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潇湘首页>古言>帝宠之撩心皇夫

135 结局

书名:帝宠之撩心皇夫|作者:妖姒仙|发布:2018-12-14 20:01:01| 更新:2020-03-20 12:22:04 | 字数:20049字

  春夏交接南朝闷热潮湿,间或泼雨水,连空气布满水珠,呼吸沉重黏腻。

  转入夏季,雨水停,气温陡升,该换季湿热,夏季热,安分焦躁隐匿,实难受。

  特别炎热,温文澜早早冰砖抬锦鸾殿、御书房热乏味,食欲,全靠言做酸梅汤胃解暑

  若,温文澜索性躲锦鸾殿,门

  “澜澜……三碗酸梅汤。”望言端冰镇酸梅汤,周墨淮眉头块,“别喝太……”

  才,温文澜端瓷碗口。

  问空气酸涩味,周墨淮觉

  口温文澜酸梅汤,全吐,太酸根本接受程度。

  温文澜却觉刚刚,偶尔言偷偷往糖,温文澜够酸。

  “酸喝身体……”周墨淮眼睁睁温文澜口,轻叹声,稍稍斜眼瞥眼空半碗酸梅汤,实触目惊

  喜欢酸酸东西呢?

  吃醋,喝酸梅汤

  “墨淮,酸梅汤真酸。”温文澜转头,本正经跟周墨淮,“今夏气实难受,喝点酸梅汤朕觉身体舒服,胃口,甚至吐。”

  ,温文澜突阵轻微干呕,周墨淮吓跳。

  “言,传御医,水给陛漱漱口,洗洗酸味。”周墨淮让温文澜靠,帮顺气,“酸提振食欲,牛饮喝两碗,加冰。”

  “今外嘛,朕休息。”温文澜皱眉头,很烦躁,“酸梅汤加冰,酸梅汤,必须加冰!”

  周墨淮望温文澜蔫拉几笑,执团扇轻轻给温文澜摇风,刚将凉铺散

  很快,御医,林清太医院陆副使。

  请,陆副使便给温文澜脉,见陆副使指搭温文澜,倒色越越沉重,周墨淮跟屏住呼吸,紧张兮兮陆副使。

  “何?”陆副使松,周墨淮急急追问。

  “许气炎热,陛劳累,臣给陛几服药,陛修养几。”,陆副使望眼周墨淮,“陛饮食清淡,平饮水,清寡欲,方舒适。”

  温文澜听陆副使文绉绉话,阵烦躁,挥退本折两眼,厌烦边。

  “御医休息休息,气热,火降。”周墨淮紧团扇,力,几分。

  温文澜将团扇夺删,“朕火气。”

  周墨淮“噗嗤”笑团扇帮温文澜扇风,“,陛。”

  两儿,语端温文澜,周墨淮哄温文澜喝药,便带午睡

  温文澜很嗜睡,午休安寝,沾枕头,且睡沉,久才叫醒。

  今往常,温文澜醒候,已快傍晚眼睛寝殿候,封北营文书直接送

  “请安折?”温文澜纳闷,怎臣将军此喜欢给递请安折,打白,直接东华阁。

  请安折封密信,温文澜仔细检查密信未被调包,赶紧拆

  ,温文澜挥退左右,桌案将张栌密信仔仔细细读遍,慌。

  特别句“肃亲王”,脑袋晕。

  周墨淮找温文澜找东华阁,东华阁门,眼见温文澜原摇晃箭步冲扶住温文澜。

  “澜澜,吧。”周墨淮担忧越越浓郁,温文澜直觉舒服,吧,“再叫陆副使。”

  ,周墨淮温文澜额头,热。

  温文澜垂臂,将密信团藏进袖,“朕。”

  周墨淮眼神望向窗外,双眉轻蹙,愁云笼罩,找机合适借口,将张栌召回清楚才

  周墨淮静声将温文澜神色做声,温文澜朝政,便言。

  触碰

  焦虑让御医药失御医医术,服药服,温文澜依食欲,嗜睡,暴躁几句话雷霆,周墨淮每几次才

  怜政跟温文澜议候,周墨淮旁边安抚温文澜绪,几位朝廷重臣每被温文澜骂狗血淋头,被逼辍朝修养念头。

  即使,温文澜几次句话写臣叫回重写。

  间,朝廷哀声载堪言,几位臣瞒温文澜,偷偷跑军营找周墨淮,求哄哄陛,别让陛撒气

  周墨淮

  “气炎热,陛确实。”周墨淮挠挠脑袋,“几次陛番功夫才哄。”

  周墨淮瞧臣被温文澜姑娘骂怵,笑,声似乎,憋胸口疼。

  “候,负责哄陛君分忧,本分,副惨兮兮?”周墨淮挑眉,略才哄,“识渊博,等粗蛮武将比及。”

  几位臣听欲哭泪,周墨淮打算帮哑巴吃黄连啊。

  打亲骂爱,陛骂周墨淮,宠爱。

  陛

  吗?

  再,陛高兴,周墨淮几句软绵绵让陛

  随随便便安抚陛吗!

