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潇湘首页>未来多子多福

推荐好基友新书《侯门喜嫁》

书名:未来多子多福|作者:花开花落年年|发布:1446394159| 更新:1548018169 | 字数:3506字

    好基友新书直通车:

  下面是试阅:

  ------------------------------------------------------------------------------------------

  第一章清醒

  初夏,凉风习习。

  上京平侯府,李嬷嬷轻手轻脚进了玉笙居,才进了姑娘闺房,她就听到了断断续续的响声。

  慌忙走近掀开帐幔,她在偌大的床上看到了缩成小小一团发着抖的姑娘,细细的呜咽声,就自她嘴中发出。

  原本稚嫩红润的脸上,除去泪痕,余下的只有深深的苦楚,似历经了万般痛苦……

  李嬷嬷一把抱住了小姑娘,“姑娘、姑娘醒醒,姑娘别怕,嬷嬷在这呢…”就在她扬声要叫人时,怀里的姑娘,睫毛微颤,慢慢睁开了眼。

  “姑娘梦靥了吗?”她心疼的拿出手帕要去擦姑娘的泪,还没碰到脸,手就顿住了。

  姑娘是睁开眼了,正看着她,却没有丝毫光彩,空洞洞的。

  李嬷嬷心一跳,声音略高,“姑娘。”

  这一声喊,终于唤醒了小小的人,空洞的眼慢慢有了光彩,露出她从未见过的气息光彩,静静落在她的脸上。

  姑娘的目光也有些直,愣愣看着她,过了一瞬,突然又闭上了眼。

  李嬷嬷一下子愣住了。

  顾明月清楚记得自己死了,死时的感觉,依然清晰无比,死后混混沌沌不知过了多少年岁,她突然听到了声音。

  她莫名睁眼,随即看到了一张虽然印象不深刻虽然年轻了太多,却绝对不会忘记的脸。

  对她从来没有好脸色只有愤恨不服的脸上如今满是担忧关心,她真的不习惯……

  顾明月闭上眼想,她为什么会看到这样的李嬷嬷?

  顾明月还没想出所以然来,耳边又想起了她的声音,“姑娘?姑娘?”

  顾明月皱了皱眉,再次睁眼,看到的还是李嬷嬷。

  “梦靥了吗?姑娘。”

  顾明月看着她,迟疑了一下,慢慢抬起手,摸到了还带着湿意的脸。

  她竟然,哭了。

  顾明月怔了怔,自认没有哭泣资格的她,已经好多年好多年没哭了。

  下一瞬,顾明月的目光定在了她抬起的手腕上。

  纤细小巧的五指,细白温润的手腕,如上等的白玉,腕间戴着环珠九转玲珑镯,那样的小巧好看。

  这环珠九转玲珑镯,顾明月很熟悉,前世顾朝歌很喜欢它,戴上就再没换下来过。

  顾明月猛地坐了起来,推开李嬷嬷的手光脚下了床,走到一旁的梳妆台前坐下。

  顾明月看着镜子里的人,似笑又似哭。

  她前世活了三十二岁,前十六年叫莫小雨,在农人莫家被使唤长大,莫家夫妇重男轻女,她小小年纪就成为了莫家最廉价的苦力。十六岁那年临死前被救,才知她不是莫家骨肉,而是上京平侯府亲女,查清当年抱错孩子的事实后,后十六年,她成了顾明月,为平侯府千金。

  被抱错到平侯府的莫家亲骨肉,名顾朝歌,在平侯府以侯府千金身份成长,后来,她也从没回到莫家,只是变成了顾家养女。

  顾明月想不到,她死而复生,却复生在了平侯府养女顾朝歌身上,而不是平侯府亲骨肉的自己身上。

  虽然如今顾朝歌非亲生还是秘密,不过重活一世,她竟换了个身体,从亲生女儿变成非亲生了……

  顾明月抬头四下看了看,又低头看看自己的身量,嘴角缓缓露出了笑。

  不管她变成了谁,她死而复生回到平侯府了,十余年前的平侯府,父母哥嫂还健在安康的平侯府。

  她不知道为什么会如此,也不在乎,她只知道她回来了。

  她变成顾朝歌,那她就做顾朝歌,从此她就是顾朝歌。

  “姑娘…”李嬷嬷看着她担忧异常,刚要开口时,丫鬟卉珍进门,看她坐着加快脚步,“姑娘起来了…”

