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潇湘首页>古言>帝宠之撩心皇夫

番外01 不离不弃(许不语篇)

书名:帝宠之撩心皇夫|作者:妖姒仙|发布:2019-01-27 20:01:01| 更新:2019-01-27 20:03:01 | 字数:8762字

  载德六

  ==

  “打老东西……”

  “钱,,求求……”

  “呸,拿什……”

  砍柴回宝儿见门口围,嘲讽打骂间,瘦弱蹒跚身影跌倒

  “快走,别欺负爷爷!”宝儿三两步冲,奋力推门找,“快滚!”

  容易推丝缝隙,宝儿赶紧扶摔倒爷爷。

  “再欺负爷爷,!”

  见宝儿乳臭未干毛孩,身骨瘦,横眉竖眼甩胳膊,“呀,两打!”

  “给滚!快滚!”宝儿摸柴刀冲

  硬怕横,横

  挑急急退几步,甩白眼走

  “爷爷,吧,次再赶跑怕。”

  宝儿扶爷爷进屋休息,爷孙俩住破旧堪,连张椅,唯歇脚方,屋角张砖石堆

  “宝儿,办法,被牵连啊。”爷爷拍宝儿背叹口气,“爷爷跟王老三走,运气遇见点。”

  宝儿听爷爷走,赶紧跪

  “爷爷走,砍柴贴补,门外柴,。”宝儿紧紧抓住爷爷,“爷爷,直陪爷爷,爷爷走。”

  爷爷闭眼,宝儿,宝儿。

  方,养连累宝贝孙儿。

  宝儿名声,八村已经坏透

  “宝儿……”爷爷紧紧握住宝儿半句话,啊,“爷爷爹留债,。”

  “章老头吗!”

  王老三声,屋太破旧,,谁知破屋

  “。”

  爷爷身往门口走,宝儿赶紧抱住爷爷腿。

  “爷爷,求求送走,啊爷爷。”

  “哟,演什爷孙戏码呢,,跟走吧。”王老三轻嗤声,壮汉

  “爷爷走,求!爷爷!爷爷!送走!”

  壮汉哪管宝儿苦苦求饶,宝儿跟抓,宝儿叫喊踢打,怕,宝儿,另宝儿双腿,直接将宝儿横,连绳

  王老三,爷爷难受,办法,,狗搂背咳嗽两声,“走吧。”

  爷爷背眼泪,再怎啊。

  “爷爷!爷爷——”

  宝儿叫喊声音越越远,直,爷爷才转紧走两步,朝王老三离方向张望,点背影见。

  “宝儿……”爷爷念叨乳名,拖带回柴火,步进漏风

  ……

  “哥,打算送哪啊?”

  王老三斜眼关宝儿,冷哼声,“拉几钱,吵脾气臭,别候惹怒。”

  “纪虽脸蛋错,养几芳华鸳?”

  芳华鸳收价格,,长,价格越高。

  “养?”王老三白眼,“少招惹老,父债偿,老享福吗?”

  “处?直接吧。”

  王老三冷冷笑,

  “老间摸点门路,给送进宫玉皇块宝,老让让棵草。”王老三搓搓双,“若点福气,权势枉费章老头番苦宫,。”

  三,宝儿被安排送进宫。

  宝儿盯举止奇怪,暗暗找机逃跑,直接拖进宫,将,屋很暗,宝儿嘴被堵,喊

  “乖乖,。”摸宝儿脸。

  宝儿见候,其头,十分恭敬,才明白

  ……

  宝儿拼命摇晃脑袋,泪水噙满眼眶,拼命扭逃,腕磨破

  “乖乖,忍几。”

  宝儿暗房久,再见候,宝儿听周围“许”,候,宝儿旁边身影,悄悄转纪差

  宝儿琴歌兴庆宫管许忠徒弟。

  ……

  “宝儿哥哥,呆啊。”

  闲候,琴歌喜欢找宝儿话玩耍,宝儿呆,整闷闷话。

  月,除公公教导礼仪候,琴歌听宝儿句话。

  “宝儿哥哥,忙。”琴歌轻轻扯扯宝儿

  宝儿抬眸向琴歌。

  “。”琴歌知,宝儿答应宝儿,跑教习

  琴歌比宝儿,琴歌贪玩,经常偷偷跑教习玩。

  宝儿见离教习越远,皱眉。

  许乱跑。

  果被抓住,顶顿板

  冲撞

  “宝儿哥哥,。”