  几位向周墨淮,身材高容貌俊、身玄甲按佩剑威风凛凛将军,眼巴巴眼神怎怜。

  “周将军,王爷,殿!”声音诚恳,差给周墨淮,“若晚话,哄哄陛,什方法啊。”

  周墨淮眼角抽,话怎奇怪呢?

  确实爱莫,温文澜绪很反常,关系。

  虽忙,安慰番几位臣,毕竟容易啊。

  傍晚军营回,周墨淮陆副使给温文澜请脉,陆副使询问温文澜,改降火清热药,火气攻再叮嘱温文澜劳累,放松

  周墨淮已经敢抱温文澜睡觉,温文澜嫌热,让温文澜体内火气更,晚旁边,等再回明德殿。

  唯点欣慰,温文澜睡,精气神很足。

  周墨淮怀疑温文澜精力剩才绪反常

  念林清候,温文澜身体健康?掐指算,距林清月左右,周墨淮抿抿唇,哄几吧。

  新处,温文澜再像暴躁绪收敛少,冷冰冰,政冷汗,陛算恢复正常

  炎热南朝突场暴雨,暴雨快,雨停气凉快少,周墨淮带温文澜御花园八角亭风景。

  周墨淮命冰镇西瓜将西瓜破两半,银勺舀瓜瓤喂给温文澜。

  温文澜周墨淮坐,腿搭周墨淮身,两条腿半空,周墨淮喂勺瓜瓤,温文澜张嘴接,眼睛滴溜溜远处风景,周墨淮银勺,姑娘

  “见邻老爷纳闷,老爷嫌闷烦,确实其乐穷。”周墨淮笑打趣温文澜,脸老父亲慈祥,“儿……”

  知话,周墨淮赶紧收声,勺瓜瓤给温文澜,笑容僵硬。

  温文澜收回视线望向周墨淮,眸光清冷。

  “澜澜?”周墨淮,“西瓜甜吗?”

  “朕,朕传位给谁。”温文澜十分平淡冷静句话,“问题,初朕通母传位给朕般,困扰朕。”

  本,温文澜打算系列,让打消

  周墨淮默声,两勺瓜瓤,便停住,放给温文澜喂口瓜瓤。

  “船桥头直,轻,担忧。”周墨淮冲温文澜笑笑,放松,“二十岁呢。”

  “……”

  “先别,陆副使放松,别晚忧忡忡花似玉姑娘老太太。”,周墨淮放西瓜,将温文澜搂住怀宠溺捏温文澜,“澜澜。”

  温文澜恢复副淡漠冷冰冰周墨淮感受丝沉重,微妙感觉,

  “澜澜,似乎,比圆润。”周墨淮紧臂,纳闷

  温文澜腰细、腿长,清清楚楚,靠怀温文澜,腰部确实比两分,温文澜每食欲,更吃东西,怎胖呢?

  念头飞快周墨淮脑海,快住,劲,细细思索,怎

  温文澜周墨淮,倒,周墨淮西瓜吃便西瓜捞怀吃。

  “澜澜!”

  周墨淮猛头,身颤,差点将温文澜怀西瓜抖

  “何?”温文澜耐烦,忍住火。

  “…………”周墨淮默默算遍,推迟快

  “……”温文澜楞低头,“吧,久陆副使才啊,服药缘故吧。”

  周墨淮,觉,陆副使什应该法让温文澜怀孕。

  谨慎见,周墨淮陆副使,陆副使顶头雾水温文澜,两才安

  温文澜点,风司,肃亲王王珏越频繁,越隐蔽更反常点,素爱与臣结交王珏,进与朝廷重臣接触频繁。

  “王珏越身份。”温文澜沉声音,“啪嗒”落,惊声巨响,“皇兄放弃蠢蠢欲吗?”

  朝廷安本分,温文澜睁眼闭眼,完全放放任叫风司暗监视王珏肃亲王,接触。

  存异朝廷给今

  “陛采取吗?奴才肃亲王已经。”鉴,肃亲王更加谨慎。

  安排,王珏跑比较,除王珏外,温博宇

  很候,由温博宇更方便。

  “次拿证据,搞清楚做什。”温文澜感觉,肃亲王打算绝简单。

  南朝夏季月,林清林清城厚重雨帘回雨依继续。

  林清,温文澜陆副使什,林清城回,进宫给温文澜请平安脉

  

  林清锦鸾殿候,周墨淮正温文澜棋,两难解难分,温文澜险胜。

  “皇姐近?孩?”,温文澜林清问东问西,“哪?杭城吗?”

  林清被温文澜问蒙问题回答,差点连

  听林清皇姐很,温文澜才伸腕让林清请脉。

  “陛骨素,陆副使给陛错,脉搏力,胎象平稳,陛方式调养即。”林清平静水,实际花,才给长公主安胎,陛

  “方才!”温文澜猛林清,“胎象平稳?”

  与周墨淮眼,两冷汗“唰”

  “陛身孕吗?快三月……”,林清温文澜周墨淮脸色

  难殿吗?

  太医院候,陆副使告诉陆副使嘛。

  “朕,快三身孕?”

