓝色牛仔裤褶皱,帆布鞋。

  常见普通

  名字苏武,今23岁,标准华夏

  苏武抬佩戴黑色环显示间:18点59分,距离城与勇士间。

  ,斑马线红灯闪烁变绿灯。

  ……

  苏武打冷颤,摇摇头,注定与绿灯缘,像、感慨

  步伐匆忙穿斑马线。

  穿越始算20186月1号,苏武世界已经10间。

  十苏武真正认识及未进方向。

  写歌曲?懂。

  拍电影?钱,懂。

  做商业?钱,懂,头绪。

  审视,苏武惊奇注定游戏界混迹

  理由已。

  点!喜欢边玩,顺便填饱肚求飞黄腾达,求肆快活、挡

  回顾世,今

  游戏虽仍旧【浪费间】【瘾】标签,至少依靠它少,玩分割及职业玩

  例苏武世火爆游戏主播,亦或者专业电竞选等等……诸此类!

  苏武认路,经验,试。

  身名资深游戏迷,苏武认世界差异DNF2D横版,世界城与勇士全息游戏!

  DNF运营十,仍800万勇士常火爆!

  世界?

  全球款全息游戏,《城与勇士》今晚八点整,全球启服务器,启规模远超游戏世界。

  区,或跨区。

  省,,甚至外!、交易象,沟通象等等……宽度与高度。

  城与勇士八点整全球统服,间,苏武间磨蹭。

  尽早进入全息游戏世界,领略真正阿拉德陆!

  走繁荣街,穿静怡公园,‘咣党’脚踢区楼铁门、向潮湿楼梯走

  沉默思考

  “根据公告信息款全息城与勇士相似,甚至世十经验,况且经验……很。”

  2D横版游戏与全息游戏完全概念。

  例2D横版城与勇士方式,鼠标+键盘左右,及asdfg等等键操控角色,释放技战斗。

  全息游戏操控方式实类似,再加游戏系统辅助,完全战斗体验。

  苏武穿越……

  记忆融合具23岁轻脑海记忆变比深刻,甚至扭曲与变化。

  变化城与勇士游戏经验。

  苏武记键盘,操控游戏角色场景。

  名左臂赤红受诅咒鬼剑士,洛兰、格兰步步走,挥舞太刀,钝器,双刃巨剑斩杀怪物,挑战BOSS。

  暗黑雷鸣废墟转职剑魂……

  游戏历程脑海世界,真实世界,哪怕战斗逼真!

  握住双刃巨剑,攥紧赤红秋叶刀、灼热刀刃曾斩杀数哥布林。

  “游戏记忆经验真实化,城与勇士世界够立足吧。”

  “再加直播赚点气,累积原始资本,倒卖,囤货,爆装备、啧啧,至少改变活环境!”

  世界母,孤50平方米廉租房栋已经24历史房屋,外,内,让苏武住鬼屋阴森感觉。

  尤其!邻居搬走已经搬走,留少数几名老

  苏武伸向牛仔裤口袋几张褶皱、10华夏币钞票环,两枚铜黄色钥匙。

  钥匙门。

  钥匙,歪车篓,市值50华夏币车锁。

  浑身金加50块钱!

  苏武忧伤口气。

  邮政银,农业银,工商银三张卡全部金额,浑身资产五位数,堪堪1000块钱。

  酸泪!

  摸口袋机,定决暗暗

  “余额宝存10万块钱,1000块钱存进!”

  ‘咔擦。’

  古旧门锁被苏武拧,铁门被推

  廉租房厅,外加厨房,餐厅,卫间,共50平方米。单独居住谈拥挤,太老旧,缺水,断气儿。

  环顾整房屋装潢,果非名词形容,产阶级!

  泛黄白色墙壁,因雨季方已经霉。客厅具很复古,因,座椅,很世纪,再经简单修复重新使

  重新喷漆茶几放置白色圆盘,摆放清洗干净红富士苹果。

  屋内老旧,并影响苏武它收拾干净,利落。二十老屋设计很超玻璃窗,使屋内采光错,潮湿,霉倒异味。

  别问万,破旧廉租房

  因果关系。

  儿,省吃俭23岁孤儿,哪儿万存款!

  80块钱象征性房租住儿,已经让苏武很感谢官方

  苏武拿红富士苹果,咬口,嘎嘣脆,汁水香甜。

  客厅完全简陋。

  放置伙,让许振奋伙!

  它放置客厅央。

神奇推荐位
  • 夫人她是白切黑

    荢璇 / 著

    (本文1v1+宠文+软妹子真大佬)夏家是华裔大家族。夏家大小姐夏云姝坠楼成植物人5年...

  • 早夭的边缘路人成仙了

    虎歌8嗷呜 / 著

    许艾夭是一本仙侠文的路人,在原书中她就是一个早夭的人物,甚至于她的一生在原书中也只是...

  • 旺门佳媳

    瑾瑜 / 著

    现代金牌培训师一朝穿越,竟成农家苦菜花儿前脚被卖糟老头子做妾,以死相逼,后脚又被卖将...

  • 拈花一笑不负卿

    南酥青子 / 著

    大雨,她跪在殿前,做了她这一生最任性的一件事,一如当初她的父亲那样,只为一纸婚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