  “嗯。”顾明…顾朝歌这次应了一声,也就只一声,她满脑子里想的都是父亲、母亲、大哥二哥。

  顾朝歌的心越跳越快,就在她夺门而出要去找他们时,卉珍突然靠近她,在她耳边说了一句话。

  “姑娘,昨儿得的消息没错,今儿周国公果然上门为你和周二公子议亲来了。”

  李嬷嬷看着风风火火进屋,没发现丝毫异样的卉珍无可奈何,正想出言说说卉珍时,房间门猛地被推开,喧闹随之而来。

  听到卉珍的话后猛地瞪大眼的顾朝歌,在看到突然闯进来的人后,什么也顾不上了,眼里只有他。

  “妹妹,妹妹,我们不嫁人好不好?嫁人一点不好。”刚刚抽条长大的少年,身长俊秀,面上却满是焦急害怕,脚下只穿了一只鞋,进门直扑顾朝歌。

  熟练的将手伸到坐着的顾朝歌腋下,小心的将她抱了起来,自己坐在椅子上像抱小娃娃一样将顾朝歌抱在怀中,拍拍她的手臂摸摸她的头,撇撇嘴凑近顾朝歌的耳朵小声和她商议。

  顾朝歌拼命忍着没出声,她怕张了嘴就是嚎啕大哭…

  “妹妹你不记得了吗?小时候我们说好的,嫁人不好,你不嫁的,云表姐嫁人了以后就死了。”顾家二哥顾青岩看顾朝歌不回,一下子就急了,“妹妹,我们去和母亲说你不嫁人好不好?”

  声音颤抖,满是害怕。

  三年前,姨母家的云表姐嫁了人,顾青岩和顾朝歌看新娘子凑热闹好不欢喜。两年前,云表姐因难产而死,想偷偷去看父母口中小娃娃的兄妹看到了死后的云表姐。

  兄妹两人被吓到,当晚就发起了高烧,好几天才好,却从此怕‘嫁人’。

  顾青岩原本被侯夫人慢慢劝解得说‘嫁人’不可怕了,可睡了一晚做了噩梦,又听到今日父母再给妹妹议亲,惊得不管不顾来找顾朝歌,一路跑掉了鞋子也不自知。

  “好。”顾朝歌看着顾青岩没了鞋子的脚,看着那脚上的淡淡血痕,听着他焦急发颤的声音,死死咽下了喉咙里的哽咽,眼泪却瞬间决堤,颤抖着声音回了一个字。

  “妹妹不怕,妹妹不哭,我们不嫁,不嫁…”听顾朝歌答应松了一口气的顾青岩,看到顾朝歌的眼泪一下子急了,忙不迭伸手帮他擦泪。

  泪水越擦越多,手擦不完用袖子,顾青岩看着顾朝歌看着他哭,眼睛慢慢也红了,抱着顾朝歌边擦泪边哄,“妹妹不哭,不怕,二哥会保护你的,哥哥一会带你去吃你最喜欢吃的绿豆糕…”

  哄到了最后,看顾朝歌还哭着,顾青岩自己也哭了。

  “二哥不…哭,不哭…”顾朝歌看着顾青岩的眼泪,眼泪控制不住流得更快,手忙脚乱帮顾朝歌擦泪,哽咽着倒过来去哄顾青岩。

  我哄你,你哄你,兄妹两流着泪相互哄,泪却越流越多。

  自顾青岩进门就不再插话的李嬷嬷和卉珍看着兄妹两,从开始的无奈,再到后来慢慢都红了眼,一起上前哄两兄妹,哄了好半天才哄好了不再哭。

  人不哭了,眼睛却红肿得不成样子,顾青岩拍着顾朝歌的背,抱着顾朝歌不松手说着说了好几年的话,“妹妹不怕,二哥会保护你的……”

