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与前男友在婚礼上重逢

第1章你前女友结婚了

回南城不到一个月,夏熙就听说了一桩传闻:徐家二公子放出话来,再见到夏熙那个女人,一定弄死她!

可见他对这个女人恨之入骨,时隔多年仍不能忘怀。

夏熙想,她现在改名字还来得及吗?

肯定是来不及了……

其实仔细一想,徐家二公子放出这样的话也情有可原。谁让她当初费了老鼻子劲把人追到手,又弃若敝履呢。换作她是徐衍风,也恨不得将那个玩弄自己感情的人千刀万剐。

南城说大不大,说小也不小,她与徐二的圈子不重叠,应该不会那么倒霉碰见他吧。

夏熙承认,自己抱了一丝侥幸心理。

今天是大喜的日子,她不能掉链子,站在酒店的落地玻璃窗前,她拍拍脸颊,摈除杂念。

然而下一秒,她又忍不住想起那个男人。

大抵是因为她此刻身处的熙庭酒店比较特殊,这里是她和徐衍风第一次同床共枕的地方,闭上眼,脑海里画面清晰,白色的大床、胡桃木色的地板,地板上散落着衣服,他的,和她的,暧昧地纠缠在一起,亦如他们两个人的身体。

那时她费尽心思勾到那朵高岭之花,只想将他化为私有,藏起来,不让任何人肖想,整个人又疯又上头,逮住机会就与他厮磨。

像个女妖精,对着进京赶考的书生围追堵截,诱他贪恋红尘。

可徐衍风不是书生,他是全校女生的男神,抛开学校的范围,他是天之骄子,是耀眼的太阳,遥不可及。

那一晚下大雨,她假装害怕打雷,不肯住在隔壁房间,敲开他的房门,跳到他身上搂着他的脖子不肯下来。

他是正人君子,主动要求睡沙发,把大床让给她。

她才没那么单纯,趁他不注意,挤到沙发上,躲进他怀里亲他。那股蛮劲儿,连她自己后来回想都会被吓到,感叹一句:你怎么能那么厚脸皮啊夏熙。

徐衍风那时也是喜欢她的,自然经不住她三番两次地撩拨,破了防线,此后一发不可收拾。

想到这些,夏熙眸光黯了黯,既有对往事的怀念,也有对现状的无奈。

“叩叩——”

酒店套房的门被人轻轻敲了两下,酒店的服务生前来提醒她:“夏小姐,婚礼仪式要开始了。”

“好的,我马上过去。”

被打断思绪的夏熙缓缓吐出一口气,转过身,对着镜子稍微整理了下表情,踩着高跟鞋往出走。

*

唐亦洲的堂姐今天在熙庭酒店给孩子办满月宴,唐亦洲给徐二公子打去电话,问他来不来,徐二拒绝了,给他打了一笔礼金。

这在唐亦洲的意料之中。

要不是堂姐家办事,换了别的亲戚,他也不乐意来这种场合,不如跟自己的好哥们儿聚会自在,有长辈在的地方总是少不了被说教。

一想到一群长辈围着催婚,唐亦洲头都大了,继续游说徐衍风:“你今天很忙吗?不忙的话过来吃个席呗,我堂姐前两天还念叨你呢。对了,凌烟也会出席。”

对方直接挂了电话。

“嘟”的一声,唐亦洲抽了抽嘴角,拿下耳边的手机,看了眼通话结束的界面,摇头失笑。

还真是徐二的作风,说不来就不来,谁说也没用。

唐亦洲把手机揣裤兜里,哼着歌进了电梯,抬手按下28楼,蓝色的数字键不断跳跃,跳到数字26时,停了下来。

须臾,电梯门朝两边打开,一个穿着淡粉色吊带裙、盘着头发的女人走进来。

因为女人在低头看手机,唐亦洲看不清她的长相,以他撩妹多年的经验来判断,对方绝对是个美女无疑。

美女穿的裙子上错落有致地点缀着立体珠花,在灯光下闪烁着点点亮光,纤细的天鹅颈上叠戴珍珠项链,共两条,一条是细细的米珠,一条是颗颗圆润的大珍珠。

如此有品位,使得唐亦洲越发好奇这位美女的长相。

他盯着她的脸看了许久,对方似有所察觉,朝着他所在的方向看了一眼。

四目相对,两人同时愣住。

唐亦洲惊愕地瞪大了眼睛,这这这……这不是徐衍风的前女友吗?