  温文澜跟林清确认,真真切切林清点头,温文澜脸色红阵白阵,十分精彩。

  “语!”温文澜几乎咬碎银牙,杀气瞬,拳头紧握似捏陆副使,“给朕带。”

  “!”

  周墨淮几乎,陆副使刻欺瞒再清晰罪臣押温文澜

  路飞驰太医院,太医院内药香阵阵,熬药太医药童望队焰司气势汹汹冲进周墨淮,

  皇夫殿

  周墨淮问陆副使,见门脚破门入,陆副使尸首。

  闻声太医见景,纷纷倒吸口凉气。

  太医院尸体,被怒气冲冲皇夫殿

  太医院鸦雀声,众,深知妙,声,呼吸重敢。

  “!”周墨淮声令,焰司立即控制住太医院,虎视圈,众赶紧低头,“陆副使药令陛身体适,畏罪杀……今,谁朝皇族关乎太医院。”

  太医院外风平浪静,实际,整太医院正处水深火热

  “陛?”周墨淮转头问旁边药童,药童吓跳,战战兢兢周墨淮,煎药房。

  药童圈,指,似乎确定。

  “药?”周墨淮拎药罐满满浅棕色液体,确实跟药很像,药,

  “陛陆副使亲拣药送药,陆副使亲力亲假借,奴婢见罐药很,便觉应该。”

  周墨淮眯,周身温度降降,周身凌冽气息直直将炎夏拉入寒冬。

  周墨淮将罐药带回锦鸾殿,将太医院跟温文澜十交代清楚,温文澜沉默

  经林清辨认,罐药安胎药,再听温文澜描述,林清猜测几服药补药或者安胎药。

  堂堂,被太医院副使摆,实窝火,陆副使,温文澜,更加气

  陆副使将告诉谁,陆副使主使谁,更隐藏阴谋。

  疑惑接二连三充斥温文澜脑袋太阳穴往靠,实头疼。

  除陆副使问题,温文澜疑惑,怀孕,问题周墨淮直很注

  周墨淮纳闷,何温文澜怀孕。

  两浓浓困惑。

  “澜澜,留。”

  周墨淮知温文澜,先惊讶再喜悦,期待,陆副使尸首冷静温文澜利,即便舍,留。

  隐患,确定已经被威胁温文澜皇位,甚至威胁命,……

  周墨淮危险

  温文澜利,任何东西留。

  例外。

  “朕。”温文澜腹,快三太粗,“,再者,若,便解朕烦恼。”

  周墨淮震,陛认定太吗?

  “若公主呢?”周墨淮问

  “妨。”温文澜语气很坚决。

  “澜澜,留,陆副使隐瞒久,背肯定问题。”周墨淮劝温文澜打消目法,“希望吗?”

  周墨淮紧握住温文澜脚边跪

  “足够强畏惧。”

  “,陛,请容微臣两句……”林清轻咳两声,顶压力插话进,“很健康,很稳固,若流胎,伤害很凶险。”

  林清话给周墨淮棒,望向温文澜,脸写满歉疚。

  “清,朕胎儿健康交给先保密,谁准提。”温文澜语,“让风司调查,陆副使身线索,。”

  温文澜吸口气,“除朕宣布身孕,朕愿听议论猜测。”

  将该做交代,温文澜挥退众跟周墨淮细细谈谈。

  “何故此歉疚,错。”温文澜挑眉。

  “风险,宫规点嘛。”周墨淮双眉紧锁,色苦涩,“且,,被芳华鸳药水浸泡再让,更被药水泡。”

  点,芳华鸳确定

  “宫规点,记错,宫规男宠怀皇夫!”温文澜认真解释,语气郑重严肃逼,“做,朕涎露香避免。”

  芳华鸳药水很厉害,耳闻。

  ,温文澜怀孕症状,周墨淮提醒被欺瞒,

  方,确定丸放身边,终酿错。

  终归

  “澜澜,感觉吗?”周墨淮将温热轻轻覆温文澜命,温文澜,“其实,挺。”

  周墨淮忽笑,点傻,整像被打层柔光,比白云纯洁,比溪流柔

  “傻笑什呢,孩雏形吧。”温文澜点点周墨淮脑袋,嘴角,“怀乐晕。”

  “喜欢。”

  晚,风司将调查结果呈报给温文澜。

  陆副使月内异常表正常、该接触接触,表陆副使陆副使实际死杀。

  杀死陆副使点破绽,被风司查

  温文澜敲桌案听完风司禀报,打算将身孕太医院内封锁,太医院温文澜身孕。

  陆副使隐藏抓安胎药迷魂阵,令太医院太医陆副使煎药。

  确认温文澜怀身孕,周墨淮每接送温文澜堂、御书房,候,,风雨阻。

  久,温文澜三显怀温文澜身材比较窈窕,胖肚胖四肢脸,穿件宽松点衣服

  温文澜虽堂或者御书房臣,基本衣服遮挡,轻易

  早朝次数两次,等被觉异候,月数已经很

  再被朝臣议论猜测,温文澜终宣布身孕,已经

  怀孕几月,必知,即使猜测概;二点查指使

  坚信,朝廷

  “墨淮,朕预感,铺垫,阴谋朕。”

