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潇湘首页>古言>天妃策之嫡后难养

第001章 听说皇后胸大无脑?

书名:天妃策之嫡后难养|作者:叶阳岚|发布:2018-12-12 09:46:56| 字数:5086字

  野史记载,萧昀少登基,奸佞霍文山及惠妃弄权,导致江山荡,岌岌危,启二岁末,先皇胞弟晟王萧樾“清君侧”名,北境兵勤王……

  艳史称晟王萧樾因与启帝皇武氏染,奸败露,叔侄翻脸,干戈,兵戎相见……

  *

  胤。

  启五,元月。

  历经两苦战,冲破南防线御关,晟王路势破竹,直捣黄龙。

  启帝萧昀御驾亲征振奋士气,扭转败局,元节夜,兵败城外裕安亭。

  皇帝阵裁,晟王军凯旋,荣归帝胤京。

  半月,朝局已重新洗牌,百姓皈依,派升平。

  二月初二,视,萧樾胤京称帝,继位典举隆重,夜宫灯火辉煌,整皇城空酒肉飘香。

  笙歌燕舞喜庆余韵飘进长宁宫,座偌宫苑更显空旷冷寂。

  身殿,窗纸已残旧,其内点晕黄光隐约点缀,座宫殿整体气派显格格入。

  武昙托腮坐殿台阶,微微扬

  焰火炸,五彩斑斓,将金碧辉煌宫殿群照亮,光,却始终熠熠辉,衬整张脸庞明艳。

  二更久,身殿门被件旧衣肩头。

  适逢朵焰火,老妇抬头感慨:“新帝继位排场摆初……”

  话半,,似忌讳武昙萧昀名字,轻声:“比。”

  “做给外由头,室操戈,何况登基典举,才越欺欺啊。”武昙深,转冷讽勾唇,“件丑,虽外封锁消息,宗室内却位陛晟王借口。今既晟王已扭转乾坤势……步,正名,顺便拔头刺。”

  转头周嬷嬷,“嬷嬷,今晚冷宫。”

  目光依旧闪耀明亮,语气轻快。

  “姐!”周嬷嬷闻言,却凛,猛寒颤,眼惊惧。

  武昙眨眨眼,却揶揄:“啊!其实老算待薄,虽血本坑底——今却已经先帝,啧啧,陛早逝,本宫称哀咯!”

  “姐……”周嬷嬷笑,间悲凉,喜庆喜庆语凝噎,“老奴思跟您玩笑!”

  “!”武昙拍拍裙,裹衣裳站,“玩笑候,难临头,今晚场父给父亲留话儿吧,省直惦念。”

  转身进殿。

  周嬷嬷叹口气,

  武昙抽屉纸笔,将宣纸

  “唉!”周嬷嬷拿方砚台帮忙磨墨,嘀咕:“长宁宫问津,新皇帝才刚回京继承统,诸繁忙,兴许早茬儿呢!”

  “千万别啊!”武昙正挽袖,听咯咯直笑,“方,住两呆够早死早超吧!”

  “姐!”周嬷嬷重重声,脾气点办法,忍住嗔:“赖活,您准再丧气话,您歹,将老奴哪脸见老夫?”

  “啊……”武昙再调侃两句,抬头,恰巧鬓角花白瞬间突堵,话嘴边,罢,“算啦!嬷嬷防万给父亲留封信,嬷嬷先帮。”

  “嗯!”周嬷嬷才满,继续磨墨。

  宫苑深深,长宁宫,正主仆两却全曾注宫门黑暗

  萧樾借由醉酒离席,回寝宫换件便袍贴身侍卫悄至,身低眉顺眼老太监,托盘。

  萧樾脸色很,并登临帝位春风,反脸,浑身杀气。

  留什圣贤名声,污点若千夫指,唾骂,偏偏——

  萧昀算计直叫光火。

  兵逼宫,与其夺位,倒报复。

  毕竟晟王萧樾,确实

  今萧昀已死,直接关系,纵明知萧昀颗棋坐实虚乌谓私

  萧樾正拧眉头步往走,却,三才刚进听见串儿清脆笑声荡 1

  因焉,萧樾忽反应脚步顿。

  跟侍卫脸茫

  老太监已经历经四朝,见惯腌臜,倒处变正殿方向张望,喃喃揣测:“……难已经疯?”

  萧樾眸颜色越沉淀几分,继续冷脸往走。

  身连忙跟

  正殿门虚掩,长宁宫贵重摆设被清,萧樾径直台阶,透门缝,见空旷宫室内摆张半旧方桌,身素装执笔埋头书写。

  写字姿态算很端正,剪侧影落灯火,轮廓纤细流畅。

  貌,其实完全印象,毕竟件荒唐,此,萧樾怪异。

  推门直刻记忆摒弃掉景却忽撞进脑海,扰,脚步再次顿住。

  候两迷药,各神志惊恐哭,,萧昀带闯进怒恨交加……仔细回听见声音……

  哭闹,解释,告罪,求饶?

  点反常!

  搜肠刮肚,记忆搜罗半点痕迹

  萧樾烦躁眉,武昙却已经搁笔。

  父亲虽刚直,圆滑世故,武昙留书长,嘱咐保重身体,再因尽孝告罪。

  父亲已经血亲,寥寥数十字,并倾诉父亲话,明知结局即,写,反父亲

  笔,拿扇风,静待墨迹凝干。

  周嬷嬷旁边抽屉牛皮纸信封,信封存放已经显旧。

  拿袖翼翼按压折痕,武昙绝笔信写,叹息:“老爷投靠晟王爷,混功,今儿姐换条路。”

  拿袖按眼角。

  “父亲!”武昙凝眸信纸,语气平静,澜。 1

  “老奴知老爷忠义,先帝您,先……”周嬷嬷终忿。

  “嬷嬷。”武昙打断话,却沉默阵,方:“其实!”

