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潇湘首页> 终于嫁给岑先生

第20章 你爸爸的遗书(1)

书名:终于嫁给岑先生|作者:千桦尽落|发布:2015-06-08 21:53:01|更新:2015-06-08 21:53:01| 字数:3019字

抬头,容谨城已经站在了白毅面前,气场逼人,白毅扯出一个难看的笑容道:“大哥……”

“钥匙……”容谨城薄唇微动只说了两个字。

白毅握着钥匙的手下意识收紧,他笑容难看:“我看庄初喝多了,我送她回去吧,大哥早点回去休息。”

容谨城深邃的眸子露出一抹意味不明的笑意伸手从白毅手中拿过钥匙转身离开。

白毅的双脚就像是被定在原地一样无法迈开,只能眼睁睁看着容谨城带着庄初离开。

如今的白毅,已经没有了追上去阻止容谨城的立场,不是吗?

庄初早上醒来对昨晚的事情还是有印象的,虽然昨晚自己没有勇猛到扑上去吻容谨城,可是一想到自己在容谨城怀里哭,几乎把鼻涕眼泪全都曾到了容谨城昂贵的衬衫上就紧张,因为容谨城曾经说过……他有轻微的洁癖。

吃早饭的时候,庄初坐在容谨城对面一直没有吭声。

“腰现在开始疼了?”容谨城放下报纸问了一句。

“嗯……”庄初点头。

早上庄初挣扎了好久才从床上起来。

正说着,庄初电话响了……一看是家里的来电,庄初和容谨城打了个招呼便起身走到阳台去接电话。

“妈……”庄初轻唤了一声,小心翼翼坐在阳台的沙发上。

“初初,你们公司的人打电话过来说你在贸城出差,我给你收拾的东西你同事拿走了你收到了没有?”

庄初微微一愣随即道:“收到了,妈你别担心我……”

“那你好好照顾你自己,记得给家里打电话。”庄妈妈抿唇犹豫了一会儿道,“还有你爸爸欠你姑姑的钱,你不用担心……妈妈来想办法。”

“妈,钱我已经凑齐了,你放心……我回去咱们就还给她。”

“凑齐?怎么凑齐的?”

“我不是刚接下容氏的活么,公司提前把分成给我了,而且我朋友手上有点活钱,也就先借给我了,等接了下一个项目就还给她。”庄初尽量让自己的声音听起来欢快一些。

“好,那咱到时候尽快还给人家。”

挂了电话,庄初坐在那里一动不动,其实她心里还是有些愁的。

提成二十五万,傅楚卿那里能给拿出十五万,简欣拿五万……还有二十七万多,沈云那儿原本庄初想借一点,可是现在看起来沈云把一切都投入到了公司似乎比自己还困难庄初还怎么好意思张口?

庄初坐在阳台久久未动,不知什么时候容谨城出来拿了个毯子递给庄初。

“谢谢……”庄初道。

“你这一谢是谢什么?”容谨城看着庄初似笑非笑,他不紧不慢在庄初身边坐下,双腿交叠点了一根烟,“是谢我收留你,还是昨天专程去接喝的烂醉的你,还是……谢我陪你去白毅的婚礼?”

庄初一时没反应过来,转头看向容谨城。

今天的阳光金灿灿的特别温暖,庄初抬手挡住阳光,看着身旁这个穿着灰色v领薄毛衣的男人轮廓优美的侧脸。

还未开口……她的目光便先被吸引,。

金灿灿的暖阳照射下来,庄初连他面颊上细细的绒毛都看的一清二楚,她只觉阳光几乎要穿透容谨城的皮肤甚至穿透他露在外面的锁骨……光晕在他面颊、颈脖和锁骨轮廓周围散开,像一幅圣洁的油画。

久久没听到庄初的回答,容谨城转头……和庄初清澈的瞳仁相遇。

庄初慌忙移开眼,抿着唇不说话。

阳光温暖的让庄初觉得有些眼花,眼前的景物都变成绿色的了。

她感觉到阴影逼近,忙准备闪躲。

“别动……”

容谨城低沉的声音传来,庄初只得挺直脊背……

“容总……”庄初心里紧张唤了一句。

容谨城却轻笑一声,他道:“睫毛……”

说着,容谨城从容的在庄初的眼脸下捻起一根纤长的睫毛,移开。

“谢谢……”