  琴歌拉宝儿路跑御花园,宝儿皱眉,琴歌玩够远琴歌指方向,树鸟,再抬头,树鸟窝。

  “宝儿哥哥,爬树,鸟回啊。”

  “闲真远。”宝儿,转身走。

  “宝儿哥哥。”琴歌赶紧拦住宝儿,拉衣袖苦苦哀求,“嘛宝儿哥哥,它孤零零怜,它爹娘它回呢。”

  宝儿颤,琴歌,转头鸟。

  “次。”

  宝儿鸟,树干爬树,翼翼鸟放回鸟巢,松轻轻松松跳

  “谢谢宝儿哥哥。”

  宝儿琴歌转头,见宫溜仪仗,宫低垂脑袋,首站粉刁玉琢娃娃,衣裳,却板张脸。

  宝儿知飞快搜索许话,拉琴歌跪礼。

  “奴才叩见顺澜公主殿。”

  温文澜“唔”声,正,宫头风风火火跑,气求饶。

  “奴才冲撞公主殿望殿恕罪,老奴。”许忠转头怒斥,“,谁准乱跑,冲撞公主殿!”

  “本公主回影月殿。”

  “啊?”许忠反应,“公主殿懂规矩。”

  “,本公主亲教。”

  “公主殿,若公主身边伺候,啊。”许忠恼,“公主殿,奴才身边,奴才给您送影月殿。”

  “。”

  “公主殿……”

  “许忠!”

  宝儿琴歌跟温文澜回影月殿。

  稚嫩声音耳边萦绕,宝儿根本敢相信,严肃坚决语气,几岁孩。

  ,宝儿六尚转转,影月殿

  听顺澜公主皇陛宠爱公主,公主。

  进影月殿,股暖伴清香脚底涌全身,脚毯,余光处,尽华贵。

  宝儿琴歌直随顺澜公主进内殿,顺澜公主座,赶紧跪,宝儿低头,双脚顺澜公主身边走未见精致

  “抬。”

  宝儿,顺澜公主身衣物已经换件,,很精致。

  “影月殿伺候问殿内,冬樱冬棱跟本公主身边。”温文澜端坐,视线定宝儿身,问,“叫什名字。”

  “奴才进宫称呼,公主觉顺口。”,宝儿深深叩首,“请公主赐名。”

  温文澜向琴歌,“呢?”

  “请公主赐名。”琴歌深深叩首。

  “胆奴才,居让公主取名!”冬棱呵斥

  “既本公主,本公主赐名应该。”温文澜抬,示冬棱,“本公主赐名,两条路,本公主身边,二乱棍打死扔。”

  宝儿抿抿唇,定决,“谢公主。”

  温文澜儿,“许忠徒弟,本公主抢点表示,姓许。”

  深处宫做,语,方

  “语。”温文澜先指宝儿,指向琴歌,“言。”

  “奴才叩谢公主殿教诲。”

  ……

  载德皇请将军白武言给温文澜师父,温文澜每卯正身习武。

  许语躲偷偷练习师徒俩,白将军兵器阳光光,漂亮,威武。

  温文澜坐休息,瞥见廊鬼鬼祟祟身影,再顺视线,师父白武言正套枪法,威风霸气。

  白武言休息候,温文澜站礼,“师父,顺澜每习武,难免孤单,否让顺澜找陪伴,师父候,顺澜。”

  白武言觉温文澜理,况且教给温文澜武功,并非独门秘籍外传。

  公主习武,

  “,公主安排便。”

  每早晨练武结束,便门教习,宫专门公主设立读书载德让温文澜

  结束习,午膳休息,午继续,直才结束。

  温文澜毕恭毕敬送走脚利索撤文房四宝,转身,温文澜站语吓跳,赶紧让

  温文澜软榻,冬樱端温水给温文澜净

  “语,陪本公主练武,,本公主练武苦闷,陪练已。”温文澜擦干净,冬棱霜膏给温文澜涂按摩,“每功课候,言轮番本公主研磨递书,记住吗。”

  “。”直温文澜晚饭

  公主武识字

  ……

  语跟顺澜公主,早近身伺候位置,除沐浴更衣候,顺澜公主几乎形影离。

  月,见顺澜公主笑与其公主往,更公主句话。

  顺澜公主每习武,习,御花园走走,或者御书房接受皇陛教导。

  “语,陛。”

  冬棱急匆匆跑语应声,放活进花园。

  偌影月殿,除公主殿爬树

  语三两树干守顺澜公主旁边,防止公主

  “公主今景色?”危险话,催促公主

  “听闻,皇兄娶亲。”温文澜眨眨眼,“本公主。”

