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潇湘首页> 王牌探妻之权先生你暴露了

第043章 好村长

书名:王牌探妻之权先生你暴露了|作者:瑜清晚|发布:2019-02-11 16:48:54|更新:2019-02-11 16:57:55| 字数:2232字

  江月和孟良超两人回了村委会。

孟良超和方维维两人正坐在临时办公室里和郑富豪说着什么,听到动静三人看过来。

“副处,怎么样?”何耀问道。

“把村长喊过来。”

说着江月坐了下来,摊开了手里的笔记本。

何耀去喊人,房间里的人都找了一个位置坐好,觉得江月要说什么大事。

江月在笔记本上写了什么东西,直到村长走进来她合上了笔记本,伸手指了指她对面,“村长坐,有事情想向你咨询。”

村长拘谨的在江月面前坐下,“江处长有什么要了解的?”

江月视线在村长脸上停留了几秒钟才开口,“村长,你是这个村的村长,应该对村里的事和村里的人很了解才对,你说是吗?”

村长想要知道江月是不是生气了,但是他看着江月的脸,一点情绪都看不出来。

村长犹豫的点了点头,“是,作为村长,我应该了解村里的人和事,能更好的为村民服务。”

“那村长对孙建功儿媳妇了解多少?”

江月问完,村长愣了一下然后尴尬的摇了摇头,“对不起,这个……我没有见过这个人,还真不了解。”

“没见过?”

村长点头,“对,江处长你见的是孙建功的二儿媳妇,两个月前嫁到我们村上的,听说是远方亲戚介绍的,而且娘家没人连酒席都没有操办,而且那姑娘好像是个哑巴,我没见过她。”

江月眯了眯双眼。

如果孙建功的二儿子和那女人是夫妻的话那就能说明两人在一个房间里了。

但是,总觉孙建功有什么地方说谎,但又说不出来哪里说谎。

“能说说孙建功这两个儿子的事情吗?”

“当然能,孙建功两个儿子和孙铁龙兄弟两个一个辈分,大儿子叫孙铁头,十几岁出去混,就是一个游手好闲的小混混,至于孙建功的二儿子,叫孙铁牛,生下来嘴歪眼斜,小时候就被村里的孩子笑话,长大了也性格孤僻,整天窝在家里不出门。”

“哦,对了,这小子别看着是个闷葫芦不说话,下手可狠着呢,十岁的时候和隔壁村一个笑话他的小孩打架,生生把人打死,当时孙建功花了好多钱才平息了这件事。”

村长说话,江月神色微凝重了几分,抬眼看向方维维,发现她脸色同样凝重。

两人相视一眼,都明白了对方眼中的意思。

村长所说的孙建功的二儿子孙铁牛,明显的是偏执型人格障碍中的第二种情况。

因为生理缺陷从小遭受周围不一样的目光,孤僻,善于隐忍自己的情绪,深受自卑所苦,尝尝沉溺于幻想中,对待事情容易产生固定、僵硬的想法,具有危险性。

可不是跟方维维侧写出来凶手性格极度相像吗?

江月看向村长,“最近一段时间你见过孙铁牛吗?”

村长摇头,“别说是我了,就连他们的邻居都好几年没见过这个人了吧,我现在都快忘了他长什么样子了。”

江月拧眉看向何耀,“你和孟良超去一趟孙建功家,让他带着孙铁牛过来这里。”

“是。”

何耀和孟良超两人走了出去。

江月继续抬头看向村长,双眼间带了几分凌厉的神色,“村长,我想知道,孙建功是做什么生意发达的?”

孙家庄的房子虽然不贵,但是买下三个商铺再打造一个不错的民宿没有一些资本是做不到的。

再加上孙建功说和孙明那天吵架的内容,江月心里有了一个想法,一个让她想一想都心头冒火的想法。

从村长的弟弟来提供孙建功的事情就能看得出来村长和孙建功不和,所以江月问这话以为村长会很配合的就回答。

然而,江月话落,村长伸手摸了摸鼻子,眼神闪躲到了一旁,“这个我不是怎么清楚。”

人在说谎时生理上会发生一些变化。

村长说谎的表现已经很明显了,不用任何技巧就能辨别的出来。

“不清楚?”