  顾朝歌舍不得离开顾青岩的怀抱,听着顾青岩的心跳,听着他嘴里的孩子话,拼命忍着泪。

  二哥原本最是聪明,启蒙的先生背着二哥对着平侯爷夸了好几次,不曾想六岁时莫名受伤伤了头,好不容易救活了,却伤了脑子,人一天天大了,心智却一直停留在了六岁。

  六岁的顾青岩被平侯府夫妇教导着要爱护疼妹妹,小时就经常学着母亲抱着妹妹哄,一抱就是许多年,他长大了,顾朝歌也长大了,本不该再如此亲密,父母为了阻止他的习惯用尽了办法。顾青岩为此受了无数罚吃了许多苦,最后没有外人时他却依旧如故,父母至今也毫无办法。

  前世顾明月十六岁回到平侯府时,顾青岩已经不抱顾朝歌了,却时常摸摸她的头,比起一般兄妹亲密许多,也做到了他一直说的保护妹妹的话。

  顾青岩后来为了救他一直承诺保护的顾朝歌还差点身死。

  顾朝歌听着顾青岩说的话,紧紧回抱着开口,“妹妹也会保护二哥的…”

  “不用,二哥保护妹妹就好。”顾青岩严肃拒绝,“妹妹这么小,力气又小…”

  顾朝歌听着他的孩子话,喃喃又叫了几声二哥。

  前世,她回到平侯府时,二哥已有十九,比她高了一个头的二哥,见了她仔细看看,又回头看了看侯夫人,开口叫她“黑母亲”。

  前世作为侯夫人亲女,她长得很像侯夫人,那时侯夫人已三十余岁,她只十六岁,本不该让二哥那般叫的,可因为侯夫人保养得当,而她因为一直劳作皮肤粗糙黑黄,一身伤痕累累,十六岁已直不起背,十六岁如同二十六岁。

  本是母女的侯夫人和她,更像姐妹,她是姐,侯夫人是妹。

  二哥那一声“黑母亲”喊出来,侯夫人泪流满面。

  二哥自此再不喊她“黑母亲”,却叫她‘小娘’,不喜她叫二哥,只让她和侯夫人一般叫他‘小岩’。

  因为她和侯夫人长得太像,二哥和她很快亲近起来,前十六年大字不识一个的她,后来跟着二哥学了三字经学了千字文,傻二哥其实是她的启蒙老师。

  顾朝歌想起前世背着手满脸严肃,还小小年纪特意蓄起胡子学做先生的二哥,嘴角终于露出了笑意。

  “妹妹你笑了,二哥都看到了,不许赖皮再哭了…”顾青岩看到顾朝歌笑,终于放了心,任由李嬷嬷等人劝着放开了顾朝歌,一起洗漱梳头。

  顾朝歌接过顾青岩丫鬟手里的活,亲自给顾青岩洗了脚上了药。

  顾青岩正一下笑说痒,一下说疼吸气,平侯府后院主院荣华堂那边派人来了,是来请顾朝歌去向国公夫人请安的。

  周国公上门议亲,同来的还有国公夫人、周二公子,周国公在前院和平侯爷顾城‘议亲’,顾家大哥顾清风接待周二公子,国公夫人去后院见侯夫人闵氏,顾朝歌也该去荣华堂给国公夫人请安。

  周、顾两家议亲在顾家不是秘密,侯夫人也提过醒,顾朝歌本该准备好一切,可荣华堂过来的丫鬟过来后,顾朝歌不要说准备好,那样子还让丫鬟暗暗叫苦。

  姑娘那红肿的双眼可如何是好?

  

神奇推荐位
  • 老祖宗她是真的狂

    燕小陌 / 著

    作为一个演技在线,却死活红不起来的三四线小明星,宋慈在去试镜的路上摔了一跤。再醒来时...

  • 神医弃女

    MS芙子 / 著

    叶家傻女一朝重生!坐拥万能神鼎,身怀灵植空间,她不再是人见人欺的废材弃女!药毒无双,...

  • 侯门医妃有点毒

    我吃元宝 / 著

    皇孙刘诏选妻,提笔一挥,圈下顾玖的名字,坚定地说道:“我要娶她!”皇上下旨赐婚。众人...

  • 玉无香

    冬天的柳叶 / 著

    温二姑娘美貌无双,人们提起却要道一声叹息,只因她生来是个哑子。谁知有一日,从墙头掉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