  “,肯定,很。”周墨淮给温文澜按摩腿,温文澜肿厉害,疼死,“策,调兵稳妥办法。”

  “吧……”温文澜摸宝贝很老实,特别喜欢,“。”

  候,刚元节

  温文澜却觉

  “风司传报,北朝荆江边频频,似乎试探什,并实际。”素安静北朝,静,温文澜怀疑孙迟鉴,“东越很安宁。”

  北朝东越,实太默契,太疑。

  “澜澜,何,让龙狮战船威慑北朝,检验龙狮训练果,建议谢金甲领兵,命东营独孤将军北镇压东越,离东越近,北营依守卫北境,虎狮防卫京城。”

  周墨淮指直接温文澜将几分布南朝布防图画,温文澜边听边点头,肚睡觉

  “朕觉。”温文澜笑,“,四角稳固安全,再凰卫严密坚守,应该问题。”

  皇宫凰卫禁军,图逼宫造反,六亲认,绝软。

  突,温文澜捂轻轻叫声。

  “怎!”周墨淮赶紧凑,“?”

  周墨淮将温文澜,温热给肚宝贝覆片温暖,静静儿,真感觉脚丫、回应

  “谁。”周墨淮很肯定儿认识,嘴角笑怎住。

  “朕觉很喜欢听兵法。”温文澜指指肚,“段兵法吧,,晚老实。”

  ,周墨淮每给温文澜兵法,听兵法宝贝,晚闹温文澜

  龙狮东营拔至各驻守方,北境东越安宁平静。

  随关靠近,气越越冷,周墨淮几乎让温文澜锦鸾殿,经常给捂脚,今似乎比往更寒冷,鄱湖庭湖湖层薄冰,,荆江隐隐结冰迹象。

  春,东营东越遭遇北朝军队,需朝廷支援。

  “今。”温文澜围暖炉阅东营送战报,双眉紧锁,“春打仗,孙迟鉴舍,朕呢。”

  温文澜派虎狮支援东营,军调离,京城支禁军

  虎狮,实法随军征。

  “北营张栌将军哪?”周墨淮摊图,龙狮军营,整温文澜身边守,“鄱湖西三百叫回吧。”

  目,北营离京城,且北营数众,抽马回问题。

  越临近温文澜分娩,周墨淮越紧张,恨让龙狮虎狮将皇宫围水泄通,严密保护温文澜。

  “京城北营,风司内往返,支轻骑内赶回。”权衡利弊,温文澜叫语,“带封密信给张栌将军,让先做准备,始风司跟北营三报,保持联系断。”

  温文澜紧张害怕,风险确实很,特别,必须谨慎,未雨绸缪。

  分娩几乎鬼门关走遭,顺利,反应,,产妇脆弱

  两指间蝼蚁,死由

  允许威胁,威胁

  除夕夜候,罕见雪,雪,落水,层冰,初候,周墨淮陪温文澜锦鸾殿怕温文澜摔倒,根本门,连门边,虽早已将冰雪清理干净

  初二早见任何冰雪痕迹,温暖阳光打,很舒服,直午膳候,周墨淮才带温文澜透透气,毕竟

  且林清,离陛分娩间,紧张。

  “朕此费劲。”温文澜摸,步履缓慢容,“朕觉艰难啊,候父皇刚世,母才刚怀朕,力排众议保住皇位,办法保住朕,分娩候保住朕。”

  宁静。

  候真很乱,打仗,南朝安定

  “朕,啊……”

  砖突温文澜,虽周墨淮及扶住温文澜,砖弹喷洒粉末洒温文澜身,温文澜捂住肚直喊疼。

  周墨淮赶紧抱温文澜往锦鸾殿赶,言立刻跑太医院找林清林清城,语命凰卫严守锦鸾殿长安宫,风司给张栌将军报信。

  让风司将锦鸾殿周围路查遍,像方才机关陷进,五处,温文澜走必经

  论怎温文澜门,必定招。

  语估计,除夕脚,握紧拳头,杀气凌冽,主使谁。

  候,陛紧。

  语赶回锦鸾殿候,锦鸾殿团乱糟糟

  林清林清城已经,温文澜乐观,或许知名粉末影响,或许惊吓,

  “老实,听话,折腾娘亲,等收拾。”

  周墨淮怕阻碍林清寝殿外急回踱步,嘴祈求宝贝快

  林清林清城等语两信任,静静立守周墨淮急团团转,殊衣袖被拽深褶。

  “怎啊。”周墨淮恨冲进直接

  听见寝殿内嘈杂,温文澜撕裂肺喊声,周墨淮望冬樱冬棱端盆盆血水,疼。

  替温文澜痛苦。

  “陛!陛!墨淮!”隐隐约约,周墨淮听锦鸾殿,

  “阿?”周墨淮见吴脸色白,“咯噔”,担吧。

  吴急急喘两口气,咽口水字往外蹦。

  “队军队,围住宫城,造反,拦。”吴周墨淮弯腰深吸口气歇才听殿内声音,赶紧向周墨淮脸,脸色黑再黑,“取陛令牌带禁军替守住宫城,。”

  吴进宫逼宫军队,路狂奔赶进宫找周墨淮,,怎府兵保护,比宫惨。

  “报!启禀殿,肃亲王连东营独孤将军将整座宫城围住北宫门外,随准备进攻!”