  语等顺澜公主继续话头,追问,公主四平八稳跳

  “公主,奴才请,望公主恕罪。”温文澜脚边跪,“明奴才趟,奴才进宫未曾回。”

  “本公主银钱,并带回吧。”

  “啊?”语糊涂,怎银钱

  “宫探亲,积攒银钱回入宫才,品阶高,少,难次,妨,宫分提。”

  顺澜公主语调淡漠常,语听很暖

  “谢公主殿奴才银钱已经足够,劳公主费。”

  温文澜言,“今晚,明宫门赶紧。”

  语千恩万谢领顺澜公主宫门候,宫门才刚刚启。

  路脚步轻快回,沿跑,却见原片废墟,杂草

  “爷爷——”

  语慌声,应。

  “宝儿吗?”隔壁娘闻声冒

  语跟隔壁娘回,听隔壁

  久,爷爷送终,,才觉宝儿爷爷

  张草席裹,随乱葬岗,快宝儿爷爷哪躺

  屋住,打理,破房

  ,杂草丛,听被收走

  “爷爷……”语双拳攥紧,眼睛盯纹路数,回被送走,仿佛,爷爷声音停留触及

  “宝儿,吧。”隔壁打量,“新找错吧。”

  ,整气质,身骨壮实少,身衣服

  宝儿定遇富贵

  “娘,新主名字,叫许语。”完,揖,“该回,告辞。”

  “再坐儿?……”隔壁语聊几句,借机抱腿,语走匆忙,副根本搭理恼。

  “才知眼,真富贵忘祖宗,连祖宗,真,亏爷走名字,老白疼白眼狼呸!”

  走远,隔壁娘字字句句全扎

  爷爷定很吧。

  爷爷眼。

  爷爷

  法回啊,更告诉爷爷……

  语回影月殿候才午,顺澜公主刚送走夫脚利落收拾

  “奔走,明再休息吧。”温文澜扫脸色,转身爬软榻。

  冬棱取温水给温文澜净,温文澜再抬头眼。

  “奴才再休息,今公主格外恩,奴才铭记。”语放东西,跪温文澜脚边深深叩首。

  “果真?”温文澜认真擦

  “果真。”语回果断。

  温文澜放,淡淡转视线,脑勺,神色,“吧。”

  语陪顺澜公主御花园见皇兄皇姐,听闻宫内相聚。

  几位皇公主语觉顺澜公主安安静静,喝茶吃点句话

  提议校场玩玩,顺澜公主由,

  两位皇长公主欢欢喜喜校场,语陪顺澜公主慢慢往回走。

  “何,带本公主,本公主读书习字,本公主习武骑马,带本公主,品尝宫外叫本公主……”

  知该何安慰顺澜公主。

  顺澜公主跟哥哥姐姐岁数,顺澜公主本身做。

  虽长公主岁数跟二皇

  点,皇陛宠爱公主。

  “公主够骑马,再,公主长高骑马,皇长公主带公主校场,二皇长公主公主长呢。”

  “嘛……”温文澜抿抿唇,管信信,背书。

  哥哥姐姐背书呢。

  语陪温文澜回影月殿背书,,安澕长公主

  “顺澜,皇兄给,趁新鲜吧。”长公主拨温文澜书,点放,精致

  “皇兄带进宫?”温文澜远远书,“背书,明母皇检查,皇姐跟皇兄校场吗?”

  长公主挽住温文澜胳膊拖旁边软榻。

  “骑马,二皇兄皇兄射箭,空带,皇姐聊,皇兄。”长公主拉温文澜,“书,吃点吧。”

  长公主影月殿待午,温文澜空背书。

  皇陛顺澜公主御书房,检查顺澜公主功课,陛雷霆,罚顺澜公主跪御书房门口反省。

  “陛,公主殿苦读,并玩物丧志,御书房门石板硬冷,公主殿……”

  “放肆,谁准御书房!”完,拍桌挥,“知规矩奴才拖乱棍打死。”

  “陛!”

