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掐指一算,五婚临门

第1章退婚

“东陇卫家要退婚!”

“江陵棠家退婚。”

“十二连环寨池家退婚!”

“畲渊黎家退婚!”

“白鹭洲书院古月家欲请退婚。”

五位风格截然不同,却同样俊美耀眼的天之骄子来到“却邪山”,决心要撕毁掉天下第一神算与父辈们签下的荒唐婚契。

而徐山山此时的神色却很茫然、震惊、凝重,眉宇间的褶皱能夹死一只苍蝇。

她垂眸,盯着自己伸出的那一双孱弱、枯瘦的双手……谁家的鸡爪子?

这显然不是她原本那一具养尊处优的身体了。

这时一股强电流刹时在徐山脑中炸开,属于原身的记忆随之而来,她很快便不仅知晓了这具身体的一切,亦有了这五位未婚夫的相关资料了。

东陇、江陵、十二连环寨,畲渊,白鹭洲书院……

他们中随便一家拿出来都是当世人趋之若鹜的存在,更别说五家皆与她定下婚约,一女配五男的事,本就倒反天罡,可谁叫她有一个天下第一神算的师父呢。

他挟恩胁迫,五家长辈才无奈同意了这一件打破世俗伦理、挑战纲常的婚事。

而原身叫“徐山山”,虽是神算子唯一的入门弟子,但心性不正,什么本领都没学会,只会装神弄鬼骗人。

此时徐山山心下震惊之余,也终于了解到自己身上发生了什么事情了。

她莫名魂穿成为了女神棍徐山山,转念一想,那对方会不会则取代了她成为了——

她神色徒然一变,饶是她心性坚毅沉稳惯了,可遇上这等离奇、荒诞之事,也无法轻易做到冷静寻常。

“轰隆!”

天空此时瘴气弊天,雷鸣电闪,一道极亮的白光划破苍穹,天地仿佛一瞬间被利剑劈开成两半。

五人亦同时心惊抬头,上一刻分明还晴空万里,转瞬厚重铅云层内电龙游动,仿佛下一秒便要降下雷霆之威将这片天地夷为平地。

此时徐山山开口了。

“你们真以为与神算子签定下的婚契是这么轻易就能退?”

她不是真正的徐山山,自然也不在乎这五桩婚约,只是在陈述一件事实。

她的声音不尖锐、不刻薄,平和嗟叹的口吻,竟险些叫他们错认为她在真切为他们而惋惜。

此时平静的徐山山莫名叫他们有了一种陌生感,但想到以往她为了达成目的,她也曾换了一副悔过自新面孔的事,但狗改不了吃屎,这一切不过就是她在耍心机恫疑虚喝罢了。

再者子不语怪力乱神,他们从来不信命。

五人不再迟疑,当着徐山山的面,同时掏出那一卷婚书,扬臂内力一震,婚纸碎红如烈火燃烧。

“徐山山,半年前江陵一带因你满嘴胡言预测,导致大堰决堤,你可知江陵多少百姓因你而家破人亡?你这般视民为草芥之人,何堪为我卫家主母?”俊美伟岸的男子目漆霸气。

“你与簟滟楼的琴妓抢男人,立誓非他不嫁,怎地,还要我等当龟公,为你伟大的爱情守护歌颂?”郎艳独绝男子盈笑嘲弄。

儒雅如玉山的男子清愠怒:“这一张销金窟的赌坊借据,一百金你便叫他们污了我古月家六世书香名号?”

“装神弄鬼,净敛不义之财,如你这般贪财奸滑之人,我疯了才会娶你?”英姿勃发的美少年抱剑鄙夷。

最后一位身着素纱僧袍,容颜却如佛前琉璃盏:“无量寿佛,贫僧已剃度出家,俗世之事就此了断。”

……为了跟徐山山退婚,都有一个出家了。

他们用着一张张颠倒众生的神颜,对徐山山流露出极尽失望、嫌弃、厌恶之色,口中的“她”更是罄竹难书,毅然决然退婚。

听着种种控诉,却令徐山山一时无言以对,虽知原身荒唐,却不知离谱到这种程度。

而五人亦不在意她的反应,没了神算子,她“徐山山”什么都不是了,至此再无人会为她闯下的祸事收拾烂摊子了。

在雷厉风行解决完退婚事宜,他们便率领部众与随行,践踏着一地婚书碎榍自“却邪山”离去。

徐山山看着飘散一地的“红花”,这五人闹这一出于她不过就是一件不足挂齿的插曲,但向来敏锐的第六感却令她心中莫名生出一种不安的念头。

晚霞落于徐山山孑然消瘦的肩上,她仰起头,望向遥远的天际——

原本那一双浑浊、邪恶贪婪的眼瞳,如拨雾见天,纷呈出一片深海的浩瀚无垠,展现出大自然的宏伟与壮丽。

她透过云层俯瞰到了苍茫大海中央的神秘祭坛上,飞湍走壑,雷电环绕,有人逆转了命数的轮盘,企图改天换地。

原本极强的帝王星云,如今却变得黯淡无光,这预示着……国运不昌,将灾祸四起。

这时,不知打哪飞来一只绿毛鹦鹉,它一屁股稳稳落在了徐山山的肩膀。

一声“山?”将徐山山从混沌的思绪拉过神来。

徐山山转过头,显然吃惊:“叼毛?”

“……你再叫这个名字,我就啄死你信不信?”它目露凶光道。

她愣了半晌后,笑:“信。”

“你还笑得出?咱们景国呼风唤雨的大国师,现在却变成了一个人人喊打的神棍,而你原本的身份、命数、亲缘、情缘全都被人抢走了!”

是的,她原本乃景国高居庙堂之上、镇守景国兴衰存亡的大国师,拥有无可比拟的地位与名望,是景国嶽帝见到都得尊称一声“尊师”之人。

徐山山好似已经预料到了目前自己的处境,只是她怎么都想不明白,她待他至亲至善,他为什么要这么做?

“……是他做的吗?”

毛毛气鼓鼓:“别问了,你会气死的。”

徐山山没气,至少脸上一直在笑:“被最信任的人背叛,他还剥夺了我的一切,将我流放到了这一具伥鬼之躯,想让我就此了却残生……气?不,用气这个词还太轻描淡写了。”

她自是不甘的,虽然她极力压制住内心的刀山血海、困惑愤恨,但毛毛却通晓她的内心。

毛毛蹭了蹭她的脸颊:“可你现在这样,什么都做不了,若你以大国师的身份与旧部联络,定会被他察觉到,只会惹来杀生之祸。”

徐山山唇边讥诮的笑意:“我不会这么蠢,在这个时候轻举妄动的。”

毛毛担心她抗不住此番变故,便转移话题:“方才你是不是干了什么?为什么我见天生异象?”

“也没干什么,就是一睁眼,就来了五个极品美男跟我退了个婚。”

桑家静 · 作家说

上潇湘书院支持我,看最新更新 下载App
推荐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