她化成灰他都能认出来。

夏熙心跳“咚”的一声,犹如一记鼓槌敲下,哪会料到世界这么小!她刚还在想,她应该不会跟徐衍风重逢,没想到转眼就遇上了他的朋友。

“叮”的一声,电梯到了。

夏熙匆匆看了眼楼层,确定是自己要去的那一层,快步出了电梯。

她的背影简直称得上落荒而逃。

已经过去了六年,她跟六年前相比,变化还是很大的,她希望唐亦洲没有认出她来……不不不,她不能自欺欺人,唐亦洲那副见到鬼的表情,怎么可能没认出她!

夏熙一颗心扑通扑通狂跳,仿佛要从嗓子眼里蹦出来,整个人慌乱得不行,指尖都发麻了。

怎么会那么巧!

电梯门即将关上,唐亦洲终于如梦初醒,连忙按住开门键,追了出去,顺着夏熙离开的方向看去,只见她进了宴会厅,身影消失不见。

唐亦洲揉了揉眼睛,确定自己没看错,那就是夏熙。

走廊上铺了厚厚的地毯,踩在上面一点声音也没有,唐亦洲鬼使神差朝宴会厅走去,停在门口,目光落在大门一侧的展架上,上面挂了一幅超大海报。海报上的女人是夏熙,穿着洁白的婚纱,男人他不认识,穿着黑色西装打着领结。

一男一女面露幸福的笑容。

唐亦洲参加过不少婚礼,对这种海报不陌生,这是新郎和新娘的迎宾照,相当于给前来的宾客一个指引,告诉大家新人在这个宴会厅里举办婚宴。

目光下移,果不其然,新郎新娘的照片下方用艺术字体写着“喜结连理、百年好合”八个字。

而新郎和新娘的名字用了英文字母缩写——CSB&XX

XX,那不就是夏熙?

徐衍风的前女友要结婚了?

一时间,唐亦洲内心五味杂陈,说不出是替好兄弟感到悲哀,还是愤怒,或者两者都有。

他立刻掏出手机给徐衍风打电话。

对方没接。

这个该死的徐二,居然不接电话,他不会以为他还要劝说他来参加他堂姐小孩的满月宴吧。

唐亦洲不死心,待到“嘟”声停止,紧接着又拨了一通电话过去。等了许久,对方总算不负所望地接通了,一上来就是回绝的话:“我说了我不去,跟骆驼在四季星海喝酒。”

“你大白天喝酒都不来参加满月宴,亏我堂姐还拿你当亲弟弟疼,你是人吗?”唐亦洲没忍住,先吐槽了一句,旋即想起来他打这通电话的目的,掐了掐眉心,“等会儿,我不是要跟你说这个。你猜我看见谁了?你前女友!那个玩弄你感情的女人!她今天在熙庭酒店办婚礼,你不来砸场子?”

电话那端沉默了良久,许是觉得自己在做梦。

他听到了什么?

有生之年,他竟然还能听到“夏熙”两个字出现在自己的生命之中。

唐亦洲还以为他掉线了,看了眼屏幕:“喂,徐二?徐二?你听见我说话了吗?我在酒店里看见夏熙了!”

他又一次提到了“夏熙”,徐衍风清醒了,这不是梦。他开口说话,嗓音些许干涩:“哪个酒店。”

“熙庭。”唐亦洲说完,反应过来熙庭是连锁酒店,南城开了很多家,连忙补上一句,“淮庆路这边的。”

顿了顿,他试探地问了一句:“你……要过来吗?”

这人上个月在四季星海喝醉了,嘴里还念叨着要弄死夏熙那个女人。

现在机会来了。

三月棠墨 · 作家说

上潇湘书院支持我,看最新更新 下载App
推荐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