  两名侍卫即进语拖

  “母皇。”

  语往嫩白死死衣袖,头,顺澜公主站笔直,皇陛色铁青。

  “顺澜,顺澜,并非懂规矩,恳请母皇饶恕次,若硬怪罪,怪顺澜教导方。”

  语悄悄抬眼皇陛色虽松口,向紧紧抓衣袖

  “语,懂规矩本公主罚御书房门口请罪,哪。”

  温文澜扯,侍卫松语,温文澜拜,带门罚跪

  婚,二皇长公主宫玩顺澜公主必须回宫休息。

  月,皇陛顺澜公主叫御书房,回,公主身

  “本公主每身,早习武午读书,才休息,晚二更寝,本公主需习字沐浴,。”温文澜扬,跟两分,“方才辰,打扰本公主。”

  “,奴才记住。”重嘉脑袋快塞

  语斜眼睨皇陛赐名影月殿,绝仅仅照顾顺澜公主简单。

  进宫皇陛认师父,净身。

  重嘉身提防重嘉,虽重嘉经常粘公主殿公主殿喜欢

  公主殿喜欢,烦公主殿

  ……

  公主殿习武读书,即使白武言将军回军营,公主依保持习惯。

  白武言将军长公主驸马,进宫更少

  白将军战败身死消息,虽杭城拿皇陛谴责。

  皇陛退位,并将皇位传给宠爱公主。

  令语更,新皇即位将被俘虏周朝七皇招进宫,封号——冠玉。

  论温文澜顺澜公主,皇陛语依尽力身边伺候,很快身边管,两宫垂首尊称声“”。

  陛尊贵,统御、管治四海,语守,见倾城容貌益明显,,将幸被封皇夫殿

  高贵身份,治世才华,文韬武略,容貌佳,反正重嘉冠玉,眼,直,周墨淮闯

  陛周墨淮隐藏身份。

  陛周墨淮频繁宫。

  陛周墨淮送营。

  陛周墨淮,做像并,陛封号招进宫,愿,陛独宠犹犹豫豫,倒答应入四营放比谁卖力,真歹。

  挺厉害,平边境疆土,短短几间帮陛口恶气,两三问,实

  听周墨淮约定,等候,亲,周墨淮户部赵

  户部赵位状元,纪轻轻,定威望,满腹才华量,容貌错。

  周墨淮虽打胜仗,罪臣身低贱,周墨淮哪,执册封皇夫。

  喜欢周墨淮,喜欢,接受周墨淮。

  ,竟死。

  长安宫北宫门团火,

  满身血,奄奄息被抬回周墨淮,

  锦鸾殿拦住周墨淮,让老老实实守身边,哪脸杀气、穿甲执刀,保护

  周墨淮问,陛

  陛,周墨淮错,仅仅

  陛带兵征,平复被北朝骚扰边境,陛气,任由

  音信,直二皇才回

  二次

  周墨淮候,周墨淮

  难受候,周墨淮

  陪伴候,周墨淮

  直陪身边,赵常进宫望陛

  宫传言,二皇并非皇夫

  陛恼,明明周墨淮旨平复流言蜚语。

  周墨淮听恼,句“”,气

  奇怪,凡接触周墨淮爱极恨极,爱偏袒,恨尽办法除掉

  二皇

  太殿关系周墨淮关系般亲密,特别旨抄满门,太留赵府三命,苦苦求三夜,果。

  久,陛传位太公主周墨淮退居江南,闻世连北朝皇帝邀请陛喝茶,陛搭理。

  陛周墨淮态度,变特别温,或许重担,或许清楚十几旧案真相。

  ,周墨淮保护新皇伤重次丢,永远回

  仔细呵护、亲眼周墨淮承受孤寂、痛苦、等待,次,久,周墨淮

  遵照陛皇夫殿合葬棺。

  语带凰卫三司二十四,亲将温文澜送进帝陵。

  “陛知皇夫殿头等,路黑,别怕,奴才扶慢慢走……”

  ------题外话------

  除周墨淮,喜欢像很喜欢温文澜或许温文澜温文澜纯粹男主……嘛,写几篇番外,温文澜周墨淮,给间酝酿构思,番外快留言呀~二月二号,新文《世歌王妃始连载,披熊皮白兔VS吃老狐狸,三号或四号圈,文啦~爱(づ ̄3 ̄)づ╭?~

神奇推荐位
  • 纨绔天医

    连玦 / 著

    【双强双宠、小红娘萌宝、热血、苏爽甜文,满级大佬vs神秘大佬】某日,消失大半年的,苍...

  • 不配II

    简思 / 著

    本书别名【世界这么大,还是遇见你】老谭生意失败自杀未果,回了农村大儿子谭元楼为了钱,...

  • 亲爱的绵羊先生

    三月棠墨 / 著

    【著名畅销书作家兼编剧路棉和当红实力派男神姜时晏的暖爱故事!】【世上有千万种爱情,这...

  • 凤策长安

    凤轻 / 著

    狐狸窝系列之二看血狐女神如何叱咤乱世!别人穿越是宅斗宫斗打脸虐渣,迎娶皇子王爷走上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