  肃亲王独孤谋反?独孤应该东越吗!东营怎北宫门外!肃亲王

  周墨淮几乎捏碎令牌,将令牌塞,“禁军,阿,北宫门,其。”

  吴令牌退,刚转身,忽听周墨淮低喝声。

  “取玄甲盘龙!”

  吴惊,墨淮打算亲打肃亲王吧,军令守卫北宫门,其

  周墨淮转身冲回锦鸾殿,阵翻箱倒柜,将瓷瓶塞

  “保护况危急,将东西给陛,切记,妨!”周墨淮按住几欲语,“锦鸾殿步,带凰卫守,记住本王命令!”

  未见此杀气浓重周墨淮,周墨淮,似乎周墨淮身双杀气萦绕翅膀,强气流横冲直撞,周墨淮身边击飞。

  周墨淮走两步折回怀东西塞给语。

  “令牌,果,果,话,拿令牌,北龙狮找谢金甲,令牌定周全。别硬碰硬,凰卫正规军澜澜,!”

  完,周墨淮转身离

  语望周墨淮背影锦鸾殿,干嘛

  周墨淮身玄甲执盘龙,随禁军城门。

  “宫城其军队,将镇守,卒,北门集结军队,应该主力。”

  “确定东营?”周墨淮相信,四造反。

  “独孤将军,东营旌旗。”

  周墨淮登城门,果温世恒独孤

  “西门守?”周墨淮见城门底军队暂进攻迹象,趁此空隙温文澜打条备路。

  “千左右,将军领头。”

  周墨淮,拎盘龙城门,带队禁军直奔西门

  已,握。

  周墨淮带队禁军才西门久,直直东营镇守西门将军横刀立马拦央,似乎

  “周将军,恭候。”直接叫周墨淮姓氏身份。

  周墨淮打马两步,眯仔细辨别番,认欧冰仪。

  四营招兵候,两顶军帐,周墨淮兵法笔记给

  “?”周墨淮抬欧冰仪。

  今谁挡

  “周将军误专程等护送周将军城。”欧冰仪平静,“此番做法,感谢照顾,别。”

  “凭什。”周墨淮十分冷静,盘龙紧握,若方偷袭,立即马击。

  “伏击,趁飞箭将射杀。”欧冰仪玩笑,宫城周围东营,伏杀,轻易举,“若此,早被俘。”

  周墨淮握紧拳头,眼眸沉死死盯住欧冰仪,跟三完全

  欧冰仪似乎北营

  周墨淮犹豫信欧冰仪话,条血路。

  北门直通鄱湖,温世恒独孤西门离鄱湖近。

  西门条北路,走条路鄱湖。

  “何知西门北门击?”禁军,更打东营,若真卒,,“东门南门。”

  “西门东门,护送周将军平安城,镇守东门兄弟。”

  “哦?”周墨淮挑眉,“将护送呢?”

  “便攻城,误伤周将军。”欧冰仪接军令宫城,周墨淮。

  做法,算违抗军令。

  “条路走,。”周墨淮侧身望眼高宫墙,曾经金碧辉煌凛冬摧残鲜艳,“果待西门希望欧将军,放。”

  吗?欧冰仪猜测,周墨淮路。

  周墨淮深厚恩爱加,虚传。

  周墨淮坐镇宫况。

  欧冰仪垂眼眸再往关。

  “奉劝欧将军尽早投降,等温世恒独孤被俘掉。”

  风司已经给张栌将军报信外,坚持傍晚,援军。

  周墨淮打马回头,守住北门。

  “周将军,西门东门,北门破攻城。”欧冰仪冲周墨淮背影喊句,“若北门破,立即攻城。”

  周墨淮赠予本笔记周墨淮帮感激周墨淮,努力吃苦,感激周墨淮已。

  真正提拔、赏识独孤将军,东营久便随独孤将军打仗功劳,独孤将军很快便东营将军。

  周墨淮违背独孤军令。

  军令允许限度内,周墨淮

  “!”周墨淮霸气回应。

  住!

  北门,温世恒独孤寒风许久,见周墨淮

  温世恒揉揉冻僵耐烦

  “周墨淮缩头乌龟已经跑,怎。”温世恒抬头望两眼,“再刻钟,攻城。”

  “王爷,东营已经将整座宫城围水泄通,。”独孤军队很敢保证,东营

  即便今围城东营部分,实力绝差,付几禁军问题

  “周墨淮。”

  “陪温文澜,吧。”温世恒揉揉酸胀,“据宫线,温文澜。”

  温文澜攻城呢?温世恒扬嘴角,筹划久,等陆副使告诉温文澜始筹划

  代价北朝东越,调京城周边军队,拉拢东营,今举,

  听温文澜今,独孤遗憾。

  陛与罪臣亲,龙气已经被污染消耗配再做南朝皇帝。

  南朝守四方,决眼睁睁南朝葬送听话姑娘

  南朝基业,皇帝必须

  东门西门静,城门见周墨淮身影,温世恒等耐烦将周墨淮杀死宫外,攻进周墨淮找

  “准备……”

  温世恒正准备令进攻,忽城门玄甲眯眸,周墨淮终

  温世恒停进攻打算,宫外将周墨淮杀死。

  免血,污染皇宫。

  “阿西门吧,。”周墨淮拍拍吴肩膀,北门太危险,“西门边很宁静。”

  “,北门缺。”吴周墨淮,北门形势凶险谁逃避。

  “,西门宁静,偷袭。”周墨淮西门接应,测,温世恒温文澜殃及辜,“命令!”

