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港岛夜浓

第1章:谈恋爱的要求都这么高了吗?

“苏缇,我们不合适。”

夏至这天。

空气湿度大,傍晚温度仍潮热窒闷。

冷气十足的写字楼大堂,苏缇刚交往了10天的男友向她提了分手。

苏缇意料之中地扯唇道:“其实你可以直接发微信说。”

这么热的天,省得她多跑一趟。

邵晋一噎,脸色有些挂不住。

他垂眸打量面前的女孩。

中规中矩的丸子头,略显呆板的黑框镜,白T恤和洗得发旧的牛仔裤,与周遭光鲜亮丽的职场丽人形成了鲜明对比。

这样一看,邵晋愈发认为分手的决定无比正确。

“我是出于尊重,才叫你过来当面说清楚。苏缇,你看看周围,再看看你自己。”

邵晋吸了口气,准备下一剂猛药:“一个小文员,没上进心,一事无成也就算了,就连最基本的情绪价值你都提供不了,和你在一起,我感觉很累。”

邵晋连炮珠似的输出,并未对苏缇造成任何伤害。

她思维发散地想,现在对女性群体的要求这么高了吗?

谈个恋爱不仅需要事业有成,还得提供情绪价值?

苏缇回过神,顿感意兴阑珊。

她淡定地说了俩字,“行吧。”

遂转身离开。

邵晋见苏缇没有纠缠,如释重负地松了口气。

转身折回时,他打了通电话,捂着听筒邀功似的说道:“宝贝,我和她说清楚了。”

大堂的另一边。

写字楼的物业经理,朝着苏缇离去的方向频频打量。

下属有样学样地跟着张望,“经理,你看什么呢?”

物业经理没搭理下属,心里担忧极了。

他好像看见老板苏董家的千金了。

穿得很是低调普通,突然造访也没提前通知,难不成是悄悄暗访?

……

入夜,阑桂坊。

作为平江城顶奢的会所之一,阑桂坊是闺蜜项晴名下的产业。

顶楼首席室。

项晴夹着烟,听完苏缇的阐述,笑得前仰后合,“他居然说你一事无成?”

苏缇神情懒散,“倒也没说错。”

“你得了吧。”项晴剜了苏缇一眼,“分明是姓邵的不靠谱,明摆着PUA你呢。”

苏缇和邵晋交往伊始,项晴就是见证人。

倘若心比天高的邵晋知道苏缇的真实身份,不知道他还能不能说出那些啼笑皆非的话。

项晴开了两瓶啤酒,刚想安慰苏缇两句,一扭头,目光滞住了。

暖色调的灯带下——

苏缇摘下黑框镜,解开丸子头的发绳,满身慵懒劲儿地靠向了沙发。

光影交错中,飘逸的长发愈加衬托出女孩浓颜系的五官,自带氛围感,宛如上世纪老电影里走出来的港风美人。

这长相,她一个女人看了都心动,姓邵的竟然舍得分手?!

怕不是有什么大病。

项晴敛神,问苏缇:“你跟姓邵的发展到哪步了?”

“没发展。”苏缇撇嘴,食指和中指叠在一起,“交往10天,他出差5天,见过两次,吃过一顿饭,饭后他急性肠胃炎住院了。”

夸张点说,这十天时间,她甚至没意识到自己和邵晋在交往。

项晴:“……”

倒霉催的,也不知道这俩人到底是谁克谁。

项晴同情地看着苏缇,“你接下来什么打算?”

苏缇默了两秒:“找下家。”

她的人生从落地那一刻就被安排了一条既定的轨道。

现在的放飞自我不过是临时的脱序。

苏缇始终疑惑,感情到底有多神奇,能让姐姐不惜放弃万贯家财远走高飞。

是以,母胎solo24年的苏缇,破天荒地动了谈恋爱的心思。

“还找?”项晴试探道:“你不打算考虑那谁?”

苏缇疑惑脸:“哪谁?”

显然两人的思路不在同一个频道。

项晴动动嘴角,换了种迂回的方式推荐道:“咱圈子里也有不少青年才俊,比如……”

话音未落,苏缇嫌弃地说:“熟人,没感觉。”

项晴:“……”懂了。

合着知根知底的熟人不好下手呗。

说话间,桌上的手机响了。

来电显示号码归属地是港区。

苏缇按下接听,不知对方说了什么,她按着额角,眉眼微亮:“行,明天让陈叔来接我。”

……

翌日,周末。

过了晌午,一辆中港双车牌的宾利飞驰驶向过关口岸。

开车的司机看向后视镜,“苏小姐,二少爷让我直接送你去尖沙咀。”

苏缇从手机上抬头,“好,麻烦陈叔。”

陈叔笑笑,尔后不再言语,专心开车。

下午三点,抵达目的地。

苏缇下车就看到身着蓝色西装内搭花衬衫的男人,正靠在一辆跑车旁抽烟。

蒋忱,港城蒋家二少。

其母是苏缇的姑姑。

两家算是近些年走动较频繁的姻亲。

蒋忱夹着烟,正在看手机。

瞧见苏缇,便操着一口破碎的港普打趣:“听说你拍拖失败了?”

苏缇:“……”肯定又是项晴的功劳。

蒋忱以为触到了苏缇的伤心事,连忙改口:“没事,下一个更好的啦,今晚的酒会有金牌调酒师Alan坐镇,你随便喝,不醉不归。”

身边好友都知道,苏缇爱喝酒,且酒量极好,尤其钟意港岛的分子鸡尾酒。

蒋忱正好有事请苏缇帮忙,于是邀她来港,投其所好。

这时,苏缇面色稍霁,“借你吉言。”

蒋忱懵:“边句?”

苏缇微笑,“下一个更好。”

……

夕阳斜坠,落日晚霞将海平面染成瑰丽的金黄。

一艘小型豪华游轮停泊在尖沙咀码头。

今晚在游轮上,有一场私人品酒会。

受邀出席者不乏港区名流、企业家、外企高管等各界成功人士。

六点过,酒廊已是名流云集,人流如潮。

名利场上的推杯换盏,酬酢往返,看似其乐融融,实际虚伪无聊。

苏缇来此不为交际,只为品酒。

趁蒋忱应酬,她绕过酒廊的休憩区,径自朝着隔壁的品酒室走去。

与此同时,原本喧嚣热络的酒会内场,随着一条消息的传来,各界名流纷纷翘首以盼,惊喜欲狂。

下方船员来报,本次酒会邀请的重量级大人物已经登船。

游轮即将驶离港口。

漫西 · 作家说

上潇湘书院支持我,看最新更新 下载App
推荐
举报