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重生天才音医师

第九章跑来蹭饭的安氏鬼才

“小水啸,服不服?”湖蓝少年瞅着手中提着的人,“唰”的张开折扇轻扇着,眼里浮着欢悦的笑意。

他的声音温润而清爽。

亚叔、绿萼二人倒是平静至极,金飞云与其他人则面面相觑。

服,能不服么?

被拎着的水啸,挫败的撇撇嘴,狠瞪着给自己下马威的人,没好气的向着人家的脸上狂甩眼刀:“喂,在别人家如此对待主人,你这算哪门子的客人?”

“哟嗬,小水啸,你胆子不小呀,不怕我将你丢出去?”被吼的人笑嘻嘻的一眨眼,乐得露出一口玉牙,将脸又凑近一分。

又没有杀气,她怕个鸟。

再说,她胆子本来就大。

“赶紧的松开你的爪子,否则,本公子跟你没完。”恨得牙根痒痒,直想喷人口水的水啸,小脸绷的紧紧的,不客气剜着厚脸皮的家伙:“有胆子就报上名号,等本公子打的过时,再去踢你的场子,找回丢掉的面子。”

“你说松手就松手,那我岂不是太没面子了,”深隧而幽深的眼一闪,嘴角一翘,笑得更欢了:“在下安若闲,祖上世居苍狼帝国封城,我等着你来踢场子。”

“安若闲?!”金飞云兄妹、水涛同时惊呼出声。

众随行的人亦神色突变,连绿萼、亚叔都满脸的讶异。

安若闲,安氏世家的少年天才,修炼速度只能用妖孽来形容,于二十八岁时就到达修炼等阶最顶峰的识天之境,是大陆几十年前的世家第一风云人物。

他出道时一直以面具掩容,大陆人无人识庐山真面目,其本人突破识天境后突然自世人的视野中消失,只留下天才事迹流传。

那行为正是:哥已不在江湖,但江湖还留着哥的传说。

人的名儿,树的影儿,当得知眼前人就是那传说的鬼才人物时,众人顿时惊得目瞪口呆的有些找不着北了。

安家鬼才?

原来如此。

听到惊呼声,水啸心中顿然明悟。

她可是明白,如真是位没背景的人物,以水、金二人的高傲目光,那是不可能结交的,想必是听到说是姓安,才会结伴而来。

只是凭情形看,那也是真的没猜到这人竟是安氏鬼才,所以虽一起同行,却让坐了末座。

心思一转,水啸又好奇的瞅向金氏兄妹与水涛,想瞧瞧那二位知道眼前人的身份时,是不是连肠子都悔青了。

“安兄,你……”悔,岂止是肠子悔青了,这会儿,金飞云可是连五脏六腑都悔烂了,激动不已才吐出半句,又突的噤音。

他们,刚刚让人坐在末次了!

“抱歉,忘记说啦,安若闲表字顺之。”潇洒至极的转身,安若闲瞅一眼众人,语气淡淡的:“在下听闻水氏双天才之名,极想结识一番,奈何二家原非世交,水氏又是北溟第一修武世家,不好冒然拜访,那日巧遇金二公子,今日可是沾了金公子的光才得见水家小天才。”

一句话,即将所有解释清楚。

此刻,金飞云总算也明白“巧遇”的真正目的,原本以为是自己走运,随意的一遇便遇上了一位背景雄厚的朋友,谁知人家那是意不在他,你说,还有比这更令人吐血的事么?

可惜,就算明白是为他人作了嫁衣,他却只能打落牙齿自往肚里吞。

“哪里哪里,安少爷客气,这是在下的荣幸。”生怕自己的印象变得更坏,金飞云赶紧的笑应着,也在第一时间改了称呼,再也不敢以“兄”称之。

大陆人对于称呼极为讲究,都以一家之主为起点,同辈兄弟称“爷”,姐妹们是为“长小姐”,第二代男为“少爷”,女称“小姐”;再下代,即孙辈一代,男为“公子”,女孩为“小小姐”,到第四代时,男孩们则称为“哥儿”,女孩子们称“姐儿”,如果还有第五代第六代的子孙辈,则避开姓氏,直接加上名,称为某某哥儿,某某姐儿,

安若闲本是安氏当代家主的嫡长子,论起来,其族人当称其为“大少爷”,外人可称其为安少爷。

出于礼仪,金飞云自是按世家规矩行事,更不敢擅自高攀。

水涛因错失良机,这会已寻不着话,只在一边暗自着急。

“难怪你敢以客欺主,原来竟是安氏鬼才,失敬啦。”被晃得有些眼花的水啸,见安大鬼才没有放下自己的意思,不怕死的用眼刀戳人。

“咳……”金飞云、水涛差点没被自己的口水呛着,用像看怪物一样的眼神盯着敢跟安氏鬼才叫板的人狂瞅。

“小水啸,谁让你小呢,不欺负你欺负谁去。”安若闲瞥一眼气鼓鼓的小家伙,笑得开心:“你猜猜,我今日来找你是做什么的,猜对了就放你下来。”

天下竟有这种人哪。

这是那个传说中天神一样的安氏鬼才么?

“不是找碴就是打着串门的幌子寻消谴,反正没好事。”翻个白眼,水啸暗中鄙视某人一把,嘴上自然是没留情。

“不错不错,这个性,我喜欢,”安若闲再次站定,又来个眼对眼:“小家伙,你猜对了一点点儿,不过,不是找碴来着,我是找你蹭饭的,怎么样,今日请我吃什么?”

噗—

金氏兄妹与水涛等人,小心脏一卟嗵,差点儿就停止运转功能。

没有劲爆,只有更劲爆。

一群人被吓得不惊。

蹭饭?

“我说,安若闲安老哥,我可是刚回来,家里没准备,你找错人了。”水啸眼皮狂抽一阵后,又将人上上下下打量一番,极度怀疑某人是发烧了。

“外面去吃,你付银子就行。”迎着投来的视线,安若闲一副好商量的模样,好整以暇的眨眼儿:“小水啸,如果你将安若闲安老哥改为大哥,我就放你下来,如何?”

肌肉一抖,水啸冷汗直飘,已经彻底的无语了。

“公子,雅斋楼有大爷订下的雅间,可以招等客人。”亚叔瞅瞅一大一小的二人,适时的解围。

水涛的脸突的黑了。

“那就去雅斋楼。走了。”安若闲拎着人转身就跑。

金氏兄妹,水涛一怔后,立即带着人在后面追。

亚叔、绿萼殿后。

好似还没跟金氏兄妹聊过哪?

“大哥哪,我还没跟金二公子打过招呼,你好歹让我陪客人喝盏茶呀。”被拎着出了客厅,水啸被晃得很舒服,不得不屈服于淫威之下。

“小水啸,不用管那么多,去雅斋楼时才打招呼,谁若不服,让他尽管来找我理论。”终于听到自己想听的一声,安若闲乐呵呵的将拎着的人改为一只手搂着。

呃,好吧。

家族靠权力,外面凭实力,她就从了吧。

水啸嘴角一抽蓄,连抱怨都省了,安分的任人挟着跑。

相思如风 · 作家说

上潇湘书院支持我,看最新更新 下载App
推荐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