庄初喉头干涩,不想太尴尬便又说了一句谢谢,没想到却让气氛更加尴尬,好像她除了谢谢什么都不会说了一样。

“既然心存感激,就做我的女朋友吧。”容谨城灭了烟道。

庄初小心翼翼的转头,没想到容谨城竟然正看着自己,她垂眸想到了白桐,那个被容谨城嫌弃的影后。

庄初故作镇静的看着容谨城开口:“我记得……有一次看电视,容总曾经说过……自己不喜欢和别人共用一样东西,我和白毅有过一段……早已经不是纯洁少女,更别说我还怀过白毅的孩子。”

庄初说这些话的时候,眸子分明都是红红的,可是唇角还带着一抹笑意。

容谨城不知道为何……他竟然抬手像是安抚小孩子一样轻抚着庄初的脑袋,像是安慰一般。

热度从庄初的后脑传来,让她意外……也让她觉得温暖。

“庄初,那是你的过去……不是现在更不是你的未来,过去是最不重要的。”

容谨城的回答让庄初意外,她抿唇不语……他浅笑嫣然。

其实,容谨城知道……时间太快,她还来不及从上一段感情抽身,容谨城愿意给她时间。

容谨城走后,庄初便一个人待在容谨城的家里,腰不方便庄初就一直坐在沙发上看电视没有乱走动。

电视的画面一直在变幻,庄初的神思却不在电视上。

她在发愁那二十多万,刚才脑子里一闪而过想到了容谨城,但……庄初该怎么和容谨城开口?

说实在的,虽然庄初知道……容谨城绝对有这个能力帮自己,可……容谨城一直以来一而再再而三的帮助自己,庄初已经觉得很不好意思了,再借二十万……庄初还真不知道怎么开口。

一晃,太阳已经落山……

容谨城进门的时候,身后还跟着一个小尾巴,容谨卉。

庄初站起身有些意外:“小卉……”

容谨卉的脸色很难看,双眼红通通的……

她看了庄初一眼快速朝着楼上跑去。

“容谨卉,你给我站住!”容谨城喊了一句,却只有重重的关门声回应他。

正在厨房里忙活的阿姨被吓了一跳出来看了一眼,害怕牵连自己便退了回去。

容谨城也是一肚子的火,他松了松领带把容谨卉的书包丢在沙发上脱下西装外套原想要抽烟,可是一看到不知所措站在沙发旁的庄初便忍住了。

“小卉闹小孩子脾气,你别介意。”

“容少,庄小姐……晚饭已经好了,需要加双碗筷吗?”阿姨问。

容谨城没吭声,庄初忙笑道:“这个点儿小卉应该没有吃饭,加一双吧……”

把饭菜端上桌,没想到容谨卉竟然砸了屋里的台灯说是要自己把自己饿死。

庄初准备上去劝一劝,还没起身就被容谨城拦住:“你腰受伤了……不方便别来上下楼来回走,多休息。”

“那……小卉怎么办?总不能让小卉饿着……”

“让阿姨给留一份出来,我们吃我们的。”

毕竟是容谨城的妹妹,庄初也不好多说什么,只能坐下来和容谨城一起吃饭。

那顿饭,明显……容谨城心里有事儿,吃的并不多就搁了筷子去阳台抽烟。

庄初觉得尴尬,也只吃了一点点。

这个月份的天夜晚已经很冷了,容谨城穿的很薄……站在阳台上一根烟接着一根烟的抽。

庄初有点于心不忍,拿了件外套给容谨城送了出去。

谁知容谨城看了只穿着一件白色大领薄毛衣的庄初,却把外套披在了她的身上。

“容总……”

“穿着吧……”容谨城垂眸灭了烟。

城市夜晚绚烂的夜灯中仿若只有容谨城一人独立,一阵冷风袭来……庄初一头长发被吹起,迷糊了视线……让她看不清楚容谨城的人,却似看清楚了容谨城的落寞。

庄初放在客厅茶几上的电话响的很急促,庄初回头看了眼,只听容谨城道:“去接吧。”

庄初一接电话,那边就传来了庄妈妈焦急的哭声:“初初!出事了!我刚收拾房间在枕头下发现一封信,一看是你爸爸的遗书!你爸爸信上说……他借了高利贷要去给你姑姑还钱,还过钱就要离开这个世界不给你添麻烦!这可怎么办啊!我就是想不起来你姑姑住在哪儿!”

