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重生天才音医师

第六十一章地火塑身

当身影没入火焰中时,水啸的脑海里突的传来一阵剧痛,像是有千万根钢针在狠扎着脑袋,她的身躯一悸,自然的蜷曲成团。

她的衣衫在被火吞噬时已经全部焚成灰尘消失无痕,一头黑发也付炬于火中,全身一丝不挂,身子蜷曲成团后,双臂也紧紧的抱在一起,姿势形似母体中正发育着的婴儿。

未着寸缕的她,光着头,全身上下竟没有一点损伤,肌肤表面上泛着一层淡淡的璃琉色光芒,那层光芒像是一层保护膜护着她,将火焰隔绝在外。

我烤!

究竟造了什么孽,就连死也不得好死!

水啸对于自身的状况是一无所知,只觉得头痛欲裂,有恨不得立即死去的冲动,反正都是要死的,直接挂掉总比受苦的好,这是她此刻唯一的想法。

“意守灵台,保汝无恙。我的孩子,睡吧。”正当她痛得直抽蓄时,耳边忽的响起一道飘渺的男音。

声音很好听,似炙炙夏季里涌出地底的泉水,清冽,纯净。

那声音更似有一股魔力,令人生不出反抗的念头,水啸突的被一阵倦意淹没,没有感到痛,也没有感受到死亡的恐惧,就那么平静的没了感知。

她的意识沉睡后,身躯自然放松,两手放在身体二侧,以成“一”字的姿势,平平整整的横躺着浮在火焰里。

亦在她刚没了知觉后,一点红光自她左耳边闪出,呼的飞到她脑袋前不远处,待红光静止时,现出原形来,赫然是那颗水啸自水氏本家带走,后来又突然失踪的红蛋。

也在此一刻,异像突生。

火焰中跳跃着的火种,竟自四面八方涌向水啸、红蛋,不消一会功夫,近处的全部聚集,远处的还在以流星赶月的速度,前仆后继的飞来。

那架式,真的是个个争先,唯恐落后。

当火种的数量多的可聚成一座小火山,一团团拳头的火团又突的自动一分,瞬间分化成二行,排成一串,纷纷涌向水啸的鼻子。

到近她的鼻孔眼儿时,拳头的火种体形一变,挤成小手指粗、一尺来长的一缕,缓缓的顺着她的鼻孔钻入她的体内,一缕接一缕,有条不紊,井然有序。

开始时,缕缕火焰钻入水啸的鼻孔后如石沉大海,一去不返,在过了许久之后,一串串小火种自她的左右二耳中逸出,也形成二进二出的一种特别运行路线。

火团跳出她的耳朵后,只有筷子尖那么小的一团,与其说是小火种,还不如说是火星,而小火星跳到火焰中时又似是受到了某种召唤,皆飞快的扑向一边的红蛋,一团一团粘附在蛋的表面。

外界的时辰在夜色中流逝,到丑时时,赤色火龙中的火种全部抵达水啸、红蛋身边,自动排行二行,先从水啸鼻中入,后从耳中出,之后粘上红蛋。

红蛋似是一个无底洞,再多的火种团沾到表面后,转眼便全部消失的无影无踪,红蛋则越来越光亮,生命的气息也越来越强。

在源源不断的重复中,寅时至。

从水啸耳朵中逸出的火种团也越来越大,到逸出的火团与入初钻入鼻孔的体积相等时,火种舍弃水啸,全部粘上红蛋,将蛋蛋裹成一只火球。

约在寅时中刻时,被火裹着的蛋蛋和水啸的身躯,在毫无预兆的情况,突的“嗖”一声往裂缝中下砸,快似流星,从火焰穿过,疯狂下飘。

一路没完没了的一番狂飘,直至沉到火焰底部,即将要碰到一层火红的岩浆时,一人一蛋好似是有感知般,悄然静止。

这是裂缝的底部,岩浆层即是火脉,当岩浆的温度高到一个临界点后,遇空气便燃烧,产生自然的火焰。

也没停多久,只微微一顿,随即又“嗖”的一闪,蛋在前,人在后,以相距岩浆不足二尺的距离,直冲西方一边而去。

快如流星,疾似闪电。

一人一蛋离开后,爆起的火焰也跟着突然下降,无声无息的退回裂缝。

外面已经天亮,新的一天来临。

自由“飞”行着的水啸和成火球的蛋蛋,一路前行,在不知飞了多久,再次停顿,那里也是一片岩浆,上方是宽约三十余丈的一条缝,二边的壁面被烤的炙红,隐约可见壁面上零散的露出些小窟窿,再抬头往上看是黑黑的一片,竟看不到顶端的光亮。

水啸与蛋再次略略一停,之后又“嗖”的一下像火箭一样直直上蹿,慢慢的,上方露出一线亮光,当终于出现手指宽的一条光缝时,爆升着的人与蛋突的在裂缝中一转弯,一下子撞进一处黑漆漆的壁洞中。

“噼哒—”一声轻响后,周围再无声息。

相思如风 · 作家说

上潇湘书院支持我,看最新更新 下载App
推荐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