  “军,!”吴周墨淮,“北门,照应。”

  军打仗,忌讳孤军奋战,吴,周墨淮

  吴见周墨淮,便知周墨淮战场周墨淮明白,什

  住周墨淮

  “直接跟,援军傍晚。”周墨淮双拳紧握,果援军话。

  “!”

  “吴!”

  “!”

  吴脚昂巴瞪眼睛,

  “吧……”周墨淮争纠结候,转眸望向城,“名义谋反。”

  果温世恒独孤间点谋反话,名正言顺,朝廷支持温世恒

  周墨淮城墙,抬头望头已向西趋势,再坚持

  守住,宫很放

  温世恒独孤挑唆周墨淮城,士兵宫门叫骂,骂很难听。

  论城骂,周墨淮攥紧拳头默默听

  “墨淮……”吴拍周墨淮臂,示,“激将法已。”

  “。”周墨淮色铁青,城越恨,越冷静,“拙劣激将法。”

  温世恒见城门周墨淮岿,气,已经浪费再消耗

  “准备攻城!”

  话音落,鼓点声,东营军队缓缓向宫门推进。

  周墨淮握紧盘龙,骨节泛白。

  “宫门,迎战。”周墨淮拍吴肩膀,转身走。

  “等等!”吴拽住周墨淮,“吗!”

  吴敢放周墨淮预感。

  “若峙,城,待毙!”

  采取任何措施话,等援军抵达宫门被攻破

  周墨淮甩城门,带禁军城迎敌。

  温世恒见周墨淮,立即令猛攻,周墨淮被团团围住,东营虽数众周墨淮吃素,很快周墨淮身边倒片尸体。

  “妙啊。”独孤按住腰间佩剑,欲亲马与周墨淮决胜负,“周墨淮比老夫厉害。”

  东营士兵。

  “独孤将军稍安勿躁。”温世恒斜睨独孤,“本王由打算,必将军亲马。”

  温世恒远远观望盘算回合消耗掉周墨淮少力气,几轮,温世恒周墨淮似乎力气,方法

  “独孤将军,周墨淮啊。”温世恒淡淡扫眼独孤,毫客气,“周墨淮。”

  半周墨淮,独孤急,被温世恒更加窝火。

  气,温世恒怒,索性夹马腹提枪

  “独孤将军。”

  马蹄,独孤被温世恒拦

  “。”温世恒冷笑声,招比千军万马,“押。”

  温世恒声令寸铁京郊村民被亲王府府兵押队伍

  “王爷,!”独孤颤抖村民,辜百姓

  “打蛇打七寸,拿拿软肋,独孤将军吧。”招,温世恒志,“周墨淮,!”

  独孤愣住根本温世恒村民捉威胁敌军筹码,土匪径,居亲王身

  纵横沙场数十卑鄙做法,今帮凶。

  独孤张脸,

  奋勇厮杀周墨淮听见温世恒声音,晃眼瞥,惊恐东营阵排普通百姓,少,,每,明晃晃砍头刀泛森森寒光。

  “温世恒卑鄙!”周墨淮立刻添见骨伤,刀将围击倒,很快空隙。

  “独孤!”

  周墨淮横连连挡疯狂向银枪,横,几被弹很快

  “周墨淮,赶紧投降,死!”温世恒冷冷口,村民登基块垫脚石,八辈福气,“次眼睁睁吗!”

  温世恒查周墨淮,柳白村很清楚,给周墨淮准备礼。

  周墨淮将通怒气全部撒进攻者,温世恒阴狠狡诈,温世恒辣。

  “独孤将军,退缩吧。”温世恒跟独孤计较,独孤害怕,“。”

  结果何,独孤摆脱名声,赢声音终归比输听。

  “周墨淮,本王数三数,若投降,头,尽数落!”温世恒提高音量,十分满排颤抖身躯,“!”

  “该死!”周墨淮力挡长枪。

  “二!”

  排泛寒光刀高举半空。

  “三!”

  刀落。

  “住!”

  刀落瞬间,周墨淮放刀,,十数长枪抵咽喉。

  周墨淮周围禁军救周墨淮,被喝住

  “!”城门清清楚楚,重重捶粗厚宫墙,“墨淮真钻套。”

  眼睁睁周墨淮被扯坐骑、卸刀,被带温世恒急红眼,点办法

  “放!”周墨淮冷哼声,语气坚决全俘虏

  “放?”温世恒“呵”轻笑,“等本王攻宫城,等,本王。”

  “耻!”

