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凤求凰:第一皇妃

第134章 003 离开荆州

秦初雪入荆州,住在王家在荆州的别院,当日就派人送上请柬,邀玉笛公子乾坤阁一叙。

连玉让人回话,三日后必定赴约。

连玉命李柏飞争取时间,再多运一批铁矿,她的人陆续回到荆州,连玉抓紧时间让他们行动,最快速度把所有在南楚境内的生意转移。

芸香把连朵儿送上去云州的船,连玉在荆州再无后顾之忧,所有生意进入正式转移阶段。

三天后。

乾坤阁。

连玉孤身赴约,她本就一身绝技,李柏飞、芸香、星云等人都不是她的对手,自然也不需要他们护卫。

她上乾坤阁的时候,秦初雪已在等候。

两年不见,秦大小姐依然美丽动人,沉稳温婉,她有一双洞悉尘世的眼睛。

“玉笛拜见秦大小姐!”

“久闻玉笛公子乃龙凤之姿,今日得见,果真名不虚传!”

秦初雪看向来人,白衣胜雪,面如冠玉,玉树临风,手摇一把铁骨扇,腰佩一直白玉笛,更添了少许风流韵味。

荆州真是人杰地灵,此般风流人物,她生平罕见。

连玉一点也不担心秦初雪认出她,这副脸皮足以以假乱真,西琉玥站在她面前,她都敢说,第一眼绝对认不出来。

“秦大小姐过奖了,不知今日邀玉笛相见,有何事相商?”

秦初雪遥指柳河,宽大的袖袍在风中猎猎作响,微笑道:“公子请看,这柳河水运,是否壮观?”

连玉走进窗前,乾坤阁建在岸边斜坡之上,居高临下,江面千帆,一目了然。

“的确很壮观!”连玉说道,她已经猜测到秦初雪要说什么,她和秦初雪相处几年,早就观察得很仔细,秦大小姐做事一贯高效率,不会浪费时间,此话一出,后面肯定是直切主题。

“公子很可知道,柳河水运三分之一都在我王家之后,公子瓜分官盐权之后不得不借助漕运,我想问公子,为何不和我王家联手?船只,运费,利润,都是我们最佳,公子是生意人,生意人应以利润为本,不是吗?”

“小姐想说什么?”

“除非公子的目的,不是赢利!漕帮是民间组织,王家隶属朝廷,公子若与王家相交,想要往北方运点东西恐怕不太方便,所以一开始才会盯着漕帮是吗?比如说,米粮、金银铁矿?”秦初雪依旧含笑,笑容和蔼可亲,说出来的话却一字比一字坚沉,不怒而威,“从去年七月开始,公子就不断地往北方运输米粮,油盐,今年年初开始又大量地运输金银,今年三月份开始又往北方运输铁矿,敢问公子,你这是何意?”

连玉轻摇手中铁扇,笑得温文尔雅,风度翩翩,面对秦初雪的质问,她不慌不忙地回答,“商人发国难财,天经地义,现如今西琉帝想方设法筹集军需粮饷,我手中既有,卖给他又如何?赚钱嘛,卖给南楚也是卖,卖给西秦也是卖,自然价高者得,小姐你说呢?”

“是吗?看来和公子说国之一字,已是白费唇舌。那来说说律法吧,皇上有过严令,禁止往北方运输米粮矿产,公子在南楚境内做生意,自要遵守南楚律法。”

“小姐到底是什么意思,何不直言?”

秦初雪眉梢一压,“两国交战,计谋环生,引彼方之长补己方之短,并不常见,况且能在荆州待上两年,你的确很有耐心。”

连玉一笑,良善可亲,“小姐这话说得不对,玉笛乃南楚子民!”

“西琉的程昱将军也是南楚子民,却领着西琉军大败南楚,可见是哪国子民不重要。”

“小姐何不说南楚失民心?”

秦初雪眸光一冷,连玉淡淡一笑,“当年的秦三小姐死得可真不值啊,她之所以死,皇上脱不了干系吧?如果没有那一次变乱,恐怕三小姐早就和西琉帝并肩作战,好好地活在世上,又怎么会和他反目,最终被逼下山崖呢?”

秦初雪呼吸一沉,脸色唰白,平静第一次褪去,“你究竟是谁?”

“玉笛公子!”

秦初雪眸光一沉,“告诉我,是不是小玉儿……还活着?”

“活着,你又要做什么呢?”

秦初雪冷声道:“不要给我转移话题!”

连玉一笑,“秦大小姐,你现在知道三小姐的生死又有什么意义,你知道当初她为什么失忆吗?是因为被人下了药,下了一种会迷惑心智的药,不然她不会靠近楚琰,不会背叛西琉玥,要是她还活着,一定会千方百计帮西琉玥,不择手段,而你呢,你是王家的掌权人,又是公认的南楚皇后,你们注定走的不是一条路,大小姐又何必和自己过不去呢?”

“你说什么?什么被下药?”

“你不知道吗?”连玉冷笑,负手看向江面,恨意一闪而过,“也难怪,这么下作的事,楚琰应该不会和你说。”

“你到底是谁?”

“玉笛公子,恰和是三小姐的故友罢了!”

“胡说,小玉儿防心极重,除了西琉玥和燕冰,根本就没有朋友,何来旧友?”

“那小姐就当我消息灵通,告辞了!”连玉淡淡一笑,转身欲走。

秦初雪挥手拦下,“小玉儿在哪?”

连玉笑了笑,“我不知道!”

她说罢,淡淡地走下乾坤阁,一回到玉府,连玉风行雷厉召集所有人,“星云,这几天大量收购米粮,抬高物价,李柏飞,姐姐这两天肯定无心巡视水运,你赶紧把最后一批铁矿运走,芸香,留下几个人当内应,其他人全部准备,马上撤离!”

“公子,为什么要这么急?”

连玉凝眉,“今天我乱姐姐心智,暂时她不会查得太紧,也只有给我们喘口气的时间,她已经知道我们大肆把米粮金银铁矿等运到北方,一定会盘查得更严厉,趁着现在她还没有心思亲自督查,各个关口我们也打点好,还能逃过一段时间,等她全部撤换人员,我们再想运输就难了。”

“明白了!”众人齐齐道。

芸香道:“公子,荆州的事你早就交代过,剩下的事就留给我们吧,为了以防万一,你先上船走吧!呵呵,西琉帝可要选秀了哦,说不定公子可以赶上最后一批……”

这俏皮的话逗得众人抿唇而笑,连玉白了她一眼,“去准备,我今晚离开!”

安知晓 · 作家说

上潇湘书院支持我,看最新更新 下载App
推荐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