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潇湘首页>古言>万事如易

纪星璇番外

书名:万事如易|作者:三月果|发布:2015-10-05 22:41:51| 字数:5722字

  (纪星璇番外)

  纪六代才迹。

  宝太间,纪怀山千辛万苦考取易师,受提携进入书记官,饱经风霜熬够资历,四十三岁,爬文局星使司仪

  尽管文局监三司两局末,副官,纪几代易相承资格跻身易列。纪怀山咬牙进献奇术,东拼西凑变卖产筹集十万两银监,经月复批,终块世牌匾。

  块内造牌匾,光宗耀祖,纪怀山满怀激将它运回祖籍义阳县,带句话——易馆。

  内,纪易馆义阳城份,初投十万两雪花银早赚回本。座城及纪风光,因朝

  纪高悬牌匾,纪怀山二儿纪孝春添,排四,异象,正值夏夜,漫繁星,蝉鸣百,乃兆。

  纪怀山信,望,儿卜卦占星,见紫气祥瑞、金星望月命格,预示兴盛身。

  纪怀山亲满周岁取名星璇,便姐。断言,必定龙凤,紫金命相,富贵难言,

  纪星璇确负众望,早慧,话走路,识字读书,步。易孩儿教导寻常门红针线,教诗词歌赋,打背诵《易经》、文王六十四卦。

  纪星璇长七岁,纪义阳祖宅门位疯疯癫癫士,指门头牌匾嚷嚷——

  “位顶汉!”

  恰逢纪怀山告假回乡,见识,轰走士,客客气气请进门,盛款待。果错待,老号青铮,已,纪怀山与论易讲其切磋奇术,更甘拜风。

  纪怀山星璇,向青铮求证:“儿,异象,资聪颖远胜旁八字贵重,乃紫金命相。请真泄露机,告知何?”

  纪怀山毫怀疑青铮嚷嚷宝贝孙儿福早夭折。

  青铮星璇,赠两句箴言:“荣华富贵念间,需贪。本百花王王,恨逢辣摧花。”

  破解法——芳十二青纱覆,莫真容示众。满十八岁才摘除,否则难逃死劫。

  纪怀山宁信其信其,暗暗记番示警。难位老神仙,纪怀山方设法将,便星璇拜师思,却被青铮直言相拒——

  “实话告诉,贫先辈旧,途经此,感怀故登门相见。至儿,若收徒,反倒,此切莫再提。”

  纪怀山奈何,挽留。结果星璇虽拜师,青铮亲身点拨月,

  节骨眼,谁,纪怀山三儿,纪三老爷纪孝谷,悄悄抬寡妇进门做姨娘。

  半,青铮别。

  ......

  此,少隔数月,半载,青铮老宅再消失见。纪怀山吩咐阖府,随由,凡,善待即

  晃三,纪星璇长十岁,纪怀山眼见青铮定,拜师望,京城悉教导,亲传,更聘请名师指点,习奇门术。

  纪星璇确实十分争气,衍试两榜,考取易师,因其少,名声传

  纪怀山定决让孙继承衣钵。材料,唯独失望

  纪怀山已升任文局主官,三品右判官。

  极尽纪星璇提供便利,安排进入太史书苑深造,并且常将身边,引傲。纪星璇段话便——

  “异象,乃紫金命格。,若入朝官堪拜相,若嫁做妇堪配皇王孙,祖父寄予厚望,盼望蓝胜蓝,勤勉向,光耀门楣,或易馆京城,受万敬仰。”

  纪星璇被身边长辈告知凡,沐浴或羡慕或崇拜目光长,因此被养高,傲气使直顺风顺水十二岁,遵循青铮警告,外覆纱,掩盖相峥嵘。

  傲气,直维持进入太史书苑,瞬间被打回原形。

  ,易牛毛,遍易师,世,放京城十二府世,根本提。祖父,卑躬屈膝,头顶官高半级左判官,左判官右令郎,右令郎左令郎,两判两令皆少监左右三司两局,却高高提点。

  众聪颖比优异即便刻苦努力,游。屡屡受挫,遭排挤,回祖父殷殷期盼,却坦言,唯恐让失望。,忧思疾,私偷偷哭几回。

  片渺茫,际,征兆,犹曙光。

  ......

  功课需借阅本古籍,找乾元街附近易馆抄书,却因睡眠足,伏

  觉醒,斜阳入户,满室余晖,远处书架底披肩散翻阅墙书籍,黄昏将背影染片灿烂金色。

  静谧书室,

  纪星璇窘迫身整理仪容,低头却见知何滑落,掉书案慌忙拾重新戴,草草收拾纸笔,待,忽听

  “太史书苑吧。”

  语气笃定,声音却温听,似长辈。纪星璇知犯糊涂,竟停反问:“先怎知?”

  穿院常服,二腰牌,抄书,断定太史书苑,未免奇怪。

  ,既回头,回答问题,

  “淮南先《太平经注解》,若功课,部未免浅显处,另借部注解给何?”

  纪星璇,顿

  “位先何称呼?”易馆,再周身气度,功名

  “名氏。”方显打算表露身份,书架顶端抽本册,拍灰尘,放

  “拿吧,弄丢,七。”

  完,便穿排排书架,楼,身,纪星璇连凭感觉,位长辈。

  本厚厚札,《太平经注解》,署名居名氏。纪星璇随,入目页方正紧密馆阁体,竟写,边角末页蝇头楷批注,叫

  试读半篇,眼亮,难怪名氏淮南先注解写浅显,端见解,深刻透彻,却叫读即懂,高立判。

  纪星璇暗暗兴奋,名氏辈,易馆肯将亲笔札借阅,候,再见

  见识青铮,知深藏辈高求,番指点,必进益。易理兴趣比奇术更祖父钻研奇术,并分沉迷易理。

  纪星璇将札收,脚步轻快易馆。

  三名氏,写善恶关乎命吉凶文章,功课交院士篇文章太史书苑引

  院士争相传阅,潮,知谁将文章递监,任少监居,并祖父,夸奖几句。向冷任少监

  ,纪怀山红光满,将纪星璇加,老怀:“少监乃惜才文章,提点案提点印象,羡慕老夫哈哈哈......”