  温世恒直接周墨淮身话,俘虏,已经资格跟,“请皇夫殿观战。”

  府兵将周墨淮押旁边知何高台,高台根高立柱,府兵锁链将周墨淮死死立柱三指粗麻绳缚住周墨淮立柱,周墨淮脑紧紧贴立柱,头望向半空,呼吸间余半丝气息。

  “温世恒!”周墨淮艰难喊话,“何居谋权篡位吗!”

  周墨淮尽量拖延间,,再等等,援军

  “本王预防南朝江山改姓周,守护祖宗基业,民除害,何谋权篡位?”温世恒挑衅周墨淮,甩头,将视线瞄准高北宫门,“皇夫殿本王何守护南朝江山吧。”

  忽阵密集箭雨降,温世恒顿阵脚,令赶紧撤,退两步救周墨淮,咬紧牙关,周墨淮今必须死!

  “弓箭!”温世恒指方,忽转指向周墨淮,“放箭!快放箭!”

  密集箭雨纷纷扬扬射向周墨淮,帘厚重黑幕,虽挡住解救周墨淮禁军,温世恒确定周墨淮

  “放火!”温世恒命令

  支支火箭划半空射向高台点燃高台堆积木头,很快,熊熊烈火伴浓烟腾空

  周墨淮被烟气热浪熏眼,挣扎咳嗽两丝丝微薄空气挤入肺,周墨淮觉脑袋越越晕,视线越越模糊,感觉命随血流淌

  “啊——”

  突支利箭穿胸,周墨淮觉身体穿,整被钉立柱喘息收回点神思,艰难转头,眼温文澜皇宫,却朦胧窥探层层灰色阴影几根凌乱线条。

  “澜澜……”

  周墨淮张嘴。

  “……活……幸福……”

  宫墙,吴清清楚楚,亲眼支支箭穿火帘射周墨淮,力阻止。

  “墨淮!”吴城楼声,脑袋直撞墙,“该让该拦!”

  次周墨淮伤重,肯定活

  “撑住,墨淮!”

  “墨淮,,陛!”

  吴慢慢跪趴,额头抵冰冷,“北门!”

  温世恒收弓箭,望向燃烧高台,确定刚刚周墨淮。

  “,进攻!”

  温世恒再次令进攻,东营军队点点往推进,才走方才位置,阵密集箭雨,退

  “恶,本王倒少箭。”

  忽阵喊杀声,温世恒紧张张望,身厮杀声越,很快,北宫门,禁军杀向东营,高台救周墨淮。

  “援军!”温世恒知

  张栌带北营将士及击败东营叛军,擒温世清、独孤,控制住肃亲王府,将王府内尽数收押。

  傍晚分,声响亮啼哭,温文澜终,果真

  “墨淮呢?”温文澜躺汗水,抬沉重眼皮扫视圈,见周墨淮。

  “回陛,殿呢,奴婢叫殿。”

  冬棱欢喜寝殿找周墨淮,语整整齐齐门外,吴张栌周墨淮身影。

  “殿呢?快叫殿。”

  四互相几眼,沉默。

  冬棱沉张脸回寝殿,遥遥眼床榻温文澜,背眼泪,拍脸,逼,才重新回温文澜身边。

  “陛,先休息儿。”

  “墨淮呢!”温文澜圈,林清口气,虚弱再虚声音逼问,“告诉朕,!”

  “呀。”

  “哭什!”温文澜慌像做梦,梦见周墨淮话,直陪,“话!”

  “殿,受伤……”冬棱垂脑袋,温文澜。

  “!”温文澜强撑抓住冬棱领口将,“!”

  “肃亲王独孤将军,图逼宫谋反……”

  温文澜再见温世恒候,已

  被关焰司监牢温世恒,终枯瘦脸,望牢笼外裹白狐斗篷温文澜,次觉妹妹原

  温文澜冷眼像换温世恒,完全欲望。

  私欲,惨,周墨淮害惨,凭什

  “朕。”

  两沉默片刻,温文澜先口,法承受折磨。

  “即使皇夫、杀父皇。”

  “命。”

  温世恒猛头,很快颓败

  “今朕已经将名字族谱,历史,母,端亲王长兄。”

  温世恒,抹痕迹比杀更令难受。

  “温文澜!吧!”许久嗓音十分沙哑难听,温世恒跟魔怔叫喊,“杀!”

  “明满月礼,朕册封。”温文澜完全忽视掉温世恒,“杀父凶,朕本打算传位温博宇。”

  直很关温博宇功课、武功,将帝师指给温博宇,打算

  信任、背叛

  “月十五,王府百余口,尽数押往北宫门外斩首,留。”

  即使温博宇,黄泉。

  皇夫,朕拿几百条命偿,够。

  欲拿走,朕拿走尊贵身份、高贵位,将东西,通通拿走。

  温文澜轻飘飘句话,冰冷十寒索命恶鬼,淡漠间冷暖。

  世界让寒透索性头扎入黑暗深渊,再回头。

  感软肋。

  保护爱

  “闭嘴!”