村长点头,“对,我不是很清楚,我和他也不是很熟,江处长要是想知道还是亲自问他吧。”

过多的解释就是有掩饰。

江月收回了落在村长身上沉沉的视线,把桌子上的笔记本子拿在手里翻开,语气淡淡,“村长为什么要隐瞒这种事情呢?明明这种事情就稍微问一下村民就能得到答案。”

江月这话一说出口,村长愣愣看向她,瞳孔扩张,鼻孔放大,呼吸顿了那么一下,食指微颤。

江月看着手里的笔记本继续说道:“我这里有村民提供关于村长和孙建功的记录,村长想听一听吗?”

听江月这话,村长脸色都变了,身子僵硬保持着微微前倾姿势。

方维维就坐在江月旁边,微微侧头就能看到江月手里的笔记本。

空空白白的一页,上面什么内容都没有。

江月翻了一下笔记本,挑眉看向村长,“村长还有什么要主动交代的吗?”

村长视线落在江月手里的笔记本上,抿紧了双唇。

“我说……不过江处长你要相信我,我不是故意要隐瞒,毕竟这件事情关系到我的家人,我……”

村长欲言又止,江月没有说话,等着他。

村长小心翼翼看了一眼江月,一咬牙狠心说道:“好吧,我都交代,孙建功以前是做人口买卖的,我媳妇娘家哥哥娶不到媳妇就是在他那里买的,我还替我大舅子出了不少钱。”

“我害怕你们知道了把我牵扯进来,所以我才瞒着这件事情的,对不起……”

村长忏悔着,一旁的方维维和郑富豪先是一惊,然后就是愤怒,反看江月,脸色到是平静。

不过她自己知道她自己并不平静,怒火几乎都已经到了她的喉咙。

她之所以没有对村长说出来对这些事情表现的惊讶,是因为这个结果她几乎已经猜到了。

孙建功二儿子孙铁牛的媳妇,恐怕也不是娶得,而是拐来的吧?

江月合上了笔记本,强压着怒火,“所以说,安美玉是孙铁龙从孙建功那里买的?”

村长听到“安美玉”这个名字愣了一下,一时间没有反应过来。

江月看着他的神色嗤笑,“怎么,疯子疯子的喊习惯了,把她的名字都忘了?我来告诉你,她叫安美玉,g省人,失踪那一年还在读中学,今年二十岁,跟村长家的小女儿一般大的年纪。”

一提到他的小女儿,村长脸上的肉都跟着颤了颤。

江月眼光微沉,“眼睁睁的看着一个孩子被你的村民折磨成了疯子,你管过吗?问过吗?孙守民,你还真是孙家庄的好村长!”

江月猛地提高声调把村长吓了一跳,他垂着头连大气都不敢喘。

神奇推荐位
  • 九爷夫人是大佬

    九爷夫人是大佬

    撒夫夫 / 著

    “施施,恋爱么?” “心剖给你那种,不许反悔。” …… 外界传言:南城故家老幺、九爷未婚妻故施,心脏不好,面容丑陋,背靠故家嚣张跋扈,攀附九爷作天作地,风评极差。 九爷脑残粉:九爷九爷,这种女人娶不得,太丑,克夫,早死! 隔天,全球最美脸蛋榜单公布:华夏第一美人故施了解一下。 九爷脑残粉:那么美还不是花瓶,徒有其表! 歌坛天王主动@故施:“这位,是我的首席作曲家,哪个眼神不好的敢质疑?” 赛车天才,车神时屿:“她才是我心中唯一的车神。” 国漫大神,天才画家:“施姐,你的奖杯我家放不下了,不如砸那些脑壳硬的黑粉?” 九爷脑残粉:…… 背靠故家,上有父母疼爱,下有三个哥哥溺宠,对外还有顶尖未婚夫九爷撑腰。 大佬大佬,顶级大佬,惹不起,告辞! — 大婚当晚。 有人好奇:“九爷当初是怎么把人追到手的?” 九爷眼帘微抬。 “拿命爱她,谁敢动她,老子跟她拼命!” “我心尖上的人,哪容得别人说半句不是。”

