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潇湘首页>古言>六指农女

第30章 花痴苏柳

书名:六指农女|作者:燕小陌|发布:2017-09-19 23:28:56| 字数:3285字

  ,陈氏眼,黄氏吭十分失望,便苏长:“钉,却斯,污水加诸让将苏柳何嫁。苏长,苏柳儿,陈梅娘灯火誓,任何,若死,暴尸荒野,永世。”

  ,黄氏口凉气,盼望祖坟,受代代供奉拜祭,陈氏毒誓,若诅咒孤魂野鬼

  苏长矛盾,毕竟刚刚碰陈氏候,紧致感觉干涩抗拒,却提醒

  毛头伙,,欲滋味,,再干涩,慢慢点感觉,陈氏,却依干巴巴

  “吗?清白,除非死,相信。”苏长冷哼句。

  陈氏定定,忽,声音尖利恐怖,笑声悲凉。

  “苏长话,嫁。”笑声嘎止,陈氏猛撞向屋内唯条梁柱,砰声。

  “啊。”周氏声。

  屋外苏柳听,忙飞奔进屋,景,

  “娘!”苏尖叫陈氏身边,陈氏渗血额头。

  苏柳先探陈氏气息,刷向苏长,目光凌厉冰冷。

  “。”苏长陈氏真寻死

  “祈求,否则,鸡犬宁,全部死,永。”苏柳瞪眼冷冷威胁。

  苏长瞳孔缩,退步,,喉咙却像掐住,憋

  陈氏醒候已,首先映入眼帘十四木梁,吊簸箕微微

  ,觉很,转头,却旁边,紧紧

  “娘,别走,别扔姐姐。”苏梦呓声。

  陈氏鼻酸,轻轻,摸摸苏枯黄,缓缓

  头阵眩晕,伸摸向额头,缠圈布带,按隐隐痛,昨晚记忆潮水般涌

  “娘,?”苏柳端碗热气腾腾汤药走,见陈氏坐呆,忙

  陈氏忙背擦擦眼泪,扯记笑容。

  苏柳口气,放药,坐炕,拉陈氏问:“疼吗?”

  被问,陈氏酸,眼圈,摇摇头。

  “娘,别再做。”

  陈氏吸吸鼻,苦涩:“六儿,懂。”

  名声比命,陈氏忍受苏长打骂视,忍受冷暴力,忍受侮辱名声,因关乎关乎父母儿名声。

  ,陈氏宁选择死示清白,偷汉恶毒名声。

  苏柳古代名声重,二十世纪新性,什贞节乎,,除死名声

  “娘,命吗?”苏柳握:“两三言语侮辱名声,抛弃赴死,值吗?”

  陈氏抿唇,苏柳双眼通红,布满红丝,再知何,委屈,眼泪唰

  ,两何,谁

  “住,娘姐俩。”陈氏哽咽声。

  “娘……”苏怀,紧紧腰,:“姐。”

  陈氏反搂,眼泪吧嗒吧嗒:“,娘。”

  “娘,记住,除死名声做什?即管维护名声,,谁嫁衣裳,全。”苏柳周氏,眼底冰冷片,周氏尝今苦。

  陈氏点点头,:“,娘再傻,娘带姐俩远走高飞,离。”

  苏柳双眼亮,陈氏松口

  “娘,?”

  “离。”陈氏窗外,冷冷

  经遭,陈氏彻底丝丝

  陈氏双巧,绣花,针线活息,若儿单针线活计做,

  “姐俩,将嫁妆……”陈氏苏柳眉头。

  苏柳忙:“娘,吗?农户姑娘,十六七岁才嫁相干。”

  玩笑,陈氏窍,肯迈脚步,嫁妆,让陈氏打消念头且,依苏娘仨态度嫁妆?价钱,该偷笑

  苏点,更咧咧:“嫁妆,?怕聘礼被吞掉呢。”

  陈氏听瞳孔缩,仔细,黄氏苏长,肯定顾苏春桃,别两闺聘礼赔进

  “娘,委屈。”

  “娘,肯定。”苏柳连忙:“?娘,咱嫁妆,很丰厚。”

  离展拳脚,顾忌辛苦赚被黄氏给剥削掉

  陈氏话,便笑笑,口?

  点问,苏柳,听错。

  苏柳摸,昨晚才离,陈氏鬼,迫及待离另嫁呢!

  顺其让苏哑巴亏。

  “春桃,桃啊,?”

  正,周氏声音高昂,苏柳脑灵光闪。

  啊,仨离周氏东风

  “娘,,咱合计合计则哑巴亏。”苏柳轻松笑,嘴角邪恶

  苏苏柳笑容,打激灵,知怎,姐姐副表像很高深莫测,像算计谁

  “娘听。”陈氏微微笑,眼睛,却担忧踌躇,决定坏。

  苏柳将陈氏分明,更加坚定赶紧,免陈氏继续熬

  “伺候娘喝药,昨儿宁辣趟,咱虎皮该。”苏柳将念头敲定,交代竹篮镰刀走

  苏柳宁辣木屋门紧闭,凶狠狼狗篱笆围

  “打猎吗?”苏柳皱双眉,句。

  ,搁竹篮,苏柳

  宁辣木屋建山脚边,旁边进山入口,屋,显缘故,院凌乱,花花草草。

  ,像宁辣粗旷冷漠,若花草才怪异,苏柳宁辣张脸整理花草,打激灵。

  转正门左边,苏柳抬头,被高悬东西给吓尖叫声,慌择路退,跌倒

  等清楚候,猪头,,猪头东西,许香料什,挂风干。

  “啊,挂东西吓谁啊。”苏柳拍胸口,站猪头呸声,扬扬拳头。

  除猪头,屋梁串串蒜头葱头,金黄色玉米。

  “已经玉米啊。”苏柳拍玉米条,郁闷。

  太平,齐高产粮食料理

  木屋靠左边,隐隐水声传附近条溪河,靠山背水,宁辣,苏柳耸耸鼻

  “嗯。”

  圈,苏柳正转身,突耳朵听呻,吟声音,立即停脚步,仔细听

神奇推荐位
  • 凤求凰之引卿为妻

    侧耳听风 / 著

    穿越至此,就被他赠送‘白鱼’称号,算是他对她瞻仰后的敬意。流言蜚语,相传她暗慕他许久...

  • 分手后我成了大佬的黑月光

    宋予人 / 著

    【正文已完结~】倪欢是沈郅焱豢养的一只金丝雀,可有可无,随叫随到。说好听点,她是沈郅...

  • 农女匪家

    钰人儿 / 著

    乔巧刚从她娘的肚子里出来,稳婆把她抱给她爹瞧,见孩儿叭嗒叭嗒的舔着小嘴唇,小眼珠子滴...

  • 权门贵嫁

    秦兮 / 著

    新书《冠上珠华》已开,求收藏推荐。朱元一朝重生,从百病缠身郁郁而终的变成了未嫁的少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