  “世间已经温世恒老老实实间已经位置。”

  “朕死,朕寻求长命百岁仙方,祝万万岁。”

  温文澜离焰司监牢,整轻飘飘

  温世恒,感觉,很,怨,气,原谅置气,思。

  回长安宫,温文澜跟平常明德殿望周墨淮。

  “墨淮,朕给皇儿取名廷言,华廷,言震八方,名字呀。”

  “明册封礼,朕册封。”

  “明满月。”

  “候醒呀。”

  温文澜拉拉周墨淮身边趴

  “再哄骗朕,其实,或者?”

  “墨淮,回朕。”

  温文澜握握周墨淮丝回应。

  酸楚,憋回眼泪,趴耳边句,“澜澜。”

  周墨淮被救剩半口气,林清直摇头,周墨淮伤太重力。

  温文澜将於清粒药丸给周墨淮服,周墨淮命虽保住迹象。

  很慢。

  林清死花影响,亦或者保住命,确定。

  “墨淮,?”

  三

  “错儿,父王请安吗?”温文澜放,语气十分严肃,“今辰,跟父王吗?”

  “母皇,儿臣正准备。”

  温廷言,名错儿,嘟粉嫩嫩脸,给温文澜礼告退。

  记忆给父王请安,虽父王睡觉,回应

  即便此,很喜欢父王,虽句话,底喜欢

  错儿御书房,爬轿撵准备明德殿,明白父王怎觉睡久,父王睡听见吗?

  错儿明德殿门口遇乐颠颠抱住吴腿。

  “王叔,父王呀。”

  吴错儿请安,抱明德殿。

  “晚参加太辰宴,父王。”

  周墨淮昏迷,谁,三周墨淮变,似乎真睡觉,睡长觉。

  错儿踢周墨淮床榻,屁股坐周墨淮身边,拉话。

  “父王,今错儿辰,参加错儿辰宴呀。”

  “错儿,等父王睡醒错儿写给父王哦。”

  “母皇父王答应教给错儿武功呀。”

  吴两张分相似脸,感慨阵欣慰。

  周墨淮拼死保护保住见。

  “父王指勾错儿诶!”错儿捏,周墨淮,“昨。”

  闻言,吴周墨淮错儿错觉。

  殿外已经催促太更衣,宴,吴便带错儿

  紫光殿内灯火通明,声鼎沸,舞乐声阵阵醉

  春宫宴连寿宴,吃喝玩乐快活,梦死

  温文澜坐宝座酒杯神,眼身旁位置,见,转头杯酒。

  朝廷孔,次谋反,很被杀杀,流放流放。

  “陛今夜似乎直舍杯盏。”户部尚书赵顺给温文澜敬酒,“今夜月亮,比昨夜更丰满。”

  “圆缺,缺。”温文澜淡淡应杯酒喝

  晃脑袋,朦朦胧胧间谪仙身影朝眨眼,轻声唤句,“墨淮?”

  赵顺惊讶身,果见紫光殿台阶月白色身影。

  “墨淮!”

  温文澜直接越桌案朝周墨淮飞扑瞬间整紫光殿安静

  “墨淮,真。”温文澜遍仔细脸,抱住,靠怀低声抽泣,“。”

  周墨淮见温文澜穿单薄,怕受凉,遂将裹进斗篷,宠溺捏温文澜脸,“让,怎。”

  周墨淮声音沙哑,比三更低沉

  温文澜望周墨淮,依旧灿烂星辰似穿越星河,直直将高山寒冰击粉碎。

  深渊,遥望头顶巨石崩塌,裂线光明,耀眼夺目光芒,周墨淮朝,“黑暗孤冷,卿愿与共赴春暖花桃源仙境?”

  “愿与君往。”犹豫。

  缘,尽缠绵,夕回眸乱池潋滟。

  ,念透思念,三世流转换三顾盼。

  ------题外话------

  觉写,终完结啦!167月18月,感谢各路陪伴与支持!爱!讲完喜欢,感觉东西,习惯呀,周墨淮温文澜真喜欢微博玩玩~番外~

  ,预告新文《世歌》:某计划副队长陈浅溪任务遭遇外,整连带全部朝代,落庆幸三件,二,三文。陈浅溪望咋舌:原骨环识别某白兔皮狐狸皮。某:彼此彼此,很难识破狐狸皮皮。

  明春暖花散~

神奇推荐位
  • 巧为农家女

    半阙长歌 / 著

    推荐长歌新书治愈短篇《谈恋爱是奢侈品》。这个冬天,让我们与“预言CP“一起见证爱情吧...

  • 嫡女掌家

    潇湘非倾城 / 著

    前世,今笙痴缠了多年的男人迎娶了她的庶妹云溪,并封她为后,她被封为后的第一件事情便是...

  • 嫡女谋生记

    懒语 / 著

    从小生活在蜜罐中的五好青年林清浅,是长在红旗下的美人,长大后,为了报效祖国,她披荆斩...

  • 盛宠之嫡女医妃

    天泠 / 著

    【爽文,双处,一生一世一双人,男主身心干净,互宠+腹黑,欢迎入坑。】前世,南宫玥是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