  “啊?”周嬷嬷被愣。

  武昙抽信封,笔缓慢父亲名讳:“,父亲绝。霍芸婳虽目光短浅,教唆萧昀废思,蠢,却代表萧昀思。颗棋碍眼局考虑,理由收回父亲兵权。北境边防掌控晟王,南边父亲功高震主,控制晟王怕拿捏住父亲,惶惶正常。四代,征战沙场,立战功数,声望稳固,轻易父亲二哥突破口,薄弱环节制造漏洞设计晟王,本石二鸟计。名正言顺处死晟王,件折损皇室颜,武被连坐,计划借机收回父亲兵权,却父亲保全族,退进,先主兵权交步借题借口,武世代军功父亲伏低姿态请罪件丑渲染,顾忌悠悠众口,便再将武斩尽杀绝。” 1

  萧昀挺混蛋,帝王权术驾驭并非全城府。

  始武昙压根明白——

  江山权位顶绿帽算什算什巩固皇权垫脚石已。

  ,狠则狠已,算计,布局长远

  周嬷嬷听震惊,半

  武昙毛笔,灰,声音渐渐低迷:“很谨慎,仍——”

  “什?”周嬷嬷虽思维脱口问

  武昙垂头,低笑声:“虽布局,与晟王奇耻辱,嬷嬷图谋,?”

  顶明晃晃绿帽见。

  欺欺,至少

  “老奴——明白!”

  周嬷嬷武昙祖母陪嫁,母早亡,祖母身边被周嬷嬷,祖母死,周嬷嬷身边依靠,索性接进宫。

  两,萧昀、包括两陪嫁丫鬟处死周嬷嬷照料饮食居,主仆两移居长宁宫,相依

  周嬷嬷做深宅妇穿宅暗斗,却理解朝堂纷争,,脑格外灵光。

  武昙

  信封,干脆放笔,认认真真继续给周嬷嬷解释:“因次将武斩草除根,,留,父亲掣肘,。嬷嬷方才问父亲投靠晟王吗?萧昀办?虽辅佐晟王,父亲威望,重新带领武孙建功立业完全召集旧部,辅助晟王夺位——候萧昀将两军阵该降降?”

  周嬷嬷被愣住。

  武昙苦笑:“降,死!降,武郴州,晟王先攻陷州县旦父亲临阵倒戈,吗?”

  将信纸折,塞进信封,递给周嬷嬷。

  “老奴目光短浅,老奴抱怨老爷,姐您——初晟王爷被算计狠,,怕连带口气。”周嬷嬷捏信封,明明薄薄页纸分量,点被压气,眼眶,“千错万错,初您该入宫!”

  啊,千错万错,该入宫!

  踌躇满志,满应付

  防霍芸婳防久,却怎萧昀王八蛋

  给戴绿帽——

  做皇帝别具格,与众

  儿,武昙肝儿疼,恨兔崽坟堆再亲戳几窟窿……

  “算!”哼!反正却已经先帝!亏!武昙安慰,“做什。”

  耸耸肩,弯身收拾桌笔墨。

  门外萧樾侍卫扒门缝听分析局势,直听津津味,两眼放光,忍住感慨:“位皇娘娘,倒呀!”

  萧樾定远侯武勋明珠,连累身败名裂、并且间接逼迫步步走祸根。

  转折点,污点。

  耻,荣登宝,彻底洗雪污名,必须消失。

  很显已经点……

  旁边侍卫巴啧啧称奇。

  萧樾拧眉眼:“?”

  侍卫倒话快,脱口:“盛传,位皇娘娘脑,并且骄纵任性,特别萧昀喜欢……”

  骄纵任性,活泼明艳,确实应该太灵光见,萧昀城府……

  果传言尽信

  殿内,恰逢武昙周嬷嬷

  萧樾略走神,宫门侍卫匆忙

  “主紧急军报送,十万火急,请您速速定夺!”应该挺远路,满头汗,见萧樾连,打招呼几步耳语两句。

  萧樾闻言,竟变色,撩袍角转身步流星正阳宫门。

  侍卫亦步亦趋,紧跟

  “哎!皇——”留条白绫老太监,叫应答,便摇摇头,独踹门进正殿……

  ------题外话------

  失联岚宝终死回啦,肝宝贝儿蹲坑评论区冒泡签撒,新书点慌慌,打滚撒泼求宠爱嘤嘤嘤……

  【另外,防冷场剧场】

  某侍卫:【喃喃语】听脑……

  某王爷:【暗暗点头】确实……咦,啊,本王梦话……【瞬间暴怒】听谁?!

  某侍卫:【冷汗直冒,哆哆嗦嗦】……【懵逼碎碎念】爷,咱弄死罪魁祸首?怎架势先搞死啊……底做错什嘤嘤嘤……

  ps:本书书名叫《妃》贴题,书名已经被别缀,章伏笔超,宝宝划重点哦~

神奇推荐位
  • 不配II

    简思 / 著

    本书别名【世界这么大,还是遇见你】老谭生意失败自杀未果,回了农村大儿子谭元楼为了钱,...

  • 厨妻当道

    东木禾 / 著

    宴暮夕,宴家大少,生下来就是气人的,惊为天人的颜值,碾压众生的智商,世人只能默默仰望...

  • 亲爱的绵羊先生

    三月棠墨 / 著

    【著名畅销书作家兼编剧路棉和当红实力派男神姜时晏的暖爱故事!】【世上有千万种爱情,这...

  • 纨绔天医

    连玦 / 著

    【双强双宠、小红娘萌宝、热血、苏爽甜文,满级大佬vs神秘大佬】某日,消失大半年的,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