  纪星璇太史书苑,纪怀山高兴次见名氏,谢谢札。

  约,纪星璇易馆书,等候名氏

  午,落,,若札真真切切,相遇场幻觉。

  “吧,书,再与相见。”失望

  纪星璇札放回每隔七趟祥易馆,风雨阻。

  晃眼三名氏,本厚厚札,语,几门奇术突飞猛进,几次风头,院士喜爱加,使太史书苑站稳脚跟,十二府世,谁圆滑再孤芳赏。

  纪星璇名声渐,除弟,结交皇亲戚,湘王爱息雯郡主,比岁,性骄纵,耳根偏软,哄几句知话,便亲昵

  回节,息雯郡主邀请郊外骑马,才知,居两位金尊玉贵。若预见热闹。

  七皇刘灏长,玉树临风,待温文丝毫摆架,笑沐春风,惹窦初姑娘芳乱,包括纪星璇,衍试,压根考虑攀附权贵,飞枝头凤凰。

  十刘翼少,与龄,实让敢恭维,蛮横礼,姐模漂亮,忌惮,偏偏身份摆,闯奈何

  纪星璇倒霉,知怎招惹刘翼,纱,便。被婉拒,竟马腿,惊座驾,冲向河边。

  纪星璇马术并惊慌失措勒紧缰绳,听身高声喊:“别慌,趴马背!”

  做,闭眼睛紧紧马背消片刻,阵风臂横插,拽住缰绳,两匹马并排狂奔,沿河岸冲刺段距离,缓缓放慢速度。

  耳边传声轻笑,睫毛睁眼睛,转头,见七皇刘灏英俊脸孔。

  “。”

  纪星璇冷颤,双听使唤哆嗦,摸纱巾,

  “既害怕,方才何惹气,长什纱给。”刘灏调侃

  纪星璇因方才救精神应付,垂头委屈:“位老神仙,命格虽,却易惹非,十二岁覆青纱,直让外男见真容。”

  打消两未知适其反。

  “哦?王倒真瞧瞧,花容月满,容易惹非。”刘灏语毕,探纱。

  纪星璇及躲闪,真容。

  其实纪尚轻,虽刘灏,远远谈惊艳,惊慌失措,让张本清丽脸染层醉绯红,瞧刘灏软。

  “姓纪吗,叫什名字?”

  纪星璇垂头,娇羞,实则头恼恨,七皇似平易近名字羞辱调戏,真伪君

  “谢殿方才搭救恩,否请。”

  刘灏什阅历,岂态度冷淡,,目光闪烁,飞快收敛轻佻,将纱递,低声赔罪:“方才王失礼,纪姐休怪。”

  纪星璇迅速带回纱,冲摇摇头,敷衍:“殿折煞远,赶紧回吧,郡主。”

  刘灏方长,勾搭,笑笑,便原路返回,哪儿病呢。

  孽缘早定,挡住。

  月,纪星璇往常易馆赴七约,终藏书阁名氏。历神秘长者师。

  ......

  冬。兆庆十三,纪星璇十六岁,性修炼冷清,世故却越老练

  ,太史书苑沐休,纪怀山脱身,纪星璇几车礼回趟祖籍,路被雨雪困住月,二月

  纪老太太疼跟眼睛珠头,整身边爱够,月。

  纪星璇眼祖母放。临,纪老太太宴,长幼,通通叫

  热闹,纪星璇老太太身边,嘴角噙笑,冷眼打量知谁提玉佩漂亮,瞧,倒稀罕东西,易馆淘玉色莹润,值十两银,偏被奉承风水宝器,千金难求,纪星璇笑语。

  玉佩摔碎,再

  玉碎借口退席,摔碎东西,三叔场甩记耳光

  临睡,伺候洗脚丫鬟句:“今摔碎姑娘玉佩丫头,三老爷房翠姨娘带进门拖油瓶,毛毛脚,今晚。听老太太脾气,关进祠堂。”

  春寒料峭,丫鬟嘴,边拿棉布包脚,放进被窝丝儿凉气。

  纪星璇掩口打哈欠,枕,闭眼睛丫鬟句:

  “口饭吃,便奴婢,算犯错儿,哪进祠堂,老太太糊涂。”

  半奴婢,根本资格跪列祖列宗。

  将纪牌匾挂京城,将纪易馆建京城,享受万敬仰。

  纪星璇嘴角含笑,进入梦乡。

神奇推荐位
  • 空间农女之十二生肖来种田

    雏田的白眼 / 著

    特工穿越农女小丫头获取随身空间,有一天从空间中蹦出来一只老鼠,说像它这样厉害的还有十...

  • 一品仵作

    凤今 / 著

    开棺验尸、查内情、慰亡灵、让死人开口说话——这是仵作该干的事。暮青干了。西北从军、救...

  • 农女的锦鲤人生

    暮夜寒 / 著

    一朝降生,本是福禄双全旺全家的好命格,结果——被扔进深山老林?不怕,有大猫贴身保护!...

  • 林家娇女种田忙

    夜寒梓 / 著

    从小奶奶就说思其命里有劫,本以为是母亲早死,谁知道却是遭雷劈,思其命苦……被雷劈到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