庄初心里一听咯噔一声,庄妈妈那边哭声还在。

庄初喉头一阵阵发紧:“妈……你别着急,我爸是什么时候走的?”

“吃过晚饭有一会儿了,我刚追下去已经找不到你爸了!”庄妈妈哭的难过,“早知道……我就不说要去找你外公借钱的事儿,都怪我……都怪我!”

这是这么久以来庄初第二次听到有人和自己提起外公这个词。

可是庄初现在哪还有心思管这个,她忙安慰:“妈……你在家里等着,我去找爸我知道爸爸在哪儿,要是爸爸回家了你给我一个电话。”

“你从外地赶回来怎么来得及?”

“我已经回来了,妈……你看好阳阳,其他的都放心交给我,不说了……我先去找爸爸!”

“好……有信儿了给妈一个电话!”

“放心吧!”

神奇推荐位
  • 原来你是这样的宋医生

    原来你是这样的宋医生

    葉雪 / 著

    【已签约出版】出版名《原来你是这样的宋医生》。 简介: 这段婚姻,长晴认为除了宋楚颐不爱自己外,其实也挺好的。 好处一:老公是个医生,平时没事包治百病,医药费也省了。 好处二:医生爱干净,家里老公随时整理的干干净净。 好处三:每到月底钱包扁扁的她老公总是会偷偷塞厚厚的一叠人民币进去。 好处四:再也不用担心微信红包里没钱了。 太多太多的好处长晴两只手都数不过来。 ……。 婚后,某天晚上,长晴宝宝郁闷的看着宋医生:“老公,你干嘛对我那么好,你又不爱我”。 宋医生自顾自的看医书,懒得搭理她,老婆太蠢萌太二有时也很头疼。

  • 你和我的倾城时光

    你和我的倾城时光

    丁墨 / 著

    【由赵丽颖、金瀚主演的同名电视剧11月12日开播。】 林浅曾经以为,自己想要的男人 应当英俊、强大,在商界翻手为云覆手为雨,令她仰望,无所不能 可真遇到合适的人才发觉 她是这么喜欢他的清冷、沉默、坚毅和忠诚 喜欢到愿意跟他一起,在腥风血雨的商场并肩而立,肆意年华,不问前程

  • 有婚可乘

    有婚可乘

    槿郗 / 著

    【新书《夫人是个小撩精》正式开始连载了,有兴趣的小可爱可以戳戳头像查看哦!】 【甜宠文+影视圈偏执大佬X随性团宠小千金】 众所周知,洛城傅家三少清隽矜贵,傲慢且偏执,却不知 ,他处心积虑,步步为营,只为得到那个被他侄子退过婚的南家小女儿南烟。 南烟也没想到,自己一条腿都已经迈进婚姻的坟墓里了,又被人生生的拽了出来,而那个人正是她前未婚夫的——小叔叔傅璟珩 她正庆幸自己从火坑中跳出来时,却突遭他强势表白:“要不要嫁给我!” 她避之不及:“小叔叔,强扭的瓜它不甜。” “甜不甜扭下来吃了就知道了。” “要是苦的,扭下来多可惜,你再让它在藤上挂着长长?” 后来,某人直接把那根藤一块给扯回家了,还振振有词:“换个地方有助于生长。” * 再后来,她前未婚夫迷途知返,前来求和,南烟一边鄙夷一边想着如何拒绝时,那道薄凉中透着凌厉口吻的声线从身后飘来:“你堂婶不吃回头草。”

  • 悲伤,镌刻成书!

    悲伤,镌刻成书!

    十月未寒 / 著

    【姊妹篇《情深,不知归处!》已开文】一场精心策划的阴差阳错,她被冠上‘人尽可夫’的骂名,十月后产下‘孽女’受尽凌辱,在苦痛里挣扎沉沦,看破了人世冷暖。 婚礼前一天,他拥娇妻入怀,将她与孩子逐出家门。 一场人为的车祸,夺了幼女的‘命’,让她在斑斑血泪中品尝到了焚心的恨! 当一场场错综复杂的阴谋公诸于世,他跪在女儿坟前忏悔,试图挽回时,却不知,悲伤早已镌刻成书! …… 婚礼上,她说:“薄寒声,这是你女儿的骨灰,一人一半,也算是全了这一世的骨肉亲情,祝你们,新婚快乐!” 葬礼上,她说:“薄寒声,拿着骨灰再去做个亲子鉴定吧,孩子不清不楚的来,求你让她明明白白的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