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重生天才音医师

第五十四章霸王约定

看到二侍从欣喜的神色,凤留行暗叹着摇首,立即运功,顿时身上慢慢的腾起一屋薄薄的红雾来,将人连整个大桶都笼罩在雾中。

稍稍一刻,红雾散去,一身干爽,连半丝水迹也找不到的凤留行,披着长长的头发,轻轻一跃跳出木桶落于座椅中,懒懒的坐下。

而那只大桶的水也消失的无影无踪中,三从、阿六火速收拾,确认没有留下什么痕迹后,三从跑向精舍的小厨房,阿六立在一边等着吩咐。

“准备笔墨。”凤留行沉吟后,淡淡的吩吩一声。

阿六领快快的寻出文房四宝摆放整齐,调水研墨。

等墨研好,凤留行提笔蘸汁,唰唰几下在纸上留下一串龙飞凤舞的字,搁笔,将纸吹干、折叠放入一只信封中,再书写几笔,等字迹干后拢于袖子中。

“去将小家伙请来,别吓着他。”一会儿后,幽幽的叹气,顿一顿,又不放心的加上后半句。

阿六收拾好笔墨,赶紧的领命而去。

眼角的余光瞧到阿六没了影儿,凤留行将手从袖子中伸出,左手一抬,将一把细细的粉末洒入一只茶盏中,右手摸出一只小小的盒子,打盖后将里面的花瓣分别往二只杯子中添加一撮,收盒后轻轻摇晃有白粉末的杯盏,将粉末与花瓣混合成一体,放在左手座椅前方。

屋子里立即漫起淡淡的梅花香味。

那一边,阿六几乎是用飞的速度掠到松字院中,推开虚掩着的大门,遁着气息一路直奔水啸所住的地方,到达后从开着的窗子跳入,又寻到床边。

原本还没醒的水啸,在他到达的瞬间,仿佛是有感应般嚯然睁开眼。

好敏锐的感知。

“水小公子,我们公子请你过去喝早茶。”阿六暗中一惊,后退一步,在小人儿没发威前说明来意。

差人闯入房间中就为喝个早茶,那人脑子进水了么?

有着起床气的水啸,嘴角一抽,狠狠的瞪着不请自来的家伙,眸子里跳动着点点火焰。

“点心是三从做的冰镇梅花糕。”阿六垂目,不慌不忙的再加一句。

啥?

水啸眼一亮,也不瞪人了,一个翻身爬起,以最快的速度穿衣穿鞋,旋风似的跑去梳理。

三从名字很温婉,容易让人想到‘三从四德’,却做得一手好点心,尤其是以梅花花瓣为料的糕点,令她受不释口,这会儿一听有梅花糕吃,水啸立即暂时性的将一切抛开,急三火四的打理自己。

还是少主聪明,知道人的弱点。

瞧到水啸的举动,阿六心中暗自佩服少主的计策。

水啸手忙脚乱的收拾好,跟着阿六就奔向竹字院;而当这二人在向竹字精舍靠近时,三从也终于烧好泡茶的水,端至厅中。

凤留行在他一放下茶盏时,亲自动手往备有花茶的茶盏中注入三分之一份量的热水,浸泡茶瓣。

梅花瓣被热水一冲,花瓣开始绽放,香味更浓郁。

有些摸不着头脑的三从,倍觉奇怪之下一边偷偷观察着少主,一边小心翼翼的取出二只莲叶花边形的盘子,将冰镇好的糕点叠成花形。

凤留行根本不管三从的目光,待杯子中的花瓣绽放近一半时,又冲入三分之一份的热水。

水啸跟着阿六踏入厅中时,闻到空中的香味,眉心一蹩,在飞速的观巡四周后,小额头一皱就拧成一个“川”字。

厅内的香味太复杂,紫荆花、梅花、兰花、芍药、牡丹、一点红、木芙蓉、桅子花、剑兰、杏花等,其香不下二十种,尤其是紫荆花的味道特浓烈,比平日凤留行身上的淡香浓了好几倍,整个屋子是以它为王,其次是梅花香味。

好好的一个大男人,浴什么百花浴?弄得跟个小姑娘似的,也不嫌丢人哪!

暗中嗅嗅,找出源头,水啸一撇嘴,在心底将某个全身是花香味的人给狠狠的鄙视一番。

“小笨蛋,过来坐。”将小人儿的表情收于眼底,凤留行微微一顿,指指身边的椅子,冲着人招手。

唉—

这被人处处压迫的日子,何时才能到头啊?

本想坐凤留行对面位置的水啸,见他那像招呼小狗儿的动作,立马就冷汗了,奈何人在别人檐下,也只得认命似的低头,心不甘情不愿的挪着步子蹭过去。

闷闷的坐下,就直唰唰的盯着冒着冰凉气息的梅花糕,偏头看到主人有默许的意思,爪子一伸,搬过一盘,没形象的跟点心开战。

三从、阿六暗中抹了把冷汗,总觉得小家伙不是在啃点心,好似是在跟谁赌气,将点心当出气筒。

水啸是不知道他俩的想法,如果知道,必定会大喊声,说:乃们真是姐肚子里的肥虫!