  • 全能千金成了团宠小娇娇

    全能千金成了团宠小娇娇

    言墨潇箫 / 著

    新文《盛爷,夫人她靠算命火爆了全球》已开,欢迎关注~ 【1V1,双洁,马甲,团宠,燃爽小甜文】 【冷萌飒大佬女主VS真毒舌假高冷男主】 裴家养女被赶出了家门。 众人:干啥啥不会,打架第一名,活该被赶! 所有人都觉得空有一身美貌的秦笙被赶出裴家后只有死路一条,都在兴致勃勃的等着看她笑话。 结果…… 安城第一家族的秦二爷:“我的宝贝女儿,爸爸终于能光明正大的接你回家了!” 神秘大哥:“我看谁跟动我妹妹一下!” 金融新贵二哥:“笙笙缺钱吗,二哥这有,都是你的。” 影帝三哥:“啊,笙笙你真不考虑来哥哥的新剧里客串个小仙女儿?” 还有各行各业的大佬纷纷出动:“别动,这是我家的祖宗!” 傅景珩就笑了:“你家的?” 他伸手将人扯进怀里,疏淡的嗓音带着诱哄:“乖笙笙,告诉他们你是谁家的。” 小姑娘又软又乖:“傅哥哥的。” 高岭之花傅三爷就此掉下神坛,成了个不折不扣的宠妻狂魔。 众人:“!!!”

  • 我家影后是锦鲤

    我家影后是锦鲤

    丞汣 / 著

    傅余染,出道即封后的天才型演员,风光无限;余染,纨绔骄奢,无脑造作富三代。 傅余染从未想过,自己一朝身死,居然会变成余染,同名,却相差甚远,寄人篱下不说,还有个无边闪耀的影帝……哥哥? 本想低调行事、努力做人的余染,却在某天爆出她是与大影帝言神同居的小妖精,此等八卦,真是丧心病狂啊! 后来,余染面无表情的回复:“不是,我跟言神不熟,你们误会了,言神怎么可能看得上我?” 就在事情快要平息的时候,居然有媒体人撞破她被言神牵手,她依然一本正经的胡说八道,“对戏,不要误会!” 言神,“正式介绍一下,我妻子,余染!”

  • 全网都在等傅爷谈恋爱

    全网都在等傅爷谈恋爱

    薄荷凉夏 / 著

      惊天大料:顾家的废柴千金顾清宁不哑了,智商还上线了。   听说顾清宁跳级考试成绩满分,大家冷笑,“肯定是作弊了。”   宁姐不气,拒绝了其他顶尖大学抛来的橄榄枝,拿着A大的保送名额稳坐学神宝座。   听说顾清宁要建势力,大家又笑,“废柴能建势力,男人都能生孩子了。”   宁姐不恼,闷声搞事业,默默发大财,身披马甲虐渣渣。   听说顾清宁谈恋爱了,大家再笑,“哪个男人瞎了眼会喜欢上她那个女魔头。”   当天,京圈最神秘的太子爷发微博官宣了。   ——傅太太,晚上想吃什么?@顾清宁   全城沸腾,原来眼瞎心盲的是他们。   从此,傅爷和宁姐强强联合,在屠狗的道路上一去不回头。   ……   “爷,夫人把罗尔斯家族的继承人给揍了。”   傅君承,“多派几个人帮着揍,别累着她。”   “爷,夫人又和我们抢生意了。”   傅君承,“谁让你们和她抢了,把计划案给她送过去。”   “爷,您母亲说夫人好像是怀孕了。”   “砰——”   摔门声响起,男人高大挺拔的身影早已不见踪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