“小笨蛋,我给十年自由,这十年我不干涉你的行动,十年后,到我身边来,寸步不离的陪我二十载。”在瞧着人啃掉半盘点心时,凤留行凝眸,静静的瞅着小小的人,淡定的告知自己的决定。

少主真的决定了?

三从、阿六互视一眼,皆是满眼的震惊。

什么?!

正拿点心出气的水啸,被突然冒起的声音一吓,狠狠的噎了一下,一时也来不及分析那话中的意思,伸手取过茶盏,咕咙咕咙的往嘴里倒水。

一口气将大半杯水喝光后觉得还没舒畅,又快快的冲上一杯,也不怕烫着,再次狂灌着倒入肚子中,抹一把水迹后,才抬头望人。

凤留行眼一闪,唇角一勾,绽开一抹灿灿的笑容,那笑是发自内心的笑,宛如春水漾在俊面上,漾得一张玉面似牡丹初绽,明媚动人,华丽无比,又如明月映雪,暇暇高洁;

那笑,漫至眼中,寂冷的凤眸深处耀着暖意,眼波流转间,滟滟水光如铺洒在地的月华在轻轻闪动,光芒耀耀,璀璨如星芒。

水啸心一紧,背心乍凉,后脖子“嗖”的就冒起一股冷风来。

那种笑,太危险。

她直觉的就感到不妙,再细细一思索,却找不到异样来,一颗心顿时揪成一团,小眉毛也拧成了两股麻花。

迟了!

再敏锐也晚了。

“小笨蛋,我今日归家,二年后再来看你。记得我们的约定,嗯,别试着逃,你逃不到掉的。”一扬眉,凤留行毫不掩饰自己的得意,笑容又浓一分。

约定,她有答应么?那么霸王的约定,她才不会同意!

“记住了。”水啸恨得牙根痒痒,很想跳起来一拳将得瑟的某人揍得进动物圆,可瞬间又捕捉到另一信息,赶紧的露出笑容,小鸡啄米似的频频点头。

她跟他没关系,天天被人盯着、大六月天抱火炉的日子过了几个月已经够悲催的了,她才不会那么傻,真的会守着他的烂么子的约定,将自己的后半生搭进去。

现在他不是说要回去了么?等他一走,她再寻个机会,包袄款款的去寻个安静的地方,好好的修习《重生诀》,等过个十年八年的,说不定早成功的重塑丹田,到时再改个容,换个装,谁认识她?

好汉不吃眼前亏,打定主意的水啸可是应得特真诚,笑得特灿烂。

这是什么态度?

少主为他忍受了三个月的痛,连减寿都没计较,竟还如此不识好歹,真是个小白眼狼!

三从瞧到那笑得没心没肺的小模样,一时满心的委屈,差点想捉人来解剖了,看看那颗心是红的还是黑的。

“这二年,你在河氏尽可为所欲为。帮我将这个交给河洛图,算是辞行。”那点小心思,凤留行早猜到了,也不去揭穿,笑笑的取出拢在袖子中的信,又推过一只精致的盒子:“这是送你的,好生收着。”

咳,还有她的份?

甭管它是什么礼物,当是赔偿她的精神损失好了,他拿她当抱枕数个月,她收点精神损失费不算过份吧?

水啸欣然的抱过小盒子,再次巧笑蔫然的点头,心中不仅不害臊,还理直气壮的给自己寻了个不退回的理由。

凤留行微一眨眼,任人自我得瑟。

三从见差不多了,取出一面高约一丈的镜子,与阿六一起,一左一右的扶着,暗中将源力注入其中,镜子立即爆起一圈白光。

传……传送镜?!

水啸两眼一鼓,呆了。

玉书上有记载,传送镜是出自铸造师之手,有正副二面,正镜是主镜,副镜是分镜,主副相连,无论人到达何处,只要开启分镜,就会将人传回主镜所在的地方。

这种传送方式,也跟定点卷轴相似,只是,大陆传闻中,传送镜的铸造术早失传,现在大陆上也只有某些古老的世家中才保有上古流传下来的镜子,其数量屈指可数。

瞅着那种远古的杰作,水啸瞪着眼,有些想抢来研究的冲动。

“小笨蛋,记得要想我。”凤留行抬手摸摸正发呆的人的那颗小脑袋,慢慢的起身走至镜前,又不舍的回头瞧瞧。

呃,才不要想呢!

“唔……”水啸吓得一抖,差点咬到自己的舌头。

凤留行好笑的一扬眸,左右手一探,分别抓住三从、阿六,再次深凝一目,一迈腿,往镜子中一扎,人影消失。

一阵白光爆闪后,传送镜所在的地方只留下一片空气。

相思如风 · 作家说

上潇湘书院支持我,看最新更新 下载App
推荐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